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管杀不管埋(第四更)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0 18:37:42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剑道独尊焚天之怒全职法师临高启明将夜超神级诱惑天骄战纪超级农民
    ps:

    晚上还有两更

    白晨根本就没理会发疯一般的廖山,轻轻拍了拍张才的肩膀。

    “张才,若是你受伤了,或者是生病了,就服下这个。”白晨从怀里掏出一把丹药,塞在张才的手心中,张才认不出这些是什么个丹药。

    可是其他人认得出来,老祖宗和张父更是惊呼:“小还丹!”

    这不是一颗,是一把!

    张父更是激动的叫起来:“张才,快到为父身边来,让为父看看。”

    张才愣愣的,直到白晨在背后轻轻推了推,才一脸茫然的上前。

    张父双手摊开,握着手中的丹药。

    这些可都是小还丹!是小还丹啊!

    对于江湖中人来说,这每一颗可都是起死回生的神丹。

    自己手上握着的,到底是多少财富?

    谁数得过来?

    老祖宗更加激动,看着手中的小还丹:“超品小还丹,这是超品小还丹!”

    “张才,以后你要是指头割伤了,或者踩到钉子了,就吃一颗下去,保准药到病除。”铭心理所当然的说道。

    众人一阵晕眩,张才就算浑身金子做的,也没这么值钱吧。

    手指割伤,踩钉子居然拿小还丹治疗,脑子有病才。

    廖山、程君溢脸色极其难看,程君溢更是叫嚣起来:“这绝对是作弊,我师父都不可能炼制出这么多超品的流云丹,他一个无名无姓的小辈,怎么可能炼制的出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他在身上藏好了流云丹,等开炉的时候,把流云丹放到碗里去的。”

    廖山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已经确认过丹药是新炼制的。

    不过这时候,绝对不能认输。

    认输的话,那两千五百万两的借据和五百万两的银票。还有本门的《火云奇术》,可就真要交出去了。就算他是宗主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怎么,欺负到我们七秀头上来了么?”铭心不乐意了,冷指廖山:“实话告诉你们,我们长老脾气不好,在这之前有个门派就因为和长老发生口角,我师父带着百余师姐,直接荡平了那个宗门。你火云宗好胆,我们便走着瞧。”

    廖山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刚才白晨和铭心的表演。是给他下套,那他就可以直接悬梁自尽了。

    只是,如果是一般的赌局,输了也就输了。

    可是这次不同,那可是他的身家性命啊。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们长老与万花谷的两位尊者也是师兄弟,你要是觉得惹得起万花谷和七秀,你们只管赖着,改日。我们两派必当登门讨取本利。”

    白晨拉了拉铭心的衣角,铭心的声音更大:“长老,不需要再叫上丐帮了吧?什么……黄金门?这……这……区区火云宗,不需要四派一起去吧?什么?管杀不管埋……”

    白晨太佩服铭心这小丫头了,这张嘴皮子,比之自己都要歹毒。

    “不……不是吧,长老,您与唐门也很熟?哦……唐门欠你人情啊,那我有空去唐门走一趟,告诉他们原委。”

    铭心的每一句话,在廖山听来,就像是催命符一般。

    七秀、万花、丐帮、唐门、黄金门……

    这每一个,火云宗都惹不起,可是白晨倒好,这一个个似乎都成了他的座上宾。

    如果是放在之前,廖山是一百个不相信。

    可是现在一想到他的炼丹术,由不得他不相信。

    那种神鬼莫测的炼丹术,不管他们有没有关系,只要说句话,说个人情,人家便要屁颠屁颠的跑来,把火云宗砸个稀烂。

    “呵呵……小友莫激动,廖宗主也没说不认账不是,对吧,廖宗主。”老祖宗微笑的说道。

    廖山脸色苍白,连忙点头:“是是……”

    不过老祖宗下一句话,差点没让廖山吐血。

    “其实我也很钦佩廖宗主的炼丹术,若是廖宗主不服气,大可拉开场子,再来一场。”

    再赌一场,还嫌不够丢人么?

    这几个小子刚才扮猪吃老虎,如今傻子才会上当。

    “张老前辈、张老爷,我们山水有相逢,改日再叙,告辞!”

    廖山丢下几句话,转身便要离去。

    谁知道铭心却是不依不饶:“是啊,咱们山水有相逢,他日我会与我师父,前去火云宗向前辈讨教的。”

    廖山脚步一滞,怒哼一声快不走出。

    “不送,有缘再见。”白晨热情的挥手告别。

    廖山的肺都要气炸,程君溢就显得尴尬许多,原则上来说,他应该跟着廖山灰溜溜的离去。

    可是他也刚拜入廖山门下,并且还是张家引荐的,廖山也是看在张父的面上收下程君溢。

    如果程君溢跟着廖山离去,倒也没问题,可是这样一来与张家的关系,肯定疏远。

    程君溢虽然看重廖山的关系,可是他更看重张家的地位。

    特别如今张才勾搭上白晨,从老祖宗的态度就能看出,张才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有了明显提升。

    若是自己再这么一走,自己所谋划的一切,很可能就此付之东流。

    程君溢低着头,眼中怨毒目光,不断的注视着张才与白晨。

    只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点,张才就能永不翻身。

    谁知道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居然直接把他常年建立起来的优势,瞬间摧毁。

    “花间小王子果然是名不虚传,老朽佩服,佩服。”老祖宗拱手抱拳,以平辈礼相迎。

    白晨则执手后辈礼,将头埋在双手下:“前辈谬赞,晚辈不敢当。”

    “老祖宗,你认识白晨?”张才疑惑的问道。

    不只是张才,张父也是满脸疑惑。

    在江湖上,能够有名号的人不多。比如说三英四杰,这七个年轻才俊,是七个人共享一个名号。不过也足够响亮。

    可是单独的名号,可能要等几年之后。他们有一番作为后才能获取。

    当然了,也有可能一蹶不振,从此消隐,声名不显。

    自己给自己取再响亮的名号,如果别人不知道,那也只是自取其辱。

    可是老祖宗却直呼白晨名号,这不只是说明白晨的身份。更说明白晨不是普通的江湖中人,更说明老祖宗的认可。

    不过这花间小王子,在张父听来,绝对不是好名号。

    怎么听着。这么像是采花大盗的名号。

    “你这小子,平日里让你多关注江湖动向,你都看到哪里去了?”老祖宗忿忿的说道:“如今江湖之上,谁人不晓小友名号?”

    老祖宗倒是有几分夸大,就好像是地球上某些小明星。偶尔有那么一两次出众的演出,可是未必就是路人皆知的地步。

    只不过是某些特定的人士,对于这种消息特别敏感罢了。

    “白晨,原来你在江湖上,这么有名气。我都不知道。”张才崇拜的看着白晨。

    “不过是做了几件不足挂齿的小事罢了。”

    “不足挂齿?”老祖宗苦笑连连:“斩杀燎王麾下七星不足挂齿?单枪匹马连闯神策军驻营,斩杀数千神策军这算是小事?以一己之力救青州城水火之中,这也算小事?又或者是逼燎王与你赌斗,这也是小事?还是说你以天价丹药,购神策军头颅,这些都只是小事?”

    这下,轮到其他人傻眼了,这每一件放到江湖上,都可以激起惊涛骇浪,可是这全都是一人所为。

    这一连窜近乎传奇一般的经历,让张父与张才都惊得目瞪口呆。

    “当然了,这些倒是与你的名号没什么太大关系,不过你这花间小王子的名号,倒是很有一番典故,哈哈……”

    张才不由得好奇起来:“老祖宗,这里头又有什么典故?难不成白晨以前是个采花大盗?”

    “胡扯!”张父一巴掌拍在张才的脑门说,不说白晨不是,就算是也不能说。

    “都是误会,就不提了吧,老爷子。”

    那可是白晨有生以来,最尴尬的一次经历。

    把绣坊当成青楼,这种事绝对是要钉在耻辱柱上。

    “哈哈……不提了不提了,你们若是好奇,随便去打听一下也便可知。”老祖宗大笑着说道。

    张父将白晨与铭心请入客厅内,不过程君溢和张可儿则因为先前的冲突,被张父有意找了些琐事支开。

    “小友,不知你此次来访,可是有什么要事?”张父的语气也客气了许多。

    毕竟他所面对的,不是个普通的江湖中人。

    一个炼丹大宗师哪怕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往来,只凭一个交情,就足够让整个家族都提高一个档次。

    “其实这次是来麻烦伯父的,最近我炼制小还丹,手上的醉仙散有些紧缺,所以特意来张父,想要进购一些。”

    “小事,就凭小友与我家张才的关系,需要多少只管说,谈钱的话就免了。”张父豪爽的说道。

    “这个……伯父,不瞒您与老爷子两位,我要的比较多,如果只是些许,小子倒也不与二老客气,不过小子这次所需的数量委实不少,所以还请二老行个方便,价钱上绝对不是问题。”

    “小友未免太瞧不起我张家了吧,就凭小友出手便送我儿那几十颗超品小还丹,便足以将我张家的醉仙散换去,些许钱财就不要说了。”

    白晨苦笑,他当然知道自己那些小还丹的价值,不过这一码归一码。

    “伯父,您听我一言,我与张才的关系,是我们的关系,可是如果牵扯到买卖上,就有欠妥当,何况伯父不想与我长期合作下去么?如果都谈交情拿货,以后张家都别做生意了。”

    “哈哈……小友说的有道理。”老祖宗也听明白了。

    同时欣慰白晨的爽直,很多时候再亲密的关系,也会因为利益纠葛而产生矛盾。

    兄弟如此,父子如此,更何况白晨与张才不过的萍水相交。

    “不知道小友觉得什么价钱合适?”

    “与伯父说实话吧,在下身上的现钱不多,不过炼丹水平想必伯父与老爷子也是相信的,我的意思就是,以丹易货,只要是十阶之内的,我都会以市场最低价换取醉仙散,只要是张家需要的,提前告知一声,小子便会提早准备。”

    张父看了眼老祖宗,老祖宗微微点头,就凭白晨一句市场最低价,就足以让江湖上大部分门派动容。

    张父又有所犹豫的说道:“如果我们将丹药拿来贩卖呢?”

    “交易给张家的丹药,自然是张家做主,小子不敢过问。”

    “爽快,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知道小友这次需要多少醉仙散,我好去准备。”

    “这次需要二十斤醉仙散,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希望张家至少能提供小子至少一百斤的醉仙散。”

    老祖宗和张父都听傻了,张父苦笑:“小友,不是我小气,这件事实在是老夫无能为力应承,张家就算全力秘制醉仙散,一个月也不过产三十斤,非不愿而是不能。”

    白晨眉头微微皱起:“就不能增产吗?”

    “这其中关系到一些特殊材料,还有炼制过程、人手,非朝夕可以改善的,往常我们张家每年的醉仙散的产量,不过两百斤,买卖之后,还有剩余,如今一个月三十斤,已经是最大产量了。”

    “如果……如果小子愿意提供十一阶以上的丹药?也无法做到?”

    老祖宗与张父都是一愣,对视一眼,可是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爷子应该处于先天后期吧?如果能再进一步,应该便能位列江湖顶尖高手之列。”

    老祖宗心头一跳:“小友的意思是?”

    “晚辈正好会炼制洗髓丹,如果前辈能够提供十份材料,晚辈愿意炼制一颗洗髓丹,而且确保能有成品洗髓丹。”

    老祖宗与张父倒吸一口凉气,十五阶的洗髓丹,对于先天巅峰的人来说,那就等于晋升三花聚顶的时候,多了三成的成功率,哪怕是失败,也能凭空多三成的功力,对于下次的冲击,更具把握。

    张父咬牙,嘴角微微抖动:“好,若是小友能为老祖宗炼制一颗洗髓丹,我张家便倾族之力,为小友在一个月内炼制一百斤醉仙散。”

    “多谢二老体恤。”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剑道独尊临高启明将夜超神级诱惑剑神重生不败升级傲世九重天噬爱成瘾武神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