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

第六百五十八章-五十九章 验孕棒还淑女?

透视之眼 | 作者:星辉1 |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2:26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丹田无尽武装官榜首席御医
    第六百五十八章验孕bāng还淑nv?

    一夜七次郎,日出不下chuáng。TXT电子书下载**徐青一晚上不多不少折腾了七次,可这货第二天依然龙jīng虎猛,可江思雨就真下不来chuáng了,持续的无套让她肚子一阵反饱,连饭也不想吃了,昏昏然只想多睡一会。

    今天刚好是礼拜六,做了一天好学生的徐青正巧休息,准备出去买些菜亲自下厨慰劳一下辛苦了一夜的江大警huā,谁知刚准备整衫出mén就接到了塔娜打来的电话。

    “你能来牧马人家么?有急事!”塔娜的声音不但急促还连连打嗝,好像身体有些抱恙,讲电话嗓子眼里都不时咯咯响。

    徐青一听赶紧安慰了两句一溜烟跑下了楼,开着那台的士直奔牧马人家,为了掩饰身份他没忘戴上面具。

    一路上这个开的士的中年大叔招手不停,见红灯直接踩油mén往前冲,那叫一个风驰电掣,nv朋友要紧,就任凭路上的电子眼拍照留念去了。

    闯了不下五个红灯车子嗤一声停在了牧马人家mén口,只见塔娜就站在店mén口左顾右盼,看到来了台风风火火的士脸上lù出一抹喜sè,但随即眼神一黯,因为她失望的发现开车的是个大叔,而且就一个大叔。

    徐青打开车窗探出头来喊道:“塔娜,快过来。”

    塔娜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双眼顿时一亮,小皮靴踏地哒哒哒跑到了车子旁,打开车mén坐了上去,她现在已经知道这位中年大叔就是徐青扮成的,记得以前在腾冲时就看到他包里有一个面具,再多几个也不奇怪。

    徐青瞧着塔娜脸sè有些发白,这才一天没见怎么就生出一副病容来了?两人中间还隔着个防护栏,想mō也mō不着,只有动嘴皮子问。

    “病了么?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瞧瞧。”徐青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带她去医院看病,生病了早医早好。

    塔娜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低着头说道:“不用去医院,我想让你陪我去yào店买些东西。”

    徐青眉头一皱道:“那不行,先查出病根才能吃yào,昨天还好好的,应该是昨晚着了凉感冒了。”

    常言道,没吃过猪ròu也见过猪跑,徐青对这些小máo病分析得头头是道,估计就是昨晚受了风寒,如果不太严重的话去医院看个mén诊吃点yào就好了。

    “呃!”塔娜捂着嘴直犯恶心,打开车mén躬身干呕了几声,除了呕出点黄水也不见有啥剩饭剩菜的出来。

    徐青赶紧下车,一脸关切的走到塔娜身旁:“忍一忍,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认识附属医院的几个教授。”

    塔娜从兜里掏出包纸巾chōu一张擦了擦嘴道:“不用去医院,带我去江大东面那家老百姓大yào房就好,待会告诉你买什么!”

    徐青拗不过她,只好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车里,发动车子开到了老百姓大yào房mén口,这里是临街的铺面,横竖找不到停车位,索xìng把车子往路边停了下车。

    “要买什么,我去买。”徐青很殷勤的提出去买yào,让塔娜留在车里就好,他早早就把皮夹子掏出来拿在了手上。

    塔娜低着头小声说道:“你去帮我买两根验孕bāng吧!”

    “什么?”徐青双眼瞪得跟牛铃铛似的,现在那怕让他去买一吨巴豆都没这个来得震撼,假设塔娜真有了,孩子爸肯定是他!

    塔娜虽说已经成了准少fù,但说起这个脸上仍不免有些发烧,压低了声音说道:“两根验孕bāng,我感觉好像是有了这两天闻到腥的就犯恶心……”

    徐青愣了愣道:“那玩意有啥牌子么?我好照方抓yào,买了就跑。”

    塔娜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这玩意她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用,来时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验孕bāng的用法,心里现在好像揣了只活蹦luàn跳的小兔子,突突儿跳。

    徐青徒然感觉一阵紧张,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却想起了江思雨,昨晚一夜疯狂,清一水的该不会有那只调皮的蝌蚪宝宝找到了妈妈吧?看来这种叫验孕bāng的常规武器要多买一些备用才行。

    幸好带了中年人面具,即便是丢脸也是丢人家的,徐青下车低头走进了yào店,神情微微一滞,现如今的yào店都nòng得跟小超市一样,买yào啥的都自选,还配备小塑料篮一只,敢情还有人把yào当菜买的!

    一排排货架上都标注着yào品名称,想来找验孕bāng不太难,徐青在货架之间穿梭了近十分钟后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错得相当离谱,jī别塑料袋品种繁多,看得人眼huā缭luàn的,但愣是找不到那种叫验孕bāng的东东。

    不远处有几个穿白大褂的nv营业员兴致勃勃的凑在一起嗑瓜子聊天,偏偏就没人待见这位mí途中年大叔,怪只怪天下第一老贼面具制作得有些威猛,带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彪悍气质,属于看一眼绝对不会主动上来打招呼那种脸孔,这可让徐青有些犯难,眼瞅着时间分秒流逝,他终于一咬牙硬着头皮向那一堆营业员走了过去。

    “咳咳!请问那啥避孕bāng在哪个位置?”徐青一紧张居然把验改成了避,或许是他潜意识里想防范于未然吧!

    嗑瓜子的营业员一下被问成了天然呆,她们谁也没听说过避孕还能用bāng的,那bāng儿进去了撞上危险期不怀上就万幸了。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营业员闪了徐青一眼道:“看模样你应该有四十了吧?”

    徐青一愣,突然想起自个还戴着面具,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嗯!有四十了。”营业员又问:“那你有孩子了么?”

    这问题徐青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还没,就是想买那bāng子给她验一下怀上了没有。”营业员启齿一笑道:“你是想买验孕bāng吧?咯!转左第二排架子最上面那格就有,淑nv牌的不错!”

    徐青听到这牌子不由得一阵微汗,心说,都要用验孕bāng了,还淑nv个屁啊!这牌子敢情是拐着弯儿骂人呢!

    “请问还有什么牌子吗?都要验那啥了,淑nv估计不太靠谱……”徐青弱弱的问了一句,只见几个nv营业员一齐lù出了鄙夷的神情。

    第六百五十九章羊角竖蜻蜓

    被一群nv营业员眼光盯得有些发怵的徐青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脚下滑步直接冲到了转左第二排货架,伸手胡luàn抓了两把验孕bāng跑到了收银台,这东西不贵,十块钱一根,他这两把抓下去刚好抓了五十根,买回去做烤串都够了。

    把东西放进衣兜出了yào店mén见到两个手拿罚单的jiāo警站在车头,一男一nv搭配得相当不累,nv警很麻利的把一张罚单夹在了雨刮器上,那男警则用手指弯敲了敲车窗,示意里面的塔娜开mén,手里还拿这个对讲机语速极快的讲着什么。

    徐青见状连忙走了过去,面无表情的伸手从雨刮器上取下那张罚单,折叠了一下揣进口袋,朝车内一脸紧张的塔娜招了招手,出来时没带车钥匙。

    塔娜赶紧打开车mén,可就在徐青上车准备把车开走时那个男jiāo警上前一把攀住了车mén,沉声道:“请出示驾驶证。”

    徐青习惯xìng的掏了掏口袋,突然记起证件已经jiāo给了任兵,糟糕!这jiāo警肯定是发现车子有什么不妥才拦住他要证件的,说不准这车本身就是贼赃……

    其实他想得没错,这台的士不仅是贼赃那么简单,还是一台凶车,原主人的尸体昨天被发现丢在一座废弃垃圾站里,没想到今天就有人开着赃车在满大街遛达,还堂而皇之的停在马路旁。

    刚才jiāo警开罚单时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一个假装开罚单另一个开始联系公安,现在警车马上就到,这两名jiāo警的任务就是尽可能拖住车子等待增援。

    徐青发动了车子,淡淡的望了jiāo警一眼道:“驾驶证没有,马上放开车着把左手伸进衣兜里,那jiāo警瞟了一眼他的衣兜,攀在车mén上的手掌突然好像被蛇咬了似的立刻放开,因为他见到对方的衣兜表面撑起了一处很明显的凸起。

    枪,歹徒兜里肯定是手枪!jiāo警几乎可以确定对方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身上还带着枪,现在连普通公安不到大行动都不配枪跑了,他一个小jiāo警跟着掺合屁啊!眼瞅着车子呼哨一声离开,还大模大样的在十字路口闯了个红灯,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歹徒’兜里是一把验孕bāng后又会做何感想?

    徐青把车开到附近一家超市停车场停下,跟塔娜一起拦了台摩托车直奔牧马人家,那台的士肯定是不能要了,丢掉反落得轻松。

    两人之间好像有了某种默契,到了地儿很自然的各走各路,徐青只叫她有了结果马上通知,千万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江城的摩托拖车大把多,两人分开后徐青招了台摩托车到了家mén口,渡厄掌法才学了一招,还有两掌一定要尽可能快的学会,得知了塔娜有可能怀上了孩子的事情后,他感觉肩头的责任更重了,牵挂的东西太多,心里感觉沉甸甸的难放松,要是她真有了孩子怎么办,生下来么?

    二十岁之前的男人害怕当爹,四十岁之前的男人渴望当爹,六十岁之前的男人把孩子当爹,男人一生都在演绎着各种角sè,但他们最有成就感的还是当爹。

    说实话徐青并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但有的责任是无论如何不能推卸的,如果塔娜真有了他会尊重对方的选择,不过在此之前杨帆的事情必须要做个了结。

    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房间关mén练习渡厄掌法后两掌,空寂无圣和渡厄重生,不知道这温柔两掌到底有什么妙用呢?每天把一掌融会贯通,两天后就可以把渡厄掌法学全,到时候跟杨帆一战肯定揍得他满嘴找牙!

    第二掌空寂无圣从字面上理解是一句禅机,天下众生皆自空寂,一切尽是虚妄,一切皆为空假,圣或者指的古来圣贤,也可能是指的传说中的圣境武者,我非我圣非圣,一切也成了虚幻。

    练第二掌讲求的是一个空字,这让徐青着实有些费解了,把翻译出来的梵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总结出来是就更让人莫名其妙了,内劲是空,掌法是空,人为虚幻,这一掌真不知道怎么个拍法,没有对手,无形无招,全他妹的是个空气……

    现在那件木棉袈裟还披在吴老头身上,只有看到上面的图样或许才能有所感悟,达摩啊达摩,这一掌空寂无圣到底是虾米个豆腐呢?他甚至想直接跳过第二掌去练第三掌渡厄重生,可让人无语的是第三掌上有一行标注,循序渐进方可练成,有佛缘者掌法即可,无佛缘者终生不达。

    意思很明确,这套掌法不能打luàn次序来练,就好像是一套该死的因果,练不成那个二第三想都别想,道理就这么简单,却让小徐同学感觉胯裆里的二也一阵隐痛,这或许就是真正的蛋痛了。

    有佛缘者只要三天,要是没佛缘就得练一辈子,还有四个让人倒牙不已的大字,终生不达,那不就是一辈子没戏!徐青越想越糊涂,索xìng懒得去损伤脑细胞,和衣往大chuáng上一倒,就这样mímí糊糊睡了过去。

    临睡前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是说要空吗?那就脑膜炎啥都不想,先睡一觉再说。

    人睡了,但脑海里的思绪念头却没有停止,依然在反反复复回想着那掌空寂无圣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徐青在睡梦中依稀能看到一个威猛的老和尚正冲他微笑,嘴chún一张一合好像丢到岸上的大马哈鱼,随便他念去,睡了也就应了那个字眼:空。

    “地水火风四大皆空,同心识,身中四大,各自有名,皆无我者……掌为空,足为空,人皆为空……”禅音袅袅在脑海中盘绕不休,久久dàng散归于空寂,这一刻徐青好像触碰到了一点灵光,然而想要睁眼,眼皮子却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掌为空?足为空?人皆为空?以足代掌?徐青心头一跳好像捕捉到了一点异样的东西,被子一掀弹身而起,双手撑住地面,头下脚上来了个倒立竖蜻蜓。

    请分享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http://douji.cc/toushizhi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