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 419 章 窝里斗,窝里反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9 20:39:22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焚天之怒超级农民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我是大玩家
    “上,杀了他!”

    四大国士,一向都有默契,四道身影化为流光,射向高空,神光飞舞,各自武器挥出。

    看似简单的攻击,却是分成四个方位,将所有空间封锁。这是他们四人合击的常见套路。

    虽然谈不上阵法玄奥,但因为配合默契,所以威力极大。

    江尘居于高空,轻哼一声,手中一扬,四道金光同时射出。

    金光划空而出,化为四道流光,消失在虚空。

    陡然间,那四大国士全身一寒,眼前金光一耀,一道寒意陡然袭来,让得他们脖子发凉。

    “不好!”

    只是,说时迟,那时快。

    等他们发现情况不妙时,那四道金光已经在他们脖子划过。

    金光只一绞!

    清脆的断裂声,便如那木棍被居中折断一般,清脆得让人头皮发毛。

    下一刻,四大国士的冲击之势,陡然一停。

    那身体上冲的姿势,在那一瞬间,定格在了虚空之中。

    接着,四道血光几乎同时射出,四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当头颅升空的时候,一双双眼睛满带着不可思议,看着下方的大地,看着自己的头颅和躯体竟然离奇地分家了。

    无数碎碎念,全部化为死亡的绝望。

    在那一刻,他们知道,这一瞥,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一瞥。

    砰,砰,砰,砰!

    四具无头尸体率先落地,绝望地摔入尘埃之中,血流如注,滚滚从脖子中溢出。

    接着,四颗头颅的冲天之势到了高处,也开始下坠。

    砰砰砰砰,同时落地。

    死不瞑目。

    一招之间,四大天灵境武者,商阳王国最强大的四大国士,竟然被人一招秒杀在王宫上空。

    而整个王宫至少十万双眼睛,都活生生看到这一幕上演。

    那一刻,太子巫鸿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四大国士,一招就被人秒了!

    这对手,简直强大到可怕的地步。

    更可怕的是,这对手,是冲着他巫鸿来的。

    如果说之前,他作为太子,是重点保护对象,包括四大国士之内,都会拼全力保护他。

    那么随着四大国士阵前被人一招斩下头颅后,这份忠心到底还剩多少,就是未知之数了。

    毕竟,这对手太强大了,强大到几乎不可匹敌。

    国君巫坦也是喉咙发干,他原本以为,四大国士联手,就算赢不了这江尘,至少也能斗个旗鼓相当。

    可是,战局变化之快,简直快到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眨眼之间,四大国士就身首异处了。

    这可是灵境七重的四个强者啊!放在紫阳宗,那也是很高层次的存在。若不是他巫坦面子大,根本请不到这样的强者来作为护国国士。

    巫坦的实力,的确在这四大国士之上。可是,那也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如果四大国士联手,巫坦自问,绝对扛不住。

    然而,四大国士,就这么不可思议地被人斩杀于阵前。

    这一幕,上到巫坦,下到所有大内高手,几乎在这一瞬间,所以的斗志几乎一下子就被瓦解了。

    大内高手,强者也是如云。但是,再强的统领,也不如四大国士那么强。

    四大国士都被秒杀,他们还拿什么去斗?

    “陛下,请撤回王宫!”

    “护驾,保护陛下,撤回王宫,加强防御!”

    巫坦一嘴的苦涩,这要是撤退回王宫,就意味着在江尘面前低头。他身为一国之君,在这种情况下低头,对士气,对他巫坦的威严,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见巫坦还犹豫,那些大内高手纷纷劝道:“陛下,贼人强大,不可力敌。必须以王宫为依托,死死防御,等宗门的援助到来,才可脱困啊!”

    “父皇,回避一下吧。”巫鸿也是哭丧着脸,他知道,自己这一回是惹上大麻烦了。

    不过,事已至此,巫鸿也知道后悔无用。他知道,这一切既然是紫阳宗的高层授意,他没有别的选择,唯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

    如果他拒绝了紫阳宗高层的意思,那么他巫家的地位,也必然不保。

    所以,巫鸿很清楚,那些事,他不做也得做。做了就没有回头路。

    只是,巫鸿做梦都想不到,江尘此子,竟然能从不灭灵山逃出来,而且,还敢如此肆无忌惮杀到商阳王国!

    “父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此贼嚣张,紫阳宗必诛之。我们王室只是受命于紫阳宗,江尘的真正对头,是紫阳宗。紫阳宗的高层,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我们在这小贼面前即便丢些颜面,也没有什么丢人的。龙居雪那般天才,不也被此子斩了?”

    巫鸿这时候,想的反而没有巫坦那么多。

    他此刻,只想保命,只想死守,等待紫阳宗的援军。

    江尘法眼一瞪,射向下方。

    “巫坦,我给了你机会,你不珍惜。从此刻起,不管内外,你巫氏一门的性命,我会一个一个来收取。你们杀了江家多少人,我会十倍还给你们!”

    江尘语气之中,充满杀机。

    巫坦面色铁青,喝道:“江尘,冤有头,债有主。你若真有本事,应该去紫阳宗,却到我们世俗王国来撒什么野?宗门弟子,不得干涉世俗王国之事,这些都是十六国联盟的规矩。”

    “规矩?”江尘哈哈大笑,怒极反笑,“是巫氏一族屠杀我江家满门的时候,可讲过规矩?抢夺药师殿时,可讲过规矩?”

    “别跟我提规矩,十六国联盟的规矩,屁都不是!我的规矩只有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江尘手臂一指,指向那条环形沟壑:“从此刻起,商阳王宫,不准进,不准出。越此沟壑者,杀!”

    江尘说完,手臂一扬,虚空中顿时如同流星雨般,射下无数剑鸟。这一次,江尘是调动了数百万剑鸟大军,气势如虹。

    在数百头灵境的金翼剑鸟带领下,这剑鸟大军的威势,比当初在二渡关更胜十倍。

    一下子数百万的剑鸟大军齐声鸣叫起来,气流汇聚,怒卷云层。顿时间,整个商阳王国上空,乌云密布,山雨欲来。

    这般景象,便如那泼天大祸,降临商阳王国,压得商阳王国上上下下面色大变,惊惧不已。

    巫坦见江尘扬武耀威,阴沉着脸,眼中光芒闪烁,最终还是一挥手,咬牙道:“退入王宫,开启最高级别防御。开启地下通道,随时掩护王室子弟撤离王宫!召集紫阳宗三大外门,前来勤王,里应外合。”

    紫阳宗的三大外门,都在商阳王国,路途不远,召唤起来,几乎随叫随到。

    江尘见巫坦退入王宫,只是冷笑看着,却不急着追杀。

    他胸有成竹,在他看来,这些人只是垂死挣扎。

    既这巫氏一族铁了心顽抗到底,江尘更不可能有什么慈悲之心。

    紫阳宗压迫他的江尘的时候,从未有过什么慈悲之心。

    这巫氏一族屠杀江家人,抢夺药师殿基业时,也从未有过慈悲之心。

    对江尘而言,这紫阳宗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对药师殿和江家来说,这商阳王国的王室就是入侵家园的强盗。

    仇敌加强盗,自当屠之,又有何慈悲可言?

    所以,江尘现在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紫阳宗霸道,视人命如草芥,自视强大,觉得打压他人,镇压他人,抢夺他人,都是天经地义。

    对紫阳宗来说,实力强的他们,就占据了公道。

    实力不如他们的,那就是蝼蚁,命该让他们踩,让他们压榨,让他们屠杀。

    所以,江尘此刻,只不过是用紫阳宗的方式,还给紫阳宗的人罢了。

    他心如止水,没有半分波澜。

    他已经受够了紫阳宗的那一套,这一次,他要让紫阳宗彻底记住他江尘,让紫阳宗一想起他,就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王宫内院,重重防御,囤积内院周围。王宫内的所有机关禁制,全部打开。

    可是,即便如此,巫坦父子亦没有半点安全感可言。

    因为,这个对手太强,强到他们已经无法估算。

    “父皇,紫阳宗的援军,还有多久才能到?”太子巫鸿,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巫坦面色凝重,摇头不语。事到如今,一切只能听天由命。这王宫内院的防御,是否能扛到宗门的援军到来,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父子二人,掌管商阳王国,平时都是随心所欲,掌控他人生死。

    如今,他们悲哀地发现,他们的生死却是完全掌控在他人之手。

    以前,他们为刀俎,别人是鱼肉;而今天,他们却成了鱼肉!

    “陛下,不好了,明亲王府上遭遇不明袭击。府上巫姓子弟……”

    “怎么?”巫坦双目一瞪,头皮发麻。,明亲王,是他巫坦的弟弟。

    “全……全部遇难。”那禀报之人简直不敢对视巫坦的目光。

    “陛下,大事不好,善王子在王府之中被杀!”

    “陛下,谦王子府上遇袭,谦王子失踪……”

    “陛下……”

    各种坏消息,几乎是流水一般席卷而来,整个王宫,危机四起,就像一间破陋的屋子,大雨一下,四处漏风,四面漏水。

    “陛下,外面有大批皇亲国戚,宗亲子弟,后宫佳丽,要求进入这里,寻求保护!”

    这里是巫坦的寝宫,按规矩巫鸿都是不能来这里的。只不过事出紧急,让巫鸿躲在这里避难。

    没想到,人心惶惶之下,整个王宫内部,都知道巫坦居住的地方防御级别最高,都纷纷跑到这里来寻求庇佑。

    巫坦一下子头都大了,接纳这些人进来,根本就容纳不下,而且人多容易混乱。

    如果不接纳的话,那就代表他巫坦要放弃这些宗亲,这无疑会释放一个极为不好的信号。

    “江尘,你不要逼人太甚!”巫坦目若喷火。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将夜圣墟剑道独尊临高启明噬爱成瘾都市奇缘不败升级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