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七章 死不足惜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1 22:33:15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三界独尊帝霸圣墟我是大玩家焚天之怒将夜战天剑道独尊
    “动武吗?”俊朗公子冷笑一声。

    在阿太城他最不怕的便是动粗,阿太城便是他们绝手门的天下。

    别说是一个无名小子,便是龙来了也要给他盘着。

    “小子,偷了我绝手门的东西,不思悔改,居然还想动手,今天本座便代你师父教教你如何做人!”

    “余堂主,不过是个后辈晚生,便不要下死手,给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少门主放心,在下也不喜欢杀生,废了他的武功,送他回师门便是了,本座倒是想看看,他的师门如何处置这种毫无礼数的弟子。”

    “唉……两位姑娘还是让开一些,我这位长辈脾气耿直,最恨人行为不检的小辈。”

    慕容秋水和小玲何曾见过这等卑劣的人,明明便是他们强抢他人财物,居然还说的如此正义凛然。

    “留我性命?那我是不是该感激凌涕了?”白晨微微笑起来。

    “你若是肯跪下认错求饶,本座也会考虑,放你一马。”余堂主冷冷的看着白晨。

    只是他的眼中,分明就是杀意凛然,放眼前这小子离去,指不定就要被传出去,坏了他们的名声。

    即便是此时留他性命,也会在背后再补上一刀。

    反正这种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不过通畅情况下,都是直截了当的杀了干净。

    只是这次少门主齐程跟来,看中了那那女子,心知齐程又动起了淫念。

    不过看那女子,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

    待到齐程玩腻之后,说不得也要讨要过来,好好的玩弄一番。

    “少门主。您退让开一些,免得这小子狗急跳墙,伤到您可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最近刚刚突破了先天中期境界。区区一个无名小子。量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少门主您天资卓绝,自不在话下。倒是本座多虑了。”

    余堂主哈哈大笑的走上前:“小子,若你是个男人,便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别躲在女人背后。”

    此刻慕容秋水挡在白晨的面前。回头看了眼白晨,白晨微笑的点点头。

    慕容秋水明白白晨的意思,主动的让开。

    余堂主狞笑的看着白晨:“哈哈……现在没女人护着你,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白晨从始至终都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品着茶:“张掌柜,你们的茶都凉了,去给我换一壶。”

    “小子。本座在与你说话!”

    “张掌柜的,不要让我把话再说第二遍。”

    张掌柜的站在那,心中起伏不定。

    他就是个掌柜的,是妙手堂的东家请来坐堂的。最多就是个商人。

    而妙手堂的东家,其实就是绝手门。

    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的,只是这次,眼前的这个小子却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白晨的表现,实在是太镇定了。

    余堂主和齐程没有发现,是因为他们都是江湖中人。

    他们只会凭着最直接的感官去判断一个人能不能招惹,可是张掌柜的却是有另外的想法。

    眼前这个小子,招惹不得!

    不然的话,很可能妙手堂和绝杀门都要大事不妙。

    可是,即便他把话说出来,余堂主和齐程也不会听他的。

    余堂主的杀性最大,每次这种事,都是余堂主亲自动手。

    齐程则是好色成性,这些年在阿太城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家的姑娘。

    如今见到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如何肯善罢甘休。

    “小子,找死!”余堂主眼见白晨对他置之不理,不由得怒从心起,飞奔上前,便是一拳冷酷至极的杀招。

    咔嚓——唰——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余堂主的一声惨叫声,响彻整个妙手堂。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余堂主的整条手臂被白晨直接扯断,鲜血飞洒而出。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条胳膊落在了张掌柜的面前。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瞬间苍白,余堂主可是先天后期的修为。

    在这个小子的面前,居然瞬间被废掉。

    白晨的脸上笑容依旧,只是此刻在众人的眼中,却如同恶魔一般。

    “刚才余堂主如此宽宏大量,留小子我的性命,小子自然知恩图报,不会要你的性命!”

    啊——

    余堂主再次惨叫一声,白晨已经对余堂主的另外一条手臂动手了。

    同样的镜头出现了第二次,余堂主在惨叫之后,彻底的昏厥过去。

    那条血淋淋的手臂,被甩飞到了齐程的面前。

    “掌柜的,我的茶凉了。”

    张掌柜的脸色苍白无比,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当场。

    齐程的脸色也不好看,死死的盯着白晨,半饷后,终于吭声:“你……你等着!”

    只是,慕容秋水已经拦在了齐程的面前:“想往哪里走?”

    “慕容,不要为难人家少门主。”白晨挥了挥手:“断他一臂便是了。”

    慕容秋水没有半分犹豫,掌心如刀,横断而下,带着一道火焰,凌空挥出一斩。

    伴随着齐程的一声惨叫,断臂横飞而出。

    齐程连滚带爬的,撕心裂肺的哀嚎着。

    “哎哟,看起来你们的少门主是走不动了,你们谁去通知下你们的门主,让他把你们的少门主领走?”

    那些绝手门的弟子,逃命似的飞奔而出,谁也没胆子在白晨或者慕容秋水面前动手。

    余堂主在白晨的手中过不了一招半式,便被废了双臂。

    慕容秋水更恐怖,凌空便是一记火焰刀,威势强的可怕。

    两个都是顶尖高手,他们这些只学了三脚猫功夫的人,说的好听是门人弟子。说的难听一点,他们便是下九流的无赖混混,在两个顶尖高手的面前耍横,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给我等着……啊……”齐程嘶喊着。依旧不忘提及自己的老子名头。

    显然。在阿太城里,他老子的名字便足够响亮了。

    他能够在阿太城横行无忌。无法无天,靠的便是他老子的名头。

    别说是阿太城,便是蜀地江湖上,谁人不知道断浪刀齐琅的名号。

    白晨没理会此刻已经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齐程,对张掌柜招了招手。

    张掌柜的脸色苍白无比,他见识过江湖人的厮杀,可是绝对没有直接的面对一个江湖人过。

    特别还是在对方明白了自己暗算他的意图后,张掌柜战战兢兢的走上前。

    噗通一声,跪在了白晨面前,脑袋重重一磕:“少侠饶命。小人也是被逼无奈,全是他们齐琅父子逼小人这么做的,全是他们。”

    “来,帮我把他们齐琅父子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写下来。少写一件事,我便断你一条手臂,慢慢来,不着急,只要在齐琅来之前写清楚便行了。”

    “是是……小人一定供认不讳……不不是,是小人一定会详尽的披露这对父子的所作所为,绝对没有半点隐瞒……”

    “人都死绝了吗?还不给我上茶!”

    张掌柜的话没说完,白晨突然将手中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这一举动顿时让张掌柜心头一跳,他最怕的便是这种喜怒无常的人。

    本来还存着一点点的小九九,此刻再不敢有半点妄想。

    不多时,张掌柜已经将绝手门这些年的劣行,一一列举出来。

    白晨随随便便的看了一眼,便交给了慕容秋水。

    慕容秋水看着看着,脸色已经越发的冷酷。

    张掌柜已经冷汗直流,生怕自己有什么遗漏,而对方早已打听清楚,到时候自己可就劫数难逃了。

    不多时,堂外已经冲进了一票人,全都是先天高手,为首的一个更是三花聚顶的顶尖高手。

    “程儿!”齐琅看到自己的儿子伤势,立刻火冒三丈,眼中杀气腾腾的看向白晨。

    “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阿太城撒野,还敢伤我程儿,今日老夫若是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还有你这小婊子……”

    慕容秋水眼中寒意一闪而过,身形突然化作一团烈焰,疾冲向齐琅。

    齐琅心头一跳,三花聚顶的高手!

    自己居然看走眼了,身形急忙退后数步,躲开慕容秋水处心积虑的一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齐琅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来我阿太城挑起事端?”

    “笑话,你们强抢我们丹药不说,还要信口雌黄,说是盗取你们的丹药,如今你们伤人不成反被伤,却还要赖我们挑事。”慕容秋水冷冷的看着齐琅。

    齐琅心头气急败坏,心中暗恨张掌柜惹来事端,对方来头都没弄清楚,便向对方下手。

    当然了,如果没出事,自然是相安无事。

    可是一旦出了事,他第一个想法不是扪心自问,而是推责给他人。

    “我儿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你们为什么要下次重伤,断我儿臂膀?毁他前程?”齐琅想到齐程的断臂,心头更是怒不可遏。

    “如果我们技不如人,你儿子会不会手下留情?”白晨反问道。

    “我儿天性纯良,从不干杀人勾当,此次也不过是想索取一些钱财罢了。”

    慕容秋水眼中寒意更甚,手中那张写满了他们父子勾当的纸张随手一掷射向齐琅。

    “这么说,这上面写的都是假的咯?”

    齐琅看到纸上所写,脸色更寒:“一派胡言!全都是污蔑!张掌柜,你敢污蔑我父子,其心可诛!死不足惜!”齐琅手中纸张一甩,直接飞射向张掌柜。

    张掌柜想要求饶,可是无奈齐琅杀意已决,喉咙一甜,纸张如飞刃一般,切断了他的咽喉。

    白晨和慕容秋水本可以阻止这一切,可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正如齐琅所言的那般,张掌柜死不足惜。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噬爱成瘾都市奇缘武神空间临高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