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317章 初试冠军,毫无悬念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1 04:05:41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将夜焚天之怒圣墟全职法师我是大玩家剑道独尊天骄战纪
    三具尸体,三颗脑袋。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叫嚣着要人家交出东西,不然就死。

    这一刻,却是身首分离,死不瞑目,比死狗还可怜地横尸当场。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有说服力。

    那上百武者,一个个眼中写满了恐惧。如果不是戴着面具,他们此刻的表情,肯定是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这等实力,哪里是人多可以欺压的?

    说句不好听点的,如果对方想要杀人,一刻钟内,可以将他们这些人全部干掉,一个活口都逃不掉。

    太快了,那出招的速度,简直是快过了流星。

    连最强的三人,合力之下,都无法抵挡一招。

    他们这些人,恐怕十个一起上,人家也是一刀秒之。

    差距,这简直就是成年壮汉碾压幼儿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双双惊惧的眼睛,看着那三具尸体,他们甚至连看江尘的勇气都没有。满心剩下的只有恐惧。

    江尘凌空一招,斩杀三人。

    身体一拧,消散地落在了坡底下。

    对这一群呆若木鸡的武者,却是没有任何兴趣搭理。

    这群人,经此一战,心志已经被剥夺,已经是废物。武道一途上,不可能再有寸步之进。

    对这种废物,江尘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家伙,学艺不精,却也敢打我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活。”

    江尘摇了摇头,几个纵掠之间,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江尘的身影消失,那上百武者的呼吸,才稍微顺畅了一些。

    刚才那一刻,他们甚至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生怕发出半点杂音,引来灭顶之灾。

    死里逃生的感觉,让得他们一个个的背部都湿透了。

    他们悲哀地发现,这磐石妖孽,甚至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什么是悲哀,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什么是差距,这才是真正的察觉。

    他们此刻很清楚自己有多么弱小,弱小到人家杀他们的兴趣都欠奉。

    “可怕,太可怕了。”一名幸存武者声音都颤抖着,叹道。

    “一招之间,我都没看到他出动兵器,三个强大的灵境武者,就这么死了。这……真的不是在做梦么?”

    “可笑,可笑。我们这些人,在人家眼里也许连蝼蚁都不如。可笑我们这些蝼蚁,竟然妄图人家。”

    江尘的身影消失在茫茫森林中。在森林的一角,之前消失的那个人,身影忽又出现在一棵大树下。

    “能够从火海中生存的男人,果然不简单。可笑那一群小丑,不自量力,白白送命。”

    这人一直关注江尘,此刻,心里更加坚定,这个从火海中存活的男人,一定就是江尘。

    接下去几天,江尘十分低调。也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他倒不是怕其他武者再朝他动手,而是不想被这些蠢货牵累。

    上次火鸦一族,就是被那两批武者惹恼,从而火烧百里的。

    经过了这几天的活动,江尘深知这明灭谷大不简单,连圣品灵兽朱鳞火蜥都有,必定还有其他强大的生灵。

    一次运气好,遇到一头阳寿将近的圣品灵兽。不代表一直都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万一惹到一头正常的圣品灵兽,就算江尘现在有通天的手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毕竟,圣品灵兽相当于人类的元境老祖。若没有受伤,轻轻松松就可以碾压所有灵境修为的武者。

    剩下的几天时间里,江尘低调,小心,一切以安全为第一位。

    这么一来,虽然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小小的挑战,不过在江尘的努力下,都是一一化解。

    剩下几天,虽然再没有遇到暴富的机会,但小打小闹,收获也是不少。

    这明灭谷,的确是一个到处可以拣宝的地方,江尘凭借他前世的经验,有着超乎常人的判断力,所以,小打小闹中,也偶有惊喜发生。

    如此波澜不惊的几天过去了,十天的考核期,终于到了。

    所有参与考核的人,都被送出了明灭谷。

    出了谷后,江尘四处一看,发现进去八千人,出来还真的不到一半的人数。

    这么大的死伤,也让主办的四大宗门,颇感吃惊。

    清点人数,发现剩下的,竟然只有三千五百人左右。也就是说,进去的八千人当中,足足有四千五百人长眠明灭谷。

    这死亡率,超过了五成。

    江尘也知道,如果不是火鸦一族火烧百里,死亡率是达不到这么高的。

    “大家都看到了,进去了八千人,剩下的只有三千五百人。不过,你们不应该沮丧,而应该庆幸。相比于那些死在明灭谷的人,你们是幸运的。证明你们的福缘考核,已经通过。你们是真正拥有福缘的人。”

    实际上,这些幸存者,也没几个会去为死去的人感到悲伤。反而,他们一个个心里都窃喜。

    死了这么多,一下子竞争对手少了一大半。那么接下来,就意味着,他们进入四大宗门的机会,又将大增了。

    四大宗门要招纳的名额是三千个,现在满打满算,剩下的也就是三千五百个左右。

    “在这里,我必须对你们说一句恭喜。因为,你们当中,大部分人注定将获得进入宗门的资格。”

    “现在,初试五关考核,已经基本结束。我们会通过你们的考核铭牌,给你们定下初试排名。你们的初试排名,也将代入到三年复试之中,成为你们在复赛中的优势。不过,在这里,我也提醒你们一句。复赛当中,你们要面对的,却是来自宗门天才的竞争。你们在初试五关中的成绩,在真正的宗门天才面前,将会没有任何优越感可言。”

    考官提前给这些幸运者敲响警钟。

    “好了,你们原地休息一下。把你们的参赛铭牌全部上交。明天,我们就会统计出排名,为你们颁发复赛的铭牌。记住,你们的复赛铭牌的编号,和你们的初试名次一一对应。”

    初试排名成绩,江尘毫无疑问是冠军。而且必定是遥遥领先的。

    正因为有这自信,江尘跟其他不一样,对初试排名成绩,没有其他人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

    “宗门天才,终于要出场了吗?”江尘心中,倒是生出了几分期待感。

    十六国联盟中,世俗之中,对江尘已经没有任何挑战难度。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宗门的历练。

    而所谓的宗门天才,正是江尘天才崛起之路的最好试金石。

    盘膝而坐,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早上,所有的武者,心情都变得狂热起来。因为,再过一会儿,各自的名次就要出来了。

    江尘眼皮微微一抬,看着现场的狂热气氛,却是心如止水。

    初试的成绩,已经不足以在他心中荡起什么涟漪了。他的目标是复赛,是最终的十六强,是四大宗门最顶尖的所谓天才。

    “诸位,都静一静。初试的排名,已经出来了。现在,我们会按名次,依次将复赛的铭牌递交到你们手中。这复赛铭牌的颁发顺序,就是你们初赛的成绩排名。”

    每一块参赛铭牌,都有对应的编号,对应的成绩。

    实际上,这些参赛武者,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初试第一应该是没有悬念了,必定是落在磐石妖孽手中。

    只是,他们更好奇的是,这磐石妖孽到底是何方神圣?面具背后到底是哪一个人?这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果然,一切如大家想的那般,复赛的一号铭牌的归属,果然没有任何悬念。

    当考官将复赛的一号铭牌递交到江尘手里,考官的笑容也显得很亲切:“年轻人,初试五关,你是毫无争议的冠军。这块一号复赛铭牌,对你而言,既是荣耀,也是负担。你拿到它,希望你能够明白它的分量,知道他的意义。也必须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那考官语重心长,鼓励了一番,这才去颁发二号铭牌。

    复赛二号铭牌,落在一个身材瘦削的武者身上。关于此人的身份,也有一些猜测。

    但是,这二号名牌的主人,同样低调无比。一直都不显山露水。

    接下去,一块块铭牌,落到了每一个参赛武者的手中。

    排名靠前的,有高兴的,有倨傲的,也有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应得的,当然也有觉得自己发挥还不够好的。

    排名靠后的,相对心情就更沉重一些。

    毕竟,剩下这批人之中,还有五百个人要被淘汰。排名靠后的人,自然是属于被淘汰风险最高的。

    江尘将一号铭牌往腰间一挂,却是完全不理会四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好了,各自的铭牌已经到手。你们铭牌上的编号,就是你们初试的排名。接下去,你们要面对的,将是竞争更加激烈的复赛环节。记住,这复赛环节,虽然淘汰的人不多,但是复赛的排名,复赛的成绩,亦将关乎你们在宗门的命运。你们的成绩,将决定你们在宗门享受什么层次的福利。成绩越好,福利越高。所以,如果你们在初试之中,还保留了实力的话,到了复赛,就尽情释放出来吧。”

    这一番话,让得这些武者都是热血沸腾。

    宗门,终于是看到了宗门的大门敞开,向他们遥遥招手了!

    (二更到!)三具尸体,三颗脑袋。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叫嚣着要人家交出东西,不然就死。

    这一刻,却是身首分离,死不瞑目,比死狗还可怜地横尸当场。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有说服力。

    那上百武者,一个个眼中写满了恐惧。如果不是戴着面具,他们此刻的表情,肯定是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这等实力,哪里是人多可以欺压的?

    说句不好听点的,如果对方想要杀人,一刻钟内,可以将他们这些人全部干掉,一个活口都逃不掉。

    太快了,那出招的速度,简直是快过了流星。

    连最强的三人,合力之下,都无法抵挡一招。

    他们这些人,恐怕十个一起上,人家也是一刀秒之。

    差距,这简直就是成年壮汉碾压幼儿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双双惊惧的眼睛,看着那三具尸体,他们甚至连看江尘的勇气都没有。满心剩下的只有恐惧。

    江尘凌空一招,斩杀三人。

    身体一拧,消散地落在了坡底下。

    对这一群呆若木鸡的武者,却是没有任何兴趣搭理。

    这群人,经此一战,心志已经被剥夺,已经是废物。武道一途上,不可能再有寸步之进。

    对这种废物,江尘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家伙,学艺不精,却也敢打我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活。”

    江尘摇了摇头,几个纵掠之间,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江尘的身影消失,那上百武者的呼吸,才稍微顺畅了一些。

    刚才那一刻,他们甚至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生怕发出半点杂音,引来灭顶之灾。

    死里逃生的感觉,让得他们一个个的背部都湿透了。

    他们悲哀地发现,这磐石妖孽,甚至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什么是悲哀,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什么是差距,这才是真正的察觉。

    他们此刻很清楚自己有多么弱小,弱小到人家杀他们的兴趣都欠奉。

    “可怕,太可怕了。”一名幸存武者声音都颤抖着,叹道。

    “一招之间,我都没看到他出动兵器,三个强大的灵境武者,就这么死了。这……真的不是在做梦么?”

    “可笑,可笑。我们这些人,在人家眼里也许连蝼蚁都不如。可笑我们这些蝼蚁,竟然妄图人家。”

    江尘的身影消失在茫茫森林中。在森林的一角,之前消失的那个人,身影忽又出现在一棵大树下。

    “能够从火海中生存的男人,果然不简单。可笑那一群小丑,不自量力,白白送命。”

    这人一直关注江尘,此刻,心里更加坚定,这个从火海中存活的男人,一定就是江尘。

    接下去几天,江尘十分低调。也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他倒不是怕其他武者再朝他动手,而是不想被这些蠢货牵累。

    上次火鸦一族,就是被那两批武者惹恼,从而火烧百里的。

    经过了这几天的活动,江尘深知这明灭谷大不简单,连圣品灵兽朱鳞火蜥都有,必定还有其他强大的生灵。

    一次运气好,遇到一头阳寿将近的圣品灵兽。不代表一直都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万一惹到一头正常的圣品灵兽,就算江尘现在有通天的手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毕竟,圣品灵兽相当于人类的元境老祖。若没有受伤,轻轻松松就可以碾压所有灵境修为的武者。

    剩下的几天时间里,江尘低调,小心,一切以安全为第一位。

    这么一来,虽然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小小的挑战,不过在江尘的努力下,都是一一化解。

    剩下几天,虽然再没有遇到暴富的机会,但小打小闹,收获也是不少。

    这明灭谷,的确是一个到处可以拣宝的地方,江尘凭借他前世的经验,有着超乎常人的判断力,所以,小打小闹中,也偶有惊喜发生。

    如此波澜不惊的几天过去了,十天的考核期,终于到了。

    所有参与考核的人,都被送出了明灭谷。

    出了谷后,江尘四处一看,发现进去八千人,出来还真的不到一半的人数。

    这么大的死伤,也让主办的四大宗门,颇感吃惊。

    清点人数,发现剩下的,竟然只有三千五百人左右。也就是说,进去的八千人当中,足足有四千五百人长眠明灭谷。

    这死亡率,超过了五成。

    江尘也知道,如果不是火鸦一族火烧百里,死亡率是达不到这么高的。

    “大家都看到了,进去了八千人,剩下的只有三千五百人。不过,你们不应该沮丧,而应该庆幸。相比于那些死在明灭谷的人,你们是幸运的。证明你们的福缘考核,已经通过。你们是真正拥有福缘的人。”

    实际上,这些幸存者,也没几个会去为死去的人感到悲伤。反而,他们一个个心里都窃喜。

    死了这么多,一下子竞争对手少了一大半。那么接下来,就意味着,他们进入四大宗门的机会,又将大增了。

    四大宗门要招纳的名额是三千个,现在满打满算,剩下的也就是三千五百个左右。

    “在这里,我必须对你们说一句恭喜。因为,你们当中,大部分人注定将获得进入宗门的资格。”

    “现在,初试五关考核,已经基本结束。我们会通过你们的考核铭牌,给你们定下初试排名。你们的初试排名,也将代入到三年复试之中,成为你们在复赛中的优势。不过,在这里,我也提醒你们一句。复赛当中,你们要面对的,却是来自宗门天才的竞争。你们在初试五关中的成绩,在真正的宗门天才面前,将会没有任何优越感可言。”

    考官提前给这些幸运者敲响警钟。

    “好了,你们原地休息一下。把你们的参赛铭牌全部上交。明天,我们就会统计出排名,为你们颁发复赛的铭牌。记住,你们的复赛铭牌的编号,和你们的初试名次一一对应。”

    初试排名成绩,江尘毫无疑问是冠军。而且必定是遥遥领先的。

    正因为有这自信,江尘跟其他不一样,对初试排名成绩,没有其他人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

    “宗门天才,终于要出场了吗?”江尘心中,倒是生出了几分期待感。

    十六国联盟中,世俗之中,对江尘已经没有任何挑战难度。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宗门的历练。

    而所谓的宗门天才,正是江尘天才崛起之路的最好试金石。

    盘膝而坐,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早上,所有的武者,心情都变得狂热起来。因为,再过一会儿,各自的名次就要出来了。

    江尘眼皮微微一抬,看着现场的狂热气氛,却是心如止水。

    初试的成绩,已经不足以在他心中荡起什么涟漪了。他的目标是复赛,是最终的十六强,是四大宗门最顶尖的所谓天才。

    “诸位,都静一静。初试的排名,已经出来了。现在,我们会按名次,依次将复赛的铭牌递交到你们手中。这复赛铭牌的颁发顺序,就是你们初赛的成绩排名。”

    每一块参赛铭牌,都有对应的编号,对应的成绩。

    实际上,这些参赛武者,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初试第一应该是没有悬念了,必定是落在磐石妖孽手中。

    只是,他们更好奇的是,这磐石妖孽到底是何方神圣?面具背后到底是哪一个人?这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果然,一切如大家想的那般,复赛的一号铭牌的归属,果然没有任何悬念。

    当考官将复赛的一号铭牌递交到江尘手里,考官的笑容也显得很亲切:“年轻人,初试五关,你是毫无争议的冠军。这块一号复赛铭牌,对你而言,既是荣耀,也是负担。你拿到它,希望你能够明白它的分量,知道他的意义。也必须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那考官语重心长,鼓励了一番,这才去颁发二号铭牌。

    复赛二号铭牌,落在一个身材瘦削的武者身上。关于此人的身份,也有一些猜测。

    但是,这二号名牌的主人,同样低调无比。一直都不显山露水。

    接下去,一块块铭牌,落到了每一个参赛武者的手中。

    排名靠前的,有高兴的,有倨傲的,也有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应得的,当然也有觉得自己发挥还不够好的。

    排名靠后的,相对心情就更沉重一些。

    毕竟,剩下这批人之中,还有五百个人要被淘汰。排名靠后的人,自然是属于被淘汰风险最高的。

    江尘将一号铭牌往腰间一挂,却是完全不理会四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好了,各自的铭牌已经到手。你们铭牌上的编号,就是你们初试的排名。接下去,你们要面对的,将是竞争更加激烈的复赛环节。记住,这复赛环节,虽然淘汰的人不多,但是复赛的排名,复赛的成绩,亦将关乎你们在宗门的命运。你们的成绩,将决定你们在宗门享受什么层次的福利。成绩越好,福利越高。所以,如果你们在初试之中,还保留了实力的话,到了复赛,就尽情释放出来吧。”

    这一番话,让得这些武者都是热血沸腾。

    宗门,终于是看到了宗门的大门敞开,向他们遥遥招手了!

    (二更到!)三具尸体,三颗脑袋。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叫嚣着要人家交出东西,不然就死。

    这一刻,却是身首分离,死不瞑目,比死狗还可怜地横尸当场。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有说服力。

    那上百武者,一个个眼中写满了恐惧。如果不是戴着面具,他们此刻的表情,肯定是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这等实力,哪里是人多可以欺压的?

    说句不好听点的,如果对方想要杀人,一刻钟内,可以将他们这些人全部干掉,一个活口都逃不掉。

    太快了,那出招的速度,简直是快过了流星。

    连最强的三人,合力之下,都无法抵挡一招。

    他们这些人,恐怕十个一起上,人家也是一刀秒之。

    差距,这简直就是成年壮汉碾压幼儿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双双惊惧的眼睛,看着那三具尸体,他们甚至连看江尘的勇气都没有。满心剩下的只有恐惧。

    江尘凌空一招,斩杀三人。

    身体一拧,消散地落在了坡底下。

    对这一群呆若木鸡的武者,却是没有任何兴趣搭理。

    这群人,经此一战,心志已经被剥夺,已经是废物。武道一途上,不可能再有寸步之进。

    对这种废物,江尘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家伙,学艺不精,却也敢打我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活。”

    江尘摇了摇头,几个纵掠之间,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江尘的身影消失,那上百武者的呼吸,才稍微顺畅了一些。

    刚才那一刻,他们甚至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生怕发出半点杂音,引来灭顶之灾。

    死里逃生的感觉,让得他们一个个的背部都湿透了。

    他们悲哀地发现,这磐石妖孽,甚至连杀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什么是悲哀,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什么是差距,这才是真正的察觉。

    他们此刻很清楚自己有多么弱小,弱小到人家杀他们的兴趣都欠奉。

    “可怕,太可怕了。”一名幸存武者声音都颤抖着,叹道。

    “一招之间,我都没看到他出动兵器,三个强大的灵境武者,就这么死了。这……真的不是在做梦么?”

    “可笑,可笑。我们这些人,在人家眼里也许连蝼蚁都不如。可笑我们这些蝼蚁,竟然妄图人家。”

    江尘的身影消失在茫茫森林中。在森林的一角,之前消失的那个人,身影忽又出现在一棵大树下。

    “能够从火海中生存的男人,果然不简单。可笑那一群小丑,不自量力,白白送命。”

    这人一直关注江尘,此刻,心里更加坚定,这个从火海中存活的男人,一定就是江尘。

    接下去几天,江尘十分低调。也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他倒不是怕其他武者再朝他动手,而是不想被这些蠢货牵累。

    上次火鸦一族,就是被那两批武者惹恼,从而火烧百里的。

    经过了这几天的活动,江尘深知这明灭谷大不简单,连圣品灵兽朱鳞火蜥都有,必定还有其他强大的生灵。

    一次运气好,遇到一头阳寿将近的圣品灵兽。不代表一直都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万一惹到一头正常的圣品灵兽,就算江尘现在有通天的手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毕竟,圣品灵兽相当于人类的元境老祖。若没有受伤,轻轻松松就可以碾压所有灵境修为的武者。

    剩下的几天时间里,江尘低调,小心,一切以安全为第一位。

    这么一来,虽然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小小的挑战,不过在江尘的努力下,都是一一化解。

    剩下几天,虽然再没有遇到暴富的机会,但小打小闹,收获也是不少。

    这明灭谷,的确是一个到处可以拣宝的地方,江尘凭借他前世的经验,有着超乎常人的判断力,所以,小打小闹中,也偶有惊喜发生。

    如此波澜不惊的几天过去了,十天的考核期,终于到了。

    所有参与考核的人,都被送出了明灭谷。

    出了谷后,江尘四处一看,发现进去八千人,出来还真的不到一半的人数。

    这么大的死伤,也让主办的四大宗门,颇感吃惊。

    清点人数,发现剩下的,竟然只有三千五百人左右。也就是说,进去的八千人当中,足足有四千五百人长眠明灭谷。

    这死亡率,超过了五成。

    江尘也知道,如果不是火鸦一族火烧百里,死亡率是达不到这么高的。

    “大家都看到了,进去了八千人,剩下的只有三千五百人。不过,你们不应该沮丧,而应该庆幸。相比于那些死在明灭谷的人,你们是幸运的。证明你们的福缘考核,已经通过。你们是真正拥有福缘的人。”

    实际上,这些幸存者,也没几个会去为死去的人感到悲伤。反而,他们一个个心里都窃喜。

    死了这么多,一下子竞争对手少了一大半。那么接下来,就意味着,他们进入四大宗门的机会,又将大增了。

    四大宗门要招纳的名额是三千个,现在满打满算,剩下的也就是三千五百个左右。

    “在这里,我必须对你们说一句恭喜。因为,你们当中,大部分人注定将获得进入宗门的资格。”

    “现在,初试五关考核,已经基本结束。我们会通过你们的考核铭牌,给你们定下初试排名。你们的初试排名,也将代入到三年复试之中,成为你们在复赛中的优势。不过,在这里,我也提醒你们一句。复赛当中,你们要面对的,却是来自宗门天才的竞争。你们在初试五关中的成绩,在真正的宗门天才面前,将会没有任何优越感可言。”

    考官提前给这些幸运者敲响警钟。

    “好了,你们原地休息一下。把你们的参赛铭牌全部上交。明天,我们就会统计出排名,为你们颁发复赛的铭牌。记住,你们的复赛铭牌的编号,和你们的初试名次一一对应。”

    初试排名成绩,江尘毫无疑问是冠军。而且必定是遥遥领先的。

    正因为有这自信,江尘跟其他不一样,对初试排名成绩,没有其他人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

    “宗门天才,终于要出场了吗?”江尘心中,倒是生出了几分期待感。

    十六国联盟中,世俗之中,对江尘已经没有任何挑战难度。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宗门的历练。

    而所谓的宗门天才,正是江尘天才崛起之路的最好试金石。

    盘膝而坐,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早上,所有的武者,心情都变得狂热起来。因为,再过一会儿,各自的名次就要出来了。

    江尘眼皮微微一抬,看着现场的狂热气氛,却是心如止水。

    初试的成绩,已经不足以在他心中荡起什么涟漪了。他的目标是复赛,是最终的十六强,是四大宗门最顶尖的所谓天才。

    “诸位,都静一静。初试的排名,已经出来了。现在,我们会按名次,依次将复赛的铭牌递交到你们手中。这复赛铭牌的颁发顺序,就是你们初赛的成绩排名。”

    每一块参赛铭牌,都有对应的编号,对应的成绩。

    实际上,这些参赛武者,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初试第一应该是没有悬念了,必定是落在磐石妖孽手中。

    只是,他们更好奇的是,这磐石妖孽到底是何方神圣?面具背后到底是哪一个人?这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果然,一切如大家想的那般,复赛的一号铭牌的归属,果然没有任何悬念。

    当考官将复赛的一号铭牌递交到江尘手里,考官的笑容也显得很亲切:“年轻人,初试五关,你是毫无争议的冠军。这块一号复赛铭牌,对你而言,既是荣耀,也是负担。你拿到它,希望你能够明白它的分量,知道他的意义。也必须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那考官语重心长,鼓励了一番,这才去颁发二号铭牌。

    复赛二号铭牌,落在一个身材瘦削的武者身上。关于此人的身份,也有一些猜测。

    但是,这二号名牌的主人,同样低调无比。一直都不显山露水。

    接下去,一块块铭牌,落到了每一个参赛武者的手中。

    排名靠前的,有高兴的,有倨傲的,也有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应得的,当然也有觉得自己发挥还不够好的。

    排名靠后的,相对心情就更沉重一些。

    毕竟,剩下这批人之中,还有五百个人要被淘汰。排名靠后的人,自然是属于被淘汰风险最高的。

    江尘将一号铭牌往腰间一挂,却是完全不理会四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好了,各自的铭牌已经到手。你们铭牌上的编号,就是你们初试的排名。接下去,你们要面对的,将是竞争更加激烈的复赛环节。记住,这复赛环节,虽然淘汰的人不多,但是复赛的排名,复赛的成绩,亦将关乎你们在宗门的命运。你们的成绩,将决定你们在宗门享受什么层次的福利。成绩越好,福利越高。所以,如果你们在初试之中,还保留了实力的话,到了复赛,就尽情释放出来吧。”

    这一番话,让得这些武者都是热血沸腾。

    宗门,终于是看到了宗门的大门敞开,向他们遥遥招手了!

    (二更到!)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剑道独尊临高启明不败升级超神级诱惑噬爱成瘾魔界的女婿美食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