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三百零四章 开启阵法学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1 08:08:24
推荐阅读:无尽神域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我是大玩家圣墟战天剑道独尊将夜焚天之怒
    “白晨!?”当人造人看到黑暗中渐渐清晰的身影时候,忍不住惊呼起来。

    他躲在这里已经很久了,自从听说了白晨死去的消息后,他便一直躲在这里。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神智,他害怕被人看到,害怕被人当作怪物一样的看待。

    他依然记得白晨当初跟他说过的话,英雄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孤独。

    可是当他看到白晨的时候,他原本沉浸了许久的心,再一次跳动起来。

    虽然他是个死人,虽然他的心脏早已不会跳动。

    可是那一瞬,他是真的感觉到了,心跳的感觉。

    那是故人相逢的激动与兴奋,难以遏止的喜悦心情。

    卓清妍和慕三生在看到白晨的时候,神色不尽相同。

    卓清妍则是不愿面对白晨,曾几何时,她曾经发过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让白晨尝一尝失败的感觉。

    当初白晨给予她的屈辱,她会十倍的奉还。

    虽然这个誓言遥遥无期,可是她依然在潜意识里,将白晨当作对手。

    当初听到白晨的死讯之时,卓清妍没有一点高兴,反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直到前些天的时候,又听到白晨的消息,让她小小的兴奋了一把。

    在她看来,白晨就是一个绝对的目标,一个可以给她带来无穷动力的对手。

    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超越,却不妨碍她将之当作目标。

    慕三生则是截然相反的心态,在他的眼中,白晨就像是一个梦魇一样。

    当初在青州城如此,可是出了青州城,依然挡不住白晨。

    慕三生曾经不断的问自己。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制的住他吗?

    白晨给燎王下战书的时候,他曾经嘲笑白晨的无知与狂妄。

    可是,当白晨将苏鸿逼死的时候,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会有多差。

    一代大儒士。大文豪。就这样的败在白晨的手中。

    这让他多少感到失望,在他想来。输的本该是白晨才对。

    凭什么?凭什么他的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却有这般妖孽一样的天赋。

    而后的十里铺一役,更是让花间小王子的名字,响彻整个天下。

    在那一瞬。似乎所有的光芒,所有的荣耀都汇聚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那时候的慕三生是嫉妒,是愤怒,凭什么这样的光辉,要送给一个死人!?

    当然了,还有庆幸,庆幸白晨已经死了。

    如果他没死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特别是作为他的敌人!

    如今,这个梦魇,再次出现了,出现在他的眼前。

    羽纶则是眯起眼睛。凝视着白晨,眼中闪烁着一丝精光。

    在他想来,白晨如此年纪,恐怕还未在江湖上成名。

    而他最擅长对付的,便是这种无名小子。

    只要使出珈蓝山的名头,三言两语,便能将之唬住。

    “小子,你是什么人?”

    白晨瞥了眼羽纶,并未接话,而是朝着高枫的尸体走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白晨将手伸入高枫衣服内一阵摸索。

    “白晨,你要找什么?”人造人好奇的问道。

    白晨失望的摇了摇头:“没有……”

    白晨又将目光转向羽纶:“你身上可有珈蓝山的武图阵法的典籍?”

    “小子,可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羽纶冷笑不已。

    他纵横江湖数十年,多少人窥觑珈蓝山的秘籍。

    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抢夺,就因为珈蓝山的名头摆在那。

    得罪了珈蓝山,对于任何人,任何门派来说,都是一个噩梦。

    不论是正派还是魔门,乃至于绿林,谁都不敢得罪珈蓝山。

    毕竟珈蓝山是少数的圣地之一,得罪一个圣地意味着什么,只要是江湖中人都该明白。

    “我问你!有……还是没有!?”白晨的语气瞬间变得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盯着羽纶。

    “你……”羽纶刚想出言反驳,慕三生突然拉住羽纶,小声在他耳边一阵嘀咕。

    羽纶的脸色几次变幻,骇然看向白晨:“你是花间小王子?”

    “我最后问你一遍,有!或者没有?”

    “即便你是花间小王子又如何?难道我珈蓝山还会怕你不城?”羽纶在知道白晨的身份后,不但没有服软,反而更加强硬起来。

    花间小王子又如何?珈蓝山是圣地之一,难道他一个毛头小子,还敢得罪珈蓝山不城?

    突然,羽纶感觉背后一阵阴风袭来,要你命3000已经朝他袭来。

    羽纶立刻拍出一掌迎击,一掌拍在要你命3000的身上。

    要你命3000的身躯立刻被拍的四下溃散,羽纶顿时松了口气。

    看来只要小心一些,这个银色怪物也不过如此,羽纶心中暗道。

    可是,不等他松口气,已经溃散的四处都是的水银,突然像是具有生命一样,再次汇聚成型。

    而这次它化作两只豹子,再次奋不顾身的扑向羽纶。

    羽纶已经感觉到头皮发麻,被打的粉身碎骨都杀不死这个怪物,足够让任何人忌惮。

    羽纶双掌并出,再次将两只豹子拍碎。

    然后要你命3000便化作四只体格更小的山猫,别看它的体格便小了,威胁丝毫不弱。

    果然,羽纶在同时拍碎两只山猫后,剩下的两只已经分别撕咬在他的背后和手臂上。

    羽纶心头暗怒,刚想还击,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四肢开始发软:“该死!”

    他不知道,两只山猫在咬住他的时候,已经将水银注入他的体内。

    他很快就发现了体内的异物,水银进入体内后并未溃散。

    羽纶的功力相当深厚。很快便将进入体内的水银包裹住,避免水银溃散,一旦水银流经全身经脉,恐怕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可是这样一来。本就处于劣势的他。更加无力还击,甚至连自保都变得艰难无比。

    “够了!小子。难道你还不明白,你这是在找死!你既然是花间小王子,本座也不想与你多做计较,可是你如果觉得本座与珈蓝山是任人揉捏的对象。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事已至此,羽纶依然在幻想,珈蓝山可以震摄住白晨。

    “不识抬举。”白晨可不会去同情羽纶这种人。

    随着白晨的修为进境,万引术如今也算是有所小成,虽然要应付一场大规模的战斗还有些困难,可是驱动羽纶体内的水银,还是轻而易举的。

    毕竟水银也是金属。此刻在羽纶体内的水银,就如催命符一样。

    白晨只需要心念一动,便能让羽纶生不如死。

    “啊……停手,你给我停手……”羽纶惨叫着。这种感觉绝对是他此生从未经历过的痛苦,羽纶哀嚎着的同时,在地上钒矿打滚:“你好歹也是闻名江湖的人物……你怎可如此蛮不讲理,强夺我珈蓝山秘籍?”

    “你珈蓝山也是名门正派,你能做出抢夺有主之物,我一个毛头小子为什么就不可以?”

    白晨不喜欢强夺他人之物,可是不代表他就不会这么做。

    何况对象是羽纶这种淫邪之人,白晨更没有一点的心理负担。

    “好好……我给你……我给你,不要再折磨我了……”羽纶满地打滚,浑身都在痉挛中。

    脸上青筋都已经暴突起来,可想而知他现在在承受着如何的痛苦。

    羽纶艰难的从怀中掏出一本典籍,这是珈蓝山最正宗的武图阵法的典籍。

    《九天十地》白晨接过手中,很威风凛凛的名字。

    可是戒杀却在心中鄙夷的说道:“你还真把这本典籍当宝了?”

    “听这名字,这本秘籍应该很高深吧?”

    “白痴,《九天十地》其实就是武图阵法的一个概括总称,意思是武图阵法涵盖了九天十地,这本武图阵法,只算是入门。”

    “靠,我还真以为是本不得了的秘籍。”白晨撇撇嘴,不满的说道。

    羽纶一直在观察白晨的脸色,担心他看出端疑。

    好在白晨看了眼秘籍后,便将之收入怀中。

    “你想要高深的武图阵法的典籍,藏经阁内有,可是却没有入门秘籍,所以你必须找到一本入门的武图阵法秘籍。”

    “那不一样,藏经阁内的秘籍,是要功德换的,这本是免费的。”

    虽然如今白晨的功德,已经接近千万,不过对于自己的功德,白晨还是非常的珍惜。

    每个富豪都是一分一厘攒出来的,没有谁可以靠败家败出来的。

    白晨在翻看《九天十地》第一页的时候,脑海中已经传来系统的提示。

    获得武图阵法秘籍《九天十地》一本。

    获得阵法学熟练度:+100

    开启阵法学,阵法学三级:100/500

    虽然开启了阵法学,可是白晨一想到,要用功德换取阵法秘籍,又是一阵心痛。

    最近一段时间,白晨已经用功德换取了不少医学、炼丹学和机关学的秘籍。

    虽然最近赚取的功德不少,可是再多的功德,也经不起这般流水一样的花销。

    原本白晨还打算,回到无量山,就好好的算计算计,开源节流一番。

    如今还来不及开源节流,又多了一项开销。

    白晨看了眼羽纶,又看了眼卓清妍:“他就交给你了。”

    “等等……你们不能杀我……我是珈蓝山的人……你们……对了,第三层的厚土阵是我布置的,你们如果杀了我,你们这辈子都别想闯出去,花间小王子,你也学过武图阵法吧,你应该知道厚土阵有多高深……”

    ps:

    《大八卦协会》通知:第一期八卦人物,皇枫,绰号李小二,关于他的八卦,暂时已经结束。

    第二期人物将在近期与大家见面,敬请期待。

    顺便再求个月票,250票好难看,求超越250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剑道独尊将夜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临高启明噬爱成瘾武神空间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