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 501 章 凌壁儿的心结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30 05:02:48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将夜焚天之怒圣墟全职法师我是大玩家剑道独尊天骄战纪
    尤其是江尘在听到凌惠儿这番话后,眼光不由自主地朝凌壁儿胸前扫了一眼,这更让凌壁儿差点晕厥。

    天呐!

    凌壁儿脸色通红,恨不得当场横剑自刎。

    虽然江尘不是有意轻薄她,是因为妹妹一句话而产生的自然反应。

    但这一眼瞧过来,还是让凌壁儿感觉光着身子被人瞧了个干净一般。

    江尘见场面尴尬,轻咳一声:“二位稍坐,我去弄些点心来。”

    江尘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这时候不回避一下,凌壁儿恐怕都下不了台了。

    见到江尘走之后,凌壁儿才扶住椅子,没让自己摔倒,轻抚着胸口。

    “惠儿,你非要气死姐姐么?”

    凌惠儿却不以为然:“姐姐,这个江尘师兄,太可恶了。姐姐你这个万象疆域数一数二的大美人登门,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竟然不给面子!哼,这种男人,活该一辈子打光棍的。”

    凌壁儿一阵无语,自己明明是上门交流丹道心得的,被凌惠儿这么一说,倒像是勾引男人似的。

    这让高傲的凌壁儿如何受得了。

    “凌惠儿,你再说这些风言风语的话,回去我关你三年禁闭!”

    这是凌壁儿的最高杀手锏了。果然,凌惠儿闻言,大惊失色,单手捂嘴,一脸惊恐:“姐姐,那我不说了。惠儿以为,你对江尘师兄有意思,这才故意想撮合你们的啊。郎才女貌,有什么不好的嘛?”

    看到凌壁儿足可杀人的眼神,凌惠儿连连摆手,面色如土:“我不说了,真的不说了。”

    凌壁儿手捂胸口,温婉绝美的脸庞微微有些苍白,目中泫然欲泣:“惠儿,娘亲过世的早,阿爹早年为了养我们姐妹二人,深入各域奇险之地,中了奇毒。那时候你才五岁,我才七岁。阿爹重病榻前,拉着我的手,叮嘱我要带好你,照顾好你。后来我们进了丹乾宫,连本草堂的长老都对父亲的奇毒束手无策。你我身上的重担,你可知道?我观江尘师弟,是丹道奇才,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灵感。你却偏偏插科打诨,胡说八道。你当姐姐不知道沈师兄的想法?你当姐姐还有什么男欢女爱的雅兴?阿爹身上的奇毒一天不驱除,我凌壁儿一天不嫁人。谁能解父亲身上的毒,我凌壁儿便给他当一辈子丫鬟使唤,又有何妨?惠儿,你这般胡说八道,姐姐的声誉倒是小事,却不是让江尘师弟瞧轻了我们?却不是让阿爹多遭一些罪?”

    凌惠儿不是没心没肺,被姐姐这么一通话,说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抱住凌惠儿,却是抱头痛哭。

    “姐姐,我错了,你别哭好不好。是惠儿错了,是惠儿不好。以后我总听姐姐的话。姐姐,我也爱阿爹的。惠儿跟你一样,谁能解阿爹身上的奇毒,惠儿也伺候他一辈子。”

    这两姐妹抱头哭作一团。

    倒是凌壁儿,先回过神来,陡然意识到这是在江尘的地盘,这般啼哭,却是不成体统。

    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悲伤,将两眼的泪痕擦拭掉,又给妹妹凌惠儿擦了擦:“惠儿,你别哭了。不管怎样,姐姐这次去幻波山,一定要找到解开阿爹身上奇毒的灵药。”

    一时间,两姐妹都有点不好意思,这毕竟是江尘的地盘。虽然江尘不在这里,但是哭成这样,总觉得羞人。

    好在,江尘这一去,隔了好一阵才又端了一些灵果过来。这个时候,这两姐妹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江尘师弟,抱歉,让你见笑了。”凌壁儿声音有些低落。

    而凌惠儿,则是躲在凌惠儿身后,眼睛骨碌碌看着江尘。

    “惠儿师妹天真烂漫,讨人喜欢,江某怎会见笑?”

    凌壁儿清眸看了江尘一眼,幽叹一声:“江尘师弟既要闭关练武,我们姐妹二人先告辞了。”

    凌惠儿却是忽然闪了出来,走到江尘面前:“江尘师兄,现在大家都说你是年轻一辈丹道天赋最高的。敢不敢让我考你一考?”

    江尘哈哈一笑:“惠儿师妹要考我什么?”

    “你可知道天下奇毒之中,有一种奇毒无双,名叫迷神瘴的毒?”

    江尘一愣,这凌惠儿好端端提这迷神瘴作甚?余光却瞥见凌壁儿身躯微微一晃,显然这个问题,凌壁儿同样关注。只是,她不好意思启齿罢了。

    思忖一番:“当年曾听一位异人讲过天下奇毒,这迷神瘴,在诸天奇毒中,排名难入一百。倒也算不上特别厉害的奇毒。说它奇毒无双,似乎有些过了吧?”

    此言一出,凌壁儿的身躯又晃动一下,差点站不稳。

    凌惠儿却是表情夸张:“一百名都排不上?江尘师兄,你不会是瞎编乱造的吧?我听说,这迷神瘴之毒,天下无人可解啊。”

    要说迷神瘴,在诸天位面,的确很难排进前一百名。但在这神渊大陆,也许还真是一个比较冷僻难治的奇毒。

    当下随意一笑,点点头:“我也只是听那位异人随口一说,却未必当的真。”

    他自然不可能和一个小丫头争辩。

    果然,他这话说出来后,凌壁儿原本有些动容的秀脸,一下子又黯淡下去。

    凌惠儿更是气得直跳脚。

    “道听途说的事,你也拿来卖弄,真是的!”

    江尘任凭凌惠儿吐槽,只是笑了笑。跟小姑娘斗嘴,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江尘是绝对不屑为之的。

    凌壁儿却是秀外慧中的人,见江尘这般,猜测江尘肯定有什么没有说的。一念至此,凌壁儿心中微微一动。

    脱口问道:“江尘师弟,你认识的那位异人,可曾提过,这迷神瘴可有办法解?”

    凌壁儿生怕江尘以为她态度不真诚,认认真真以请教的礼节朝江尘福了一礼:“江尘师弟,壁儿诚心求教,若得指点,感恩不尽。”

    凌壁儿和凌惠儿不同。

    如果是凌惠儿问起,江尘势必会以为她是插科打诨,不会在意。

    但凌壁儿显然是轻易不求人,求人必定是大事。

    江尘虽然不想出风头,但凌壁儿诚心登门,又这么真诚求教,他也不好意思再装糊涂。

    “这迷神瘴,说是奇毒,也说得过去。只因此毒非常复杂,有许多种瘴气毒物,都能形成迷神瘴,甚至还会有各种瘴气混合在一起,形成迷神瘴。不同的迷神瘴,疗法不同。只因它构成复杂,所以才会被列为奇毒。但论毒性本身,只是封锁中毒之人的神识,让其浑浑噩噩,日夜昏迷。若是有续命的手段,倒是可以吊着一条性命不死。若是穷人,没有续命的手段,中了迷神瘴,也是死路一条。”

    江尘对迷神瘴,并不陌生。

    他说的这些,也是迷神瘴比较粗浅的一些道理。

    但仅仅是这一番话,就让凌壁儿胸口急促起伏,若不是她早已习惯控制自己情绪,恐怕当场就要失声痛哭。

    这么多年,凌壁儿为了父亲的事,操碎了心。

    整个丹乾宫的典籍,几乎是被她翻了个遍,却始终找不到解开迷神瘴的办法。

    丹乾宫擅长丹药,但是毒之一道,却终究不是最强。

    这些年,她几乎一直抱着一个信念,但是一年又一年,她的希望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破灭。

    丹乾宫本草堂,每一个长老她都拜访过,请教过。

    即便是云涅长老,对迷神瘴略有研究的人,看过她父亲的症状后,也是无计可施。

    整个万象疆域,最擅长的用毒的是逍遥宗。为此,凌壁儿在十七岁那年,还亲自去了一趟逍遥宫。

    但是,求遍逍遥宫的人,却无人理会她。

    有那么几个逍遥宫的长老透露过一点意思,但前提都是要凌壁儿做他们的道侣,而且是必须先献身,再来丹乾宫看看。

    只是答应来看看,能不能治好,却是未知数。

    凌壁儿是三贞九烈的性格,别说献身,便是陌生男子碰她一下手,也势必会引起她拼命的烈性子。

    要她献身,换一个来给父亲看病的承诺,凌壁儿如何会答应?自然是誓死不从的。

    自那以后,凌壁儿发誓,谁能治好父亲的迷神瘴,她凌壁儿一辈子为奴为婢,也心甘情愿。

    若治不好父亲的迷神瘴,她凌壁儿一生都会守身如玉。

    这般发誓,也是为了告诉那些打歪主意的老家伙,她凌壁儿为了父亲可以牺牲自己,但绝不是任人轻贱的女子。想靠一个承诺哄骗她,却是休想。

    而此刻,她竟然在一个新入门的师弟口中,得到了迷神瘴的消息。

    虽然只是三言两语,但无疑比之前她遇到的任何一人都要靠谱。

    因为,江尘所说的这些,和他父亲的症状,完全一致,几乎是就是如同亲眼看到了病人一般。

    而凌壁儿坚信,在这之前,江尘绝对不知道她父亲的事。

    一次又一次破灭希望之火,在这一刻,在凌壁儿心中情不自禁又微微燃起。

    哪怕仅仅是一点点微弱的希望,凌壁儿也不愿意放弃。

    声音微微有些轻颤,灵秀的明眸中,闪动着患得患失的情绪。

    “江尘师弟,照你这般说,这迷神瘴,可有得解?”

    这个问题问出,凌壁儿只觉得浑身虚弱,几乎站立不稳。内心患得患失的情绪,让得她既想知道结果,又生怕江尘嘴里说出没得救这种话来。

    (三更完毕,让月票榜继续前进,三界的兄弟们,让我们一起入侵月票榜,让月票飞起来!)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不败升级超神级诱惑噬爱成瘾魔界的女婿美食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