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章 这位大师有故事(求月票)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19:50:11
推荐阅读:无尽神域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我是大玩家圣墟战天剑道独尊将夜焚天之怒
    ps:  其实汉宝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那是一个月票纷飞的夜晚……

    整个屋子内的摆设家具,全都被砸的稀烂。

    就连床榻都塌了,白晨就站在正中间,表情就跟喂春药似的,满脸不可抑止的兴奋。

    “我出去走走,帮我收拾收拾屋子。”

    说着白晨便丢下烂摊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大摇大摆的出了屋子。

    “你……你……鬼才理你。”

    铭心气不过,对于白晨的无理要求,更是视而不见。

    三两步跟上白晨步伐:“去哪里,我也去。”

    “沧州城哪里有铁匠铺?”白晨问道。

    铭心虽然给白晨整了一百多把匕首,可是质量却是相当的一般。

    这也是因为七秀根本就不用匕首,自然不会去找什么品质上乘的匕首。

    这些匕首,只要是先天高手,随便挥一挥兵器,就要全变成废铁。

    这可不是白晨所希望看到的,可以说这是白晨的新招牌武功。

    七伤拳实在是太伤身体,虽然有悬壶功疗伤,可是那种折磨人的痛苦,却是无法豁免。

    所以能不用七伤拳,白晨还是尽可能的避免。

    万引术显然是最好的选择,而且随着白晨修为提升,万引术的上升空间非常大,甚至不低于七伤拳。

    “额……这个我不清楚,我们七秀的武器都是制式的。全都是交由万剑山庄或者铸铁门打造。”

    白晨苦笑,你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我是山沟沟里的无名小派,和你能比的么。

    “不过我听说沧州有个铸兵的大师,在江湖上都很有名气。”

    “在哪里?”白晨一听,心头大喜过望。

    他要的就是上乘品质的匕首,一般的铁匠他还看不上眼。

    “我去问问其他师姐。”

    铭心很快便跑回来:“打听到了,好像是在城南一带。”

    ……

    “你确定我们没走错?”

    白晨看着周围略显荒废的平矮房屋,地面坑坑洼洼,完全不像是城里更像是乡村。

    路边两排的屋子。东倒西歪。有些还有火烧过的痕迹,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人影。

    两人在相互的抱怨中,又走了一阵。

    路的尽头,一座冒着黑烟的铁匠铺坐落眼前。一个皮肤黝黑的老者。坐在铁匠铺门口。抽着旱烟,目光有些恍惚。

    “那个就是你说的那个有名的铸兵大师?”白晨转头看向铭心。

    看到那老者的模样,铭心也有些迟疑一起。

    那老者的老朽样子。能不能举起铁锤都还是问题。

    “你懂什么,这叫深藏不露。”

    “看他这么沧桑忧郁,明显就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反正白晨还是不相信,这是一位铸兵大师。

    铸兵师可是与铸图师、铸武师齐名于世的能工巧匠,每个人的身价都是相当不菲。

    放到任何一个门派,都是争相抬捧的对象,即便是们有依附门派,那也是家财万贯,非富即贵。

    怎么可能落脚在这么个破旧的铁匠铺中,当然了,也有可能人家真是大隐隐于市。

    只是白晨看来,这老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铸兵师,或许只是个普通的铁匠罢了。

    “算了,我们还是走吧。”白晨转身便要拉着铭心离去。

    只是,这一转头,迎面便走来两个仇家。

    林天和蓝轩,不过白晨只知道她是名震天下的青楼女子鸣翠。

    对于林天,白晨是刻骨铭心的恨。

    奸夫淫妇!这就是白晨对两人的评价。

    这两人怎么勾搭到一起去了?

    林天看到白晨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便露出一丝冷嘲:“哟,这不是白大才子么?怎么不在女人窝中养伤,跑出来转悠来了?”

    白晨却对林天视而不见,左右顾盼一阵,疑惑的转头看向铭心:“铭心,你听到附近有狗吠的声音么?”

    “你!”林天脸色立刻垮下来,阴沉的看着白晨,不过很快便转怒为笑:“呵呵……不与你这废人争执,有辱我身份,鸣翠姑娘,这边请。”

    蓝轩看了眼白晨,眼中恨意依旧,白晨很是热情的与蓝轩挥了挥手掌,很是贱兮兮的露出一个笑容。

    蓝轩本是不想搭理白晨的,只是一看到白晨那张笑容,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想起当日所受的耻辱,心头便要炸开一般的难受。

    “鸣翠姑娘,何必与这种废人一般见识,不过是江湖失志的废物,这种人江湖上多如牛毛,便以为仗着一身所学,可以创出一番名堂,却不知道江湖险恶,转眼便被滚滚浪涛吞没,最后落的一身伤病,灰溜溜的滚回家中,苟延残喘的度过残生。”

    白晨倒是听的无意,可是铭心却是脸色沉下来:“白晨哥哥,待我教训他。”

    “理他做什?不过是一条疯狗罢了,你越是与他计较,他便越来劲,真以为四海之内皆他爹,谁都得惯着他。”白晨又看了眼蓝轩:“这种人最喜欢四处沾花捻草,还一副自命风流的模样,不过是靠着长辈林荫,真要丢江湖上,连个浪涛都翻不起来,不过呢,一般有些心机的女人,最喜欢利用这种白痴,就跟遛狗一样,丢跟骨头给点颜色,他便伸着舌头,屁颠屁颠的跟在屁股后面,你看前些日子跟在那三英四杰的身后,总以为自己和人家是一个水准的,结果呢,人家鸟都不鸟他,若是我是这种人,我还真没脸出来丢人现眼,还是找个角落,了却残生吧。”

    林天憋红了脸。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你敢骂我!你可知道我乃是白帝城弟子!”

    “哟,还真有人这么奋不顾身的承认是疯狗了啊。”铭心瞥了眼林天,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看吧,这种人张口必定是,我是某某人的儿子、弟子,绝对没第二句话。”

    林天气炸肺,怒火中烧的看着白晨,也不顾蓝轩在身边,阴笑起来:“你只管笑吧,反正你也只是个废人。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修为便是我故意废的,你又能拿我如何?”

    白晨与铭心都是嗤笑一声,根本就不理会林天。

    蓝轩也是微微拧起眉头。林天看不出来。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白晨气息浑厚。太阳穴饱满,根本就不像是被废了武功,或者重伤未愈的模样。

    她站在林天的身边。都觉得丢人,自己怎么会选这么一头愚不可及的蠢狗。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林天不是这么蠢,她也不会选林天。

    “怎么,恨我是不是?我知道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杀了我,可是凭你一个废人,你能做什么?而且我身后还有白帝城,你惹的起么?”

    林天肆无忌惮的大笑,似乎非常得意自己的作为:“想要你死,我有一百种办法,可是我没杀你,我就是让你恨着我,却毫无办法复仇。”

    “鸣翠姑娘,你不觉得,和这种人站在一起,很掉份吗?”

    白晨不理林天,反而勾搭其林天:“你若是实在找不到男伴,在下很愿意委屈自己,做你的男伴,当然了,出钱出力之类的冤大头才做的事情,就别为难在下了,若是哪天你空虚寂寞冷的时候,不妨来找在下排解寂寞,在下必定敞开大门,恭迎鸣翠姑娘大驾。”

    蓝轩心中早已被白晨勾起怒火,偏偏还是淡定自若的瞥了眼白晨:“白公子,你嘴上倒是舌灿如花,可是却还是个处男,莫不是银牙蜡枪头,敢说不敢做吧。”

    说完,蓝轩遮面白纱微风攒动,笑声银铃,说不出的娇美。

    可是白晨这会儿可没功夫欣赏蓝轩的绝色妖娆,心中只有怒,无穷的怒!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成银牙蜡枪头!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敢说不敢做!

    耻辱!这他娘的就是里程碑式的耻辱!

    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处男都是可耻的!

    白晨打算以牙还牙,只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丧心病狂的话不是没有,只是白晨还真没无耻到把什么话都拿出来说的地步。

    铭心疑惑的看着白晨,她可从来没见过白晨在斗嘴上吃过亏。

    蓝轩看了眼白晨的脸色,似乎也感觉到白晨有意让自己,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

    同时,她也感觉自己那句话似乎真的过头了。

    很难得的,蓝轩对白晨的感观略有好转。

    白晨抬起头,直视蓝轩的双眸:“在我眼里,你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不要被世俗玷污你的纯洁。”

    蓝轩微微一愣,看着白晨将要离去的背影:“等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即便是要找男人,起码也该找个配得上你的。”

    林天的脸色立刻黑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么,你配不上她。”白晨平淡的说道。

    “姓白的,别逼我动手!”

    蓝轩的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快:“林公子,请自重。”

    “哼!看在鸣翠姑娘的份上,我便不与你一般见识。”林天愤愤不平的哼道:“鸣翠姑娘,请吧,前面就是欧阳大师的作坊了,他可是蜀地数一数二的铸兵大师。”

    铸兵大师?还真没找错人。

    白晨眼前一亮,与铭心对视一眼,立刻又回过头。

    “白晨哥哥,你刚才怎么不反驳?”铭心看着前面,不快的说道。

    “女人都是这么笨,使坏一千次给她的感觉,不如对她示好一次的效果。”

    鸣翠本来就没走远,一听到白晨的话,顿时七窍生烟。

    就在刚才那一瞬,自己还真以为他是正人君子。

    铭心扑哧一声,忍俊不禁笑出来。

    “哥哥,我也是女人,你这么当着我的面说不好吧。”

    “你不是女人,你是女孩,都还没断奶呢。”(未完待续。。)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剑道独尊将夜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临高启明噬爱成瘾武神空间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