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 弑父弑帝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23:41:47
推荐阅读:无尽神域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我是大玩家圣墟战天将夜天骄战纪超级农民
    王常来到已经关上的洛仙馆大门外,直接让侍卫将洛仙馆的大门砸开。

    白晨错愕的看着闯进来的太监,再看向王常,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子,速速跟随咱家进宫。”

    “你是太监?”

    “哼……你是第一个敢这么称呼咱家的人。”

    “额……那我应该如何称呼你?大人?还是前辈?”

    王常的脸色可想而知有多难看:“罢了罢了,咱家也不与你这小子一般见识,速速与我进宫面圣。”

    “进宫面圣?那天那个老头是皇帝?”

    “你也是第一个敢在咱家面前称呼陛下为老头的人,桀桀……”

    王常突然露出一阵怪笑,白晨在这老太监面前可没那么自在。

    王常给白晨的感觉,就如同当初面对乌奎时候的感觉一样。

    深邃,深邃的完全无法摸透……

    “公公,我是真的去见皇上还是拉到菜市口砍脑袋?”白晨小心翼翼的问道。

    “如果是砍脑袋的话,来的就不是咱家了,而是一群禁卫军。”王常瞪了眼白晨:“收拾一下,跟咱家走吧。”

    白晨忐忑不安的跟在王常的身后,别看他平日里大大咧咧,可是现在是去见皇帝!!

    白晨可以不尊三常五纲,可以不敬鬼神,那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可是一旦有一天,真要是面对了,谁也保不准是什么心态。

    难道真如小说中的一样。王八之气斗一斗,就连皇帝老儿也要跪下来么。

    白晨是没那勇气,至少不敢把想法付之行动。

    皇宫里的戒备之森严,白晨走在路上。也能感觉到有无数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你是江湖中人?”王常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公公要是觉得我这粗人不宜进宫的话,我这便离去。”

    “你当现在还有退的余地么?”王常阴恻恻的哼道。

    白晨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与王常保持距离。

    王常带着白晨进了御书房,偌大的殿堂中,摆着几个书架。

    一个老者正秉烛翻阅奏章,烛光下老者的容貌显得有几分疲惫。

    叩叩——

    王常轻轻敲了敲殿门,小心翼翼道:“陛下,洛仙馆的小子带来了。”

    李世抬起头。眼睛里有些模糊,搓了搓眼眶。

    “来了啊,先候着,待朕看完这个奏章。”

    过了两刻钟,白晨的腿站的有些麻了,实在是压力太大了。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气势,李世终于看完奏章,从御书桌前走了下来。

    “小子,你可还认得我?”

    王常推了推白晨:“见到陛下,还不行礼。”

    白晨实在不想磕头。回过头嘀咕道:“行个屁的礼,你又没教我怎么行礼。”

    “免了免了,不要计较那么多繁文缛节。”李世挥挥手:“王常,你且退下,我与这小子有几句话要说。”

    “陛下!!”王常脸色大变,看的出他的担忧,显然是不放心李世与白晨独处。

    李世虽说练过功夫,可是在王常的眼里,实在不入流。

    若是白晨居心叵测的话。那么李世处境可就堪忧。

    “退下!朕既然召人来。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李世冷哼一声。

    “是,奴才逾越了。”王常连忙告退。退出御书房后,轻轻的掩上房门。

    李世和王常的双簧被白晨看在眼里,没有李世想象的感激凌涕。

    就在白晨思考。要不要表现的夸张点的时候,李世微微笑起:“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处事不惊,心思缜密。”

    “陛下,小子哪里来的心思缜密,陛下还是不要再捧杀小子了。”

    “前些日子能够一语道破有人要谋害朕,而且后推理完美缜密,朕还未当面道谢呢。”

    “要不陛下您就赏我一些银子,然后小子再感恩戴德,歌功颂德一番后,咱们就算两清了吧。”

    白晨实在是不想参合进皇权纷争里来,这种纷争向来最是凶险冷酷,比之江湖上的恩怨此时更甚几分。

    “你就这么畏惧皇权?”李世冷冷的看着白晨,显然白晨畏畏缩缩的态度,让他很是不满。

    “陛下说笑了,普天之下又有谁不敬畏皇权。”

    “不管你对朕是敬是畏,我们之间的账可没这么容易了结。”

    “额……”

    “你可记得那日你说过什么?需要朕提醒一下你么?”

    “小子说过什么吗?”白晨装傻充愣,那天说过那么多大不敬的话,谁记得这老皇帝说的是哪句,所以这时候白晨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性遗忘。

    “你说朕愚不可及,你说朕蠢如猪猡,你说老夫……”

    白晨大叫起来:“等等……这些话全都是我说的?”

    “朕不管,今日你若是不从了朕,朕便拉你去菜市口砍了。”

    老皇帝耍起无赖来,可一点不比白晨差多少。

    而且白晨听着老皇帝的话,怎么这么别扭,说的好像是在强抢民女,逼良为娼一样。

    心里想着,这种勾当老皇帝多半没少干。

    “陛下,我们还是来谈正事,您此次召见小子,不会就是来消遣小子的吧?”

    老皇帝这才消停下来,回过头走到御书桌前,拿起桌上的一个锦盒。

    “陛下,这是您打赏给小子的?”

    白晨一看这锦盒镶金边,通体紫衫木打造的锦盒,心中就想着其中必定不是凡品。

    一时间贪念大起,虽然不愿被老皇帝利用,可是珍宝当前。哪里容得他想那么多。

    “这不是赏赐给你的。”

    老皇帝的一句话顿时让白晨大失所望,不是给我的,拿来给我看什么。

    不会是老皇帝恶趣味,就是把自己找来显摆一下吧?

    “打开。”老皇帝命令道。

    白晨依言打开锦盒。露出一丝惊异:“这是……五行石?”

    这五行石功效繁多,而且效力强大,可以调整身体五行,修养身体,让人永葆青春。

    同时也可以用来打造兵器,只要加入些许五行石研磨的粉末,即可得到一把上乘的兵器。

    “这是三皇子进贡的。”老皇帝显然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白晨眉头微微皱起:“那个伏地蛟的血和太白参混合服用的方子,也是三皇子进献的?”

    白晨虽然不想参合其中,可是想不想参合进来。已经由不得他做主。

    “聪明!”老皇帝赞许的说道。

    “陛下是担心三皇子送这颗五行石,是别有用心吧。”白晨凝望着老皇帝,基本已经明白老皇帝的想法。

    五行石的功效毋庸置疑,而这也是一个垂暮老者最期盼的功效,老皇帝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前车之鉴,让老皇帝面对五行石又有所担忧,深怕又中了三皇子的诡计。

    试想被自己的亲生骨肉算计,而且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被人谋害。

    这皇帝的宝座也不是那么轻松,就算送给白晨,白晨都不想要。

    “那个逆子如今已经等不及要将朕取而代之了。”老皇帝的语气里说。说不出的悲愤无奈,又带着一丝失望。

    帝王家一向都是最无情的,为了那个黄金宝座,哪怕是至亲都可以舍弃。

    父子、兄弟的残杀,历朝历代都是屡见不鲜,哪怕是当朝也是时不时的上演。

    “陛下,这五行石本身是稀世珍宝,这点毋庸置疑,这上面也没有动什么手脚。”白晨查看一番后。答复李世。

    “那可与伏地蛟或者太白参有什么冲突吗?”

    李世立刻露出一丝喜色。连忙追问道。

    “并无冲突。”

    “这么说,我可以服用五行石?”

    虽然五行石不能延年益寿。可是却具有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神奇功效。

    即便寿元殆尽,身体机能依然保持健康状态。

    “服用五行石非常有讲究。首先必须以无根水为引子,再加上无果花、觉灵草、六叶灵华草、化仙花为副……”

    “这些我那孩儿都与我说过,看来他这次是真的回心转意了。”

    老皇帝心中感怀,前面还对三皇子痛心疾首,此刻却已经对三皇子的态度改善不少。

    “还有必须每年正月十五才可服用,因为那是每年中除了阴时阴刻之外,阴气最重的时候……”

    老皇帝的脸色一僵,低吼一声:“这孽子!这孽子……”

    看老皇帝的表情,白晨就知道,那个三皇子估计就坑老皇帝没学问,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道道。

    “同时五行石还有三忌五不可。”

    “怎么还有这么多的忌讳?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是陛下你自己老是打断我的话。”白晨直言不讳的说道,同时不给老皇帝反驳的机会,立刻补充的说道:“所谓的三忌就是在服用五行石的半年内忌酒、忌色、忌荤,五不可则是在服用后半年,不可触及或者接近阴地,比如说坟墓或者死人,不可接近阳地,不可修炼内功,不可服用丹药,不可接近女色,违反任何一项,都有性命之忧。”

    “什么?这么麻烦?”

    “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若是轻易便能返老还童,那天道自然还有什么意义。”

    “这逆子……这个逆子!他居然敢蒙骗朕。”老皇帝气得不轻。

    “这三忌五不可其实一般人都不知道,也许三皇子也不知道呢。”

    “他会不知道!如果他不知道,会无故的送给我么?”老皇帝太清楚自己儿子的秉性了,对于三皇子更是了如指掌,在他的眼里,三皇子就像是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

    甚至是在心机上更胜于己,哪怕自己这个皇帝,这个父亲,他都敢算计。

    前车之鉴已经证明了三皇子的心性,如今再出这档子事,老皇帝自然不会轻信三皇子。

    “他就这么等不及,将我取而代之吗?”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临高启明灵武帝尊都市奇缘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