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526章 回家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31 23:59:43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无尽神域帝霸将夜圣墟我是大玩家焚天之怒超级农民剑道独尊
    白晨第一次进入万魔殿后山山谷,所以有几分好奇。

    魔尊依然带着几分傲气,虽说与白晨化解了干戈,可是这恩怨也不是说放就放的下的。

    “你师父脾气怎么样?”白晨小心翼翼的问道。

    “差……非常差。”在说到老尊主的时候,魔尊显得非常的谨慎。

    “那他的修为呢?”

    “高……非常高。”

    “准确点。”

    “他可能是这世上少数几个,达到六道大圆满的绝世强者。”

    白晨眯起眼睛,心中想着,在见这老尊主之前,是不是应该做一些防范措施。

    在魔尊的带领下,白晨来到一片被迷雾笼罩的水潭前。

    魔尊立刻就跪到地上磕头:“拜见师父。”

    “拜见老尊主……”

    白晨刚想要拜下去,却被一股力量托起来。

    白晨愣了一下,便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

    “本尊这次召唤你们过来,是有几件事托付你们二人。”

    迷雾中的人影似有晃动,若隐若现的让人看不清真容。

    “本尊的年岁已高,已经没多少寿元了,所以必须有一个接任着,继续指引万窟魔山的未来。”

    魔尊心头一喜,这老家伙压在自己头上不知道多少年,终于到了尽头。

    “只是万不灭,你的修为,却还不足以担当这份重任。”

    魔尊低着头,心中暗道,谁能与你这种老怪物比较,这天下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出第二个。与你相当的人物。

    即便是历代尊主中,也找不出一人,有这个老怪物这等恐怖修为的人物。

    “本来本尊还想着多撑着几年,

    不过如今好了,也是我万窟魔山的福分。迎来了两个旷古之才。”

    魔尊心头咯噔一下,这老家伙的意思不会是想把这太上长老的位置,留给这小子吧?

    他们兄弟未免也太过分了,大的抢了自己的尊主之位,如今小的,不会还要抢自己的太上长老之位吧?

    “本尊知道你万不灭心中在想什么。你接掌万窟魔山这么多年,虽然名气不小,可是万窟魔山却停滞多年,毫无建树可言,甚至比不上这对兄弟入门这些日子的建树,你可知罪!?”

    魔尊连忙将脑袋伏在地上。不敢应声,这老家伙一向喜怒无常,据说自己的师公当年便是死在他的手中。

    这么一个敢弑师的老怪物,魔尊可不觉得,他会对自己心慈手软。

    “当然了,这些年你没功劳,也有苦劳。所以这太上长老之位,理应有你一半。”

    灵夜站在迷雾中,观察着两人的神色眼神:“只是,这太上长老之位,比之尊主更加任重道远,所以必须还有一人为你分担,所以本尊要你二人精诚合作,不分彼此。”

    “弟子(属下)一定齐心协力,共创未来。”

    “很好,虽然本尊不知道你们是否真能如你们所言。不过本尊姑且相信你们的誓言,而我万窟魔山的太上长老,需要掌管两个东西,本尊现在就给你们选择的机会,其一便是《无相魔功》。这套武功乃是我万窟魔山的立派之本,其二便是圣魔令,圣魔令乃是魔道至尊令牌,统领魔门众派,至于其用途,你们也该知道,本尊就不再赘述,你们二人需选择其中一个,也代表着你们将正式接掌太上长老之位。”

    “老魔头,你是前辈,你先选。”白晨很是大方的说道。

    魔尊也没和白晨客气,低头道:“师父,弟子要圣魔令。”

    魔尊的想法很简单,《无相魔功》自己也会一部分,即便得到了全部,也修炼不了,只要自己能修炼了,一样可以弄到后续的功法,根本就不需要去掌管。

    反之,圣魔令在手,天下魔门必须听其号令,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权势。

    相较而言,魔尊自然要这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无相魔功》。

    “石头,既然是你让万不灭先选择,这样的话,你就必须掌管这《无相魔功》,你可还有异议。”

    “属下没有异议。”

    白晨自己都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本以为还要费一番手脚,方能得到《无相魔功》,却不曾想,老尊主居然主动的将这《无相魔功》交咐到自己的手中。

    “师父,不知道您……”

    “本尊的寿元已经所剩无几,所以打算彻底的归隐,今后,便不再有夜魔,你们也可以当本尊死了。”

    突然,迷雾之中猛然射出两个物件,白晨和魔尊都是心头一惊,想躲也不可能躲开。

    那两个物件同时击中白晨和魔尊,两人都是被击飞出十几丈外,各自吐出一口鲜血。

    再一看,他们的手中已经分别多了一本秘籍和一个令牌。

    “此后,这世上再没有夜魔……从今往后,万不灭和石头二人接掌太上长老之位,众弟子不得违逆,谨记慎言……”老尊主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万窟魔山中。

    白晨和魔尊都有一些恍惚,再看向那水潭,那人影早已消失无踪。

    走了,这次这老魔头是真正的消失了。

    白晨和魔尊走出山谷,便见到以白斩凤为首,一众长老、护法、洞主,全都已经在外守候。

    “拜见太上长老。”

    魔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尊主请起,之前老夫得罪了,诸位长老、护法、洞主请起。”前一刻他刚丢了尊主之位,这一刻又得到了太上长老之位,虽然只是一半,可是相对来说,他的地位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白斩凤起身看向白晨,白晨微笑的点点头。

    白斩凤没想到,自己这边刚登上尊主之位。白晨已经成了太上长老。

    这不服都不行,心中只当,这一切都在白晨的计算之内。

    “老魔头,这万窟魔山还是你与我哥共同管治,我过两日便要离去。若是他日有事,便来无量山找我。”

    众人都不解的看着两人,在万魔殿中,这两人还是生死大敌,此刻居然已经笑脸相迎。

    ……

    河阳——

    河阳白家一如平常,似乎在这河阳之中。永远没什么惊涛骇浪。

    “爹,您怎么回来了。”白武杰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斑白的老者,这便是他白武杰的老子。

    只是,这个年过七旬的老者,对于女色依旧毫无抵抗力。

    甚至于将家安在青楼里,丝毫不顾及他是白家的老家主的身份。

    可以说。便是因为他的这种作为,被河阳城的百姓引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了,白武杰虽然不满白天豪的作为,可是谁让他是自己的老子,训也训不得,说也说不了。

    “我是你老子,难道老子回家。还要你许可不成?”白天豪在白武杰的面前,依然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自己的儿子,他实在不觉得,自己有客气的必要。

    “我没这意思……”白武杰苦笑的说道。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拿点银两给我。”

    百无恐苦笑连连,原来如此,难怪自己老子舍得回来。

    “爹,您上次不是刚从库房拿了三千两银子吗?”

    啪——

    白天豪拍案而起:“你当你老子我是叫花子吗?三千两都不够我打赏红玉坊的小红三两次。”

    “爹,最近我们白家在城外建庄园。库房也没什么余钱。”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当了家主,就可以不认我这个爹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长硬了?是不是觉得我有辱门风?是不是觉得我丢白家的脸面了?几千两都不愿意给……好好……我这便去宗庙,一头撞死算了。”

    白武杰连忙拉住作势要走的白天豪:“爹,我没这意思……”

    “好了,去给老夫拿一万两银子。”白天豪也不给白武杰拒绝的机会:“老夫在青楼的时候。还听说了一个消息。”

    不得不说,许多门派都把自己的情报部门布置成青楼,不是没有道理的。

    青楼可以说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所以青楼也是最容易获取消息的地方。

    “小红告诉老夫,说她昨日遇到个万窟魔山的弟子,那个万窟魔山的弟子说,万窟魔山新任尊主名叫白斩凤。”

    “什么?”白武杰瞪大眼睛,满脸的惊愕。

    “你看,就连你也这么惊讶是不是,不过老夫想了想,以那个废物的能耐,怎么可能当的上万窟魔山的尊主,我估摸着就是个同名同姓的人罢了。”

    白武杰也觉得是这么回事,他对白斩凤并无什么喜恶的主观感。

    最多也就觉得白斩凤有些可怜罢了,可是白斩凤与白天豪的事,他又不便插嘴。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忽略光宇白斩凤的消息。

    如今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有那么一丝的心悸。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那白家可就大难当头了。

    以白斩凤对白家的恨意,若真的是自己的弟弟白斩凤的话。

    恐怕他的第一件事,不是其他,就是灭了白家,杀了白天豪。

    “我已经让人去打听了,听说那个白斩凤还有一个弟弟,所以不可能是那逆子。”白天豪说道。

    白武杰也是放心了许多,便在这时候,白清河从大厅前走过去,看到大厅里的两人,也没有打招呼。

    “清河,给我站住,看到你爷爷,也不进来行个礼吗。”白武杰喝声叫道。

    白清河只能顿下脚步,苦着脸:“爷爷,爹。”

    “清河,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啊?”白天豪看了眼白清河。

    “白姨那来客人了,我是去那的。”

    “嗯?什么客人?你认得?”白武杰不解的问道。

    “是石头。”白清河说道。

    “哦,原来是石头,你去吧。”白武杰偷偷瞥了眼白天豪,并未做更多的解释。

    “白夙不是多年都未曾出门,哪里来的客人?”白天豪不解的看着白清河。

    “啊……这个……就是个普通客人。”

    整个白家,也就白天豪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过了子时来的,直接翻进了白姨的院子去了,我也是刚知道的。”

    “普通客人你这么急躁?”白天豪怀疑的看了眼白武杰和白清河,  白天豪虽然行事放荡,可是也是个老人精,自然是看出两人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那个石头是什么人?半夜三更的跑到一个妇人的院中去,成何体统!”

    “就是个小孩子,邻里家的小孩。”白清河解释道。

    便在这时候,一个下人匆匆跑进来:“老爷,刚才外面来了一个人,让小人递一张名帖给您,说是他在临波楼设宴,时间是酉时,请老爷务必前往。”

    白武杰接过名帖一看:“白斩凤!?”

    “怎么那个逆子这时候会来?”白天豪的眉头皱起,显得很是不忿。

    “爹,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毕竟也是您的骨肉,也是我们白家的子嗣。”

    “老夫没那逆子。”白天豪冷冷哼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圣墟剑道独尊临高启明噬爱成瘾摸金天师剑神重生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