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上楼好麻烦

移动藏经阁 | 作者:汉宝 | 更新时间:2017-03-21 00:21:12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三界独尊帝霸战天圣墟我是大玩家将夜天骄战纪焚天之怒
    仇白心记得上次来白鹤楼的时候,并未有这张字帖存在。

    怎么数月未来,画圣和魏如风的墨宝旁边,多了一幅字帖。

    仇白心走近一看,看到字帖上是一首诗,诗名也叫《白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白鹤楼。

    白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唐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湖上使人愁。

    仇白心心头起伏不定,诗词凄凉婉转,却又有豪情寄语。

    一首诗的好坏不仅仅在于词句的组合,更在于阅览者的共鸣。

    能够让阅者心中泛起涟漪,引起心境上的共鸣,这便是绝妙的诗句。

    而这首诗不仅词雅悠然,自然旷达,又让人心中升起与作者同样的戚戚之感,让人忍不住多番回味。

    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首《白鹤楼》上的字体,她居然未曾耳闻。

    每一笔都似白鹤起舞,又似云端漫游,勾勒出一个个鲜活而生动的形态。

    仇白心似是被字帖所惑,凌空虚指着字帖,慢慢的试着勾勒模仿字迹。

    突然,掌柜在仇白心耳边轻轻一咳:“这位小姐……该醒来了。”

    仇白心如梦初醒,猛然回过神,恍惚间看着掌柜:“我刚才怎么了?”

    “小姐被这张字帖上的笔迹所惑。”掌柜的轻声说道:“已经有一十三位接触才俊,试图模仿字帖上的字迹,却因为功底不够而吐血昏迷。希望小姐不会是第一十四个。”

    唐门几个师兄弟却没什么感觉,鹤颜歪着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这上面难道施加了什么秘术?还能让人吐血昏迷?”

    “这是因为作者的书**力太高,又融入自我心境。所以旁人若是功底不够,想要刻字拟形,就会受其反噬,这就好比江湖高手留下一套武功秘籍,若是后人修为不足,妄图强修的话,就会受到反噬一样的意思。”

    掌柜的似乎对江湖中人很是熟悉,用江湖术语解释起来,唐门众人也较容易理解。

    “一张文人字帖。居然还藏了这么多门门道道,当真古怪。”

    “这字帖是……”

    “仇白心。”白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也只有白晨会直呼仇白心的名字,也只有仇白心会直呼白晨的名字。

    两人总能保持着默契,保持着亲密却又恰到好处的距离。

    “兄台,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时候,鹤颜很是突兀的说了一句,他看白晨的眼神里,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疑惑。

    熟悉,非常的熟悉,熟悉的身形。熟悉的声音。

    可是又是陌生的,陌生的让鹤颜完全清楚知道,这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

    白晨先是看了看仇白心,又看了眼鹤颜,连忙退后两步:“兄台,你的这句话是不是弄错对象了?”同时还不忘看一眼身边的洛仙,难道他是想和洛仙套近乎?

    “对不起,可能是我弄错了吧。”鹤颜莞尔笑了笑。

    “龙啸天也是蜀地人,或许你们以前真的认识也不定呢。”仇白心调侃的笑道。

    不过她知道这基本不可能。这几位唐门的师兄弟出门次数极少。几乎没什么江湖阅历。

    而白晨则完全是江湖老鸟的做派,而且以白晨这种飞扬的性格。如果他们认识的话,鹤颜没可能不记得白晨。

    “龙公子,四楼的雅间已经准备好了。您请。”掌柜的在旁说道。

    “有劳了。”

    仇白心疑惑的看着白晨:“龙啸天,为什么你可以登上四楼?”

    “什么叫为什么可以登上四楼,这白鹤楼不是开门做生意的吗?”

    “是……可是,上四楼应该要……”

    “是不是要留一个墨宝?那天掌柜的跑来问我要去几楼,我说最高几楼就去几楼,反正又不是没银子付账,然后留了个墨宝,掌柜的又把东家小姐请过来,然后我就上了四楼了啊,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白晨疑惑的问道。

    在前领路的掌柜苦笑,没有做更多的解释。

    “刚才挂在大堂中央,与画圣名作齐排悬立的那个字帖,便是出自你之手?”仇白心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白晨会机关术,她认了,机关术讲究的是心灵手巧,在这点上白晨的确有不同世俗的灵思妙想。

    白晨会医术,她也认了,医术讲究天性,白晨的心性随然豁达,又有名门传承,自然不同凡响。

    白晨还会炼丹术,好吧,虽然让仇白心很无语,可是她还是认了。

    只是,白晨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是一个大文豪。

    因为他太不拘小节了,而学文练字讲究的便是持恒心态。

    白晨说的好听点,叫做自由洒脱,说的难听点,他就是个任性妄为。

    这种人能够指望他以诗文抒发意境?

    这种人能让他写出旷世之作?

    可是,事实结果却让仇白心非常无语,难道自己以往对他的认知都是错误的吗?

    仇白心的话让白晨产生了错误的理解,他看了眼掌柜:“额,掌柜,是不是每次去四楼都要留一张字帖?”

    “是。”一个悦耳的声音在白晨身后响起。

    那是一个身穿粉妆的美丽女子,目光中带着几分精明,嘴角总是挂着自信的浅笑。

    她是白鹤楼的楼主,她是京城的第一才女,黄依依。

    一个让无数才俊折腰的女人,精明、干练,同时又拥有出众的才华。

    她敢拦住皇帝的去路,她敢直言不讳的对皇帝说。你还差一点。

    老皇帝当时的脸色可想而知的难看,同时对黄依依说,明天我就拆了白鹤楼。

    不过第二天等来的不是老皇帝拆楼的圣旨,而是天下第一楼的字帖。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白鹤楼的规矩。”白晨挠了挠脑袋。

    难怪四楼总是闲置着,多来几次,自己脑子里的那些名家大作也要被掏空。

    黄依依对着疑虑的仇白心微微一笑,仇白心心领神会。

    “先去四楼再留字帖可以吗?”

    “当然,龙公子请。”

    掌柜的先跑了几步,似乎是去准备去了,黄依依则是在前领路。

    待到众人来到四楼包厢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放好了笔墨纸砚。

    “龙公子,小女子为你研墨可好?”黄依依主动来到桌前。已经开始研墨。

    “有劳了。”白晨也来到桌前,提起笔微微思量一番后,提笔便写。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黄依依本来还能默默的研墨,可是刚看了白晨笔下的《水调歌头》前两句,手便在不经意间停下来。

    那是一种心灵的震撼。是思绪的凝固,白晨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在她的脑中盘旋。

    苏轼的这首《水调歌头》,词义显明易懂,却又不显庸俗,词风绝伦美妙,每一句每一字都似画中仙境,引人无尽遐想。

    可是又以月圆月缺,寓意分分合合的聚散,引人入胜。让人不禁勾起心中涟漪。似是感同身受。

    “好诗好字……真乃旷世佳作!”黄依依毫不吝啬赞美言词,相比起白晨所作的第一首《白鹤楼》。黄依依更喜欢这首。

    “谬赞了。”白晨很是不好意思,毕竟是抄了大文豪苏轼的经典诗词。

    “掌柜,去将龙公子的字帖裱起来。挂在大堂供宾客鉴赏。”黄依依目光流波明动,浅笑中说道:“就不打扰龙公子与诸位贵客雅兴,依依告退。”说罢,黄依依也不做留恋,步履轻裙款款离去。

    众人各自选了个位置坐下,不得不说,四楼所能看到的风景,可谓是美妙绝伦。

    透过宽大的空窗,眼前便是一幅山水相连的绝画,是一幅自然与世俗交织的景致。

    与之相比,包厢内雅致的摆设就显得平淡许多。

    当然了,在座众人中,白晨几个大俗人的反应就平淡的多。

    事实上白晨已经是第二次从这里看风景了,第一次观看的时候,让他的铸武学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第二次的观赏,就没有那么的震撼。

    众人依然沉浸在绝美风景中流连忘返,白晨漫不经心的吐槽了一句。

    “这白鹤楼好是好,就是规矩古怪,而且来了两次,都不给菜单直接上菜,而且收的价钱还便宜,这天下酒楼若是都这么开,恐怕第二天就要全关门大吉。”

    仇白心白了眼白晨,他是真糊涂还是装傻充愣?

    能上四层的人,谁还关心吃喝什么的?

    能够坐在这里,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无上荣誉。

    天下间多少的文人骚客,想要在这白鹤楼上证明自己,可是又有多少在白鹤楼下葬送了自己的春风得意?

    曾经是天下第一大学士苏鸿,他的名字享誉天下,而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尝试,便成为白鹤楼四层的座上宾。

    然后是当代画圣沏真和当朝宰相魏如风合作的诗画,也让他们成功登顶。

    如果说天下人还能够认可一个可以登上这层的人,那么只能是那位将苏鸿挫败的颜面无存,横空出世的旷古之才花间小王子。

    不过他便如彗星一般,在汉唐的天空一扫而过,陨落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如果是他亲临白鹤楼,登上四层的话,或许没有一个人会惊讶。

    或许每一个文人墨客都曾经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登上白鹤楼四层。

    即便是仇白心也曾经幻想过,当然了,凭着自己实力登顶和被人带上来,完全是两码事。

    只是在仇白心所能想象的全部,绝对未曾想过,眼前这个小子,会以惊世骇俗的文采,登顶成功。

    而他本人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已经做了一件天下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仇白心,你爹的事可办妥了?”

    在诸位师兄面前,仇白心不愿提起这事,微微额首点头:“已经好了。”

    “若是有需要就告诉我,我应该能帮上点忙。”

    白晨的话仇白心只是微笑表示感谢,鹤颜这时候开口了:“兄台是京城哪位高官之后?能培养出兄台这等文采。”

    “我可不是高官之后,我与你一样,都是江湖中人。”白晨呵呵笑起来。

    “哦,看来兄台和那花间小王子一样,都是文武全才。”

    “客气了,在下只是个末流的混子。”

    “哈哈……兄台即便在江湖上混不出名堂,也能在士林中取得成功。”

    “我可不行,在江湖上野惯了,如若让我去官场中做官,没准第二天便要被弹劾的奏章压死。”

    这时候包厢外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难道入朝为官,就这么为难你吗?”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http://douji.cc/yidongcangjing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噬爱成瘾临高启明武神空间都市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