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

第八百六十七章 掐死你

透视之眼 | 作者:星辉1 | 更新时间:2017-04-03 23:19:42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官榜武极天下终极高手超级透视
    第八百六十七章 掐死你

    忽然听到阿希格汗王郑重其事的宣布找到王子的消息,王城中所有族人都沉默了,没有人高声喧哗,也没有人窃窃私语,但有不少知道汗王没有继承人的族人已经泪流满面,这是高兴的泪水,找到了王子就意味着王族血脉的传承,在绝大多数族人心中阿希格是一位仁厚谦和的好汗王,对他的拥戴已经渗入了每一个族人的血液中,当然也包括未来的王子

    阿希格眼中饱含着热泪,缓缓向徐青站立的方向伸出了手掌,颤声道:“过来,我的儿子,站在我们的族人面前”

    徐青虽说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真到了要被一大群陌生的蒙古人当成什么王子的时候他心里仍不免一阵忐忑,如果面对一大群猛兽他不会有半点紧张的情绪,但现在面对一大帮子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蒙古族人时心里很没底,半晌都没有挪动步子

    娘的,哥原想私下认完了老爸就回国的,现在倒好,成了什么大头菜王子,死亡的亡徐青心里一阵犯嘀咕,身边的塔娜忍不住伸手拉了他袖口一下,示意这厮上前去跟汗王站在一处,她也不明白了,刚才小王子一脚踢飞奔马的英雄气概去哪里了?

    “去就去,怕个毛,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徐青梗脖子一咬牙,摆出了一副上刑场的架势,昂首挺胸大步走到老爸身旁,耳观鼻鼻观心,把对面所有人全部当成空气

    阿希格笑着伸手揽住儿子肩膀,面对族人说道:“你们大家看,我们两个像吗?”还别说,这两父子如果单独出现或许不会有人联想到这点,但要是并排站到一块简直太像了

    父子两人站在一起的那一刻,所有族人的情绪瞬间沸腾了,眉眼口鼻,包括两人的印堂在内无一不像,徐青周身多了一股子英气,而阿希格眉宇间有一抹大病初愈后的憔悴,最大的区别是肤色,一个是健康的小麦色,一个是白惨惨病容满脸,这也是某些人没一眼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症结所在

    “阿希格汗王万岁”

    “呼和王子万岁……”

    王城中居住的族人们一齐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不少人当场激动得热泪盈眶,有甚者直接蹲下来掩面大哭,这些都是衷心拥戴阿希格汗的族人,当然他们同样会把这份拥戴毫不吝惜的送给王子

    金瞳帮众只有吸毒专家知道帮主是汗王之子,可是徐青告诫过他要暂时守口如瓶,现在既然已经摆上了台面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便洋洋得意的在其他人面前放起了马后炮

    惊喜过后,一阵悠扬的马头琴声响起,紧接着鼓乐声声,欢欣雀跃的族人们跳起了热情奔放的舞蹈,人们在这个特别的节日里用独特的方式庆贺王子的回归

    金瞳帮众很自觉的聚成了一圈,他们没想到小帮主居然是个拥有一半王族血统的蒙古王子,除了魏大茂之外其他人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异样,毕竟大家都是正儿八经的华人,奉一个蒙古族王子为主有点憋屈

    魏大茂哪里会看不出这帮人的心思,他笑眯眯的望着那些情绪低落的金瞳帮众们,沉声道:“你们大家知道金瞳尊者当初找传承者用了多少时间吗?”

    众人一脸茫然的摇头表示不知,但他们都知道没有金瞳尊者就没有自己的今天,大家都是受了金瞳尊者的恩惠,甚至这里大半人还欠过活命之恩,但为什么尊者会选中站在不远处的蒙古王子呢?到底又花了多少时间呢?

    魏大茂笑了笑道:“据我所知金瞳尊者为了找一位传承者最少用掉了二十年,直到他的出现”这个他的确是指的是徐青,言下之意就是说金瞳尊者花了很漫长的时光才选定了传承者,不管是谁都必须无条件服从

    吸毒专家帮腔道:“我认为帮主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王子,他一定不会辜负尊者的嘱托”

    其实徐青得到传承根本就没什么嘱托,只知道一转眼老头就不见了,他的能力还是凭自己一步步摸索出来的

    魏大茂笑容骤敛:“金瞳尊者阅人无数,他是不可能选错传承者的,我们金瞳帮要做的就是尽全力支持传承者,他就是金瞳尊者的魂,也是我们金瞳帮所有人的魂,如果没有他,那么我们就什么都不是,懂了么?”

    众人开始细细咀嚼魏大茂说的话,金瞳帮的异能者和古武者就像一根根筷子,如果是一根单独的筷子很容易就会被人折断,但几百根筷子绑在一块无人能折,而金瞳帮主就是那根绳子,能绑住所有筷子的绳子

    浅显的道理大家也都懂,除了金瞳传承者之外谁也不可能做帮主,至于传承者是什么血统民族之类的根本无足轻重

    想通了其中道理的金瞳帮众眼中又恢复了先前的火热,因为他们都明白了一件事,帮主掌握的资源越多对他们越有利

    徐青渐渐适应了氛围,先前的忐忑已经荡然无存,他开始和老爸并肩站在一起向族人们挥手微笑,塔娜笑盈盈的抱着小狼崽站在他们身后,冷不防从身旁走来一个人,伸出手掌在小狼崽头上一摸,五指张合间夹住了几簇狼毛毫不留情的往上一提

    嗷嗷小狼崽被揪掉了几簇绒毛,痛得它一声尖叫,那人冷冷一笑,嘴对着小狼低声说道:“不知好歹的畜生,再叫唤信不信我掐死你”

    这个卑鄙的家伙正是察哈拉兀术的二儿子特木尔,他看到徐青意气风发的模样心头一阵不爽,趁机上来使点阴招报复一下,这厮表面上是个人模狗样的玩意,骨子里却连禽兽都不如

    “哼欺负一只小狼算什么本事,你不是说要掐死它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冷哼过后一只大手突伸而至,虎口一张紧紧掐住了特木尔脖子,是圣萨满嘎哒梅林到了,他刚来就见到有人在欺负一只小狼,而且还是一条浑身银毛的小雪狼

    圣萨满嘎哒梅林大半生居于雪山之巅,终年与雪狼白狐等生灵为伴,他曾经在雪山之巅突破武道瓶颈时气血逆冲险些送命,多亏了两条雪狼用身体为他取暖,硬生生在冰天雪地里渡过一劫,从此后他便成了大雪山上雪狼们的保护神,任何伤害雪狼的行为都是不能容忍的,如果被这位圣萨满撞上了轻则斩断手足,重则丢掉小命,很不幸,今天特木尔欺负小雪狼被撞上了

    嘎哒梅林单手提着特木尔脖子往上一举,百十斤的汉子在他手上就像草扎纸糊的人儿似的,只能徒劳的踢动着双腿,一张脸很快憋成了酱紫猪肝色,那模样就好像随时都会送命一样

    这一变数让所有人猝不及防,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两位祭祀的萨满,他们连滚带爬的跑到嘎哒梅林跟前,呼啦一下跪地就拜,连头上的羽毛掉了一地也浑然不顾,圣萨满是什么人物?那就相当于活佛,所有萨满们心中的神,五体投地下跪只是一种最基本的礼节

    嘎哒梅林手捏着特木尔脖子,寒声道:“用哪只爪子欺我雪狼后裔,我就帮你折了”说完另一只手掌伸过去抓住那只沾有狼毛的爪儿就是一别

    喀嚓一声让人牙酸的骨骼裂响传出,特木尔瞪大着双眼偏头望着自己左臂,喉咙眼里只发出来两声浑浊的叫声,紧接着他看到自己的手臂好像面筋般朝反方向折了过去,看样子是断了,可奇怪的是却感觉不到疼痛

    “哼滚”嘎哒梅林手臂一抖,把断了一臂的特木尔甩出两米开外,目光灼灼望着一旁的徐青:“你为什么要帮他点穴,让这种人受点教训不好?”

    刚才在嘎哒梅林折断特木尔手臂的时候,一旁的徐青极快的伸出手指在那货背脊上点了两下,普通人自然是捕捉不到那一瞬间的变化,但这种小伎俩又怎能逃得过圣萨满的眼睛?这位可是半圣武者,周遭一草一木的变化都难瞒过他敏锐的感知

    徐青摸了摸鼻子,低声道:“谁说这货不该教训?要换在平时您就是把他爪子腿子全折了我也不会管这闲事,可今天不行啊,你瞧这么些人都在看着您老人家发威呢”

    嘎哒梅林目光左右一扫,所有人都一脸骇色的望着这边,圣萨满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是最接近神的人,神都是宽容的,博爱的,悲天悯人的,现在圣萨满忽然化身为铁面修罗怎能不让人寒心骇然?

    嘎哒梅林并不傻,立刻明白了徐青这样做的目的,原来这小子是为了顾及他在信徒们心目中的形象啊刚才一时盛怒之下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幸亏这小子及时出手,否则断臂的家伙一通鬼哭狼嚎的的确大损他圣萨满的形象

    “嗯你做得很好待会我会送你一点小礼物”一个声音突然从徐青耳中响起,抬头一看,圣萨满嘎哒梅林正向他投来一个赞许的笑意,心忖,看样子这老头悟了,就是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呢?堂堂神棍头子送出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寒蝉才对?

    徐青的想法嘎哒梅林自然是不知道的,他袍袖一挥动,掌心向特木尔落地的方向翻出,只听得蓬一声爆响,一团淡蓝色的火焰破掌而出,火焰在半空中停顿了至少三秒,凝聚成了一张狰狞的脸孔,随即轰然散去

    “长生天,这位可怜的族人的心已经被恶魔侵蚀,他竟然敢伤害您派来的使者,这是一种对神明的亵渎,我嘎哒梅林用您的名义驱散恶魔,亵渎您使者的恶魔之爪已经被斩断,请您宽恕他卑微的灵魂……”

    嘎哒梅林用高亢而悠远的声音喃喃念诵,半眯着眼睛肩膀微微发颤,手掌连连拍出一团团湛蓝色的火焰,不愧是神棍头子啊就这样装神弄鬼的忽悠了一阵就把所有人唬得一愣一愣,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宗教与信仰的力量比任何武器还要犀利,嘎哒梅林手中抓着这把利器可抵雄兵百万,就算是活佛来了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徐青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明摆着是这老头为了满足自己的怪癖狠狠修理了人家一顿,然后装神弄鬼的瞎嘀咕一阵,愣是把黑的变成了白的,把折掉人的胳膊变成驱魔,厉害,不得不服啊

    嘎哒梅林在草原游牧民族心目中的地位无上崇高,他说特木尔是奸的那就绝对是奸的,恶魔附身,那是一件相当严重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丢进火堆里烧掉,连着恶魔一起,好在这老萨满还留了点良心,否则特木尔被烧成灰了还不知道是被谁坑了

    圣萨满代表着所有萨满中的圣者,他是不用跳大神的,一言一动都有着无上的威严,不容亵渎

    特木尔被摔在地上仍然感觉不到胳膊的疼痛,只不过他知道已经断了,面筋似的都能围着脖子转两个圈了,他神情变幻了几次,终于往前一扑,双膝跪在了圣萨满脚下,低下头咚咚咚一阵猛磕,就连小石子划破了额头皮也浑然不觉,抬起头来就是一脸鲜血

    “伟大的长生天,我特木尔被恶魔迷了心窍,请求您宽恕我的灵魂”萨满教信奉的是死后身体腐朽但灵魂长存,只要灵魂不灭下辈子还是人草原上最伟大的神就是长生天,他掌管着所有人的灵魂,如果灵魂得不到长生天的宽恕那下辈子连变成猪狗牛马都不行,特木尔怕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断掉一条手臂是小,要是灵魂得不到长生天的宽恕那可就大祸临头了,而圣萨满嘎哒梅林就是神的侍者,离长生天最近的人,特木尔只能一个劲的磕头乞求原谅,眼泪鼻涕和着鲜血顺着脸颊鼻梁流到了下巴,落了一地

    徐青和金瞳帮众是典型的无神论者,今天亲眼见识到了宗教信仰的力量相顾骇然,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念头,原来玩人的最高境界不是打了左脸给右脸,而是揍了你,还要跪在我面前真心诚意的磕头认错……

    请分享
透视之眼最新章节http://douji.cc/toushizhi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超级古武权财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