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1234章 赌国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6-01 12:25:44
推荐阅读:无尽神域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我是大玩家圣墟战天将夜天骄战纪超级农民
    “诸位观众,你们也看到了,太白王已经接受了本王的赌约,当然了,本王也会履行自己的诺言,这场赌局便以三局两胜好了。”

    白晨突然拿着手机,对着手机说话道。

    胡戈阿木的脸色一变,从怀中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的手机上,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开始播放着现场的整个过程。

    胡戈阿木手中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一百亿白银对赌整个太白王庭!

    这场绝世大豪赌,如今彻底的成了举世瞩目的对决。

    若只是现场的对赌,哪怕是最后太白王庭输了,他们也有办法抹去所有的知情人,即便这个平燎王到处说,他们也会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可是……可是如今,已经不只是小范围内的赌博,而是全天下都瞩目的对赌了。

    白晨微笑的看了眼胡戈阿侬和胡戈阿木:“对了,我来的时候,看你们草原上的民众过的太苦了,所以沿途帮你们太白王庭安装了数百个影视屏,他们现在应该都在影视屏前观看着我们的对赌吧。”

    而此刻在阿布族中,几个汉唐人与一群胡人坐在一¤∴起,还有几个汉唐人在旁边忙碌着,给那些胡人递热腾腾的肉粥。

    那些接到肉粥的胡人立刻感激的连连点头,而那些汉唐人则是报以微笑。

    李澜生则是与阿布族长坐在一起,看着刚刚安装好的影视屏。

    李澜生扫了眼在场的上千个阿布族的族人,笑呵呵的看着同侧的阿布族长。

    “这就是影视屏吗?好神奇的东西,以前听去过汉唐的族人说起过此物。当时我还当作是那族人的胡言。却不曾想今日居然有幸能够亲眼目睹。”阿布感慨的说道。

    “此物在我汉唐已经是常物。许多富足的家庭,还买了小型的影视屏,摆放在家中,想什么时候看都可以,而且还可以随意他们观看其他的节目。”

    “你们汉唐真好啊。”阿布族长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希翼与羡慕。

    身边靠近的几个族人,也流露出同样的表情。

    “最近又出了新东西,便是这名为手机的东西。阿布族长,你我也算是老交情了,此物便送予你了。”李澜生大方的将一部崭新的手机递给阿布族长。

    “此物怎么用?”

    “这东西可以千里传音,只要你想通讯的人手中也有一个这东西,不管相隔天涯海角,都能即时通话,还能看到对方的影像。”

    李澜生手把手的教阿布族长使用,同时还挑出了与面前你影视屏一样的画面。

    “此物在你们汉唐也是人人都有?”因为这手机刚出来不过半个月余,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这东西,阿布族长更是瞪大眼睛。满脸的惊愕。

    “此物虽说不是人人都有,不过也已经相差无几。在我们汉唐售卖,也不算多贵,只要有工作的人都能买的起。”

    阿布族与李澜生多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李澜生与阿布族长也比较熟悉。

    阿布族长心动的说道:“那我在汉唐进购,然后拿到草原上来卖也可以吧?”

    “一个两个自然可以,不过多了的话,就难了,大批量的货物出关就要交税,而且在这种通讯也是需要钱的,在汉唐通话,一刻钟是十文钱,可是若是相隔异国,那么通讯一刻钟便要一两银子,草原上买的起的人本来就不多,用的起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李澜生无奈的说道,目光不时的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真是羡慕你们汉唐。”阿布族长听到李澜生的话,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太白王庭的百姓,凭什么他们阿布族就没这么好的待遇,

    这么好的生活。

    就算是他这个族长,过的也是苦哈哈的日子,每天熬着过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反观汉唐的百姓,早就已经不再为生计发愁,而每天总有这样那样的新鲜事物供他们享受。

    甚至,阿布族长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自己就不是汉唐人。

    “阿布族长,你们的大王居然把整个太白王庭和你们这些人都当作赌注了。”

    “大王?他也配?”阿布族长显然对于胡戈阿侬有着诸多不满:“最近三个月,他就提高了税赋,我们阿布族家家户户都已经揭不开锅了。”

    李澜生撇撇嘴:“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名正言顺的太白王,我是汉唐人,还是不方便插嘴的,不过你觉得他们谁能胜?”

    “这……”阿布族长迟疑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李澜生的话。

    若是从情理上来说,他应该对李澜生说,自然是他们的大王能赢。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最希望赢的不是胡戈阿侬,而是那位平燎王。

    只要平燎王赢了,那么他们就等同于归入汉唐,那么他们就是汉唐人了。

    “这位小王爷看着聪慧过人,不知道大殿下觉得他有否胜算?”阿布族长看向李澜生。

    李澜生心中根本就不作第二猜想,赢过那小子?

    别开玩笑了,就凭胡戈阿侬那脓包也想赢过那小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从头到尾,胡戈阿侬的被那小子牵着鼻子走,任其摆布。

    这种智商要是能赢,那才有鬼。

    不过李澜生现在可是在做戏,自然不能把实话说出来。

    与此同时,和李澜生一样任务的人,分部在草原上的各个角落。

    他们名为扶持救助胡人,实际上只是在炫耀汉唐的富饶与兴盛,至于付出的那点钱,反正要不了多久,这片疆域都将归入汉唐。而这里的百姓。也都要改为汉唐的子民。所以这些钱怎么样也都没花在外人的身上。

    “我与这个平燎王接触不多,所以实在不好下定论。”李澜生随口说道。

    而胡戈阿侬最终还是选择让阿木出战对赌,而阿木也选择了文斗。

    草原上的最高贵圣洁的花朵胡戈阿木,赌斗汉唐平燎王。

    胡戈阿木看着白晨,她心中虽然惧于平燎王的名气,可是她觉得论文采的话,自己应该不会输给这小子,自己好歹也曾经斗败过大儒李彦云的人。

    这天下可不是人人都是花间小王子。哪怕这个人是花间小王子的儿子,他也只是一个五六岁的顽童而已。

    “平燎王既然说自己在战场上纵横过,那想必是沙场有所感悟吧,本宫便以沙场为题,请。”

    白晨微微思量之后,便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见笑了,阿木公主。请。”

    而此刻盯着影视屏或者是手机屏幕前观看的汉唐人,全都惊呼大叫起来。

    “妙妙妙!这首诗实乃旷世佳作!”李彦云一连说了三个妙。

    “此子之文采。恐怕已经不在其父之下了吧。”魏如风感慨的说道,心中正默默的品味着这首诗的意境。

    “哈哈……此子之才,真乃我汉唐之福,我李家之幸也。”老皇帝已经满脸笑意盎然。

    “父皇,这小子便是我那师兄?”

    老皇帝瞪了眼玲儿:“别小子小子的叫,这天下除了父皇之外,便只有乃父母能称,你只能称呼他为师兄。”

    胡戈阿木连退两步,这首诗之意境实乃旷世佳作,前两句以酒论英雄,马上称豪杰,便已经堪称绝笔,而后两句更是再填高度,笑谈沙场,看淡人生,又扼腕征战之惨烈,短短四句,便已经点出了沙场之绝,将士之宿命。

    这首诗若无大气魄之人,根本就不可能作的出,自己区区一个小女子,心中只是藏着点墨而已,要她抒写出如此波澜诗词,便是呕心沥血也不可能办到。

    瞬息间,胡戈阿木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白晨从交椅上坐了起来,手肘靠着双腿,俯下身子看着胡戈阿木:“阿木公主,可否需要本王为你作一首诗?”

    胡戈阿木抬起头,绝望的看着白晨。

    “国破山河在,城村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此诗本是杜甫之作,白晨拾人牙慧,却是暗合如今太白王庭此般境地。

    前言感叹国家灭亡辛酸,厚重却是在以人心揭战争之残酷。

    刀兵一起,便是骨肉分离,白发人送黑发人。

    同时也是在告诫胡戈阿木,就算她要反汉唐,也要看看草原上是否有足够多的人去与她陪葬。

    胡戈阿木只觉得头晕目眩,便是此诗也乃旷世之作,偏偏其中深意,又是通透明了,便是其中的威胁之意,也毫无掩饰又不显张扬,不过其中意味更多的是劝诫,而非威胁。

    只是……只是胡戈阿木不甘心,她不甘心就此认输,她不甘心偌大的太白王庭,庞大的草原疆土,就这样拱手让给汉唐。

    胡戈阿木强颜欢笑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显得有些僵硬,心中又生一计。

    此子曾战沙场,由此感悟也非怪事,可是他这般年龄,对情爱多半还是一知半解。

    “平燎王果然是沙场上的豪杰之辈,只是你的两首诗都杀气太重,只是此般年龄却也难得,可是男儿在世却非只为了死战沙场,这世上还有诸多乐趣,不知道平燎王可有体悟?”

    胡戈阿木虽然说的委婉,却已经再次出题,而手机前不少人都在叫骂胡戈阿木,所有人也都如胡戈阿木一般的想法,这般年龄,如何懂得情爱,如今胡戈阿木以此为题,分明就是故意刁难他们的平燎王。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白晨看着胡戈阿木:“阿木公主可满意?”

    “甚好,ww.ukanshu.com却不知那人是谁?”胡戈阿木浅笑的看着白晨,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此子难道真是通达天下,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此诗意境饱满,字句华丽又不显浮躁,星光点缀又不落俗套,不过前几句都只能算是上乘之作,与之前的两首诗都有差距,可是最后那两句更是点睛之笔,将整篇诗词都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丝毫不差于之前两首。

    胡戈阿木此刻依然带着笑容,只是此刻的笑容,却多了几分惨淡。

    果然,不论自己如何的尽心尽力,依然难挽大局。

    不,或许所谓的大局,早就已经注定了。

    这一刻胡戈阿木又想起了上次,她也是如此这般的无力,那个叫做白仙儿的女人,眼前这个小子的母亲。

    汉唐只要有他们一家子在,太白王庭便无还手之力。

    胡戈阿木抬起头看向白晨:“小王爷冠绝古今,恐怕乃父也要甘拜下风吧,本宫便出最后一题,请小王爷为本宫作一首诗吧。”

    白晨看了看胡戈阿木,许久才言道:“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离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胡戈阿木的目光更加惨淡,凄凄凉的回过头看向胡戈阿侬。

    此刻胡戈阿侬哪管自己妹妹的脸色,只觉得自己的妹妹将太白王庭的颜面丢尽。

    “阿木,你到底行不行?朕真不该让你一介女流插手这等大事!”

    阿木低下头,手握一柄匕首:“阿木愧对大哥信任,愧对太白王庭的千万百姓,就此以死谢罪。”(未完待续。。)R752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临高启明灵武帝尊都市奇缘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