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成不了我杯中的水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21:47:32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帝霸三界独尊焚天之怒无尽神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超级农民全职法师
    阿古祁莲故意拖长音线,白晨和蓝轩都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因为什么?”

    阿古祁莲突然直起身,那稠滑如丝的指尖轻轻挑起白晨的下巴:“小弟弟,因为你还没用诚意打动我。”

    “诚意?我们都姐弟相称了,还不够诚意么?”白晨哭了。

    难道要我以身相许才罢休吗?

    不过白晨还是尽可能的挤出笑容:“不知道姐姐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我所调查所有关于你的情报中,你最出众的能力不是你的文采,不是你的武功,更不是你的那些经天纬地的旁门左道,而是你对人心的把握……或者说是对女人心思的把握。”

    白晨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这算是对我的赞言吗?”

    “算是一种肯定吧。”阿古祁莲的笑容是那般的惊心动魄。

    白晨不自觉的退缩一步,眼中露出几分摇摆,又有几分警惕。

    “祁莲姐姐,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我们现在谈的不就是正事么。”

    阿古祁莲的话,让白晨实在无语,如果这算正事的话,那么白晨不得不怀疑,武林大佬隔三岔五聚首的时候讨论的,不会是哪家姑娘漂亮的话题吧。

    白晨尴尬的退开两步:“祁莲姐姐对正事的定义似乎与大部分人都不同,呵呵……”

    “在我眼里,你们的事情实在无法提起我兴致,所以你必须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一个能够让我提起兴致的理由,比如说……”

    “比如说?”

    “成为我的夫君……让我真正的动心。”阿古祁莲的笑容妖媚的惊心动魄,那张精致的无法形容的俏颜。总能让人浮现联翩。

    只是嘴角那丝玩世不恭,实在不适合出现在一个女子的脸上。

    比如说白晨就很适合,只不过此刻他属于被调戏的那位。

    这种妖孽级别的女人。如果还需要别人勾引的话,那么要么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瞎子。要么就是性.取.向严重偏离常规。

    她不去祸国殃民已经是老天保佑了,还需要别人去勾引她吗?

    蓝轩发觉自己实在无法跟的上这位前辈的思维,五毒教教主是谁?

    抛开她绝代容颜,哪怕她长的再差,也只要勾勾指头,保准一票少年英杰便要前赴后继的倒在她的五彩裙下,何况她的容貌实在无法与差扯上边。

    蓝轩只能在心里骂了句妖女之外别无他法。虽然这个字眼在平日里,都是别人骂她的。

    “祁莲姐姐,你确定没说反?”

    阿古祁莲的眼睛就似会说话,目光碧波荡漾着绚烂的色彩。让白晨都不敢与她的眼神接触。

    其实白晨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窃喜的,毕竟一个大男人,被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当面求勾引,绝对是天下男人共有的梦想。

    只是,白晨还是很理智的明白。自己估计只算是一个‘玩物’!

    蓝轩虽然很惊诧阿古祁莲会提出这种要求,可是她还是认为,阿古祁莲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这种要求,肯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就好比是世界五百强的女总裁,突然爱上了一个路边打杂的混小子。

    这种戏码现实世界里真的可能发生吗?

    至少蓝轩是不相信。哪怕在她的眼前发生的事情,她也会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别有目的。

    白晨再退两步:“祁莲姐姐,真不好意思,这个游戏我不玩了,告辞。”

    阿古祁莲一愣,蓝轩同样有些发愣,这种几乎没有人能够拒绝的了的要求,白晨怎么会拒绝了?

    这种要求对于白晨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才对。

    白晨当然有白晨的考虑,首先,他可以百分百的确定,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属于自己。

    以前不是,现在不会,将来也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女人。

    而对方提出这种要求也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对方乃情场老手,说白了就是一个集邮女,把自己当作她的收藏品,一个玩物罢了。

    另外一种可能则是自己有某种利用价值,依然难逃被抛弃的命运。

    白晨可以因为感情被俘虏,就像梅绛雪那般,因为梅绛雪即便再过分,感情上也不会伤害的到自己。

    可是眼前这个妖女不同,一旦真的深陷其中,绝对就是身心具损。

    就如同路边的野花,哪怕再妖艳再美丽,一旦知道这朵花有毒,那么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慢着!”阿古祁莲喝止了白晨的脚步,眼中不再是那么的温柔似水,带着几分冷酷凛冽的杀意:“你是觉得本座配不上你么?”

    “其实祁莲姐姐说反了。”白晨飒然笑起,这句话他倒是说的潇洒异常,不待半点留恋。

    白晨清楚的知道自己有什么,自己又有没有能力得到什么。

    “若是你踏出这个大门,那么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你也休想再请我为你出手。”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阿古祁莲绝对是最好的表率。

    前一刻还温柔似水,下一刻便是严冬冰封。

    白晨笑了笑:“洛水三千,只饮一瓢,你成不了我杯中的水,我也成不了你的阿郎,所以我们还是相忘于江湖吧。”

    “洛水三千,只饮一瓢,这句话你只对秦可兰说过吧?”

    “原本还有一个女孩也应该得到这句话。”

    白晨走的很潇洒,蓝轩几乎不敢相信,那个前一刻还唯唯诺诺,在阿古祁莲面前卑躬屈膝的混小子,下一刻居然能够表现的如此大义凛然,无所畏惧。

    甚至蓝轩怀疑,以前所认识到的白晨,是不是真实的他。

    虽然白晨潇洒从容的态度让蓝轩刮目相看,可是她还是庆幸,阿古祁莲没有在被激怒后狠下杀手。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教主,是否需要奴婢将那小子……”

    阿穆尔的身影慢悠悠的从阿古祁莲的身后隐现出来,看到阿古祁莲的脸色阴晴不定。立刻自作主张的说道。

    阿古祁莲突然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少了寒冷冰封的杀意。也没有魅惑众生的妖娆,有的只是春暖花开的温驯,阳春白雪般的暖人心扉。

    “关于他的一切,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意见。”

    ……

    “白晨,你刚才的表现,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蓝轩追上白晨的脚步。

    只是白晨苍白着脸色转过头:“吓死我了,她没追出来吧?”

    蓝轩翻了翻白眼。自己刚夸一句他,他就丑态尽出,果然是经不起夸。

    “你以为我想啊,若是答应了她。那就是自寻死路,到时候脱身都难,还不如现在摊开讲明白了,大家划清界限。”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必须独自面对天一教的乌奎。”

    “想过。”白晨很是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以你的口才。即便没有当面拒绝,也应该有回旋的余地,可是你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

    “一时的冲动也好过一辈子的后悔,这种事就是应该决绝果断,免得尾大不掉才麻烦。何况你觉得那个妖女是真的看上我了吗?谁知道她在耍什么心机,在那个女人身边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所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逃离。”

    “难得你明智一次。”

    不得不说,白晨这次的决定,还真是出乎蓝轩的意料之外。

    在她想来,白晨绝对是属于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阿古祁莲这种祸国殃民的妖女提出的如此诱人的要求,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更不要说白晨了。

    可是白晨偏偏就拒绝了,对于蓝轩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是不是很开心,我拒绝了她?”

    蓝轩瞪了眼白晨:“我觉得你想多了,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白晨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如果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还需要你多看我一眼看?”

    蓝轩很果断的闭上自己的嘴巴,在每次扯皮中,她取胜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她会尽可能的避免,省的被白晨占尽便宜。

    “现在怎么办?你真打算不顾颜面的逃走?”

    蓝轩现在也很矛盾,从心理上来说,她不希望白晨有所闪失。

    可是又觉得白晨如今的名望积累不易,如果以这么丢人的方式退出,肯定会声望大减。

    “以前我以为我可以拯救江湖,如今才明白整个江湖都救不了我。”白晨叹息一声,透着几分疲惫,几分失落。

    当初白晨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本与燎王开战。

    如今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人而已。

    那些所谓的江湖大佬,全都靠不住。

    “不是你一个人。”蓝轩平淡的说道,没有那种隆重的宣言,也没有诚挚的语气,有的只是平淡,就如同一句平凡朴质的话而已。

    白晨微微笑起:“倒也没那么严重,如果我搞不定,多你也是陪葬的而已,再说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论拼命,我还真没怕过谁。”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论你如何反抗,都没有任何意义。”蓝轩不适时宜的打击了一番白晨,因为她比白晨更加了解那些江湖大佬的恐怖。

    她的师父凌月仙子便是其中一位,蓝轩深刻的体会到,修为到达那种境界后的可怕之处。

    哪怕你资质再如何逆天,在他们的面前,你也要低着头。

    “所以我更没理由拉着你送死了。”

    白晨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如果蓝轩真的有助于己,他绝对会厚颜无耻的放下身段,恬不知耻的求助于她。

    可是他知道,哪怕是算是蓝轩,也就是多一具尸体。

    何况就算他愿意,藏经阁里那个光头佬也不愿意。

    虽然还未确定蓝轩是不是真的是光头佬的孙女,可是光头佬俨然将蓝轩当作自己的亲人一般看待。

    “算是我还给你的人情。”

    “你自己都一屁股血,还给别人治痔疮,我和你非亲非故,你要与我同生共死有什么意义吗?你的灭门之仇不报啦?”

    其实这也是白晨没把自己身边人算进去的原因,一个人死多轻松,为什么非要拉着一家子陪葬?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何况阿岚和渊河还那么小,总需要人照顾。

    只是心中有那么点不甘,上辈子死前都是处男也就罢了,这辈子还是这样,要不要这么残忍。

    “那你呢?说好的帮我找出真凶的,如今却要出尔反尔吗?”

    “追查真凶这事谁都可以,你以为我是捕快么?”

    白晨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在心中默默的祈愿:“希望下辈子别再卷入什么江湖纷争了,当个普通人,最好是生在富贵人家,当个富二代,最好再养一票狗腿子,没事就去大街上调戏一下良家少女……”

    就在这时候,戒杀沙哑的声音出现了,每次听到戒杀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白晨都忍不住的想象,戒杀当和尚,绝对是对佛门最大的侮辱。

    “佛主说了,这个愿望太难,让你换一个……”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噬爱成瘾圣墟超神级诱惑都市奇缘剑神重生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