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最新章节

111 费尽心机 救死扶伤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 | 作者:苏幕遮玥 | 更新时间:2017-06-12 06:52:04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武极天下官榜无尽丹田穿越者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武装医道官途
    晚上,姜锦瑟是一个人回来的,云深说是有应酬,晚上应该不回来了。

    姜锦瑟心事重重的走进客厅。

    那秘书是个心眼子多的,在外边应酬,万一云深喝醉酒了……发生什么还不是水到渠成,这年代,秘书等同于二奶。

    她曾经去公司找过云深,那秘书整个就一狐狸精模样,还对她耀武扬威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姜锦瑟越想越不放心,恨不得插翅飞到云深身边。

    “姜阿姨,你回来了,拍戏很累吧。”就在这时,一道甜美的女声忽然响起。

    姜锦瑟抬眸看去,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坐在沙发上,皮肤白皙,面容秀美,双眸盈盈如秋水。

    纪云涯——

    姜锦瑟看到这张脸,就想到阿弦形容枯槁绝望伤心的样子,忍不住胸口的怒气,大步走过去一巴掌就要扇云涯脸上。

    云涯一双清亮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她,笑意盈盈,深处却有寒冰闪烁,凛冽如同寒冬大雪,让姜锦瑟的手下意识就僵在了那里。

    云涯轻飘飘挥开她的手,笑道:“天气越来越热,人心也越来越浮躁,姜阿姨,经常生气不仅会上火伤肝,脸上还容易长皱纹呢,你是演员,要靠脸吃饭的,要多注意保养才行。”

    姜锦瑟赶紧摸了摸脸,她已经三十多岁了,从三十岁女人就开始走向衰老,她平时已经很注意保养了,但皮肤松弛,眼角细纹都是无法掩盖的事实,经纪人让她去打玻尿酸,她怕有后遗症,一直在犹豫。

    难道真的这么明显吗?

    想到云深那个美艳妖娆的秘书,她心底又是一紧,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撰取了她全部的心神。

    注意到姜锦瑟的表情,云涯唇角微勾:“你应该多学习一下奶奶,你们两个站一起就跟姐妹似的,不过爸爸也不是那种肤浅的人,不会因为姜阿姨年老色衰就嫌弃你的。”

    年老色衰——嫌弃……

    这几个字魔咒一般在她脑海里滚动,难道她真的老了吗?

    她忽然想起前几天拍戏的时候,镜头拍到她脸上时导演紧蹙眉头的样子,后来就让化妆师又给她扑了一层粉,虽然够白,也遮了细纹,可在镜头前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云涯眼看姜锦瑟神思恍惚的上楼去了,轻轻勾了勾唇。

    姜锦瑟心直口快,说白点就是缺心眼,多年来也没长进,这种女人一抓一大把,云深究竟是为什么把她留在身边呢?

    这时白苒抱着儿子回来了,看到云涯明显愣了愣。

    “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熙好像是睡了,乖巧的窝在白苒怀中,但好像睡的并不安稳,白苒一边轻拍着他的背,轻声问道。

    “上午回来的,白阿姨,这些天,你过的还好吧。”

    白苒苦涩的笑了笑,“好不好还不都是一样过。”

    云涯看了她一眼,“云家就是一个华丽的牢笼,难道白阿姨要让自己在这里困一辈子吗?更何况,让熙儿在这种环境长大,于他身心都有害无利。”

    白苒抿了抿唇,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我已经没有选择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叹息了一声,她抱着白熙往楼上走去,曾经美艳性感的绝代背影,如今多了几分沧桑落寞。

    把白熙放到床上,小心的给他掖好被子,白苒坐在床边,看着儿子的睡容,一坐就是好久。

    屋子里没有开灯,一室清冷中,她眼角缓缓滑下一滴泪。

    半夜的时候,白熙果不其然又发起烧了,这已是家常便饭,白苒驾轻就熟的给他降温喂药,小小的孩子缩在她怀里,可怜兮兮的叫着妈妈,那一刻,她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等孩子再次昏睡过去,她筋疲力尽的倒在床上,双眼茫然的盯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出在车子里听到的广播。

    “宁教授载誉归来,将会与后天在江州大学大剧院举办个人讲座……。”

    他回来了。

    如今的他,让她更加高攀不起。

    就这样吧。

    她缓缓闭上眼睛,十年了,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心如刀绞。

    有的爱,不会随时间的洪流冲走,反而会历久弥新。

    而我,选择深深埋藏,然后遗忘。

    ——

    “小姐。”翠翠端着托盘走进来。

    “这是我让李婶儿教我做的银耳莲子粥,不仅安眠,还能美容养颜呢。”翠翠说着把青花瓷碗盛着的粥递给云涯。

    银色的粥在瓷白的碗中显得非常晶莹漂亮,香气扑鼻,令人闻着就觉通体舒畅。

    云涯端过来闻了闻:“好香。”朝翠翠竖起了大拇指。

    “翠翠,没想到你还蛮心灵手巧的。”

    翠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也就这点本事了,小姐不嫌弃就好。”

    云涯随手搁在了桌子上,“晚上吃的太饱了,所以这会儿不是太饿,我想看会儿电影,等睡觉前再喝吧。”

    翠翠不经意蹙了蹙眉,“到时候就凉了,小姐喝了对身体不好。”

    云涯无所谓的笑笑,“没关系,我身体好着呢。”说着随手点开了视频app,找了个外国电影看了起来。

    翠翠又交代一遍:“小姐一定要喝哦。”

    得到云涯肯定的回答,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翠翠一走,云涯将手机扔在床上,目光落在那碗粥上。

    端起来闻了闻,目光微眯。

    从床头抽屉里取出一个空药瓶,云涯舀了一勺倒进去,拧好盖子装进包里。

    端着那碗粥走到卫生间,直接倒进马桶里,随着抽水马桶的声音响起,全部随水流冲走。

    ——

    漫天水珠随着花洒冲刷而下,划过白皙细嫩的肌肤。

    而那玲珑白皙的躯体上,遍布青青紫紫的痕迹,看起来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闭着眼睛起头,水流全部喷洒到她的脸上,她忽然大口**起来,双手狠狠的**着肌肤,那凶狠的样子,仿佛要把皮都给搓下来。

    渐渐的,白皙的肌肤被搓的通红,整个人像是被火烧过似得,通红通红的。

    她一边狠狠**,嘴里不时发出一种压抑的嘶吼,绝望而悲伤,那双眼睛里全都是厌弃和悲愤,仿佛这具身体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她忽然跪在地上,紧紧的环抱住自己的身体,嚎啕大哭起来,哗哗的水流声完美掩盖了她的哭声。

    那些被她刻意封存在心底的记忆,一股脑全都涌出来了,狠狠撕扯着她的神经。

    她哭喊着求饶,却只能换来男人恶狠狠的辱骂和随之而来的巴掌。

    那个夜晚,是她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刻。

    “啊啊啊啊……。”她抱着脑袋尖叫,像是一只频临疯狂的野兽。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遭受到这种虐待……不公平,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渐渐平息下来,蹲坐在地上,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凉了,很冷……

    一星期后,那个人就死了,死于脑梗突发。

    近十年的安稳生活和自我催眠让她逐渐放松了警惕,这一次是她大意了,被纪云涯将计就计坑了。

    同样的错误只能犯一次。

    站起来,她关了花洒,披上浴袍走出来。

    手机滴滴响了起来,走过去拿起来一看。

    【明天上午十点新谷路星巴克面谈】

    她勾起嘴角轻轻笑了。

    ——

    姜锦瑟一早没有吃饭就走了,好像是急着赶通告,要去香港两天,是她的助理来接她的。

    苏叶,十年后,这个女人变得更加沉稳了。

    云涯静静看了她一眼,苏叶感受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顺着望过去,见是一个美丽优雅的少女,抿着唇对她温柔一笑。

    苏叶愣了愣,遂即想起这女孩的身份,云家正牌大小姐纪云涯,果然如传闻里那般,优雅端庄,貌美倾城,就那份独特高贵的气质,就绝非姜锦弦那个冒牌货能比的。

    不动声色的垂下眸光,苏叶勾着嘴角笑了笑。

    苏叶和姜锦瑟离开后,姜锦弦也背着包匆匆出门,只有云姝,还在花园里摆弄她那些心爱的兰花。

    云涯走出纪家庄园,一辆红色的qq轿车正停在路边。

    云涯拉开车门坐进去,杜山扭头对她点了点头:“小姐。”

    “去医院。”

    车子下了盘山公路,杜山看了眼后视镜,眼眸一沉:“有尾巴。”

    云涯笑了笑:“别告诉我你甩不掉。”

    杜山勾了勾唇,双手握紧方向盘:“小姐坐稳了。”

    车子立时如同离弦的箭般飞了出去,上了大道,隐匿在车流中,轻而易举就甩掉了尾巴。

    云涯看向车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薄唇翘起一抹讥讽的弧度。

    想要监视她,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医院大门口围了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里边传出来,显得很是热闹。

    云涯看到有人举起横幅,手中还拿着牌子,几个妇女坐在地上撒泼似得大哭,嘴里破口大骂着,云涯听到“庸医……黑心医院……偿命……”这几个关键字眼。

    看来又是闹事儿的病人家属,这也算是国内医疗界一种普遍现象。

    不过这些人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云涯淡淡的收回目光:“从后门进去。”

    推开办公室的门,没有看到魏青的身影,云涯翻出白大褂穿上,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首先浏览了一下医院主页,都是一些宣传通稿,一点有价值的消息都没有。

    很快魏青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看到云涯兴奋的跑了过来:“你来了。”

    云涯将一个药瓶递给她:“拿去化验一下。”

    魏青接过来,很聪明的选择什么也不问:“好,下午给你结果。”

    “门口的人是怎么回事?”云涯转着笔问道。

    魏青看了眼门口方向,低声道:“我刚才就是打听这件事去了,咱医院脑外科有一台手术失败了,家属死活不接受结果,非说是医生害死了病人,要医院负责呢。”

    “术前风险同意书签了吗?”

    魏青点点头:“签了,不过家属说签字的是病人后妈,没有血缘关系,不算数的。”

    这理由……

    “签字生效,风险自担,没有血缘关系却有亲缘关系,在法律上也是具有效力的。”

    “其实也不怪这些家属闹,手术成功率本来有70%的,主刀医生是这方面很有经验的专家,不过他临上手术时突然晕倒了,他的学生自作主张替他上了这台手术,本是想出风头,谁知道竟然失败了,到底是太年轻,没有经验。”

    云涯眸光微眯:“死了吗?”

    魏青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云涯问的是病人,那种漠然的语气谈论别人的生死,不知为何,让魏青心底有些发凉。

    “没……变成植物人了,情况比较糟糕,这家人经济条件不好,根本就耗不起,所以才会这么闹。”

    云涯眉梢轻挑,眼神亮的逼人。

    “去把这个患者的病例给我复印一份。”

    魏青看了云涯一眼,“你……。”

    云涯勾了勾唇:“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魏青震惊的瞪大双眼:“可是你是心外科医生,脑外科的手术你能做的了吗?”

    云涯淡淡的笑了笑:“因为我是nyx,不是心外科医生,而是一名外科医生,我在读博士的时候,在临床就已经做了不下一百台脑外科手术,虽然让我成名的是心外科手术。”

    魏青现在已经不是崇拜了,这个人是神,她只能顶礼膜拜才能表达她心中的敬仰。

    魏青离开后,云涯拨通了裴惊鸿的号码。

    “喂,裴副院长,你现在应该忙的团团转吧,难得还有时间接我的电话。”

    听到云涯的调侃,裴惊鸿低沉的声音传来:“你都知道了?”

    “闹得这么大,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我是来给你排忧解难的。”

    裴惊鸿瞬间坐直了身子。

    “你什么意思?”

    “从国外重金挖回来的人才,难道就一直当花瓶摆着?更何况还是个无人欣赏的花瓶,你不心疼,我都替你心疼了。”

    裴惊鸿眼睛微眯,“你有把握?”

    这时魏青拿着病历单走了进来,云涯接过来翻了翻,笑道:“敢不敢跟我赌一回?”

    裴惊鸿立刻道:“你等着,我马上过去找你。”

    挂了电话,云涯仔细翻看了一遍病例,只是一种良性的颅内肿瘤,任何有经验的脑科医生都可以成功,只是这个做手术的人太浮躁了,手术中出现重大失误,导致手术失败,患者成为植物人,而良性肿瘤在刺激中变成了恶性肿瘤,即使变成植物人,也没有多久好活,现在没人敢接手这个烂摊子。

    魏青看了眼云涯的脸色,“如果原先手术成功率只有70%,而现在只有5%了,你真的要接下吗?”

    “为什么不接?救死扶伤,多高尚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即使成功率只有1%的手术,还有剩下99%的不可能,而我要做的,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女孩说这句话时,那自信的神采让她看起来格外耀眼而高大。

    魏青想,这就是nyx医生能如此成功的原因吧,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不到五分钟,气喘吁吁的裴惊鸿推开办公室的门,大步走了进来。

    魏青很有眼色的离开了。

    “你真有把握?”魏青劈头就是这句话。

    云涯倒了杯茶给他:“慌什么?”

    “我能不慌吗?”裴惊鸿现在哪有闲心喝热茶:“院长因为这事儿都急的要上天了,听说被病人家属捅到媒体那边去了,估计不出一小时,全国都知道了,到时候上边问责下来,院长恐怕不好交代。”

    裴惊鸿其实说的很隐晦了,不好交代是轻,恐怕到时候乌纱帽不保,连他这个副院长也难逃其咎。

    云涯笑眯眯的,不慌不忙的说道:“闹的满城风雨岂不更好?”

    裴惊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你们都以为病人没救了吗?不,即使有救,也绝对没有人敢站出来接手这个烂摊子,过不了一个月,肿瘤扩散,损害到中枢神经,就真的回天乏力。”

    云涯目光清亮的望着他,笑的自信满满:“而这样的手术,我曾做过不下百例。”

    那三年里,她曾做过多少手术,她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据杰克统计,一年365天,她有350天都是站在手术台前的,外科手术不论大小部位都做过,而她的技术,就是在这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锻造出来的。

    虽然让她成名的是心外科手术,但她最拿手也最骄傲的则是更复杂难度系数更高的脑外科手术。

    裴惊鸿叹了口气:“我忘了,你是nyx啊,好,我这就去安排手术。”话落就要起身离去。

    “慢着。”云涯张口喊住了他。

    裴惊鸿停下脚步,扭头望来。

    “现在并不是手术的好时机。”

    裴惊鸿愣了愣,越早手术成功率越高,她为什么说现在不是手术的好时机,想到她刚才那句满城风雨,裴惊鸿猛然反应过来,不仅有些惊讶的看着云涯。

    女孩静静坐在那里,捧了杯茶在喝,氤氲缭绕的茶雾里,将少女秀美的面容映衬的多了几分高深莫测,让裴惊鸿的心,忍不住跳了跳。

    这个女孩,真的是个疯子。

    “你放心,我都会处理好的,手术时间我会通知你的。”

    云涯垂眸笑了笑。

    回国的第一台手术,就从这里开始吧。

    不到中午,几乎全城的大小媒体都来了,这家人太能闹,给记者胡说八道,平添了许多八卦性,也顺道把医院给黑了,如今医患关系紧张,就跟纸人似得,风一吹就倒,根本经不起任何考验,这次事件彻底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全民皆愤,都站在了家属这边,指责医院。

    媒体为了销量在一旁煽风点火,不惜把事情闹大,甚至在网上成为了当下最热时事新闻。

    中午只是有个医生从旁边路过,就被家属揪住打了一顿,最后鼻青脸肿的落荒而逃。

    事情越演越烈,医院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向热闹的食堂今天也蔫了。

    “哎,我都不想做医生了,还不如回老家种地呢,都比在这儿看人脸色强,四年本科七年硕博,本以为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谁知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一个年轻的男医生叹息道。

    “可不是,我一点都不喜欢当医生,但我妈非要我报考医学院,无奈走上了这条路,又苦又累工资还低,还要时不时接受家属的刁难指责,现在连生命安全都没保障了……。”

    一个戴眼镜的女人看了几人一眼,低声道:“不过这次事件那个林韬是全责,要不是他为了出风头能出这种事吗?技术本来就不行还非要逞能,仗着是主任外甥儿就在医院耀武扬威的,这次就算是院长都保不了他。”语气里掩不住幸灾乐祸。

    “活该,谁让他非要逞能的,最好被医院开除,不过感觉事情越闹越大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半路有个记者拉住我想要单独采访,我赶紧就跑了,你说咱医院会不会倒闭啊。”

    “瞎说什么,咱医院是公立医院,上边有政府支撑着呢,顶多换领导班子,跟咱们这些小虾米没关系。”眼镜女人也就是赵莹低声说道。

    高奇,也就是那年轻的男医生忽然说道:“不是都传nyx医生在咱们医院吗?你们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霍小小撇了撇嘴:“怎么可能,nyx医生眼瞎了放着全国那么多好医院不进,来咱们这破医院。”

    赵莹瞪了她一眼:“咱医院虽说和京都的大医院比不了,可也算是全国三级甲等医院,江州最好的公立医院。”

    “如果nyx医生在就好了。”高奇摸着下巴沉思。

    “nyx医生再厉害也不是脑科的,她能做的了脑科的手术?我看你真是疯了。”赵莹不屑的说道。

    高奇挑了挑眉:“nyx医生是我的偶像,我对他的生平履历如数家珍,你们都以为她最擅长的是心外科吗?nonono……。”高奇卖了个关子。

    两人都好奇的看着他,难道高奇知道内幕吗?

    “她最擅长的其实是脑外科手术,只不过让她一举成名的是心外科手术罢了,所以我说要是有nyx医生在,说不定能挽救困局。”

    赵莹哼了一声:“再厉害又怎么样,现在情况更复杂了,病人的恶性肿瘤已经开始扩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高奇坚定道:“我相信nyx医生,在她手中从来没有失败的手术,即使只有1%的可能,她也会把99%的不可能变为可能。”

    从这一桌路过的魏青听到这句话扭头打量了眼说话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子,长得唇红齿白的,还算不赖。

    她认得这个人。

    产科的高奇医生,因为长的帅,又会儿玩儿,在小护士间很受追捧,人气仅次于裴副院长,在医院算个明星医生了,不过却是魏青认得他,他不认识魏青罢了。

    这个人原来也是nyx医生的脑残粉。

    “骚年哪,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个世上哪来不败的神话,你这个偶像我看也是吹嘘的成分居多,有多少真本事谁知道呢?”

    魏青看向说话的女人,三十岁左右,一头时尚的*头,带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五官还算清秀,不过看起来有些凌厉的样子,一看就属于女强人类型。

    魏青脑海中迅速浮现出这个人的信息。

    产科主治医师,经验丰富,技术精湛,很受爱戴和追捧,不过她为人比较高傲,如此看来,也确实比较傲。

    魏青笑了笑,从几人桌旁走过。

    nyx医生怎样,还轮不到她们来评头论足。

    魏青给云涯提了一下食堂里几人的话,云涯听到高奇的话,笑了笑:“这个人看来很了解我。”

    魏青又把赵莹的话给云涯说了一下,云涯听到不置可否。

    下午云涯过的风平浪静,虽然外边依旧是喧嚣尘上,她静静的看报告,整理资料,时间过的很快。

    四点的时候,魏青带着化验结果回来了。

    她脸色比较凝重,云涯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从她手中接过了化验结果。

    甲基苯丙胺——

    云涯眼底划过一抹了然,心想云姝果然是云姝,一出手就是这么狠。

    通俗点讲,就是冰毒,虽然含量很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种东西是所有毒品中依赖性最强的,计量小时会提神醒脑,算是一种兴奋剂,但长此以往下去,人就会上瘾,染上毒品,这一生就算是完了。

    “幸亏是我亲自化验的,事后销毁了记录,否则被人查到,就麻烦了。”如今国家对毒品管制非常严格,携带冰毒十克以上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罚金,如果被查到冰毒来源,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麻烦。

    她看向云涯,她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云涯想到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是冰毒,她抬头看了眼魏青:“你做的很好。”

    细心又稳重,人也够聪明,这样的人用起来才得心应手。

    云涯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打火机,把化验结果给点着,看着白纸逐渐被火苗吞没,眼底跳跃着点点星火,深冷如无间地狱,让魏青有些毛骨悚然的。

    总感觉这样的纪云涯,让她很害怕。

    十分钟后,云涯坐在回家的车上,给常泓发过去一条短信。

    【有时间见一面】

    常泓很快回复,还是上次的那家饭店,他现在就在那。

    云涯对杜山吩咐道:“去楚香阁。”

    车子在下一个路口转弯。

    楚香阁,常泓亲自接了云涯进去,包厢里坐定,云涯看了眼四周,常泓笑道:“小小姐放心,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

    云涯点点头,这才抬头看向常泓:“常叔能搞来毒品吗?”

    常泓愣了愣,仔细看了眼云涯,见她不是在开玩笑,凝眉想了想,说道:“小小姐要多少?”

    云涯嘴角微微翘起:“能让一个人上瘾的量。”

    “好,小小姐等我几天。”依他的门路想搞些毒品不是什么难事儿,只要小小姐有需要,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他也会尽力摘下来。

    不过常泓还是好奇的问道:“不知道小小姐要这种东西干什么?”

    云涯抿了口水,脸色讳莫如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云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在客厅里见到了久违的云深,正陪云姝说话,旁边坐着姜锦弦,三人看起来就如一家三口,而云涯就如外人一般。

    “爸爸。”她走过去,笑容甜美的和云深打招呼。

    云深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头,随后漠然的移开视线,根本一眼都不想多看。

    云涯也没跟他们叙旧的心情,笑了笑,抬步往楼上走去。

    这时白苒抱着白熙回来了,看到云深明显愣了愣,白熙则下意识往白苒怀里拱。

    白苒安抚的拍了拍白熙的背,连招呼也不打,就直接往楼上走。

    “站住。”云姝忽然开口,语气阴凉。

    白苒停下脚步,扭头笑着望来:“妈有什么事吗?”

    这声妈可把云姝给恶心的不行,脸色又立时冷了几分,目光掠过她怀里那张小脸,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容忍了你这么多年,你还有脸在云家呆下去,我也是佩服你的厚脸皮,从明天开始,带着你那个孽种,给我滚出云家。”

    白熙小身子抖了抖,白苒抱紧了他,安抚性拍着他的背。

    云深坐在原地没动,甚至没有任何帮腔的意思。

    虽然没有感情,但毕竟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这人,果真冷心冷情到一定境界了。

    白苒也没想着指望他,闻言勾唇明媚一笑:“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深哥明媒正娶的妻子,自然就是这云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你让我滚到哪里去?这里才是我的家。”

    云姝冷笑:“想让我把你告上法庭吗?就你怀里这个孽种,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苒咬了咬牙,却依旧笑的花枝招展:“想要我离婚,可以啊,把你们云家的财产分我一半,就当做这些年对我的精神补偿了,如果办不到,那就别说这种话。”

    “想分财产?做你的春秋大梦。”云姝语气阴戾,恨不得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个耳刮子,怎么就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白苒轻“啊”了一声:“正好,我手里握有不少深哥出轨的证据,张张都是高清大图,想必法官看我们孤儿寡母的,会可怜可怜我们,酌情处理的吧。”

    “你敢威胁我?”云姝眼睛微眯。

    白苒无奈的叹了口气:“妈,是你逼我的。”

    话落不再看几人一眼,嘴角勾着得意的笑,转身往楼上走去。

    云涯收回目光,回了自己房间。

    “妈,你别生气,这白小姐的孩子,真的不是大哥的吗?”姜锦弦疑惑的问道。

    云姝冷哼了一声:“你看那孽种跟你哥哪里长的像,这女人对这孩子看的比眼珠子还宝贝,要不然我早拿到毛发去做亲子鉴定,还容她在家里如此嚣张?”

    更何况这孩子的出生日期根本就对不上,即使是早产儿,那也对不上,她早就肯定,那孩子绝对不是云深的,不知道是她跟哪个野男人生的,竟然让她云家背这个黑锅,外边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云姝每每想起来都恶心的不行。

    姜锦弦抿了抿唇,沉默的垂下眸光。

    云姝看了眼一直沉默的云深:“你怎么看的,不会真要她在家里住一辈子吧,每天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恶心的不行,你快点给我想办法,把这母子俩给我赶出去。”

    容忍了十年,为什么现在容忍不下去了?

    一个纪云涯都已经够头疼了,再加两个,她怕她会膈应死。

    云深淡淡点了点头:“我会处理好的。”

    姜锦弦看了坐在对面的云深一眼,心底猛然一阵刺痛,慌忙垂下脑袋,掩饰自己眼底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

    “妈妈,爸爸和奶奶为什么不喜欢我?”临睡觉前,小男孩拉着白苒的手,可怜兮兮的问道。

    白苒笑了笑,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发:“她们不是不喜欢熙儿,是不知道该怎么喜欢熙儿,谁让我们的熙儿太可爱太优秀了呢?”

    “可是妈妈,上次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所有孩子的爸爸都来了,只有我爸爸没有来,他们都说我是没爸爸的孩子,可是明明我爸爸那么高,那么壮,比他们的爸爸都强多了。”

    白苒拼命忍着眼底的泪,亲了亲白熙的额头:“熙儿的爸爸呢,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男人,他很高,很帅,还满腹学识,只是他太忙了,没有时间陪熙儿,其实他心底是非常爱熙儿的,你的那些玩具啊,图书啊,都是爸爸送给你的,还有你每年生日都会收到的生日礼物,里边都饱含了他对你深深的爱。”

    白熙皱着秀气的小眉头:“可是他为什么不亲手交给我?”

    白苒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白熙小心翼翼的擦去她的眼泪:“妈妈你别哭,以后我再也不问了好不好?”

    我可怜的熙儿,她抱着怀中娇娇软软的一团,心如刀绞。

    为了不让孩子缺失父爱,她就告诉他云深是他的爸爸,虽然云深从来没有抱过他,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但这是她能给孩子的所有了,即使是一个想象,也比直接告诉他你没有爸爸要好。

    如果有一天孩子长大了,知道了所有真相,他问她他的爸爸是谁,她该怎么回答?

    熙儿又会怎样看她这个妈妈?

    直到孩子睡着,到了半夜她都没有睡意,披上外套站在窗前,看窗外夜色深凉,寂冷无边,一如她此刻的心。

    她想起当年在医院,他对她郑重的宣誓:“苒苒,我不能失去你,求求你,回到我身边吧。”

    是她,一点一点抽回手,面不改色的说道:“对不起宁先生,我有家室,我很爱我的丈夫,我的孩子。”

    “你骗人,你心底是有我的,否则你怎么可能扑上来替我挡刀?”

    “宁先生作为客人,在我们云家的宴会上出了事情,我作为云家的女主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因此让宁先生误会了,我深感抱歉。”

    她看到他眼中的光彩一点点褪去,整个人犹如行尸走肉般。

    “苒苒,我不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他走了,从此之后,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她旁敲侧击的去学校问过,他申请了出国留学,这一去,就是十年。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她抬眸看着那轮圆月,此刻的你,是否也在仰望月亮……

    ——

    “小姐。”翠翠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云涯目光落在那个青花瓷碗上,脸上笑意深了些。

    “放下吧,我等会儿再喝。”

    翠翠早上看到空了的碗,确定云涯都喝了,所以这会儿也没说什么,把碗放在那里,就转身出去了。

    云涯起身走过去,端着碗进了卫生间,将之都倒进了马桶里。

    云姝,你想不动声色的除去我,也算是费尽了心机,可惜,我早已不是那个任你欺凌的纪云涯了。

    你想让我染上毒瘾,生不如死吗?那我怎能辜负了你的好意,毒品这么好,你怎能错过?

    端着空碗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滴滴响起来,云涯拿过来一看,抿唇笑了笑。

    是一个委屈的小人,又萌又可爱。

    【晏哥哥,你在干什么】

    【想你】

    简单直接的两个字,让云涯心猛烈跳动了一下,又酸涩又甜蜜。

    【我也是】

    看着屏幕上三个字,晏颂握着手机的手猛然紧了紧,一条长腿微微屈起,灯光下,侧脸俊美而迷人。

    就在这时,晏舸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咱妈让你去书房一趟。”

    庄曦月和晏南陌下午的时候从京都回来了,知道云涯已经回云家,除了有点担忧其他也没说什么。

    晏颂扔下手机,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好久对方都没发过来,云涯以为自己这句话太露骨了,吓住晏哥哥了呢,有些失落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起来跟渺渺视频了一会儿,这时已经快十点了,云涯关上电脑,看了会儿书,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是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的,也没看来电显示,迷迷糊糊的摁下接听键,放在耳边。

    “喂……?”

    沉默。

    云涯晃了晃脑袋,看了眼来电显示,晏哥哥?

    “晏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纪云涯。”少年暗沉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那声音又冷又硬,却莫名的,让云涯的心软成一片。

    “嗯。”她轻轻柔柔的应了一声,声音还带着一丝刚睡醒的鼻音,很是娇憨可爱。

    晏颂几乎能想象到她现在的样子,忍不住勾起唇角。

    高大的少年站在窗前,目光望向窗外一望无际的深夜,那双眼睛,却比这夜更深更冷……

    “没事,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刚才睡着了吗?也不回我消息,害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女孩的声音甜美里略带娇嗔,像一阵香风吹进心田,让人有些迷醉。

    晏颂微微眯起眼睛,小拇指缓缓摩挲着冰凉的手机后壳,想象着那是她的脸……

    “有点事。”

    “哦。”云涯微微撅起嘴巴。

    也没了睡意,两人谁也没说话,听着彼此的呼吸声,竟然也觉得很美好。

    半晌,晏颂低低道:“快睡吧,我也要睡了。”

    “晏哥哥晚安。”

    挂了电话,晏颂两指轻轻按揉了一下眉心,想到爸爸刚才那些话,他就略显烦躁。

    这不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吗?为什么这一天来临了,他反而萌生了退缩的心理。

    舍不得。

    舍不得谁?

    “等高考后再说吧,我现在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这样回答爸爸。

    还没有做好离开的心理准备。

    这个晚上,他一夜未眠。

    ------题外话------

    猜猜晏哥哥要干什么去?前文有提示的,有关于晏哥哥以后的人生道路哈哈

    涉h了,我晕(+﹏+)~(83中文网 )</div>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最新章节http://douji.cc/zhongshenghaomenzhiduchonge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医道官途首席御医超级古武我的神级支付宝超级怪兽工厂透视高手我的邻居是女妖万古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