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一章 嫌疑人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1 06:10:14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帝霸无尽神域焚天之怒圣墟剑道独尊超级农民将夜我是大玩家
    对于白晨杀人的手段,洛北毫不怀疑。

    只是对于白晨救人的手段,洛北就表示强烈的怀疑。

    可以说救人比杀人更难百倍,至少江湖上高明的医师比高手要少百倍。

    难度虽然不是这么对比的,可是也从另外一个方面反应出医术的艰深晦涩。

    洛北非常怀疑,洛仙拜在白晨的门下,只是想依托他的影响力,而不是为了追寻医道。

    对于医道,洛仙有着非比寻常的迫切。

    这或许是童年阴影,父母染病而无钱医治,最后丢下她们,双双早亡。

    这对于年纪更小的洛仙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那时候年纪稍大的洛北不得不担负起家中的重担,而后嫁给月华剑派的弟子,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洛仙。

    不得不说洛仙在医术上的天赋,是自己所见过最高的,小的时候只是看过几本医书,就干给人治病,邻里之间偶尔也找她看病。

    年纪稍大一些后,便递了点钱,然后拜了个算是有名气的医师为师。

    对于洛仙来说她的医道就像是走阶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永远都有踏脚石,城为她脚下的阶梯。

    不论是医术还是名气,她的名字在当地声名鹊起后,洛仙觉得黔洲的医道已经无法满足她了。

    所以她选择去外面闯荡,不过洛北为了洛仙的安全,还是要求她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送信回来,至少报个平安。

    对于洛仙在京城的情况,洛北大致上了解。

    不过在某个时段有些空缺,然后就看到洛仙的书信,说是自己要去蜀地青州城。又说自己拜了个师父。

    原本在洛北想来,洛仙又会用很快的速度,超越那个师父,然后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名气。

    不过在发现是白晨后。洛北已经不担心洛仙是否能在医术上超越白晨。

    因为白晨的浑身上下。实在没有一点会医术的样子,甚至是江湖气息。都格外的淡薄。

    换做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不会真的把白晨当作大人物。

    在荒途野店中,白晨就是一个跑江湖的。

    为了看看白晨是不是真的会医术,洛北决定跟着去看看白晨会如何处理左胖子。

    来了左府后。白晨的眉头就微微的皱起。

    “那天渊河和左中仁比武的时候,你们可在场?”

    “没有。”洛仙摇了摇头:“渊河这两日都住在这,两人没事的时候就切磋比试,那次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大家都没留心,毕竟渊河也不是三四岁的小孩,下手很有分寸。谁知道会发生后来的事。”

    “后来的事?”

    “从两人身上的伤痕来看,两人似乎是出现了什么冲突,从两人身上的多出伤痕可以看的出,而后渊河哟个了师父你明令禁止的七伤拳。第三式,左胖子当场昏迷,渊河自己也重伤昏迷。”

    对于左中仁和渊河的性格,白晨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接触的时日都不算短了。

    两人绝对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性格,左胖子又是大人,更懂得谦让,渊河的性格温驯,从来不会因为什么话而急眼。

    这样两个人,怎么可能会以死相拼的地步?

    “那那天那场比武,可有其他人在场?”

    “好像沧州府尹有来拜访左中仁,不过他是否有在场,就不得而知了。”

    “把他带过来。”白晨不容置疑的说道。

    “带过来?”这件事当然不会让洛仙来做,不过洛仙还是为白晨的语气所惊讶。

    毫无理由的带走一个朝廷命官,这似乎是非常大的罪名。

    “让左中仁的那些亲兵去办,告诉他们,左中仁如今性命垂危,全是因为府尹暗算毒害的缘故。”

    “可是是渊河打伤的左中仁。”

    “和那些亲兵说,是我说的。”

    洛仙听到白晨这么说,立刻明白了白晨的意思。

    既然白晨以这种语气说明,那就意味着他有绝对的把握,证明他的推断。

    对此洛仙从不怀疑,可是洛北却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

    在她看来,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场阴谋,是白晨的阴谋。

    他是在诬陷一个朝廷命官,而自己的妹妹却城了帮凶,而且还是如此的义无反顾。

    洛仙走后,白晨径直去了左中仁的房间,左府已经被亲兵控制住了。

    按理来说,一个外人在毫无指引的情况下,去见他们的将军,这些亲兵不说阻拦,至少也要盘问一番。

    可是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亲兵在看到白晨后,居然没有一个上来询问。

    白晨在左府上,完全就像是个主人一样的自由出入。

    左胖子此刻躺在闭窗上,原本黝黑的皮肤,此刻脸色却显得有些苍白。

    白晨坐到床边,挑开左胖子的眼皮看了眼,便已经有了定论。

    而洛北则是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白晨根本就不会医术。

    左中仁这么重的伤,至少也要把脉吧。

    可是一些常规的诊断,白晨一个都没做。

    是他忘记了,还是根本就不懂得医术?

    白晨只是做了简单查看后,就坐到桌子前,喝起了亲兵送来的茶。

    完全没有一点,为左中仁的生死考虑的神情,更像是个看戏的局外人一样。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和叫骂声,紧接着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人便被推了进来。

    “他就是沧州府尹吗?”

    “阁下便是白公子?下关沧州府尹,陈安泰。”

    陈安泰收起先前的失态与嗔怒,向白晨稽首拜了个礼。

    “陈安和是吧,说吧,你为什么要害左中仁,还有我徒儿。”

    “白公子何出此言。本官与左大人乃是同僚,平日关系也颇为融洽,何至于谋害左大人之说?”

    “来人,拖下去打。”白晨一点都没有和陈安和争辩的意思。一开口便是拖下去打。似乎要将陈淦河屈打成招。

    “白公子,你这么做太没分寸了吧。”洛北终于看不下去了:“如果不是他做的。你便是将他屈打成招,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是他做的,难道你觉得他会因为这点皮外伤就认罪吗?”

    “谁告诉你我要将他屈打成招了?我只是在报复他而已。他认不认罪我都要打。”

    白晨顿了顿,又对身边的亲兵道:“给我把他双腿打断。”

    突然,陈安和猛的双臂一震,震退了两个抓着他的亲兵,同时一爪朝着白晨抓来。

    白晨连站都没站起来,抬起一腿,直接揣在陈爱华的左腿上。陈安和立刻扑倒在地上。

    “愣着做什么,拖下去,先打断他的腿,再抽他一百鞭。”

    洛北此刻却不说话了。在在这之前和现在的想法,已经完全改变了。

    因为陈安和会武功,一个文官居然会武功,这本身就非常蹊跷。

    其次就是陈安和在最初的时候叫屈后,反而没有在争辩了。

    对于是不是冤屈的,她还是有些独到的看法的。

    一般真正的冤枉,会不断的喊屈喊冤,不断的为自己鸣不平。

    可是陈安和却像是想要逃跑一样,而且他看白晨的目光里,带着某种畏惧。

    就好像是一个犯了错的人,害怕别人的责罚一样。

    白晨的举动,不是对待朝廷命官的做法,可是却是一个江湖中人的做法。

    江湖中人只要认定了一件事,不管有没有证据,都不会再去犹豫去执行。

    “师父,那个陈安和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为了让左中仁和渊河同归于尽,所以才出手的,也许是为了让我和朝廷决裂,想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是燎王的亲信。”

    “那他是如何做到的?”

    “很简单离心散外加失魂丹,离心散在茶点中下,失魂丹磨成粉末,洒在空气中。”

    “师父,你那是不是狗鼻子啊,几天前的失魂丹的气味,现在还能闻得到。”

    洛仙想起白晨进府的时候,脸色就已经产生异状,显然就察觉出异端。

    这已经不是白晨第一次表现出这种天赋,洛仙倒是很想拥有这种天赋,可惜她知道,自己距离白晨实在是太遥远了。

    “其实渊河和左胖子的修为相差无几,如果真的拼斗起来,还真不好说,可是渊河因为中了失魂丹,神志不清,以至于连七伤拳都用上了,同归于尽没有发生,只是落的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显然不符合陈安和设计的结果,所以他天真的以绝命草和亡息草混合出来的灵散粉喂给左胖子服下,以加重他的伤势,可惜他不知道,灵散粉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服下的人皮肤会呈现白色,左胖子这个大老粗,即便是死了,他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变白,除了灵散粉,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难怪,我先前察觉左胖子的伤势,虽然是渊河下的手没错,可是以渊河的实力,七伤拳第三式的威力,也很难将左胖子打城这个样子,何况他原本就被师父你增强过体质,不至于如此不堪。”

    听着两人的推衍和诊断,洛北傻眼了。

    “白公子,你就凭刚才挑了下他的眼皮,就知道他的症状了吗?”

    “姐,我师父看病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不动手,看一眼就能诊断出病症,一般到他动手的时候,那就说明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也就是我无法诊治的情况。”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噬爱成瘾魔界的女婿剑神重生超神级诱惑不败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