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429章 妹妹、弟弟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30 01:23:34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焚天之怒无尽神域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侯府商女长生界
    很显然,眼前的小姑娘将白晨当作一个真正的小孩子。

    可是同样的,白晨也将小姑娘当作真正的小孩子。

    白晨看着小姑娘,小姑娘的脸蛋璞红璞红的,实在是可爱至极。

    “那不公平,你赢了打我屁股,我赢了你却不要打屁股。”

    “你还想打我屁股,你羞不羞人?”小姑娘恼怒的哼道。

    “这样才公平……难道你是因为怕输给我?”

    “我会怕你一个小屁孩?”

    被一个小屁孩质疑,这让她非常的愤怒,指着白晨大声说道:“好,若是我输了,也给你打屁股。”

    “这还差不多。”

    “你快说,比什么。”

    白晨咧开嘴,笑嘻嘻的看着眼前女孩:“我们比胆量。”

    “怎么比?”

    白晨突然裤腰带一拉,露出小丁丁。

    吓得小女孩连退两步,白晨却是一脸得意:“我敢脱裤子,你敢吗?”

    小女孩以及憋红了脸蛋:“你……你们汉唐人都这么流氓。”

    “这是你自己说的,比什么随便我的。”

    “我不管,这不算……”小女孩以及愤怒的拽着小拳头,恼羞成怒的吼道。

    白晨笑嘻嘻的一笑:“那我们比尿尿,看谁尿的更远。”

    “谁要和你比尿尿了,你无耻,你混蛋,你卑鄙……你你……”

    “教主,让奴婢杀了这小混蛋。”

    看着自己教主被欺负了,阿穆尔怎么能善罢甘休。

    “回来,谁让你擅作主张的?”小姑娘恨恨的瞪了眼白晨:“你就没正经点的东西吗?”

    “那我们比身高。

    ”

    这根本就不用比较,其实肉眼就可以看的出,白晨还是以不小的差距,取得优胜。

    “这怎么能比,我是说你会的东西。”

    阿古祁莲已经快被眼前这小子气疯了,自己堂堂五毒教教主。怎么感觉着,老是被这小子欺负?

    在肖凤儿的眼里,这就是两个小孩,在互相的较劲,互相斗气。

    不过肖凤儿还是不想白晨太过欺负小女孩,在她看来,自己与白晨的生死。完全在对方的手中掌握着。

    若是惹怒了对方,谁知道她们会不会下狠手。

    “不如你们就比吟诗。”

    在她想来,这两个小鬼头,恐怕字都认不全,诗词歌赋对他们还是太高深了,当然了。这也是她所愿望的,以平局收场。

    谁知阿古祁莲却是一脸鄙夷的看了眼白晨:“就他?字都认不全,胜之不武。”

    “哟,你还知道胜之不武啊。”白晨针锋相对的反讥道。

    阿古祁莲肚子里的墨水虽然不多,可是脑子里多少还是记得不少诗词歌赋,赢这小屁孩,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那就比吟诗唱词。本姑娘今天心情好,让你先。”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到你了。”

    “咦?”肖凤儿惊奇的看着白晨,她居然没听过这首诗:“这首诗是谁作的?”

    阿古祁莲愣了愣,虽然她胸无点墨,可是一首诗的好坏。她还是听的出来的。

    这首诗虽然未曾听闻,却有宏大的心境,词句简约却不失内蕴。

    看来不拿出压箱底的绝活,还真不一定赢得了这小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肖凤儿同样惊奇的看着阿古祁莲,这苗人女孩,居然知道这首诗。

    这可是当初花间小王子在苍水河畔挽风亭的大作,同时也被天下文人奉为传世经典。

    “哟。看不出你还有几分斤两。”白晨也是略显惊讶。

    阿古祁莲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到你了。”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好诗!!”肖凤儿不禁惊叹一声,这首诗说不出的温婉动人,词中意境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若是一个才子对她吟出这首诗,说不定她便要倾心相许了。

    只是,如此绝妙之诗,自己为何从未听闻过?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肖凤儿对这首诗同样不陌生,又是花间小王子的出品,在扬州望江楼的大作。

    白晨掂量着下巴,没想到这苗人小丫头,居然还熟通汉唐诗词,自己当初作的几首诗,她居然都读过。

    白晨微微沉吟,又道: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肖凤儿倒吸一口凉气,这诗婉约深情,款款入心,字里行间都透着一丝悲愁哀伤,却让整首诗更加的动人心魄。

    可是,这首诗居然是从眼前这小屁孩的嘴里吟出来的,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肖凤儿绝不相信,如此抒情诗词,会是白晨所作。

    难道他以前认得什么文豪大家?

    可是当世之中,有什么文豪大家能谱写创作出如此多的佳作?

    阿古祁莲沉吟下来,白晨所吟的诗,却是让她有一种感同身受,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半饷,才开口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白晨愕然的看着阿古祁莲,这首不正是当初,自己立于荒野林中,阿古朵的墓碑上所留下的半首《江城子》吗?

    难道她看到过阿古朵的墓碑?

    只是,此刻白晨的脑海混乱到了极点,看着阿古祁莲出神。喃喃自语着:“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两个小孩所吟的,分明就是一首完整的诗词。

    只是这诗之优美。比之前面几首,都略胜一筹,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这首诗词是她闻所未闻的。

    “你去过阿古朵的墓?你是谁?”白晨突然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少了先前的那种嬉笑怒骂的诙谐,无比认真的看着女孩。

    “阿古……你怎么知道阿古朵?你是谁?你与那人是什么关系!?”阿古祁莲同样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白晨的衣领子。

    肖凤儿突然感觉到,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两个小孩口中的那人又是谁?

    难道是那个作出这首诗的人吗?

    若是真有这么一个人,肖凤儿倒是很想见识见识这等绝世风采的人物。

    “你先说,我刚才就看你与阿古朵长的那么相像,你是不是阿古朵的妹妹?”

    “这世上见过阿古朵的人,除了我教中之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唐门的弟子。一个是花间小王子!”阿古祁莲的脸色阴恻恻的看着白晨:“不管你与花间小王子的关系如何亲近,也不可能看过阿古朵的真容。”

    白晨愣了一下,自己一直以为阿古朵只是个平凡的苗家女孩,难道她的身份还很特殊吗。

    不过白晨还是为自己圆了个谎,道:“我看过她的画像……”

    花间小王子!?

    肖凤儿终于懵了,两个小孩谈论了半天的人,居然是花间小王子。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那么这些诗词的出处,就没什么奇怪了。

    只是这两个小孩,难道都认得花间小王子?

    “你怎么会看过阿古朵的画像,我看你与花间小王子有些相似,难道你是他儿子?不对……他不可能有你怎么大的儿子,难道你是他弟弟?”

    肖凤儿已经彻底的懵了,这小子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阿古朵的妹妹?”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如果你是阿古朵的妹妹,我会代那个人对你说声对不起,是他害死了阿古朵。如若你要杀要剐,他会在无量山等着阿古朵的家人。”

    阿古祁莲的眼角突然流出一行清泪:“我从来没怪过他,我……我姐姐一定也不会怪他的。”

    “对了,刚才的局谁输谁赢?”白晨突然话锋一转,差点没让在场三人跳脚。

    “你是他弟弟,我就不为难你。”阿古祁莲抹去眼角泪痕,轻轻哼了声,便打算离去,不过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对了,那几首诗我没听过的诗,是他作的吗?”

    “下次你见到他的话,你可以亲自问他。”

    “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去问他的。”阿古祁莲淡然说道:“还有,你们若是无事,最好不要在最近这段时间来南疆,这里可不太平。”

    白晨看了眼肖凤儿,U看书ww.ukanshu 肖凤儿压根就没把这句警告的话听进去。

    走镖的哪里不危险,对他们来说,哪里都是刀口舔血。

    更何况如今已经到了南疆的边境,东西都到了人家家门口,哪里能说不去就不去的。

    阿古祁莲和阿穆尔离开后,肖凤儿饶有兴致的看着白晨:“你真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

    “我说不是,你信么?”

    “不信,那个小丫头都说你和那个花间小王子很像了,你一定就是。”

    白晨耸耸肩:“其实我不是他弟弟。”

    “你和我说说花间小王子的事情吧。”

    “有什么好说的,人不帅,脾气坏,这两点足以说明他的一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临高启明剑道独尊噬爱成瘾圣墟超神级诱惑都市奇缘剑神重生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