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 328 章 冤家路窄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1 04:46:53
推荐阅读:无尽神域超模的秘密帝霸圣墟我是大玩家战天将夜剑道独尊焚天之怒超级农民
    第一个流云宗子弟被轰下台,也许可以说是轻敌,一着不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这铁传风,很明显不能说他轻敌。可是,结果如何?竟然如出一辙!

    铁传风,竟然还是被对方一招轰下台去。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甚至看起来,铁传风就好像自己送上去一般。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之前那些忍不住再次嘲讽的人,再一次发现,自己又被打脸了。啪啪啪,打的干脆利落。

    一个个都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他们可以骂流云宗那个弟子废物,但是铁传风,那可是乙等武者,是宝树宗铁家的子弟,那绝对不是废物。

    那些说风凉话的宗门弟子,这一下,却是不得不承认,恐怕之前,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世俗武者了。

    之前对世俗武者的种种偏见,看样子,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了。换位思考,如果换做自己上去,能比铁传风更厉害吗?

    想到这里,这些出言讽刺的武者,一个个都悄然退回到人群之中。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忌惮。

    他们不想承认自己害怕,但不得不说,江尘强势的连赢两场,堵住了这些人的嘴巴。

    丹妃见此情形,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

    这一喝彩,立刻显得十分突兀。一个个宗门子弟,都用一种复杂,甚至带着几分仇恨的目光,朝她看了过来。

    丹妃显然知道,这时候鼓掌是拉仇恨,会让这些宗门弟子恨死她。

    不过,她压根不介意。她就喜欢看到江尘大发神威,她已经迫不及待为江尘鼓掌喝彩了。

    四周无数带着敌意的目光,不但没让丹妃感到压力,反而越加的兴奋。

    其他的世俗武者,看到江尘这般表现,心中也是羡慕之极,同时又隐隐有些嫉妒。

    不过,江尘这般表现,也给了他们一点信心。至少,也算为世俗武者争了一口气。

    到目前为止,别说世俗武者,宗门武者,取得两连胜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

    而且,要说胜得如此干脆利落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江尘这般轻松连赢两局,自然是赢得了无数瞩目。便是那些一开始完全瞧不上世俗武者的宗门子弟,此刻也忍不住偷偷打量起江尘。

    之前,一些自惜身份的甲等武者,根本没有关注场上的战况,直到人群之中不断传播,才惊动了他们。

    “连赢两局?都是一招秒之?到底是对手太弱,还是这世俗冠军,实力超群?”一名甲等武者心中产生一些疑问。

    “哼,世俗之地,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妖孽了?这家伙,也太能出风头了。希望他运气好,不要抽到我。否则,就由我来灭灭他的威风。不然,这些世俗子弟还真以为,宗门弟子都是废物不成?”

    这么一来,一些心态超然的甲等武者,此刻也是从冥想中惊动,开始关注起江尘来。

    江尘其实也知道,自己这般举动,必定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不过,站到这个擂台上,江尘就不再有任何犹豫。

    既然选择了妖孽,那就在这擂台上尽情施展。

    “继续挑战吗?”考官看着江尘,再次问道。

    “继续。”江尘根本不犹豫。

    考官似乎也猜到了他会选择继续,点点头,开始抽取他下一个对手。

    下一个对手,却是一个丙等武者,也是来自流云宗。这个家伙,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却比之前两个人都谨慎多了。

    他似乎也猜到了自己会败,不过他不想败的像前两位那么狼狈,不想成为这个世俗冠军的取胜背景。所以,他一上来,就守紧门户,大有一副死守到底的架势。

    江尘淡淡一笑,欺身向前,又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同一招。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招,仿佛总有无穷魔力一般,让人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一般。

    这第三个对手,哪怕做好了死守的架势,明明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可是在这一招之下,竟然还是无处遁形,一脸绝望地被轰下台去。

    “要不要这么残酷啊。”伴随着这家伙的一声哀叹,又一次飞下台去。

    不过,这次这家伙倒是走运,因为他发现,自己飞下台来,竟然是两脚先落地,而且双脚一定,竟然稳稳站住了。

    这么一来,倒好像是他主动倒飞下来一般。

    这家伙虽然脸皮厚,却也知道,这是人家手下留情。讪讪一笑,忽然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是啊,老子是败了。

    而且也的确是一招被轰下来。

    可是老子败的潇洒,败的风度翩翩。至少,老子是双脚落地,而且落地的姿势也非常优美。

    前两个家伙,一个乙等,一个丙等,还不是摔得狼狈不堪,哪有老子落地落得这么潇洒自如,风采照人?

    这么一想,这个家伙竟然一脸眉开眼笑,施施然回到了自家阵营去。一个败者,能败出他这般的心态,倒也算是非常另类了。

    不过,他其实内心很清楚。这世俗冠军之所以没有像虐前两位一样虐他,是因为他上台之后,姿态放的很低,也没有口出狂言。一心就摆着死守的态度。也许,正是这种弱者的态度,让自己保住了这点颜面吧?

    这么一想,这名武者,非但不痛恨江尘,反而隐隐有些欣赏,甚至有些感激了。他觉得,自己虽然败了,但跟前两位的惨状比起来,自己这一败,无疑是败的很有面子。

    这么一来,明眼人就更加心惊了。

    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世俗冠军,一直用同一招,显然是大有深意的。而且,瞧人家这架势,显然游刃有余,收放自如。

    看这第三个对手,显然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以区区丁等武者,被轰下来,怎么可能分毫不损?

    能够如此收放自如,这等实力,这等控制力,让得在场所有武者,都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那考官心中亦是赞叹:“这世俗冠军,的确是个武道天才。能将一个招数运用到如此境界,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化腐朽为神奇,绝对是个天才。”

    “继续。”江尘面对考官询问的眼神,只简单说了两个字。

    又一个对手上来,又一次被江尘一招轰下去。

    如此,第五个对手上来,还是一招!

    五个对手,同一个招数,但偏偏却是无人可破,无人可以避免一招落败的尴尬局面。

    丹妃兴奋之极,鼓掌连连。

    此刻,那些宗门武者,甚至连仇视丹妃的兴趣都没有了。他们现在都在心里隐隐担忧一件事。

    那就是——若自己上去,该如何破这一招?该如何避免这一招被败的尴尬局面?

    “这世俗冠军,难道是故意来玄灵区踢场子的吗?这战法,也未免太霸道了吧?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

    “可恶,这家伙,定是故意打我辈宗门弟子的脸。世俗武者,乡野村夫,不懂见好就收,真是可恶!”

    成家兄弟,这时候面色就很不好看了。

    他们内心,也隐隐有些后悔。看人家这架势,似乎他们两兄弟的实力,都不足以对抗啊。

    这万一在擂台上相遇,一定会被惨虐。一时间,成氏兄弟的心中,充满了惶恐之感,不住在祈祷,不要让自己遇上,千万别抽到这个家伙。

    可是,往往世事就是准备巧合的。

    当江尘第六次发起挑战的时候,抽取出来的对手,赫然就是成真。

    成真,紫阳宗弟子,玄灵区甲等武者。

    虽然是甲等武者,成真这个时候,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要说起来,他也是灵境四重的武者。

    堂弟成兰,虽然也是灵境四重,但那只是最近一桩奇遇获得了突破。

    而他成真,可是一年前就突破了灵境四重。实力,那是远超堂弟成兰的。可是,此时此刻,成真还是有一种心里没底的感觉。

    倒不是说对手强大到不可抵抗,而是对手实在太诡异了。

    打到现在,连打了五场。这家伙到底什么路数,恐怕连考官大人都没摸出个底细来。

    从头到尾,就是那么一招。而且,这一招偏偏如此霸道,如此诡异。外人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平平淡淡。

    可是,一上擂台,为什么一个个都跟送上门挨打似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在擂台上,成真几乎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法?

    可是,擂台上,胜者为王,谁管你用了什么手段?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成真带着复杂的情绪,走上台去。虽然心里发虚,但宗门弟子,心理素质还是高的。

    成真努力将那些复杂的情绪压制住,他知道,自己不能胆怯。一旦气势上弱了,想赢对手,就更加难了。

    “老子不信,这家伙就没有半点破绽?而且,为什么每次都要等他出招?为什么我就不能先发制人?”

    成真一下子,仿佛得到了无数灵感一般。是啊,为什么不先发制人呢?他觉得,那些家伙,真是傻子,明知道这一招难破,为什么不主动攻击?

    江尘站在擂台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成真。

    正所谓冤家路窄,这才多久时间,就在擂台上对上了。

    (说一下,昨天推的那本书叫《焚天之怒》,不是《梵天之怒》。请qq书城和qq阅读客户端的所有书友,方便的话,chayexs..chayexs.收藏一下这本书。便于大家日后阅读。谢谢哦。chayexs..chayexs.收藏本书,对作者也是一种认可。)第一个流云宗子弟被轰下台,也许可以说是轻敌,一着不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这铁传风,很明显不能说他轻敌。可是,结果如何?竟然如出一辙!

    铁传风,竟然还是被对方一招轰下台去。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甚至看起来,铁传风就好像自己送上去一般。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之前那些忍不住再次嘲讽的人,再一次发现,自己又被打脸了。啪啪啪,打的干脆利落。

    一个个都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他们可以骂流云宗那个弟子废物,但是铁传风,那可是乙等武者,是宝树宗铁家的子弟,那绝对不是废物。

    那些说风凉话的宗门弟子,这一下,却是不得不承认,恐怕之前,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世俗武者了。

    之前对世俗武者的种种偏见,看样子,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了。换位思考,如果换做自己上去,能比铁传风更厉害吗?

    想到这里,这些出言讽刺的武者,一个个都悄然退回到人群之中。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忌惮。

    他们不想承认自己害怕,但不得不说,江尘强势的连赢两场,堵住了这些人的嘴巴。

    丹妃见此情形,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

    这一喝彩,立刻显得十分突兀。一个个宗门子弟,都用一种复杂,甚至带着几分仇恨的目光,朝她看了过来。

    丹妃显然知道,这时候鼓掌是拉仇恨,会让这些宗门弟子恨死她。

    不过,她压根不介意。她就喜欢看到江尘大发神威,她已经迫不及待为江尘鼓掌喝彩了。

    四周无数带着敌意的目光,不但没让丹妃感到压力,反而越加的兴奋。

    其他的世俗武者,看到江尘这般表现,心中也是羡慕之极,同时又隐隐有些嫉妒。

    不过,江尘这般表现,也给了他们一点信心。至少,也算为世俗武者争了一口气。

    到目前为止,别说世俗武者,宗门武者,取得两连胜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

    而且,要说胜得如此干脆利落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江尘这般轻松连赢两局,自然是赢得了无数瞩目。便是那些一开始完全瞧不上世俗武者的宗门子弟,此刻也忍不住偷偷打量起江尘。

    之前,一些自惜身份的甲等武者,根本没有关注场上的战况,直到人群之中不断传播,才惊动了他们。

    “连赢两局?都是一招秒之?到底是对手太弱,还是这世俗冠军,实力超群?”一名甲等武者心中产生一些疑问。

    “哼,世俗之地,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妖孽了?这家伙,也太能出风头了。希望他运气好,不要抽到我。否则,就由我来灭灭他的威风。不然,这些世俗子弟还真以为,宗门弟子都是废物不成?”

    这么一来,一些心态超然的甲等武者,此刻也是从冥想中惊动,开始关注起江尘来。

    江尘其实也知道,自己这般举动,必定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不过,站到这个擂台上,江尘就不再有任何犹豫。

    既然选择了妖孽,那就在这擂台上尽情施展。

    “继续挑战吗?”考官看着江尘,再次问道。

    “继续。”江尘根本不犹豫。

    考官似乎也猜到了他会选择继续,点点头,开始抽取他下一个对手。

    下一个对手,却是一个丙等武者,也是来自流云宗。这个家伙,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却比之前两个人都谨慎多了。

    他似乎也猜到了自己会败,不过他不想败的像前两位那么狼狈,不想成为这个世俗冠军的取胜背景。所以,他一上来,就守紧门户,大有一副死守到底的架势。

    江尘淡淡一笑,欺身向前,又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同一招。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招,仿佛总有无穷魔力一般,让人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一般。

    这第三个对手,哪怕做好了死守的架势,明明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可是在这一招之下,竟然还是无处遁形,一脸绝望地被轰下台去。

    “要不要这么残酷啊。”伴随着这家伙的一声哀叹,又一次飞下台去。

    不过,这次这家伙倒是走运,因为他发现,自己飞下台来,竟然是两脚先落地,而且双脚一定,竟然稳稳站住了。

    这么一来,倒好像是他主动倒飞下来一般。

    这家伙虽然脸皮厚,却也知道,这是人家手下留情。讪讪一笑,忽然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是啊,老子是败了。

    而且也的确是一招被轰下来。

    可是老子败的潇洒,败的风度翩翩。至少,老子是双脚落地,而且落地的姿势也非常优美。

    前两个家伙,一个乙等,一个丙等,还不是摔得狼狈不堪,哪有老子落地落得这么潇洒自如,风采照人?

    这么一想,这个家伙竟然一脸眉开眼笑,施施然回到了自家阵营去。一个败者,能败出他这般的心态,倒也算是非常另类了。

    不过,他其实内心很清楚。这世俗冠军之所以没有像虐前两位一样虐他,是因为他上台之后,姿态放的很低,也没有口出狂言。一心就摆着死守的态度。也许,正是这种弱者的态度,让自己保住了这点颜面吧?

    这么一想,这名武者,非但不痛恨江尘,反而隐隐有些欣赏,甚至有些感激了。他觉得,自己虽然败了,但跟前两位的惨状比起来,自己这一败,无疑是败的很有面子。

    这么一来,明眼人就更加心惊了。

    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世俗冠军,一直用同一招,显然是大有深意的。而且,瞧人家这架势,显然游刃有余,收放自如。

    看这第三个对手,显然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以区区丁等武者,被轰下来,怎么可能分毫不损?

    能够如此收放自如,这等实力,这等控制力,让得在场所有武者,都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那考官心中亦是赞叹:“这世俗冠军,的确是个武道天才。能将一个招数运用到如此境界,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化腐朽为神奇,绝对是个天才。”

    “继续。”江尘面对考官询问的眼神,只简单说了两个字。

    又一个对手上来,又一次被江尘一招轰下去。

    如此,第五个对手上来,还是一招!

    五个对手,同一个招数,但偏偏却是无人可破,无人可以避免一招落败的尴尬局面。

    丹妃兴奋之极,鼓掌连连。

    此刻,那些宗门武者,甚至连仇视丹妃的兴趣都没有了。他们现在都在心里隐隐担忧一件事。

    那就是——若自己上去,该如何破这一招?该如何避免这一招被败的尴尬局面?

    “这世俗冠军,难道是故意来玄灵区踢场子的吗?这战法,也未免太霸道了吧?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

    “可恶,这家伙,定是故意打我辈宗门弟子的脸。世俗武者,乡野村夫,不懂见好就收,真是可恶!”

    成家兄弟,这时候面色就很不好看了。

    他们内心,也隐隐有些后悔。看人家这架势,似乎他们两兄弟的实力,都不足以对抗啊。

    这万一在擂台上相遇,一定会被惨虐。一时间,成氏兄弟的心中,充满了惶恐之感,不住在祈祷,不要让自己遇上,千万别抽到这个家伙。

    可是,往往世事就是准备巧合的。

    当江尘第六次发起挑战的时候,抽取出来的对手,赫然就是成真。

    成真,紫阳宗弟子,玄灵区甲等武者。

    虽然是甲等武者,成真这个时候,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要说起来,他也是灵境四重的武者。

    堂弟成兰,虽然也是灵境四重,但那只是最近一桩奇遇获得了突破。

    而他成真,可是一年前就突破了灵境四重。实力,那是远超堂弟成兰的。可是,此时此刻,成真还是有一种心里没底的感觉。

    倒不是说对手强大到不可抵抗,而是对手实在太诡异了。

    打到现在,连打了五场。这家伙到底什么路数,恐怕连考官大人都没摸出个底细来。

    从头到尾,就是那么一招。而且,这一招偏偏如此霸道,如此诡异。外人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平平淡淡。

    可是,一上擂台,为什么一个个都跟送上门挨打似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在擂台上,成真几乎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法?

    可是,擂台上,胜者为王,谁管你用了什么手段?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成真带着复杂的情绪,走上台去。虽然心里发虚,但宗门弟子,心理素质还是高的。

    成真努力将那些复杂的情绪压制住,他知道,自己不能胆怯。一旦气势上弱了,想赢对手,就更加难了。

    “老子不信,这家伙就没有半点破绽?而且,为什么每次都要等他出招?为什么我就不能先发制人?”

    成真一下子,仿佛得到了无数灵感一般。是啊,为什么不先发制人呢?他觉得,那些家伙,真是傻子,明知道这一招难破,为什么不主动攻击?

    江尘站在擂台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成真。

    正所谓冤家路窄,这才多久时间,就在擂台上对上了。

    (说一下,昨天推的那本书叫《焚天之怒》,不是《梵天之怒》。请qq书城和qq阅读客户端的所有书友,方便的话,chayexs..chayexs.收藏一下这本书。便于大家日后阅读。谢谢哦。chayexs..chayexs.收藏本书,对作者也是一种认可。)第一个流云宗子弟被轰下台,也许可以说是轻敌,一着不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这铁传风,很明显不能说他轻敌。可是,结果如何?竟然如出一辙!

    铁传风,竟然还是被对方一招轰下台去。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甚至看起来,铁传风就好像自己送上去一般。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之前那些忍不住再次嘲讽的人,再一次发现,自己又被打脸了。啪啪啪,打的干脆利落。

    一个个都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他们可以骂流云宗那个弟子废物,但是铁传风,那可是乙等武者,是宝树宗铁家的子弟,那绝对不是废物。

    那些说风凉话的宗门弟子,这一下,却是不得不承认,恐怕之前,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世俗武者了。

    之前对世俗武者的种种偏见,看样子,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了。换位思考,如果换做自己上去,能比铁传风更厉害吗?

    想到这里,这些出言讽刺的武者,一个个都悄然退回到人群之中。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忌惮。

    他们不想承认自己害怕,但不得不说,江尘强势的连赢两场,堵住了这些人的嘴巴。

    丹妃见此情形,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

    这一喝彩,立刻显得十分突兀。一个个宗门子弟,都用一种复杂,甚至带着几分仇恨的目光,朝她看了过来。

    丹妃显然知道,这时候鼓掌是拉仇恨,会让这些宗门弟子恨死她。

    不过,她压根不介意。她就喜欢看到江尘大发神威,她已经迫不及待为江尘鼓掌喝彩了。

    四周无数带着敌意的目光,不但没让丹妃感到压力,反而越加的兴奋。

    其他的世俗武者,看到江尘这般表现,心中也是羡慕之极,同时又隐隐有些嫉妒。

    不过,江尘这般表现,也给了他们一点信心。至少,也算为世俗武者争了一口气。

    到目前为止,别说世俗武者,宗门武者,取得两连胜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

    而且,要说胜得如此干脆利落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江尘这般轻松连赢两局,自然是赢得了无数瞩目。便是那些一开始完全瞧不上世俗武者的宗门子弟,此刻也忍不住偷偷打量起江尘。

    之前,一些自惜身份的甲等武者,根本没有关注场上的战况,直到人群之中不断传播,才惊动了他们。

    “连赢两局?都是一招秒之?到底是对手太弱,还是这世俗冠军,实力超群?”一名甲等武者心中产生一些疑问。

    “哼,世俗之地,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妖孽了?这家伙,也太能出风头了。希望他运气好,不要抽到我。否则,就由我来灭灭他的威风。不然,这些世俗子弟还真以为,宗门弟子都是废物不成?”

    这么一来,一些心态超然的甲等武者,此刻也是从冥想中惊动,开始关注起江尘来。

    江尘其实也知道,自己这般举动,必定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不过,站到这个擂台上,江尘就不再有任何犹豫。

    既然选择了妖孽,那就在这擂台上尽情施展。

    “继续挑战吗?”考官看着江尘,再次问道。

    “继续。”江尘根本不犹豫。

    考官似乎也猜到了他会选择继续,点点头,开始抽取他下一个对手。

    下一个对手,却是一个丙等武者,也是来自流云宗。这个家伙,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却比之前两个人都谨慎多了。

    他似乎也猜到了自己会败,不过他不想败的像前两位那么狼狈,不想成为这个世俗冠军的取胜背景。所以,他一上来,就守紧门户,大有一副死守到底的架势。

    江尘淡淡一笑,欺身向前,又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同一招。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招,仿佛总有无穷魔力一般,让人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一般。

    这第三个对手,哪怕做好了死守的架势,明明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可是在这一招之下,竟然还是无处遁形,一脸绝望地被轰下台去。

    “要不要这么残酷啊。”伴随着这家伙的一声哀叹,又一次飞下台去。

    不过,这次这家伙倒是走运,因为他发现,自己飞下台来,竟然是两脚先落地,而且双脚一定,竟然稳稳站住了。

    这么一来,倒好像是他主动倒飞下来一般。

    这家伙虽然脸皮厚,却也知道,这是人家手下留情。讪讪一笑,忽然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是啊,老子是败了。

    而且也的确是一招被轰下来。

    可是老子败的潇洒,败的风度翩翩。至少,老子是双脚落地,而且落地的姿势也非常优美。

    前两个家伙,一个乙等,一个丙等,还不是摔得狼狈不堪,哪有老子落地落得这么潇洒自如,风采照人?

    这么一想,这个家伙竟然一脸眉开眼笑,施施然回到了自家阵营去。一个败者,能败出他这般的心态,倒也算是非常另类了。

    不过,他其实内心很清楚。这世俗冠军之所以没有像虐前两位一样虐他,是因为他上台之后,姿态放的很低,也没有口出狂言。一心就摆着死守的态度。也许,正是这种弱者的态度,让自己保住了这点颜面吧?

    这么一想,这名武者,非但不痛恨江尘,反而隐隐有些欣赏,甚至有些感激了。他觉得,自己虽然败了,但跟前两位的惨状比起来,自己这一败,无疑是败的很有面子。

    这么一来,明眼人就更加心惊了。

    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世俗冠军,一直用同一招,显然是大有深意的。而且,瞧人家这架势,显然游刃有余,收放自如。

    看这第三个对手,显然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以区区丁等武者,被轰下来,怎么可能分毫不损?

    能够如此收放自如,这等实力,这等控制力,让得在场所有武者,都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那考官心中亦是赞叹:“这世俗冠军,的确是个武道天才。能将一个招数运用到如此境界,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化腐朽为神奇,绝对是个天才。”

    “继续。”江尘面对考官询问的眼神,只简单说了两个字。

    又一个对手上来,又一次被江尘一招轰下去。

    如此,第五个对手上来,还是一招!

    五个对手,同一个招数,但偏偏却是无人可破,无人可以避免一招落败的尴尬局面。

    丹妃兴奋之极,鼓掌连连。

    此刻,那些宗门武者,甚至连仇视丹妃的兴趣都没有了。他们现在都在心里隐隐担忧一件事。

    那就是——若自己上去,该如何破这一招?该如何避免这一招被败的尴尬局面?

    “这世俗冠军,难道是故意来玄灵区踢场子的吗?这战法,也未免太霸道了吧?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

    “可恶,这家伙,定是故意打我辈宗门弟子的脸。世俗武者,乡野村夫,不懂见好就收,真是可恶!”

    成家兄弟,这时候面色就很不好看了。

    他们内心,也隐隐有些后悔。看人家这架势,似乎他们两兄弟的实力,都不足以对抗啊。

    这万一在擂台上相遇,一定会被惨虐。一时间,成氏兄弟的心中,充满了惶恐之感,不住在祈祷,不要让自己遇上,千万别抽到这个家伙。

    可是,往往世事就是准备巧合的。

    当江尘第六次发起挑战的时候,抽取出来的对手,赫然就是成真。

    成真,紫阳宗弟子,玄灵区甲等武者。

    虽然是甲等武者,成真这个时候,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要说起来,他也是灵境四重的武者。

    堂弟成兰,虽然也是灵境四重,但那只是最近一桩奇遇获得了突破。

    而他成真,可是一年前就突破了灵境四重。实力,那是远超堂弟成兰的。可是,此时此刻,成真还是有一种心里没底的感觉。

    倒不是说对手强大到不可抵抗,而是对手实在太诡异了。

    打到现在,连打了五场。这家伙到底什么路数,恐怕连考官大人都没摸出个底细来。

    从头到尾,就是那么一招。而且,这一招偏偏如此霸道,如此诡异。外人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平平淡淡。

    可是,一上擂台,为什么一个个都跟送上门挨打似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在擂台上,成真几乎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法?

    可是,擂台上,胜者为王,谁管你用了什么手段?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成真带着复杂的情绪,走上台去。虽然心里发虚,但宗门弟子,心理素质还是高的。

    成真努力将那些复杂的情绪压制住,他知道,自己不能胆怯。一旦气势上弱了,想赢对手,就更加难了。

    “老子不信,这家伙就没有半点破绽?而且,为什么每次都要等他出招?为什么我就不能先发制人?”

    成真一下子,仿佛得到了无数灵感一般。是啊,为什么不先发制人呢?他觉得,那些家伙,真是傻子,明知道这一招难破,为什么不主动攻击?

    江尘站在擂台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成真。

    正所谓冤家路窄,这才多久时间,就在擂台上对上了。

    (说一下,昨天推的那本书叫《焚天之怒》,不是《梵天之怒》。请qq书城和qq阅读客户端的所有书友,方便的话,chayexs..chayexs.收藏一下这本书。便于大家日后阅读。谢谢哦。chayexs..chayexs.收藏本书,对作者也是一种认可。)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剑道独尊将夜超神级诱惑魔界的女婿临高启明噬爱成瘾武神空间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