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四章 挽风亭起波澜(额外更新)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18:51:54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无尽神域焚天之怒圣墟剑道独尊超级农民将夜我是大玩家
    ps:

    其实今天汉宝很不好意思再开单章了,所以下次再开单章,你们别喷我哦……

    昨天得到的票数是100章,所以除了保底2章外,外加3章,另外额外更新属于向诸位赔罪的,毕竟这几日天天开单章求月票,虽然诸位没在书评喷我,可是汉宝的脸皮非常薄,提前给你们打预防针。

    最后……还是老话题,求月票。

    你们昨天见识了《求票神功》第一式和第二式,想必还不知道第三式自哀自怜的可怕吧?

    若是不想中招的话,你们只要双掌送出,祭出月票一对,即可轻易化解……

    天枢手中也是一把厚背断头刀,虽然不如渊龙大,可是品质上乘,刀身厚实,刀身更是闪烁冷血寒光。

    渊龙想也不想,直接迎上去,举起刀便是一劈。

    当——

    渊龙猛的一震,身体退后一步,一股无匹劲力透过刀身,送入渊龙体内。

    扑哧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天枢则是凌空被震飞,向后跌跌撞撞了好几步,不过他却没有受伤。

    天枢这一斩威力无匹,他从未见过有过谁能够硬接他这一招,何况还是个后天境界的小子。

    可是渊龙却接下了,如果不是修为差距,这一招还未可知谁胜谁负。

    渊龙的狠劲却被这一招激出来,抬起巨刃便朝着天枢冲去。

    天枢冷哼一声,怡然不惧的迎向渊龙。

    天枢一眼便看出,渊龙的修为,以及他的招式,实在是太过普通。

    只不过这些招式因为他力道的缘故,所以被很好的掩盖住。

    对付普通的高手或许能得奇效,可是对付自己,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当当当——

    渊龙强忍内伤,每一次两刀相拼,他都感觉气血翻滚。

    不过天枢却是每次被震退。很好的卸掉刀身传来的劲力。

    从两人的喂招也可以看出高下,渊龙根本就不懂得御劲,只知道硬拼。

    天枢明明就有十成把握,依然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渊龙虽然不算如何聪明,可是也感觉出双方差距。

    所以他决定孤注一掷,全身力量集中在一点,刀身转过一百八十度,愤然一挥。

    天枢本还当作一记普通攻击,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可是刀锋到眼前。他突然发现不对。

    连忙举刀相迎。只是这唐突之下。哪里来得及运转更多真气加持。

    当的一声,天枢的厚背断头刀应声断裂。

    天枢双手发麻,不敢相信渊龙会有如此恐怖的怪力。

    渊龙刀锋毫无阻滞,划破空气劈向天枢。

    天枢突然冷冷一笑。嘴里轻喝一声,身体微微一动。

    渊龙的刀锋落在天枢的肩头,居然分毫难进。

    渊龙一愣,难道他也会铁布衫?

    天枢已经趁机抬起一脚,踢在还未落地断刃之上。

    呼哧的破空声,断刃破空射向渊龙。

    渊龙惨叫一声,整条臂膀被断刃切断。

    他的铁布衫在这飞射而来的断刃面前,居然没有半点用处。

    不远处的人造人怒吼一声,手中巨刃砸向天枢。

    天枢连忙退开几步。人造人一把掳起渊龙,直接向外冲去。

    天枢刚想追击,可是肩头一痛,脚步也慢了下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造人带着渊龙逃走,至于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拦不住他们的脚步。

    天枢眉头拧起,他还是过于小觑渊龙那一刀。

    虽然被自己的小挪移卸掉大半的劲力,可是还是伤到筋骨,虽然不重,却也让他暂时的失去后劲。

    好在人造人只是揪人心切,如若他掉头对付他,后果难测。

    天枢心情更是不佳,自己前脚刚把麾下的江湖中人打发,后脚就来了这几个打草谷的。

    当然了,人造人也是满脸晦气,本想着与渊龙两个杀个够本,然后再逃之夭夭。

    谁知道居然出来个高手,渊龙没几招就被废了。

    人造人看了眼手中提着的渊龙,渊龙的气息渐弱,人造人大吼一声:“渊龙,你别给老子死了,不然老子怎么和白晨交代。”

    渊龙艰难的抬起头:“死不了,我草,那个王八蛋怎么也会铁布衫?”

    “那不是铁布衫,是小挪移功,专门御劲泄劲的,正好克制你这种蛮力。”

    人造人一脸苦涩,他是不怕白晨,不过一想起阿岚那小丫头就头痛。

    想到这人造人就是一阵头痛,临走的时候,阿岚可是拉着自己,要自己保证他哥哥会好端端的回来。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阿岚多半是不会饶了自己。

    ……

    “张才,你这两天是不是都把我忘了,都没来找我。”

    “我哪敢啊,如今你可是我的福星,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张才搭着白晨的肩膀:“倒是你,我这两天可是打听过你的大名,简直就是路人皆知的地步。”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张才,白晨哥哥……”铭心已经从屋里飞奔出来,经过一夜的休养,铭心身上的迷药已经完全驱除,恢复往日的生气。

    在拜见过梅绛雪后,铭心就到处找白晨的踪迹。

    三人重新聚在一起,立刻多了几分热闹。

    张才依旧秉性难改,习惯性豪言请客。

    不得不说,因为白晨的缘故,张才在张家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改观。

    手头也阔绰许多,只是品行依旧难改。

    四人进了当初的哪家茶馆,茶馆内依然客流涌动,生意极好。

    邻桌居然在玩真心话与大冒险,让三人都是没来由的一笑。

    事实上,就连白晨都没想到,当日四人玩过真心话与大冒险后,这个游戏立刻风靡起来。

    如今整个沧州城,基本上每个茶馆内,都在流传着这个游戏。

    就连一些青楼也都如此。可见这个游戏的受欢迎程度。

    “如果青衣姐姐在就好了。”铭心不无可惜的说道。

    “对了,自那一夜后,青衣就不知所踪,你们俩都是江湖中人,就没得到她的消息吗?”

    白晨苦笑的摇了摇头:“她与我们不是同路人,虽然我也怀念四人的时光,可惜终归难走到一起。”

    “为什么不是同路人?”张才不明所以的问道。

    铭心选择了沉默,有些事情张才看不出来,她难道也看不出来吗。

    只不过心中不愿承认罢了,只是再谈及青衣的时候。难免的感触唏嘘。

    再看旁人碗真心话与大冒险。三人却是触景生情。难免念及青衣。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好诗!”一个白衣翩翩手摇白扇,鬓缚白绸的公子从容走来。

    这白衣公子目光淡然优雅,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却是气质浑然天成,眉宇间书香气息浓厚。

    “在下李玉成,可否在此落座?”

    “在下张才,这位公子请便。”

    “七秀,铭心。”

    “白晨。”

    不得不说,这么一位翩翩公子到来,让白晨和张才感觉到相当的压力。

    哪怕对方并无轻傲之色,作为男性同胞,依旧难免会相形见拙。

    这李玉成的容貌虽然并不是那种妖孽般的俊俏。却带着一种特别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高贵与优雅。

    “李某唐突,只是闻白兄赋诗佳句,却未闻下句,心痒难耐。冒昧之处,请多见谅。”

    “李兄客气了,在下不过随口胡言,算不上什么佳句。”

    “白兄勿要自谦,能做出此等佳句,实乃大才,敢问可考取功名?”

    “呵呵,李兄说笑了,在下一介江湖武夫,哪有资格去考取什么功名。”

    “白晨哥哥最出彩的可不是诗词,而是歌赋。”铭心得意的说道。

    “哦?在下对歌赋也略有研究,天下歌赋繁多,不知道白兄精通哪许?”

    李玉成虽然嘴上说着略有研究,不过脸上却显露出几分得意,似乎在此道之中,相当的自得。

    “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谈不上精通。”

    虽然白晨学了两天琴,从盈语那也听了几首曲子,可是说到精通,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李玉成却把白晨的实话当作自谦,笑呵呵道:“苍河畔的挽风亭,正好有个诗会,沧州城大半的才子都在那吟诗奏曲,白兄不如与我一起去,如何?”

    “这就免了,我说了我是江湖中人,你让我一个武夫去和一群才子吟诗作对,不是为难我么。”白晨连连摆手。

    白晨对自身的定位非常明确,一个混江湖的跑去和人比诗词歌赋,不管胜负都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李玉成看白晨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强求,毕竟与白晨只是萍水相交。

    脸色略有失望,先前想着白晨那两句诗的确是上佳之作,本想着白晨的才情应该不浅。

    不过在他想来,如此才情的才子应该多有孤傲轻狂,可是白晨却是再三强调自己是江湖中人。

    若是书生才子,是绝对不会将自己与江湖中人牵扯在一起的。

    就如同江湖中人看不起读书人一样,读书人一样看不起江湖中人。

    心下想来,白晨多半也是一时兴起,随口吟了句,恐怕再让他作出一首完整的诗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据说沧州城第一才子也在挽风亭。”李玉成略有失望的说道。

    “嗯?沧州城第一才子?”张才一诧:“你说的可是那个一首《白鹤》闻名京师的陆仁风陆大才子?”

    “张才,你认识他么?”铭心好奇的看着张才,在她印象里,如果问张才沧州城的十大美女是谁,他肯定对答如流,可是问他汉唐十大才子,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张才的脸上略显尴尬,李玉成白扇轻抚,微笑道:“这沧州还有人不知道陆仁风陆公子的么?”

    “我就不知道。”铭心嘟嘟着小嘴,不快的回答道。

    “姑娘恕罪,在下非有意冒犯,不过姑娘即便没听说过陆公子的名字,也该听说过他的三首奇曲吧。”

    “嗯?哪三首?本姑娘对歌赋也不会差哪里去。”

    作为七秀弟子,哪个不会弹琴奏曲,哪个不会剑舞剑器。

    “这三首可是不得了,每一首都是曲风不同,却又各有玄妙,第一首抒情名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第二首潇洒《笑红尘》,第三首豪迈《男儿当自强》。”

    “嗯?这三首歌是他谱写的?”铭心看了眼白晨,又疑惑的看向李玉成。

    “自然是他,这天下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份才情。”李玉成肯定的回答道,显然,他对这位陆仁风很是推崇。

    “可是我听说这三首歌不是那个什么陆仁风谱写的哦。”铭心巴眨着眼睛,眼中狡猾光彩闪烁。

    “呵呵……传闻未必属实,这三首歌刚出来的时候,可是有不少才子声称出自自己手笔,甚至还传闻是个江湖中人所著,可是事后都证实不过是沽名钓誉的冒名者,最后还是这位陆仁风陆公子站出来,证明了三首曲为他所著,同时还拿出手稿为证。”

    “那我还真要去见一见这位不是沽名钓誉的陆公子了。”铭心顿时冷笑起来,脸上更多的是气愤。

    别人不知道不清楚,她还不知道么?

    整个绣坊的姑娘,谁不知道这三首歌的作者是谁。

    铭心那张扬的小性子,眉头立刻就扬起来,似乎要将那个冒名者揪出来,向全世界都宣扬作者的名字一般。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噬爱成瘾魔界的女婿剑神重生超神级诱惑不败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