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200章 江尘,你帮我一下好吗?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0 20:37:20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战天将夜剑道独尊焚天之怒圣墟侯府商女我是大玩家
    江尘的表情非常凝重,又捡起了几根猿毛刺,仔细感受了一下,非常确定第点点头:“绝对有毒,你看这毛刺,森白森白的,显然是蕴藏着剧毒。好在你是灵境修为,如果是真气境,我看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饶是丹妃一向遇事冷静,但终究是女人,一听到有剧毒,俏脸也是惨白,美丽的眼眸中,透着一股平素绝对看不到的惊恐意味。

    “江尘,我……我会死吗?”丹妃轻轻咬着薄唇,语气有些哀伤地问。

    江尘很想哄她一哄,但是事情发生太突然,他也无法确定,到底这丹妃还有没有的救。

    “你先别说话,盘腿打坐,最好是冥想,平心静气。记住,不要运行灵气,给你的灵海带去压力。否则,一旦毒气攻破灵海,必死无疑。”

    江尘严重告诫。

    丹妃此时,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媳妇似的,委屈地点点头。美眸之中,再也没有平素那种女强人的色彩,多出来的,却是受伤羔羊一般的惊吓、委屈。

    江尘前世是丹道大师,对于毒之一道,研究很深。

    拿出一只小丹鼎,将这巨猿的毛刺放入,做起了研究。

    连续做了几次,江尘站起身来,走到那巨猿尸体旁,拿出刀子,将巨猿的血肉破开,又放入丹鼎之中研究了一下。

    动作麻利,以很快的速度做完这一切,江尘站了起来。目光又回到丹妃的身上。

    别看这时间很短,但是丹妃却好像过了几十年一样漫长。美眸中射出浓浓的期盼之意,但这期盼之中,又夹杂着几分担忧,显然也是生怕江尘得出悲观的结论。

    “嗯?不是让你打坐冥想吗?你怎么还站着?”江尘脸上充满疑问。

    “我……”丹妃俊脸一红,红霞一直烧到了脖子和耳后根,“我……我不方便坐。”

    江尘一愣,随即想到了丹妃的屁股似乎也中招了。忍不住想笑,但这种场合似乎又不能笑。

    “好吧,那就站着,不要胡思乱想。”

    丹妃见江尘如此反应,自然知道江尘明白了她的意思,更是又羞又恼,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江尘,到底这个毒,有的救没有?”

    “这毒,只是皮毛体表的毒,这巨猿的血肉并没有毒。这是好消息,但也是坏消息。”

    “怎么又是好,又是坏?”丹妃有些急,“江尘,到底是怎么样,你能不能直说啊。是不是我真的要死了……”

    丹妃眼圈红了,即便是再淡雅,再超然的女人,在二十多岁这个年纪,遇到生死关头,表现出来的,终究还是女儿家的那一面。

    “好消息是,不是血肉之毒,相对会发作的慢一些。但是,坏消息是,不是血肉的毒,就不能以它的血肉以毒攻毒。它体表的毒,很是诡异。要想破解,必须找到对应的解毒之物。这可是非常头疼的事。”

    如果能找到克制毒物的解毒之物,江尘是很有把握将这毒解开的。但是这茫茫夜色,偌大迷境世界,要找解毒之物,可不容易。

    “这么说,真没得救了?”丹妃泫然欲哭,眼眸之中露出无尽伤感之色,忽然间,却转为了一种明悟的坚决,“江尘,我要是死了,你把我烧了,骨灰带回去给老爷子。还有,这几头灵兽幼崽,你一定要帮我带给老爷子,好么?”

    这算遗愿吗?

    江尘心里微微叹息,安慰道:“别这么悲观,这体表之毒,发作没有那么快,我再找找,也许能找到对应的解毒之物呢?”

    “呵呵。”丹妃淡然一笑,之前的恐惧和惊怯,在明悟之后,反而是一扫而空了,“江尘,你不用安慰我了。我丹妃,从小无父无母,是老爷子把我养大。你肯定觉得,我为什么会对灵兽幼崽这么在乎,一定觉得我很蠢。可是,老爷子对我的恩情,你是不理解的……”

    “算了,现在说这些没意思。你先休息着,我去找找看。这巨猿生活在这一带,他的体表之毒,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形成,定然和它身边的环境有关。说不定,我真能找到对应的解毒之物呢。”

    丹妃忽然一顿:“江尘,什么叫对应的解毒之物?”

    “天下之事,都是讲究一个相生相克。这巨猿的体表之毒,也许是身边环境形成的。既然有形成体表之毒的东西,必然就有克制这毒的东西。不然的话,这毒没有形成平衡,早就入侵到巨猿的血肉之中了。怎么可能只生存在体表?”江尘这般分析。

    丹妃陡然想到什么,妙目之中闪过一丝光芒:“江尘,我想起来了。这巨猿的洞窟里,有很多灵药,灵草之类的。我当时匆匆忙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去采摘,会不会……”

    “你说什么?”江尘眼睛一亮,“洞窟里,有很多灵草和灵药?”

    “嗯!”丹妃也是激动,从江尘的眼神里,她似乎读到了一丝求生的希望。

    “你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记住,不要催动你的灵海,即便遇到敌人,也等我回来再说,尽量拖延时间!”

    好在,那洞窟离这里也不算远。江尘将地上的箭矢和飞刀都收拾回来,沿途飞奔而去。

    一路上路过他们交战的地方,就将箭矢回收。

    这些箭矢,乃是大禹弓的配套之物,百炼成钢。即便被巨猿拳头砸开,本体却没受损,自然要回收。

    很快,江尘便来到洞窟之中。

    洞窟里冷冷清清,江尘掠入洞窟,入眼所在之处,果然长着一地的灵草和灵药,还有一些灵品的树木。

    “嗯?竟然有这么多?”江尘的眼光,很快就落到了一种妖冶的紫色花朵上,“这……这是紫月妖形花?”

    江尘一下子就发现了那巨猿的毒源了。就是这紫月妖形花。

    紫月妖形花,与玉面佛陀草是相生相克的。

    “果然,这里有玉面佛陀草!这次发达了!”江尘大喜,也没时间多考虑,直接来了个底朝天,将所有的灵草灵木灵药,一网打尽,全部收入储物戒指中。

    有了玉面佛陀草,江尘便知道,自己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救丹妃。

    将东西收齐了,江尘也不逗留,以最快的速度朝回飞驰而去。

    丹妃孤零零一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旷野之中,一时间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下,显得十分无助。

    坚强如她,此刻亦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江尘赶紧回来,赶紧回来。

    望穿秋水的眼神,一直盯着江尘回来的方向。

    夜色之中,江尘的身形踏月而来,身形奇快。

    丹妃那空洞洞的心情,一下子好像一只空的瓶子,被灌满了水一般,沉淀下来,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让她坚信,江尘可以救她。

    “你运气不坏,我已经找到毒源和克毒之物了。”江尘笑道,“还好你偷取幼崽的时候,还记得观察周围。你如果不提醒我,恐怕我也不知道那洞窟里竟然有伴生毒灵药。”

    丹妃脸色一红,有些尴尬,表情很是比自然的,眼神躲着江尘,心里暗暗觉得羞愧。

    她当时看到那些灵草灵药,心里还大大的腹诽了江尘一通,觉得江尘这个财迷肯定会把灵药灵草也扫荡走。那一刻,她还自卖自夸地觉得自己的定力,其实比江尘强多了。

    她之前之所以一下子想起洞窟里那些灵药,也正是因为在洞窟时,那个念头的记忆比较深刻罢了。

    此刻听江尘提起洞窟的事,丹妃自然有些脸红。

    有了解毒的东西,接下去的事情就好多了。江尘将那玉面佛陀草炼制了一下,调制了一些恢复伤口的灵药进去,不多时,便炼制出一鼎解毒灵液。

    江尘将灵液放到丹妃面前,笑道:“自己动手吧。我四处看看。”

    丹妃再好强,这时候也是有些感动,望着江尘那被她用木炭涂过的大花脸,心里微微有些自责。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江尘虽然臭屁,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男人的担当和样子的。

    想想自己的任性,自己的恶作剧,丹妃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江尘,你去洗个脸吧。”

    “洗脸?”江尘莫名其妙,女人的心思果然奇怪,这给你解毒呢,好端端怎么又提洗脸了?

    “你就别问了。找一个有水的地方,不要看,使劲洗就是了。”丹妃这时候心头如撞鹿一样,也是担心江尘发现脸上被她搞了恶作剧,惹恼了江尘,对她弃而不顾呢。

    江尘无语,也不知道这女人抽什么疯,随意一挥手:“赶紧解毒,这毒时间长了,可是会毁容的。”

    这话可比什么威胁都有杀伤力,丹妃连忙将这灵液紧紧抱住。

    再看江尘,早就一个人走的远远的了。

    “这个混蛋,还有点男人风度嘛!”丹妃也知道,江尘走的这么远,是给她制造方便,让她涂抹灵液。

    毕竟,她受伤的地方不止一处,甚至连肋部到胸口的敏感地带,都有伤口,这种地方,必须得去了衣服才能抹到。

    这衣服去了,****不免要泄露一些,江尘走开,自然是避免她尴尬。

    江尘走出几百米外,回想刚才这一战,还是心有余悸。那一战,绝对是险之又险。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丹妃布置的那些迷神香,多少牵制了一下那头巨猿,江尘的攻击,恐怕不足以让巨猿受重伤,从而进行垂死一击。

    正分神的时候,丹妃远远的娇呼一声:“江尘,你来一下。”

    江尘一愣,以后出了什么事,连忙快步掠了回去。

    丹妃此刻已经抹好了大部分伤口,表情却是有些扭捏,贝齿轻咬,艳丽的俏脸上,红霞乱飞,声音低如蚊蚋:“江尘,我……我那里的伤口,涂抹不到。你……你帮我一下好吗?”

    全身位置,无法涂抹到的,自然是臀部区域了。

    这伤不同于一般,看不到的话伤口,就不好涂抹。若是涂抹不到位,毒性没去,那就麻烦了。

    丹妃听说这毒还会毁容,这是她最怕的。所以思来想去,怕毁容的恐惧还是战胜了羞耻之感。

    江尘嘴巴张的老大,他没想到,这丹妃,竟然要他帮这个忙!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都市奇缘噬爱成瘾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美食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