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战前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22:23:31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帝霸三界独尊焚天之怒无尽神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超级农民全职法师
    闭关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痛苦的,哪怕这个人叫做白晨。

    面对苍白的墙壁三天三夜,即便是白晨也要被逼疯。

    实在无法想象那些动辄十天半个月,静坐在某个洞窟中枯坐的高人,他们是如何忍受寂寞,排解时光的。

    潜心修炼吗?

    在这种完全没有人打扰的状态中,恐怕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变强,而是如何让自己不至于疯掉。

    特别是习惯了喧闹的白晨来说,说的难听点,白晨就是个话痨,如果身边连一个排解寂寞的人都没有,恐怕白晨宁可去死。

    三天的时间里,白晨的房门外的人群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白晨都不知道,原来关心自己的人如此之多。

    当白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白晨的身上。

    多日未修边幅,嘴边的胡渣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沧桑。

    身上的衣物也显得有些老旧,目光低沉的就似一潭死水。

    很难想象,这个人会是那个永远都是意气风发的白晨,那个永远都觉得自己必须是天下第一的白晨。

    散乱的头发又显得很是落魄,虽然不至于沦落为一个乞丐,可是却没了以往的那种飒然的气质。

    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内敛、沉默、忧郁,这就是众人看到白晨的第一印象。

    他真的是白晨吗?

    每个人都在扪心自问,眼前这个人,就像是一个落魄的读书人,一个寂寥的路人。

    三天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有如此大的改变?

    白晨的改变,让众人很是不习惯。

    “白晨,你没事吧。”秦可兰担忧的看着白晨。

    白晨咧嘴笑起来。只是他的笑容却没有以往的那种不可一世。

    就像是历经沧桑般的云淡风轻,带着几分疲惫的语气:“我能有什么事,我好的很。”

    “你这表情。怎么跟死了全家似的。”蓝轩与白晨相处了这么些时日,说话也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

    一句话。顿时把白晨的本性引了出来:“你才死了全家。”

    当然了,这句话白晨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因为蓝轩是真的死了全家。

    “我全家还真就死绝了。”

    白晨对于家庭这个词毫无留恋,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

    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些人,才是他的家人,无量宗才是他的家。

    众人顿时一阵白眼。不过也都暗自松了口气。

    这样的白晨,才是他们认识的白晨。

    那个口无遮拦,毫无口德的白晨。

    那个即便是燎王也敢撩拨的狂妄之徒。

    那个是个女的,都敢去招惹的混蛋。

    “怎样。三日的闭关可有收获?”吴道德漫不经心的问道。

    “想通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众人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白晨,一脸好奇的表情。

    在他们的眼里,白晨是个天才,一个无所不能的天才。

    不过与白晨接触后,他们又发现白晨与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才不一样。这个天下最不缺乏的就是天才,可是白晨绝对是最显眼的一个。

    他的显眼不在于他有多优秀,只不过他太特立独行……说的难听点,就是奇葩!

    白晨的缺点与优点永远是那么的鲜明,冲动、易怒、暴躁。喜怒形于色,可是又不得不说,他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

    所以他们非常好奇,三天的时间,能够让白晨领悟到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明白了怎么更轻松的把人弄死。”白晨耸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

    众人再次翻白眼,在场这么多人,比起杀人的勾当,还真没谁比的上白晨。

    在战场上白晨绝对是一台杀戮机器,不论是修为最高的吴德道和沐清风,又或者是三英之一的沐婉儿。

    盈语倒是很有潜力与白晨在这方面一较高下,不过她所依仗的琴魔七殇,也是来自于白晨所创。

    而琴魔七殇却是对于作为载具的琴有着极高的要求,如果是普通的古琴,甚至连一殇都弹奏不完便要损毁。

    同时对于内力的消耗也是极大,以盈语如今的内力修为,也就能支撑完整的奏完其中的六殇。

    “小子,我来试试你。”沐清风自信满满的走上前。

    在众人之中,也只有他没有和白晨正式交手过了,所以他也想借此机会,试一试白晨有何长进。

    “不要。”白晨直接了当的拒绝沐清风的要求。

    “怎么,看不起我么?”

    “你和我面对面,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吗?”

    “你那身皮肉,我才不与你正面抗衡。”沐清风很了解自己的优劣,对于白晨也算是知根知底,更明白如何与白晨对抗。

    “所以说嘛,如果我们两个比武,你伤不了我,我也打不到你,打到猴年马月也分不出个胜负,所以还是免了吧。”

    这也是事实,两人的战斗毫无观赏性,一个皮糙肉厚的令人发指,一个则是苍蝇一样。

    你能指望这两个异类能有什么精彩的对决么?

    “来来来,我们来比一比。”吴德道这次倒是很主动,其实他也想看看白晨到底领悟出什么。

    白晨上下打量着吴德道:“你平日里不是躲着我么,怎么今天这么主动?”

    “躲着你?道爷我是在让着你,今日不好好教训你,你真当道爷脾气好。”吴德道倒是自信满满,嘴皮子也是丝毫不示弱。

    白晨提起手中黑剑,嚯嚯的挥舞两下。

    众人都是一脸茫然,这把黑剑众人倒是不陌生,长期被白晨用来做各种杂务,偶尔还拿来和其他的兵器硬碰。

    如今却见白晨提着剑干仗,不由得更好好奇起来。

    说实在的,白晨实在不像是一个能够正经拿剑比划的人。

    “白晨。你这是干什么?自暴自弃?”吴德道傲慢的看着白晨。

    在场众人之中,论对剑道的认识程度,如果他自诩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他就是有这个自信,即便是放在江湖同辈之中。他的剑法也排得上名号。

    如今白晨居然不自量力,要和他比剑,这不是找死找抽是什么。

    白晨举起黑剑,黑剑上开始燃起炽亮的火焰。

    这算是白晨的招牌,在场的诸人都不陌生。

    不过他们是第一次看到,白晨身上的火焰也可以同化兵器。

    吴德道虽然嘴上轻佻,不过面对白晨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剑锋一抖。一出手便是他的拿手绝技,三环套月。

    三道月牙剑气破空而来,空气似乎也被这三道剑气撕破,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白晨举起黑剑横挡在面前。三道剑气一触黑剑,除了将火焰荡起几点火星之外,再没有更多的反应。

    反观黑剑上原本炽亮火红的火焰,却变成了黑色。

    黑色的剑,黑色的火焰。握在白晨的手中,显得尤为诡异。

    魔炎铁布衫!

    不过白晨的身体并没有同化魔炎,依旧维持着正常状态。

    吴德道眼中虽然惊讶,可是手上却没有停下,手中剑柄一转。剑锋在空中划出一个太极,本该臃肿的身形,却显得飘逸灵动。

    “咦,两仪剑法!”

    沐清风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双目中充满了惊喜:“难怪当年吴德道敢自诩同辈第一人,非他狂妄自大,实乃有其资本。”

    “这剑法看起来稀松平常,有什么出奇的。”沐婉儿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两仪剑法你觉得稀松平常,可是这却是正阳宫评定其门徒辈分的一个标准,当代正阳宫掌门为清虚道长,乃是‘清’字辈,清字辈之下则是‘宁’字辈的弟子,吴德道则是再下一辈的‘无’字辈弟子,道号为无道。”

    沐清风顿了顿,又继续解释道:“正常的辈分都是师徒相继,正阳宫也是如此,不过正阳宫还有一个独特的门规,那便是在最低辈分中,若是有人能够将两仪剑法修炼圆满,即可晋升一辈,也就是说,吴德道若是没有反出正阳宫,那么他现在应该是宁字辈弟子。”

    “那他当年为何会反出正阳宫,以他的资质,若是继续留在正阳宫,本该前途光明,说不定几十年后,便能接掌正阳宫……”

    “这我如何知道,不过当年吴德道反出正阳宫的事,倒是闹的人尽皆知,说也奇怪,正阳宫虽然发出告示,驱逐弃徒‘无道’,可是却没有追杀无道,这也是江湖中人不解之处。”

    “许是念及同门情谊吧。”沐婉儿随口猜测道。

    不过想想似乎也不大可能,吴德道反出正阳宫,正阳宫又发告示驱逐,两者可谓已经水火不容,即便有情谊,也抵不上门派重要。

    让一个弃徒带着本门武功离去,这是任何一个门派都无法容忍和放任的。

    即便这个门派是以正派自居的正阳宫,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吴德道却是个例外,一个正阳宫的弃徒,居然没有受到本门的追杀,逃亡天下。

    两仪剑法的威力毋庸置疑,看似简练的剑招实则返璞归真。

    白晨不会破招,他从练武到现在,走的都是一种极致的道路。

    硬碰硬,管你什么招,即便你不和我硬碰硬,也要逼着你和我硬碰硬。

    吴德道的剑招掠过白晨,剑锋上附着内力,只要触及非死即伤。

    可是白晨不怕,不躲不闪的出招,同样是一招致命攻击。

    吴德道如果不躲,那么就要与白晨拼个两败俱伤。

    而白晨深刻的清楚自己的优劣,与任何人硬碰硬,他都不会吃亏。

    哪怕是付出更重的伤换取来的战绩,他也不会吃亏。

    反观吴德道就没这种大无畏的勇气,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退,要么互换。

    当然了,这不是生死相搏,只不过是两人的切磋。

    所以两人没有表现的杀气腾腾,可是两个高手对决,比的不只是武功,更比智慧,比心计。

    白晨一见吴德道退后,黑剑剑锋一转,魔炎带过一道黑色弧线,直接碰在吴德道还来不及收回的剑锋上。

    吴德道本来还没放在心上,心中还在庆幸白晨这一剑不是直攻他的身体。

    可是当两剑相交的时候,他才恍然醒悟过来,他娘的,上当了。

    只见两剑相接的瞬间,黑剑上的魔炎已经侵染到吴德道手中的剑锋上。

    吴德道此刻只能弃剑,同时大叫:“不打了……不打了……”

    不过白晨很不小心的没收住势,一脚揣在吴德道突起的肚腩上,直接把吴德道踢了个四脚朝天。

    “白晨,你个混蛋,我都弃剑投降了……”吴德道愤怒的指着白晨怒吼。

    白晨很无奈的耸耸肩,同时很诚挚的道歉:“一时失手,没收住,要不我也给你踹一脚。”

    “大长老师父,外面有个小白脸找你……”就在这时候渊河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噬爱成瘾圣墟超神级诱惑都市奇缘剑神重生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