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 盛名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23:01:44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焚天之怒无尽神域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侯府商女长生界
    一番交谈后,白晨才知道,眼前这位脸色苍白,略显羸弱的女子乃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名叫仇白心,其父乃是天工院的院长仇千岚。

    因为天工院是朝廷与唐门合作开办的,所以与江湖人士也有些许的瓜葛。

    仇白心对江湖人士也不算陌生,这趟她正是从唐门回京城。

    至于说为什么要问白晨的名号,其实算是仇白心的一种习惯。

    先问明了名号,如果白晨是奸邪之人,或者说招惹了什么大麻烦的话,她就会直接将白晨赶下船,免得惹祸上身。

    当然了,她也只是随口问问,白晨实在是太年轻了。

    实在不像是什么闻名于世的人士,估计也就下九流的江湖人罢了。

    她自信以她的身份,即便白晨有什么麻烦,她也能一应应对,倒是不怕惹什么大麻烦。

    当然了,白晨为自己取了一个非常拉风的名字:龙啸天。

    这艘船上就只有她与船夫老余,这位老人家也是个修为不弱的高手。

    老余出身唐门,后来调入天工院中,又转调到仇白心手下,也就是所谓的贴身奴仆。

    不过白晨和老余总是不对眼,老余给他的感觉总是阴恻恻的,看向他的感觉像是防贼一样的眼神。

    白晨则是觉得,仇白心一个大姑娘的,身边跟着这么个老不修,难道不嫌麻烦吗。

    当然了,在白晨醒来后,就被老余赶到另外一间放杂物的房间里,也是白晨怀恨在心的一个原因。

    因为白晨昨日不小心和仇白心讲了个‘略微’过头的黄..色笑话,以至于被老余关在杂物间里闭门思过了整整一天时间。

    就在白晨想着,要不要把老余丢江里喂鱼的时候,门外传来仇白心的声音。

    “龙啸天。我们要在前面的京畿口下船采办,你要不要下去透口气?”

    “如果余老头不在的话,我会很乐意出去透透气。”白晨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说你不去咯?”

    “嗯……既然你这么热情相邀。龙某自然奉陪到底。”

    “……”

    三人下了船的渡口是京畿口的一个小镇,这里是入京的必经之地。不论是水路还是陆路,都要在这里停留,所以沿途街道相当繁华。

    “老余,你去忙你的吧,我和龙公子去前面的茶坊歇坐。”

    老余瞥了眼白晨,眼神里还是带着几分提防:“小子,你最好别打我家小姐的主意。”

    “少爷我家中妻妾如有。个个美若天仙,至于这么……”

    白晨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因为他感觉到两道腾腾杀气逼来,很本分的闭上嘴巴。

    老余千叮万嘱后才离去。临走前还是嘱咐白晨看好仇白心。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护小孩子一样,白晨差点要发下毒誓,就差没用自己的脑袋担保。

    两人进了茶坊,发现茶坊内客流拥挤,难得的找了两个空位。还是和一个大汉拼桌。

    “仇白心,你不觉得老余烦人么?”

    仇白心浅笑一声:“老余便是这样,习惯便好了。”

    “这能习惯才见鬼了。”

    “你们江湖中人都这么不拘管束,所以朝廷才会年年严令打压江湖人士。”

    “你这女娃说话好没道理,什么叫我们江湖人不拘管束。我们江湖人也有自己的规矩好不好。”同桌的大汉不满的说道,看起来也是个闯荡江湖的游侠。

    “江湖?其实人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多人对江湖奉若魔窟鬼镜,却不知道自己便身处江湖之中,有些人拼了命的想要退出江湖,可是他们却像是江河里的鱼一般,总想跳出水面,可是却有谁成功过?你真的以为你就不在这江湖之中么?”白晨瞥了眼仇白心,又看了眼桌对面的大汉。

    大汉和仇白心都是愣了愣,不过很快的大汉便大笑起来:“哈哈……小兄弟说的不错,人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比起花间小王子的语录都不差。”

    “花间小王子?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号人物?听这称号,不是淫贼就是邪徒!”仇白心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在船上度过了两月有余的时间,即便偶尔上岸也多是来去匆匆,并未听说过关于沧州城的事情。

    可是她这话一出,原本热闹嘈杂的茶坊顿时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仇白心,仇白心的心头也是一怵,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只见同桌这大汉立刻拍案而起,指着仇白心怒喝道:“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其中几个满脸横肉的汉子也围了过来:“小妞,看你也不是江湖中人,可是连花间小王子都没听说过,便敢如此口无遮拦,莫不是欠收拾不成?”

    白晨连忙站起来:“诸位诸位,舍妹年幼无知,在家中娇纵惯了,小子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诸位海涵……海涵……”

    仇白心本也是无心之矢,并非真正的娇纵蛮横,当下连忙收声,不敢再升事端。

    两人匆匆忙的结账出了茶坊,仇白心这才长长吐了口气。

    “龙啸天,你说这花间小王子是什么人,我与唐门的诸位师兄弟也打过交道,怎地都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他是个男人。”白晨笑呵呵的说道。

    仇白心白了眼白晨,心想着白晨估计也只是个混子之流,可能没听说过这种名享整个江湖的人物。

    这时候老余回来了,不过身边还跟着两个唐门弟子。

    “见过房成师兄,见过王鹤师兄。”仇白心见到两人,立刻欠身行礼。

    “白心师妹,我们也算旧识了,就不用行这些虚礼了,如果每次都行礼。我们每次见到余老还不都得磕头了。”

    “你们俩小子没事净拿我开刷。”老余瞪了眼二人,同时看向白晨:“你们怎么不在茶坊内等我们,这烈日当空。小姐身体又不好,若是中暑了如何是好。”

    仇白心连忙为白晨开脱道:“不是龙公子的错。实是我刚才在茶坊内说了不中听的话,惹来几个江湖中人的声讨,龙公子为了不惹起事端,所以才急急的出了茶坊。”

    “嗯?这家茶坊也算是这镇子上的名家,若是有人生事端,一般都不会坐视不理。”王鹤疑惑的说道。

    房成也是如是点头,同时侧头问道:“白心师妹。你刚才说了什么?若是错不在你,我这便去为你讨个公道。”

    仇白心将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两人脸色顿时犹豫不决起来。

    老余则是一脸茫然:“奇怪,老夫也没听说过这花间小王子。难道是新晋出现的江湖新秀?”

    房成和王鹤苦笑连连:“江湖新秀不假,可是却不是普通的江湖中人能比。”

    “哦?他的武功难道很高?”

    “江湖中人觉得他的武功很高,不过读书人又觉得他的才学天下第一。”

    “嗯?怎么又与读书人扯上关系了?”仇白心疑惑的问道。

    “这就是他的成名之始。”

    “两位久在江上漂泊,自然是不知道这花间小王子是何许人也。”

    “我倒是要请教一下,这花间小王子有何稀奇之处。”老余顿时来了兴致。

    作为一个江湖中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他们喜欢探听三教九流的传言,也喜欢传播各种小道消息,老余也不例外。

    “苏鸿两位可知道?”

    仇白心和老余都是一阵白眼,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人会不知道苏鸿的。

    即便是去问个贩夫走卒。他们都能把苏鸿的壮举一一列举出来。

    “他死了,死在花间小王子的手中。”

    “什么!!苏鸿死了?”仇白心和老余全都惊呼起来,也不顾他们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不,苏鸿不是死在花间小王子的手中,可是这事却是花间小王子逼死的!逼死苏鸿的……”

    “等等……苏鸿不是燎王麾下的儒士么,而且深得燎王重用,难道那花间小王子直接闯入燎王府?”

    “花间小王子虽然没闯入燎王府,可是却结结实实的甩了燎王一巴掌,这次燎王可谓是颜面尽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们在船上两个月的时间,就发生如此多的事情?”

    “这事还要从青州城说起……”

    王鹤与房成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把事情的始末说的清楚明了。

    可是仇白心和老余却是听的目瞪口呆,仇白心囔囔说道:“难怪……难怪我先前说花间小王子这名号,不是淫贼就是邪徒,竟然引得整个茶坊的客人共愤。”

    “苏鸿就这样死在一个无名小辈的手上,可悲……可叹啊……”老余不知道是叹惋还是在可惜。

    “无名小辈?白晨虽然只是个无名小辈,可是他能为了一城安危,不顾燎王势大,弟子以为此人实乃是忠义之人。”

    “后来呢?”仇白心与许多人一样,在听说了这个就像是故事一般的传奇事迹后,免不了对那个花间小王子产生更多的好奇。

    “那天是四月初七,花间小王子与燎王麾下奇仕的比斗在辰时开始,午时结束,那一战他羞百晓生于前,败欧阳修在后,更是轮番与两大高手,东瀛剑客一招败北,而后乌奎上场,百般劝扰花间小王子,让他臣服燎王麾下,也正是那时候,花间小王子说出了让天下人都为之震惊的话,宁可站着去死,也不愿跪在燎王座下苟活。”

    “结果呢?”仇白心追问道,苍白的脸色略显几分潮红。

    她听过许多的英雄故事,可是唯独这个故事,让她感觉到热血沸腾。

    她在脑海中不断的想象着,那个花间小王子的气概胸怀,在她的心目中,那个花间小王子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脸胡渣,目光锐利坚定的盖世英雄。

    “而后乌奎气急败坏下,出手偷袭,并且重伤花间小王子,花间小王子却是扭转乾坤,最终险胜乌奎,不过自身也是重伤倒地。”

    “可惜,我自唐门出来,却不知道蜀地发生此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若是知晓必定绕道过去。”仇白心叹息可惜的说道。

    “也不是没机会,下次去唐门的时候,可绕道沧州拜访。”老余安慰道。

    王鹤和房成都是一声叹息,摇着头道:“见不到他了。”

    “什么见不到他了?难道他如今名气大了,便不可一世了?”

    “他死了。”王鹤的脸上说不出的失落:“那日擂台比试结束之时,突然出现诸多高手,争夺昏迷不醒的花间小王子,最后花间小王子在混战中被几个黑衣人偷袭得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中数剑,而后引发五毒教教主狂性大发,屠戮参与其中的一众高手,死伤无数。”

    “什么?连神秘的五毒教教主都出现了?”老余惊呼的问道。

    ps: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给大家《超级战兵》,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吧。

    顺便求票,月票推荐票的统统交出来,小心我派出战兵。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噬爱成瘾圣墟超神级诱惑都市奇缘剑神重生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