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180章 拜师?我真的没兴趣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0 19:21:06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圣墟焚天之怒我是大玩家剑道独尊将夜战天侯府商女
    不得不说,老爷子的一句话,比什么金科玉律都好用。

    没过多一会儿,乔山乔川便被带了过来,这两人显然是在黑牢区吃了不少苦头,全身上下显得有些狼狈。

    田绍非常识趣地站出来:“四王子,江兄弟,我先送乔氏昆仲回去吧。”

    他田绍的使命,已经是完成了。这时候也该站出来给江尘分忧了。

    “好,田都统,辛苦你走一趟。”叶融点头。

    乔山乔川也是知道犯了错,不敢与江尘目光相对。江尘走了过来,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回去再说。”

    连续两个环节,大王子叶岱都铩羽而归,被叶融这边搞的灰头土脸,一时间,他也是兴趣缺缺。

    如今乔氏兄弟也被江尘救出来了,他们之前想借乔氏兄弟激江尘上场比武的计划,自然也就宣告破产了。

    最妙的却是老爷子,他干脆让丹妃宣布:“今年的宴会,不再举行演武环节。各家喝酒聊天。”

    宣布了之后,老爷子带着九华玉露酒,牵着凤蛟五翼兽,优哉游哉便离开了,留下一群年轻人在那目瞪口呆。

    他们之前还想在演武环节上,展现一下天赋,或许还能在老爷子面前,展露一下才华,吸引老爷子的注意呢?

    “丹妃姐,老爷子今天怎么了?以往都有演武环节,今年,为什么突然就不搞了?”

    叶岱有点意外,他这次,带了几个灵境随从,也是有心在演武环节上出一下风头的。

    虽然之前两个环节被搞的很没面子,想一想,还是抱有一些侥幸心理,希望第三个演武环节,找到机会反击江尘。

    却没想到,老爷子似乎洞悉了他的心事一般,直接取消了演武。

    丹妃却是淡淡笑道:“老爷子第一次出场,便已经试探出大家的各自修为进展,所以,演不演武,对老爷子来说,意义不大。”

    这弦外之音,显然是说,这一年时间,你们武道进步都不足以让老爷子惊喜,这演武,根本没有必要。

    叶老爷子最初出场,以乱心步考验每个人,除了江尘之外,所有人的武道进展,其实都被老爷子摸过底了。

    叶岱见丹妃反应淡漠,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连演武都取消了,这次寿宴,他叶岱可谓是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可谓是一败涂地。

    接下去的宴席,无非是吃吃喝喝。

    作为大王子,叶岱对这种吃吃喝喝,又能提得起多少兴趣?

    再加上宴席上,三三两两,都在讨论今天的事。大家提起江尘,都是眉飞色舞。

    俨然,这宴席的话题主角,都成了江尘。

    而即便是四王子叶融,在言谈中出现的频率,都比他这大王子多得多。

    叶岱脸皮再厚,这种场合也坐不住。应酬似的喝了一圈酒,便黑着脸离开了。

    江尘为了配合叶融,虽然也很想走,但多少也得给叶融圆一下场面。叶融今晚收获很大,但如果江尘现在走了,他叶融的收获直接会减一半。

    宴席到了尾声,丹妃那动人的身姿,又走到了江尘身畔。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丹妃的身体微微倾向江尘的耳边,性感的琼鼻几乎碰到了江尘的耳垂,薄薄的香唇吹气如兰:“宴会结束后,留一下,老爷子要单独见你。”

    就在江尘愕然抬头时,丹妃那淡雅的面庞上,露出些许微笑,转身走了。

    叶融倒不疑有他,拍了拍江尘的肩膀:“兄弟,老爷子如今很少单独接见某个年轻人了,如果有好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江尘之前没有拜师,反而只是救了两个随从,包括叶融在内,都觉得可惜。

    江尘完全可以先拜师,成了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还怕救不出两个随从?

    别说叶融,凌千里这种骄傲的男人,都觉得可惜,临走的时候,憋了半天,才道:“江尘,之前果然是我凌千里错了。这次我能打破武学障,武道获得突破,你功不可没。感谢的话我不想多说,以后,你是我凌千里的兄弟。作为兄弟,也提醒你一句,老爷子如果开口收徒,你一定要珍惜啊。”

    连凌千里都觉得老爷子单独留下江尘,是要收徒。

    江尘笑了笑,不置可否。

    拜师?

    江尘的确没有这个想法,他虽然尊重叶老爷子,但说实话,在武道方面,叶老爷子还真不足以做他的老师。

    等所有宾客都走了之后,丹妃秋水一般的眸子婉转一笑:“走吧。”

    这女人,一颦一笑之间,自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江尘苦笑摇头,看着这动人的背影,哪怕只是一个后背轮廓,也足可让人产生无限想象。心道勿怪那些年轻人一个个对她垂涎三尺,这女人,的确有她傲人的资本。

    穿过前院,来到太傅别院的后花园。

    这后花园的布置,却是少了几分大气,多了几分精致。少了几分华贵,多了几分出尘之气。

    “哈哈,江尘,来来,坐一下。”叶重楼此刻完全没有一个护国法王的架子,倒更像是一个慈祥的邻家老爷爷。

    江尘也没有拘束,拉过一条竹编的椅子,坐了下去。

    “叶老,凤蛟的阉割程序,越早越好。否则,等它的阳气过盛,对经脉形成损伤的话,它的培育潜力就更小了。”

    江尘对拜师老爷子没有兴趣,但对老爷子的人品和气度,还是佩服的。这番话,就当是把老爷子当成朋友一般。

    “江尘,先不说凤蛟的事,你可知道老夫叫你进来的原因?”

    江尘苦笑,望着老爷子,不知如何回答。

    老爷子见江尘如此,也是暗暗叹息。他这番话,其实是第二次暗示江尘,可以拜他为师。

    说到底,地位到了老爷子这一步,他没法主动开口收徒,万一被江尘拒绝,他护国灵王的面子挂不住。

    能做到这般暗示,已经不容易了。见江尘苦笑,老爷子便知道,这江尘不是没领悟,而是从心底里不想拜他叶重楼为师。

    江尘见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之色,忽然间有些不忍心让这老人失望,只得解释道:“老爷子对我的厚爱,江尘如何不知?只是,当初遇到那位奇人,我同他有约定。在他没有点头之前,我不得拜任何人为师。”

    叶重楼闻言,果然露出释然的笑容:“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难怪,那等前辈高人,与你亦师亦友,自然是不想你再入他人的师门。江尘,你能如此,足见你人品端正。是老夫孟浪了。哈哈!老夫发现,其实这事说开了,反而豁达了。江尘,你又给老夫上了一课。老夫活了这一把岁数,还没有你活的那么坦荡,那么豁达。”

    “老爷子这般谬赞我,晚辈快要坐不住了。”

    叶老爷子心情大好,又问:“这九华玉露酒,也是那位奇人酿制?”

    “方子是他传我的,酒是我前段时间酿制。此酒品级很多,此酒,也只是灵品而已。圣品九华玉露酒,那才叫稀有。”

    叶老爷子陡然眼中露出精光,陡然想到了什么:“圣品?江尘,那圣品九华玉露酒,你可会酿制?”

    “主要是材料和火候的掌握,圣品,也不见得一定比灵品更难。当然,武道修为没有进入灵境,要酿制圣品九华玉露酒,却不容易。”

    叶重楼眼中露出深思之色,仿佛在考虑着什么。片刻之后,老爷子忽然道:“江尘,他日若有机缘,老夫恳请你,帮我酿制一壶圣品九华玉露酒,不知道这个要求,算不算过分?”

    生怕江尘拒绝一般:“条件,你尽管开。”

    江尘笑了笑:“圣品九华玉露酒,材料非常难收集,需要机缘。这却不是条件不条件的事。若是有机缘,便是分文不取,为老爷子酿制一壶,也不算什么大事。”

    “好,能与老夫坐而论道的少年人,不带半分功利心思,江尘,你果然与众不同。”老爷子大笑,“我听说,你来天桂王国才两个月不到?”

    “是。”

    “这短短的时间里,你就在天桂王国掀起了好几次波澜?”叶老爷子似笑非笑。

    “晚辈生性顽劣,请老爷子责罚。”江尘索性来个承认,而且光棍的很,绝不提什么被迫无奈之类的屁话。

    “嗯,年轻人,就当有一股子野性。少年时做事都要畏畏缩缩,又如何能够成事?江尘老夫不管你站什么阵营,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江尘微微一愣。

    “放手去干!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干!不要迁就谁。也不要管外界有什么压力,或者会面临什么麻烦和压迫。老夫观你身上,蕴藏有大能量。这股能量,让老夫都看不透你的潜力。如果你迫于各方压力,压制自己的能量,这对你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我反而会失望。”老爷子淡淡道,“我给你天桂国士令,也便是这个道理。”

    江尘心中一动,眼中露出一道深思之色。他又一次,体会到了老爷子的良苦用心。

    不得不说,老爷子虽然没有做他的师父,但他的确有着伯乐一样的眼光,有着因材施教的独特手段。

    “好了,小丹,替老夫送客吧。”老爷子一摆手,起身向后方走去。

    江尘在心中默默消化着老爷子这番话,跟在丹妃的身后,朝外走去。

    “江尘,你真是不知好歹。多少人做梦都想拜老爷子为师,你竟然拒绝!”丹妃语带微嗔。

    江尘只能苦笑,他也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太过不可思议。这个女人视老爷子为天,自己拒绝老爷子,她能有好脸色才怪。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没有老爷子的庇佑,以后你在王都,寸步难行。我看叶岱那帮人,早晚会把你给吃的骨头都不剩。”

    丹妃有些恨铁不成钢,怨念很足地吐槽着。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口。

    “丹妃姐,留步吧。”江尘感觉自己招架不住丹妃的碎碎念。

    丹妃轻哼一声:“我又没说要再送,用不着你提醒。”

    江尘嘿嘿一笑,知道这个女人有根筋没有对上。这女人要是哪根筋没搭上,以后肯定会没完没了的麻烦。

    忽然想起一事,顺手入怀,摸出一物:“丹妃姐,今天的事,是我不识好歹。你大人有大量,就别为这点小事生气了。我这里有一枚极品的驻颜的丹药,名叫四季常青丹。效用还算不错,送给丹妃姐,祝你青春永享,貌与天齐。”

    江尘将丹瓶往丹妃的纤纤玉手上一塞,转身就跑。

    丹妃还没反应过来,江尘已经一溜烟失踪在街角了。望着手里丹瓶,丹妃兀自有些气恼:“这个野小子,就爱玩花样。什么驻颜丹药,难道我很老了吗?需要丹药来驻颜了吗?”

    走进门里,关上院门,越想越觉得气恼,气呼呼的,顺手将丹瓶丢到草丛里去。

    她倒不是真的对江尘有什么成见,但心里头,却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也不知道是因为江尘拒绝了老爷子收徒的意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剑道独尊将夜超神级诱惑武神空间噬爱成瘾都市奇缘临高启明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