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难定

透视之眼 | 作者:星辉1 | 更新时间:2017-03-30 01:10:54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首席御医无尽武装穿越者无尽丹田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难定

    ------------

    ? 大略听完了肖赛花半年来整理的情报,徐青感觉就像听了一个类似鹿鼎记的故事,恐怕查先生笔下的小宝哥比起悍匪张晓强来也要逊了不止一筹,回想他自己还不如人家悍匪细心,一路走来辜负的的确太多!

    “你认为冯盼盼知不知道张晓强的确切位置呢?”徐青张口问出了一个有点傻的问题。

    肖赛花沉吟了一下道:“依我看冯盼盼现在不可能知道张晓强在哪里,但收到赎金后两人肯定会见上一面。”

    “为什么肯定?”徐青双眼一亮,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肖赛花道:“见面不一定要两人面对面,但依张晓强的为人应该会在暗处目送她安全离开。”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那不等于没说,要是选在什么飞机场、商贸城之类的地方,说不准吼一嗓子蹦出十个八个张晓强来了。”

    肖赛花微笑道:“老婆子就准备守株待兔,不过我有把握,只要张晓强在这女人百丈内出现,就有法子把他擒住。”说话时她把手中的拐杖头一下拧开,两条青竹标似的小蛇哧溜一下钻了出来,很乖巧的绕到了她枯瘦的腕子上。

    “徐供奉请看,这两条小蛇叫做百丈追情,只要把它们放在冯盼盼身边两个钟头,它们就能准确无误的把百丈内和她有染的男子找出来,男女之间要是有过那层关系不管怎么清洗也会留下味道,普通人辨别不出来,但百丈追情却可以。”

    说起两条小蛇的奇妙之处,肖赛花老脸上现出一抹得意之色,当然这两条小蛇除了能追踪有过关系的男女之外本身还带有剧毒,被它们咬上一口如果一刻钟之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徐青刚开始就用透视之眼看过这根拐杖,知道里面有两条三角脑袋的毒蛇,只是没想到这两条毒蛇还有这种妙用,百丈追情,好名字,还一丈青扈三娘呢!

    “那你还不赶快把这两条蛇放进去?”徐青知道了什么百丈追情的奇妙,开始催促肖赛花把蛇先放进去,这两条玩意不是要泡妞两个小时才有效么?

    肖赛花手腕一抖,两条小蛇哧溜一下钻回了拐杖,她不紧不慢的拧上杖头道:“这点小事早已经办妥,就不劳徐供奉费心了。”

    徐青伸手向肖赛花身后一指道:“我兄弟会和你一起监视冯盼盼,希望你们会合作愉快。”

    肖赛花一转头看见了正小跑过来的何尚,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愕,喃喃念道:“小光头……是你么?”

    原本满脸堆笑的何尚如遭雷摄,脚步徒然停了下来,双眼呆呆的望着肖赛花,竟开始迅速泛红。

    “外……婆……”何尚嘴里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后,眼眶中的雾气像积足了水份一般,两颗泪珠子顺着腮边滚下。

    “小光头,真的是你?”肖赛花老眼含泪,踉跄着往前扑了几步,连手中的拐杖也拿捏不住啪一声落在了地上。

    何尚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展臂扶住了肖赛花,颤声道:“外婆,真的是您,我还以为您……”说到最后偌大的汉子居然像受了委屈的小屁孩似的哭了起来。

    肖赛花伸出颤巍巍的手掌抚摸着何尚头顶的短发,低声道:“小光头长大了,外婆还活着,还活着!”

    身后的徐青感觉脑子里有些短路,何尚刚回江城天上就掉下来个外婆?这也太巧了吧?哥才刚过了一把供奉的瘾,立马就掉辈分了。

    “外婆,这些年您去哪里了?”何尚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扶着肖赛花的肩膀说道:“老妈死的时候还念着您的……可是……”

    说到最后何尚梗咽了,除了流泪鼻孔中不自觉淌下了两条清的,在外人眼中他或许是混混,是强者,但在唯一的长辈面前他永远只是个孩子。

    肖赛花老泪,用枯瘦的手掌轻抚着外孙的短寸头,口中喃喃道:“孩子,外婆有苦衷的……”

    咔咔——青子,能听到吗?徐青耳麦中传来唐国斌的声音,他感觉转身走了两步,低声道:“听到,有啥事?”

    “车子马上到,一辆改装过的俊风皮卡,司机是焦宽,驾驶技术一流……”

    “嗯,我看到了车子,六八八号别墅里的女人我会让人监视,待会绑匪打电话过来确定了交赎金的地点我会跟过去,相信我,唐伯伯会没事的。”徐青视线瞟向了远处悄然驶来的一台皮卡上,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很壮实,面如沉水,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

    “唐哥,我先上车,保持联系。”徐青结束了通话,快步走到何尚跟前道:“哥们,这里就交给你和外婆了,有什么状况第一时间联系。”说完把显示屏和另一只飞蝇塞到了何尚手中,径直向那台皮卡走了过去。

    祖孙俩阔别重逢,想说的话儿自然不少,徐青独自漫步在萧瑟的寒风中,心中不自觉生出一丝寂寥的情绪,亲情,我有么?脑海中浮现出三样物件,一把老银长命锁,半截月牙形的青铜片子,还有一片漆黑的钥匙……

    恍然若失的走到皮卡车旁,徐青突然很想抽口烟,反手在兜里一摸,不由得一阵苦笑,这身皮是新换的,哪里会有烟?

    车窗摇下,伸出来一只大手,手中捏着烟火两件套,司机焦宽探出头来,低声道:“凑合着抽吧,烟不好。”

    徐青笑了笑,捏过一根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道:“想抽的时候能冒烟的就行!”

    焦宽返身打开了车门,徐青叼着香烟上了车,说实话这烟还真苦,不晓得是哪一国的外烟,抽两口满嘴都是一股子冲味,就这样叼着,品味着那股子苦涩,整个人情绪如窗外的天气般阴沉沉的。

    “先开去小区外面吧!找个人少的地方停着。”徐青淡淡的说了一句,仰头靠在了车座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满脑子都想着那三样物件,闪啊闪的,让人总无法定下心来。

    第三百九十章  我揍你,城管

    皮卡车驶出了别墅小区,停在了斜对面一处不起眼的拐角处,路边有不少担个工字铁架卖衣物饰品的小摊贩,一旁还停着好几辆小轿车,把后车盖撑开来里面摆满了各种货物,现在的小摊贩都鸟枪换炮,玩起了四轱辘机动战。

    徐青下了车,走到路边的一个小杂货旁,还好换装的时候带上了皮夹子,现在买烟火二件套的地方随处可见。

    特意买了两包香烟,刚抽了焦宽一根发一包烟合情合理,这就叫取人一滴水,还他十滴油。拉开车门正准备上车,忽听得身后一阵喧哗,小贩们扯着嗓子纷纷叫:“城管来了,快收……”顿时嘭嘭合车盖的声音,铁架子倒地的声音,小贩们凌乱的脚步声响成一片。

    这年头城管猛如虎,今天徐青算是亲眼见到了,三辆带斗的皮卡呼啸而至,从车上跳下来十余名膀大腰圆撸袖子的制服男,大盖帽儿斜斜戴,嘴里叼着蓝咀子香烟,入眼的架子篓子筐子一股脑子掀上车,那叫一个文明执法,威风凛凛。

    小贩们像被鸟铳打了的雀儿,一窝蜂拎着扛着向四面八方飞跑,有几个走慢了的被拖住了混饭的家什,急得哇哇大叫,眼尖的徐青见到在路边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此时紧抱着花篮坐在台阶上,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着实让人生怜。

    小女孩年龄约在十岁左右,一双大眼睛空洞洞毫无光彩,穿一身碎花布夹袄畏缩缩弓着身子,仿佛想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护住手中的花篮,如果无人注意她更好。

    腿脚利落的小贩们鸟雀般逃散,卖花的小女孩孤零零显得分外打眼,一名中年络腮胡城管看到了小女孩手中的花篮,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伸手扣住篮沿猛的往外一拽,小女孩被拖得往前一扑,却依然不肯松手。

    “松手,想领回东西去城管大队交罚款。”络腮胡弯腰一夺,小女孩身子往前一倾,双膝噗通一声跪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幸好天凉穿得厚实,并没有受伤,但络腮胡用力过猛扣在竹篮边沿的手掌却被竹篾片划开了一道口子。

    “哎呀!”络腮胡痛呼一声,反倒先松开了手掌,竹篮的控制权又回到了卖花女孩的手上,这次她索性用双臂圈住了竹篮,扭过身去,脑后两条麻花辫甩动了一下。

    络腮胡怒不可遏,伸手一把揪住了小女孩发辫往后一拉,小女孩痛得发出一声杜鹃泣血般的惨叫,上半身失去平衡向后倒去,花篮脱手而出,啪嗒一声偏在了地上。

    目睹了这一幕的徐青再也忍不住了,一个飞扑冲了上去,出手似电扣住了络腮胡手腕。

    喀嚓!

    一声让人牙酸的骨折脆响传出,络腮胡隔了两秒才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手掌一松放开了小女孩发辫,然而辫子上的橡皮筋已经崩断,发辫散成了发丝,徐青左腿一摆用腿弯稳稳托住了小女孩摇摇欲坠的身子,将她扶正了去。

    “快来人啊!手他妈断了……”络腮胡扯着嗓子一阵怪叫,声音有些发颤,一旁的城管们呼啦一声围了上来,在这条街上土地菩萨都要敬他们城管一大队三分,今天碰上个刺头儿,杀鸡儆猴的典型。

    十余名城管把袖管撸到了胳膊肘,拳头如雨点般招呼上了徐青,马王爷有没有三只眼不知道,但城管大队的威风今儿个一定要抖出来,暴力抗法,后果很严重。

    徐青一手扣住络腮胡,闲庭信步的向前走去,浑然不顾拳脚加身,因为碰到他衣角边的人都像撞了高压弹簧似的反弹了出去,一个个摔得七荤八素的躺在地上直哼哼。

    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教训一下这帮不长眼的城管就当是疏泄一下心中的闷气了,徐青拎着络腮胡向前走了十来步,一转身又绕了回来,这次再也没人敢上前来试水了,很明显这回踢到铁板了,还是块带刺的。

    躺在地上的城管有几个悄悄拿出手机报了警,徐青根本不搭理这些,拉着络腮胡走到了卖花的小女孩跟前。

    “把地上的花捡起来,少一朵我折断你一根指头。”

    徐青把络腮胡信手一推,半蹲在了小女孩身前。

    “我折你妈……”络腮胡也是个狠角色,见徐青一蹲身立刻飞起一脚朝他脸上踹了过去,脚底板眼看就要碰到对方脸颊了,络腮胡自己却四仰八叉倒了下去,因为他脚踝已经被一只铁钳般的手掌扣住,然后往下一拖,就好像刚才他拖小女孩花篮一样。

    徐青直接把络腮胡躺着拖到了身旁,低声道:“其实我最讨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家伙,要不我还是先折断你一根手指长点记性吧!”

    话音刚落,咔嚓一声脆响,络腮胡左手食指被别成了折尺形,干净利落的断了,那份狠劲让所有城管齐刷刷抽了一口凉气,清醒过来的开始猛拨电话报警,有几个忙中出错,居然直接拨到了幺二零急救中心。

    “捡花还是断手指,自己选。”徐青再次松开了手,摸出一根香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这时一旁的司机焦宽上前两步,躬身道:“我们还是走吧,待会警察来了把事情闹大了不好。”

    焦宽不知道徐青的真实身份,只知道这哥们有一身不赖的真功夫,好像是唐少请来帮㊣(9)忙的,不过再怎么厉害也顶不过手枪吧?趁现在走还来得及,至少这些城管不敢拦人。

    徐青淡然一笑道:“既然管了就把事情管全了,半路撂挑子不算个爷们。”说完掏出手机拨通了薛国强的电话。

    呜呜——

    警笛长鸣,由远而近,五台黑白相间的警车呼啸而至,门一开冲下来一水的配枪干警,为首的干警徐青曾经见过一面的,是那个跟江思雨献殷勤的小刘,这货看样子升官了,肩膀上的警衔多了一杠,四角星花一颗,居然成了三级警司。

    不过徐青正背对一帮干警跟薛国强通话,压根没转头,一旁的司机焦宽急得额头上冒起了热汗。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http://douji.cc/toushizhi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超级古武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