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速之客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19:49:57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无尽神域帝霸将夜圣墟剑道独尊我是大玩家焚天之怒全职法师
    ps:

    求票虽易,投票不易,且行且珍惜

    夜——

    张府内外张灯结彩,不过门客却是不多,依稀的只有几个下人站在门外。

    今天是张家老祖宗的一百三十岁大寿,命硬的儿子孙子都死了,他还没死。

    按说张家势大,本该宾客满棚,不过这次张老爷子大寿,却不宴请外宾。

    只请来几个族亲和至交,其余的一律不请。

    高堂上,张老爷子在接受了几个族内小孩的拜寿后,白胡子乐得老高。

    虽然宾客不多,不过府内还是喜庆洋溢,张家的小孩拜了寿,讨了礼钱后,就在偌大的院子中疯跑。

    白晨坐在末席,与张才坐在一起。

    对面的程君溢与张可儿眼神颇为不善,轮到张才拜寿。

    如果不是白晨捅了下张才,恐怕他还浑浑噩噩的坐在座上,稳如泰山。

    “恭祝老祖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这番话是白晨教的,张才开口的时候还怕老爷子不乐意,却没想到老爷子一高兴狠狠的把张才夸奖了一番。

    张父坐在次席上,也是揽着青须,颇为满意的看着张才。

    “老祖宗,这是孙儿送您的。”

    张老爷子接过张才的贺礼,打开一看,却是一颗流光溢彩的,如同宝珠一般的丹药。

    老爷子倒吸一口凉气:“这是?”

    “这颗寿元丹是孙儿托白晨所炼,希望老祖宗喜欢。”

    “哼……区区一颗寿元丹,也好意思拿出来送给老祖宗。”张可儿冷声哼道。

    程君溢同样阴阳怪气的吭了声:“你难道不知道,老祖宗早年已经服用过寿元丹了么,你再送一颗同样的寿元丹何意?”

    寿元丹就如名字一样,乃是十三阶的丹药,可以增加二十年寿元。

    不过有个缺点,那就是不能反复叠加。

    张父也对张才的礼物有些不满,寿元丹虽然珍贵。可是送给老爷子却是鸡肋。

    这种喜庆的时日里,送一颗寿元丹,的确有些失礼。

    “无知。”白晨瞥了瞥嘴。

    “你说什么!!”程君溢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猛的跳起来:“这里是张家,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口无遮拦。小心赶你出去!”

    “你也不是张家的人。不过是个外戚,怎么比起张家的人更加嚣张,莫不是你把这;哦当作你家了不成?”白晨冷笑道。

    “君溢。退下!”张家老爷子冷哼一声:“拜入火云宗后,你就这般肆无忌惮起来了,是不是真把自己当作家主了?”

    “老祖宗,我……”

    “你什么你?你连张才送我什么都没弄明白,就在这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老祖宗,难道张才送您的,不是寿元丹?”张父疑惑的看着老爷子。

    “呵呵……自然是寿元丹,我孙儿有心了。”张老爷子又露出满意笑容。很是赞许的点点头。

    张父看的出,老爷子对张才的礼物很是满意。

    张老爷子也不见外,将锦盒中的寿元丹拿了出来,张父也是有见识的人。

    一看到丹药,也是差点没窒息,那流彩的光芒与普通的寿元丹根本就是两码事。

    “这颗是丹王吧?”张父惊呼的问道。

    十三阶的丹王。这价值恐怕比起十五阶的洗髓丹,也不见得差多少了。

    寿元丹虽然不能叠加效果,可是却可以附加上去。

    原本一颗普通的寿元丹,可以增加二十年寿元,那么超品的寿元丹则可以增加三十年。丹王级别的寿元丹则可以增加四十年的寿元。

    也就是说,如果张老爷子服下这颗寿元丹,至少又多出二十年的寿元。

    这让他如何不满意?

    “呵呵……虽然这颗是张才送的,不过老朽还是要多谢白公子。”张老爷子很是高兴的说道。

    “老爷子客气了,张才与我是至交,何况如今是老爷子您的寿辰,晚辈自当为张才尽一份心意,只是我这礼物,比起张才的心意就差了点,希望老爷子海涵笑纳。”

    白晨借势送了一副草书,老爷子打开一看,这上面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字体。

    这是白晨以狂草字体,再合以狂笔九式的手法书写而成。

    福寿双全,天鍚福寿,三祝筵开, 无量寿佛,华封三祝,日月长明,富贵寿老, 海屋添寿, 庆衍萱畴,福隆耄耄。

    “好字好字,白公子果然是才学无双,就凭这副字,天下便无人能及。”

    张老爷子也是不吝赞美,嘴上对白晨的赞扬,实际上是对白晨与张才的肯定。

    “呵呵……老祖宗,您还不知道吧,白公子可是新晋的沧州第一才子,诗词歌赋旷古少见。”

    程君溢脸色阴沉,看向白晨的目光,更是阴毒无比。

    “一个江湖武夫,学着书生舞文弄墨,也不嫌丢人。”张可儿不屑的说道。

    “可儿,你胡说什么。”张父不快的哼道。

    张家本就不是正统的武林世家,乃是以商起家,因为买卖生意上与江湖中人有所交际,所以在蜀地中还有些声望,家族中也有不少子嗣习武。

    不过张家并未将自己当作武林世家,并且还让张才从文。

    张父早前听说白晨才名,心想着让张才与白晨的友谊再深厚,也好学得一鳞半爪,或许还能考的功名。

    “哈哈……张老爷子,你的寿辰大宴,怎的没有通知老夫。”

    这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的声音从大堂外响起,廖山已经大步走入堂中。

    “师父。”程君溢一看到廖山到来,立刻惊喜的站起来迎向廖山。

    “乖徒儿,为师交代的事可办妥了?”廖山呵呵的笑着。

    “师父交代的事情,徒儿自然不敢怠慢。”程君溢阴笑道。

    “廖宗主,既然来了,便是客人,请坐。”张老爷子平淡的说道。

    张父已经命下人加了一座,与他相邻同坐。

    “张老爷子。老夫不请自来,您不会见怪吧。”

    “既然知道是不请自来,为什么还要腆着脸来呢?”白晨低声咕噜道。

    “黄口小儿,若是再多嘴一句,今日便让你血溅当场。”廖山冷哼一声。

    “廖宗主。这是张家府上。而且今日是我张家老祖宗的寿辰,还望你自重。”张父不满的看着廖山。

    张家与火云宗虽然有些往来,不过火云宗习惯了盛气凌人。所以张父也不喜欢与火云宗来往。

    何况如今与白晨有生意上的往来,再加上白晨与张才的关系,张父自然更倾向于,维护白晨。

    “张家主,此子三番两次辱我,我乃是火云宗宗主,若是再无动作,旁人知道了,还当我火云宗无人。什么瘪三都可以欺我辱我。”

    廖山眼睛眯成一线,并未给张父任何面子:“若是你张家执意与我火云宗为敌,那么廖某也不是任人欺辱的,自会与你张家讨个公道。”

    “不知道你要什么公道?”白晨平淡的看了眼廖山。

    从廖山出现,白晨就明白,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了。

    廖山就是来砸场子的。即便自己低声下气的道歉,也只能让他得寸进尺。

    “交出你的炼丹典籍!随我回火云宗,放心好了,本宗不会要你性命,只是让你向我火云宗开山祖师像前跪地赔罪。”

    “你是不是想多了?”白晨冷笑。

    “廖宗主。我敬你火云宗,可不代表我们张家怕你!”张父站起来,语气更是不快。

    “张家主、张家老爷子,我火云宗也不会怕你们张家!若是你想开战,我火云宗奉陪到底。”廖山轻蔑的扫了眼张家老爷子和张父:“至于你,小子!本宗现在给你机会,向我磕头谢罪,交出丹典!”

    “原来你们火云宗就这么输不起,赢了你们就要向你们道歉,还要某我师门丹典,果然是名门正派,哈哈……”

    “哼!分明就是你勾结张才,偷走师父交给我的丹典,不然你一个无名小辈,如何习得如此高深炼丹手法?”程君溢也站起来,指着白晨冷笑道。

    “我那日就曾怀疑,你的炼丹手法如此熟悉,果然是出自我火云宗。”

    “程君溢!你说什么!张才可是你表弟,你敢勾结外人构陷张才!”张父一把冲到程君溢面前。

    可是程君溢猛的一推,张父踉跄两步,居然倒坐在地上。

    张父的修为可是先天后期,比之程君溢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是此刻他的脸色青红不定,四肢无力难撑,惊疑不定的看着程君溢。

    “别费劲了,你们都中了我师父的迷迭香,三个时辰内全身乏力,真气难续。”程君溢冷笑。

    “徒儿,做的不错,回到宗门后,为师重重有赏,哈哈……”

    “你这吃里爬外的杂种!”张老爷子怒从心起,可是从首座上站起来。

    可是程君溢一掌劈向张老爷子,一点都未留情,张老爷子猛的喷出一口现,并未摔到地上,可是脸上灰败难看。

    “老不死的,死到临头还敢在本少爷面前张狂。”程君溢冷笑:“从今而后,张家就要改姓!”

    程君溢捡起地上的锦盒,恭恭敬敬的递到廖山面前:“师父,这是徒儿送给您的,这可是丹王品质的寿元丹,恭祝您寿与天齐。”

    “好好好……”廖山得意的接过锦盒。

    这时候,外面走来几个人,与廖山的装束十分相似,年纪都不小。

    “几位长老,张家已经全部被控制住了?”

    “区区几个宵小,杀他们几个,个个都吓得屁股尿流。”

    为首的那个老者不屑的说道,张老爷子看到这几人,又听他们在张府上杀人,更是怒指众人:“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今日!张家除名!”大长老冷笑的看着张老爷子。

    “哈哈……”突然,大堂外传来一道洪亮笑声:“张老爷子的寿辰真是热闹,不介意高某也来凑个热闹吧?”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圣墟剑道独尊临高启明魔界的女婿噬爱成瘾不败升级摸金天师都市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