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589章 奉旨讨债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4-01 09:45:20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无尽神域帝霸将夜圣墟剑道独尊我是大玩家焚天之怒全职法师
    小花和小草都是白晨的女儿,她们的出身并不好。

    虽然白晨从未嫌弃,甚至在无量山上,众人也是将她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可是,白晨不希望任何的原因,让她们的心理蒙上阴影。

    所以对于这个公主的封号,白晨是绝对笑纳。

    老皇帝也是吃准了白晨不会拒绝,所以才提出让他当这个王爷。

    当然了,即便是自己不接受这亲王的爵位,老皇帝也不会吝啬两个公主的封号。

    不过白晨还是不想让老皇帝觉得吃亏,只能是硬着头皮接受下来。

    丁山和曹瑞德都已经看傻眼了,这亲王的封号,多少人挤破脑袋,也不见得能弄的到。

    可是这小子却像是很不情愿的样子,并且老皇帝还附赠了两个公主封号,这才让这小子勉强的接受。

    不过,两人更惊讶于老皇帝对于皇位继任者,居然去询问一个孩子。

    这在以往任何时候,都是如此的荒谬。

    甚至于李玉成这个准皇位继承人,居然主动的推诿。

    要知道,以往如果皇帝这么问一个皇子,哪怕皇子嘴上说着难担大任,也只是客套话而已。

    可是李玉成居然说自己的没资格,要知道,老皇帝问的可是皇位,不是其他。

    翌日,白晨带着小花和小草进了金銮殿上,因为需要受封爵位,因为受封王爵,是必须去金銮殿上受封的。所以白晨只能硬着头皮上殿。

    当老王宣读了圣旨后。朝堂上文武百官全都傻眼了。

    如果是一些王公大臣的子嗣后代。受封一些有名无实的王爵、公主,这也是一些追赏功臣后代的办法。

    不如如今受封的居然是三个完全不知道是哪个角落冒出来的小孩,而且还是封的是亲王,公主封的是尊公主。

    一般的公主分为四种,比如说那些皇帝的姑姑,就属于太公主,皇帝的姐姐妹妹则为长公主,

    皇帝的女儿则是皇公主。皇帝的孙女则为尊公主,这四种公主因为身份以及与皇氮缘的关系,也被称之为真主子。

    如果是功臣的子女受封的公主,又有另外一个讲究,封号都是缔公主,也有些人把这种公主称之为伪主子。

    可是皇帝居然给了两个黄毛丫头尊公主的封号,完全就是将之当作是自己的孙女一样。

    而更夸张的还是白晨,受封的是亲王,并且还有赐号平燎王。

    亲王几乎是只有皇帝的血亲才有资格受封,同时多以郡洲为赐号。

    可是这毛头小子。居然得了一个平燎王,这封号要是传出去。还不笑掉所有人的大牙。

    所有人都以为,这三个小鬼头,不会是老皇帝在外面的野种吧?

    满朝文武都在进谏反对老皇帝的旨意,白晨则是笑呵呵的领着小花和小草接旨谢恩。

    对于满朝文武的喧哗进谏视而不见,特别是那些老臣,又是祖制又是体统,又是哭又是闹的,老皇帝坐在龙椅上不言不语,脸色越发的冷酷,看着下面的大臣,眼中更是杀气腾腾。

    “陛下英明,平燎王少年英才,实乃实至名归。”

    正当满朝文武喋喋不休之时,谏臣之首的丁山终于开口了。

    只是,这时候丁山居然不是反对,而是捧起老皇帝的臭脚。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听错了,又或者是丁山说错了。

    没有人怀疑丁山的风骨与他的强硬,当年因为反对老皇帝的政见,居然当朝撞柱子,逼得老皇帝不得不改旨意。

    可是,这次这位老臣居然力排众议,站在了老皇帝的阵营上。

    “丁大人,这一个黄口小儿,怎能担当的起亲王一爵?而且还是平燎王……这……这要是传出去,我汉唐的颜面都要丢光了。”

    “是啊,还有这两个外姓女孩,怎能受封尊公主封号?这成何体统?”

    这两个开口的大臣话刚说完,老王再一次开口了:“罗大人、朱大人,两位上前听旨。”

    两人都是一愣,紧接着老王就拿出一个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圣旨。

    “罗永听旨。”

    “微臣听旨……”

    “礼部中堂罗永,身在要职二十年有余,渎职懈怠,不建寸功,庸碌无为,不思进取,特此剥去官府,削去官职,送入宗人府问责,钦此。”

    “朱闲听旨……”

    老王三言两语,宣读完两份圣旨,瞬间便将两个朝廷大元削去官位,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这气氛不对劲。

    这罗永和朱闲全都是以渎职懈怠的罪名收官削职,这罪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完全是凭老皇帝的意思。

    而且这个罪名最有讲究,有罪没罪,只有老皇帝有话语权。

    老皇帝这招下手极恨,以往可是从未施展过。

    以至于所有的朝臣几乎都忘记了老皇帝的威严,这次枪打出头鸟,分明就是在告诫在场的所有人,老皇帝的心意已决,谁再敢冒头,下一枪就对准谁。

    原本如同菜市场一样闹腾的朝廷,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想在这时候触老皇帝的霉头,老皇帝这招敲山震虎,直接把所有人都唬住了。

    因为老王的身边,还有一箩筐的圣旨,只是没拿出来宣读。

    很显然,老皇帝已经准备多时,冷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平燎王赐尚方宝剑一柄,对任何有违德常皇子大臣,可先斩后奏……他日,若是平燎王觉得朕有失帝心,也可斩了朕的脑袋。”

    所有朝臣再次哗然,原本他们还以为,这小子就算获封王爵。也只是普通的名号。却不曾想。老皇帝直接当着朝臣的面,封下如此重权。

    尚方宝剑号称上斩昏君,下斩奸佞,历朝历代获此殊荣的,屈指可数。

    如今老皇帝却将尚方宝剑,赐予一个冒头小子。

    所有人都已经震惊的合不拢嘴,可以说,老皇帝一句话。直接把这小子捧为天下第一权臣!

    当然了,古往今来也没有哪位朝臣拿着尚方宝剑砍过皇帝,甚至是出鞘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这场朝堂上的大地震也在悄然传遍整个京城,很快的,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老皇帝刚刚封了一个亲王两个公主,当然了其话题都是围绕着那个亲王。

    毕竟平燎王的赐号,这可不是一般的封号,也不是一般的爵位,赐下尚方宝剑更是让整个京城都沸腾起来。

    不过这位平燎王暂时来说,可没打算做一个杀贪官护忠良的直臣。而是打算着拿着打家劫舍。

    比如说现在的国舅爷钱德龙,就是这位平燎王的第一个拜访对象。

    钱德龙此刻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原本奸猾的小眼睛,此刻都快挤出泪水了。

    谁让这位大皇子的亲舅舅,曾经试图设局坑白晨。

    钱德龙也很委屈,在那个局里,自己也不是主谋。

    为什么这小子就抓着自己不放呢,钱德龙悲哀的看了眼身边躺在地上痛嚎的家丁。

    这就是阻拦平燎王的下场,钱德龙哭丧着脸看着白晨:“王爷,小的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请您老……”

    “你大爷,本王很老吗?”白晨已经很熟练的使用官话,在这群孙子面前,什么都没有自己的身份好使。

    小花和小草,一个拿着剑柄,一个拿着尚方宝剑,在那追杀着家丁。

    面对这两位新晋恩宠的公主殿下,可苦了钱德龙的那些家丁。

    还手是不敢,除了逃命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白晨则是坐在大院的石桌上,钱德龙曲着身体,都已经快要跪下来了。

    说的直白点,白晨这就叫做秋后算账。

    虽说那个局里,自己并未吃亏,可是这不代表他就能轻易的绕过钱德龙。

    这位国舅爷在以往可没少仗着身份为非作歹,看看这富丽堂皇的,丝毫不比皇宫差的府邸就知道,这位国舅爷多有钱。

    “小王爷,下官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您看……是不是佘两天……”

    “两天之后又两天,你当本小……本王是银庄,你今天要是不给本王一个交代,小爷我便拆了你这国舅府!”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说出这番话,钱德龙绝对会嗤之以鼻。

    可是眼前这小子不一样,这小子可是把皇天门都给拆了。

    自己的那个外甥皇子殿下,还流落街头两天的时间。

    这小子什么都敢做,他要说拆了自己的府邸,那就绝对不只是拆那么简单。

    更何况,这小子提着尚方宝剑上门,那就是奉旨讨债。

    再加上老皇帝的恩宠与纵容,别说是拆了他这府邸,就算是一剑捅死自己,都算是恩赐。

    自己这一家子怕是真要流落街头了,钱德龙抹了把干泪:“小王爷,下官前几日买了几个官妓,个个貌美如花,若是……”

    “本王缺丫鬟的话,直接找皇帝老爷子要,非得要你用过的?”白晨拍案而起,站在石桌上指着钱德龙的鼻子骂道。

    钱德龙连忙慌乱的解释道:“小王爷稍安勿躁,请听下官解释啊,下官买的那些官妓可与普通的官妓不同。”

    “嚓,难道你还有什么花样不成?”白晨上下的打量着钱德龙,心中不无恶意的揣测起这老小子的不良嗜好。

    “下官买的都是一些雏妓,年纪绝对不超过十岁……”

    白晨一听,顿时怒从心起,说罢一把抓过钱德龙的领子,举拳便要砸下去。

    “小王爷,小王爷,那些雏妓小的没动……绝对没动过,都是原封不动的……小的是养着……”

    “全给我把那些女孩叫上来。”白晨气呼呼的说道。

    其实白晨一直反感所谓的株连,对于一个王朝一个皇室来说,或许需要足够的威慑力。

    可是上至八十老人,下至待哺幼儿都要受牵连,这对他来说,是非常残酷与无法忍受的事情。

    虽然白晨改变不了一个朝代,可是至少可以改变自己所遇到的人的命运。

    很快的,钱德龙便带着四个女孩走了上来,一脸讨媚的看着白晨。

    每个女孩都在十岁左右,U看书wwwuukansum 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是是清秀可人。

    “小王爷,这就是下官近日买的四个雏妓,她们的父亲都是犯了大罪,被打入天牢的良女。”钱德龙吞了吞口水,这四个官妓可都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

    “这个女孩生父是株洲县令,李坦然。”

    “等等,株洲县令?”白晨皱起眉头,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当初从河阳回无量山的时候,经过过株洲,与那株洲县令也算有点交集。

    当时株洲王家灭门惨案,在那里自己还遇到过株洲的捕头,还有冷追命。

    如今冷追命已经拜入了无量山门下,自己当时在株洲的时候,也许下了一点诺言,还送了未曾谋面的县令一个令牌。

    这株洲犯官李坦然,是不是自己送令牌的那人?

    “她爹犯了什么事?”白晨皱起眉头问道。(未完待续……)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圣墟剑道独尊临高启明魔界的女婿噬爱成瘾不败升级摸金天师都市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