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失去控制的局面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1 00:21:26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三界独尊无尽神域帝霸将夜圣墟剑道独尊我是大玩家焚天之怒全职法师
    左华和他老子左东生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朝着无法预计的方向发展。

    左东生已经将图纸呈上朝廷,他太清楚那张图纸能够给他带来什么了。

    只要朝廷重视那张图纸,那么整个汉唐都要为之震动。

    可以说,那张图纸就等同于一场风暴。

    为了将这张图纸据为己有,左东生可是做足了准备。

    将仇千岚的罪名坐实的同时,还设计陷害老余,让仇白心投鼠忌器。

    而且他也在兵谏府内部做足了工作,只要兵谏府的工匠和大师一口咬定。

    这张图纸是他们合力研究出来的,那么即便仇白心再如何辩解也是无济于事。

    因为这世上几乎没有一个工匠或者铸兵师,会收一个女子作为传人,即便仇白心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相信,这张图纸是她研究出来的成果。

    突然,一个侍从急匆匆的跑进来:“大人不好了,外面有个小子杀进来了。”

    “杀进来?什么杀进来?”左东生脸色一黑,他正与左华商议事宜,这个侍从没头没脑的跑进来,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打伤了守门的人,直接闯入兵谏府内,府里的守兵挡不住,正朝着这里来了。”

    “这里乃是军机重地,你们居然让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杀进来,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召集人马,将那小子拿下。”

    兵谏府的另外一个方向。正一片热火朝天。

    几十个士兵手中挥舞着刀剑,可是面对白晨却是毫无办法。

    仇白心、洛仙和熊豪几个人。看的心惊胆战。

    白晨说有办法,难道这就是他的办法吗?

    这么乱杀一通固然解气,可是解气之后呢?

    白晨的武功是高,可是再高也不可能真的把兵谏府拆了。

    “哪里来的野小子,胆敢擅闯军机重地。还打伤官兵,还不束手就擒!”左东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他已经带着上百士兵,赶到了现场。

    一见到左东生,仇白心的眼中立刻腾起熊熊恨意。

    “原来是这小子!”左东生身边跟着的左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左华大喝一声:“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将他拿下!”

    只是。白晨空手一把抓住一个士兵刺来的剑锋,用力一甩,那个士兵整个人被甩出数丈之外。

    “这句话我奉还给你,不是谁都能吞的下我动手!”白晨狞笑的看着左华:“既然伸了手,那就要做好被砍断的准备。”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给我拦住他!”左华连忙退后,白晨给他感觉非常不好。

    这是个噬人的野兽,那双眼睛下闪烁着屠夫一样的光芒。

    事实上。这些士兵比左华的感受更深,那种危险的感觉更加强烈。

    白晨当然不是来杀人的,而他这一路上。也只是伤人不杀人。

    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事情闹大,左东生的地位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高不可攀。

    可是他在真正的权势面前,还是显得太弱小了。

    “皇上驾到!”就在这时候,一个响彻兵谏府的喧声传来。

    先是一队装备整齐的禁卫军从外陆陆续续的进来,紧接着便是一辆装饰奢华至极的马车缓缓驶来。

    “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里发生了何事?为何这般混乱?”老王站在皇驾旁,用尖锐刺耳的声音斥问道。

    洛仙和仇白心,还有熊豪几个人,全都吓傻了,连忙跪到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在场之中,唯有白晨一个人,还站在场地的正中间。

    白晨非常扫兴的撇撇嘴,不是说好了迟点来么,为什么来的这么早?

    “陛下恕罪,这小子不知是何来路,仗着武功高强,突然杀进兵谏府,杀伤无数守卫,如今正欲对微臣下杀手。”左东生立刻述起苦来,对于起因只字不提。

    对于皇帝突如其来,左东生也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其实这件事说到底为了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

    这件事如果悄悄的处理掉,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如今老皇帝突然亲临。

    那么想掩盖就难了,所以他立刻先把罪责完全的推卸在白晨的身上,装作一副无辜的姿态。

    在他看来,白晨完全是个野路子,如今见了皇帝亲临,居然连叩拜礼都没行。

    如果运气不好,直接被当作刺客,当场诛杀了。

    这时候,车帘打开了,老皇帝愤怒的从车驾内起身,指着白晨怒斥:“龙啸天,你身为朝廷命官,居然知法犯法,如此肆无忌惮的打杀,是何目的,今日若是不说出个道理,朕便砍了你。”

    老皇帝一句话,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成了朝廷命官了?这还不止,真正让人在意的还是,老皇帝居然认识这小子。

    “微臣知罪。”白晨倒是光棍的很,直接就来个认罪:“请陛下砍了微臣吧。”

    老皇帝胡子都快气直了,明明就是你小子怂恿我来给你撑场面的,为什么现在如此光棍。

    有什么事要我给你做主,你倒是给个明白话啊。

    “龙啸天,别仗着朕恩宠你,你就敢肆意妄为!”

    老皇帝的意思很明白,你现在就别装作一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姿态了,要怎么做就吭声。

    仇白心突然记起来,当初白晨曾经问过她,要不要他帮忙。

    自己只当作安慰的话无视掉。现在想来,当时白晨似乎是有意帮忙。

    只不过自己天真的以为。自己就可以解决。

    如今想来,居然是如此的可笑。

    白晨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犯下如此滔天大罪,面对皇帝依然面不改色,恐怕是早有倚仗。

    她甚至怀疑,在出门前白晨似乎是出去了一趟。不过很快又回来了,似乎是去通知了什么人,他所通知的人,不会就是皇上吧?

    “微臣不敢,微臣只是气不过,自己与仇小姐的心血,居然被人剽窃,冠以自己的名字。甚至还诬陷仇小姐的忠仆,以此威胁仇小姐,这才因此迷了心智,只想找这个无耻之徒算账。”

    “小子,你不要血口喷人!”左东生知道此事不能善了,可是如今他也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死不认账:“那个图纸分明就是我兵谏府多位匠师心血之作。仇白心想据为己有,才派遣奴仆夜闯兵谏府,还想抵赖!”

    “等等……你们说的是什么图纸?”老皇帝似乎有些蒙了。隐约间感觉到,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最初的时候,老皇帝还只当作,是白晨在兵谏府这里受了委屈,这才要自己出面,心里想着。随便责罚一下左东生,这件事就作罢了。

    可是现在听着,似乎是另有隐情。

    老皇帝将询问的目光射向白晨,白晨却是拧过头,似乎是没发现老皇帝的询问。

    “陛下。”就在这时候,后方传来魏如风的声音。

    只见魏如风疾步走来,老皇帝一楞,怎么魏如风也来了,难道他也是白晨请来的?

    到底什么事,自己这个皇帝还镇不住场面吗?

    难道自己还不够给他做主?

    老皇帝心里那个气,不过脸上还是表现出足够的大度:“魏相,你怎么也来了?”

    “陛下,微臣是听说兵谏府出事,所以特意赶来的,左大人刚才口中的图纸,应该就是指这张吧,这是兵谏府今日的时候,刚刚呈入宫中的,现在还在审阅,正待明日早朝再呈给陛下过目的。”

    老皇帝接过魏如风手中的图纸,最初的时候,老皇帝依然是一副淡定的表情。

    可是渐渐的,他的目光开始改变,脸色变得又惊又喜,同时眼中越发凝重。

    魏如风转头看向白晨:“龙啸天,你若是有什么冤屈,只管告诉陛下,陛下英名盖世,必然会为你做主的。”

    左东生心情已经跌入谷底,怎么就连魏如风都在帮这小子说话。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左华的脸色也是惶恐不安。

    想起之前他对白晨说过的狠话,此刻却有两个当世最有权势的人物为他撑腰。

    “陛下、魏丞相,你们可记得前些日子,仇大人进献朝廷的那几张机关图纸?”白晨看了眼老皇帝和魏如风,心中也是奇怪,自己可没有给魏如风通口气,他怎么也跑来了。

    事实上,在几日前,他就知道了,魏如风就是当朝宰相。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机密要闻,魏如风自己也没有刻意隐瞒。

    “记得,不过那几张图纸却多不现实,许多设计都不符合常理。”老皇帝又看了眼魏如风:“内院的大师是这么说的吧?”

    “是的,陛下。”魏如风如实回答道。

    “那几张图纸其实就是仇小姐的手笔,不过那几张图纸还未完善,可是仇大人立功心切,所以不顾仇小姐的反对,提前的送入宫中,这才引来大祸,招致牢狱之灾。”

    白晨漫不经心的解释道:“而那几张图纸,之所以会被宫中的大师批为空泛设计,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其中还缺少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在场众人都非庸人,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此刻老皇帝手中的图纸。

    “还缺少这个?”

    “不错,正是这张图纸中的新式的钢材冶炼,只要配合这种钢材,陛下可请宫中的大师,再次评估下那些图纸,或许他们就会是两种回答了。”

    白晨又看了眼仇白心,仇白心对白晨报以感激的眼神,白晨微微点点头,又道:“仇小姐自知在冶炼学问上有些不足,所以特意请微臣共同参研,皇天不负有心人,前两日终于取得了成果,本来仇小姐打算将图纸呈给陛下,以换取仇大人功过相抵,所以找到兵部侍郎左大人,毕竟左大人可是仇大人的至交,希望左大人能够将图纸呈入宫中,谁知道左大人居然利欲熏心,为了谋夺图纸功绩,居然设计诬陷,甚至还让其子逼婚仇小姐,想要掩盖事实真相。”

    “你胡说!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

    “我可以证明!”一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算是陌生的声音在广场上传来。

    只见士兵之中,居然钻出几个人,这几个人正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沐清风等人。

    他一出现,立刻引来禁卫军的骚乱,所有近卫军全部将武器指向沐清风等人。

    “你是何人?”老皇帝看向沐清风。

    “小子唐门,沐清风。”

    “你说你可以证明龙啸天的言词?”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圣墟剑道独尊临高启明魔界的女婿噬爱成瘾不败升级摸金天师都市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