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

第311章 灵兽王者之间的厮杀

三界独尊 | 作者:犁天 | 更新时间:2017-03-21 04:05:31
推荐阅读:超模的秘密无尽神域帝霸圣墟焚天之怒我是大玩家将夜战天超神级诱惑剑道独尊
    好在,这强大生灵,似乎心思根本没在这周围,也没有察觉到有江尘这个一个人类躲在石岩之中。

    轰隆隆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不断响动,越去越远,直到消失。

    江尘轻吐一口气,苦笑道:“这明灭谷,强大生灵如此之大。世俗武者到这里,机遇虽多,但这风险,的确是无处不在啊。”

    江尘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福缘一关不淘汰任何人。

    这还用淘汰吗?进来之后,能活着出去的,能有多少?

    这么高的死亡率,哪还用得着淘汰?

    江尘现在几乎要怀疑,八千人进来,最后能有三千人出去吗?

    四大宗门说要选拔三千人进入宗门,江尘觉得,这明灭谷一役,恐怕都留不到三千人出去。

    当然,这个估计有些悲观。

    “这些事,却不用我来操心。每个人各有不同的福缘,各走不同的路。我江尘,要专注于自己的路。”

    江尘一念到此,不再想那些事。

    不过,经历了刚才那强大的波动后,江尘更加谨慎了。

    这地底之下看上去也不是绝对安全的,那强大的波动背后,必定是一个强大的生灵,绝对不逊色于火鸦王者的生灵。

    这等生灵,就有可能对自己形成生死威胁,所以,江尘的谨慎很有道理。

    悬崖中部的某一个不显眼角落,一株妖莲藤蔓挤开了石岩的缝隙,探了出来,江尘的身躯在石岩缝隙中,正好隐藏住。

    天目神瞳四下望去,只看得江尘头皮发麻。

    四处一片焦黑,如同末日侵袭之后般荒败不堪。入眼之处,没有一丝绿色,也没有半点生机。

    仿佛,这一片领域,已经被天地抛弃,成了宇宙中的荒芜。

    江尘的目光再投向那仗着云炎之花的山壁,那山壁到处一片残败,哪还有什么云炎之花?

    更可怕的是,那山壁坑坑洼洼,无数纵横交错的沟渠,好像被强大的力量从上面犁过一般,深深的沟壑,足足深入好几丈深。

    这般惨烈的现场,让得江尘目瞪口呆。

    那坚硬的山壁,能犁出这般长,这般深的沟壑,绝对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办到的。

    别人不说,江尘自问,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在山壁上开出沟壑不难,难的是如此齐整,如此之深,如此之长。

    这看上去,根本不是刻意去开辟的,而是强大生灵经过那里,自然而然犁出来的沟壑。

    “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怔怔看着四周的残破景象,喃喃自语。

    通过他的天目神瞳四处观察,这山壁周围,再无一丝气息。什么强大生灵,什么火鸦一族,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又或者,仿佛那些强大的力量,都已经伴随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消失了。

    “不可能!”江尘无法置信,如果有一种力量,可以让火鸦一族都瞬间消失的话,那种力量,就太可怕了。

    江尘从石岩缝隙中钻了出来,走在这一片焦土上,忽然间有一种天地之间,只剩我一个的孤独感。

    脚下的焦土,还有一点点残余的温度。仿佛提醒着江尘,这场末日景象在实践上并不久远。

    江尘一路走,入眼看到的,都是满目的焦土。大片大片的森林,都已经被焚烧成了灰烬。巨大的树木,都烧成了焦炭。

    无数尸骨,被烧的只剩下一副炭化的骨架,只能从形状上判断,到底是人的尸骨,还是兽类的尸骨。

    看着这一幅幅只有末日才有的景象,江尘心中也是叹息。这一路过来,单单是人类的尸骨,至少已经看到上百具了。

    这还只是他走过的这一带,其他没有走过的地方,方圆百里,死亡之数,绝对要超过三千。

    江尘徐迅而行,这一路上,没有任何骚扰,没有任何危险。

    仿佛,这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曾经活着的生灵,都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焦炭。

    的确是这样,江尘一路走,走了七八里地,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生命迹象。所有的生命气息,都葬身于这熊熊大火中。

    “云炎之花也不见了,火鸦一族,同样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满脑子的疑问。

    不过他也是豁达之人,虽然云炎之花没有得到,但也没有觉得特别遗憾。一切得失,都有福缘。

    没有得到这云炎之花,现在看来,也未必是坏事。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又看看随地可见的尸骨,江尘觉得庆幸,至少,自己还活着。

    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劫之后,能有资格走在这如同末日一般的征途中,至少那也是一种幸福,比那些躺着的尸骨都更幸福——

    活着的幸福。

    至于云炎之花,既然命中注定不是自己的,江尘也自然不会太过计较这种得得失失。

    东西虽好,却终究不如活着那么美好。

    又走了一段路,江尘忽然吸了吸鼻子。七窍通灵全开的他,忽然在一片焦炭味道中,闻到了丝丝血腥气。

    这血腥气,虽然细微,仿佛离的很远,但是江尘却能确定,这绝对是血腥味。

    武者对血腥味,是非常敏感的。

    “有血腥气,难道出现了厮杀?”江尘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脚下循着那血腥气息,快步奔去。

    火烧百里,三天三夜,按道理这一带应该没有活口。没有活口,,没有活着的生灵,又哪里来的厮杀?

    “难道,是火鸦一族?或者又有人类武者闯进来?”

    仔细想想,应该也不对。火烧百里,一片废墟。侥幸存活的人类武者恐怕远远回避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还敢来这里?

    “嗯?那是什么?”江尘闻到那血腥味越来越重,陡然间,天目神瞳微微一动,看到前面竟然一路撒有血滴。

    沿着血滴一直朝前,江尘陡然停住了脚步。

    前面的一片平野里,一路上过去,竟然到处横躺着许多尸体——火鸦的尸体。

    每一头火鸦,个头足足有一个人类那么般大小。但此刻,这些火鸦的丝状都十分凄惨,仿佛被什么强大力量击中,每一头都是血肉模糊。

    那种伤势,就好像被重物击中,有些甚至都被击成了肉饼。

    若不是火鸦独特的红色羽毛,还有那尖尖的嘴巴,江尘恐怕都认不出来这竟然是之前那些不可一世的火鸦。

    “果然是火鸦一族!”江尘心神一凛,三天前的记忆不断浮现,那时候,这些火鸦是何等的不可一世?

    三天前,这些火鸦,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火烧百里,在火鸦王者的支配下,简直就是这块地盘的绝对主宰。

    可是,转眼间,这些火鸦竟然尸横遍地,这沿路过去,起码不下三五百只的数目。

    能够一下子将三五百只火鸦灭杀,这该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江尘看着满目的火鸦尸体,心里一下子涌起丝丝寒意。

    不过这并没有让江尘止步不前。越是诡异,江尘越是想探个究竟。

    啾啾啾啾!

    陡然间,道道尖锐的啼鸣声,惊动了江尘的思绪。这啼鸣声,江尘并不陌生,赫然就是火鸦所发。

    这啼鸣声,此刻听起来,十分焦躁,甚至十分仓皇。而且,从这啼鸣声分辨,是一大批火鸦在齐声啼鸣。

    “什么情况?”江尘从这声音判断位置,大约分辨出来,这批火鸦,竟然朝着同一个方向,义无反顾地扑去。

    看那情形,竟然十分焦急的样子。

    “过去看看。”江尘打定主意,也是飞快地朝那个方向飞驰而去。

    大约三十里地外,一批狂野,被大火焚烧后的狂野显得极为凄凉荒败,无数头火鸦在那上空焦灼地盘旋着。

    而江尘上次看到的那头火鸦王,此刻也在这里。只是与上次不同。这火鸦王者全身是伤,身上许多伤口,还在不断渗着鲜血出来。那骄傲如同一团火焰般的翎毛,也是乱糟糟的,显得十分狼狈。

    王者风范此刻也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不过,即便样子十分狼狈,这火鸦王者依旧凶悍,全身的羽毛根根倒竖起来,凶戾的目光狠狠盯住地面,桀骜而凶狠。

    地面,一头体积庞大,足足有二三十丈的巨兽,匍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不住地打着响鼻,哼哧哼哧,喘气如牛,吹得地上的灰烬四处乱飞。

    这头巨兽庞大之极,那腰身足足能比得上四五个大水桶那么粗,全身鳞甲通红,一片一片,散发着狰狞的赤色光芒。

    “臭鸟毛,不过是抢了你一朵云炎之花,用得着这么拼命吗?”那巨兽一边喘气,一边低吼问。

    火鸦王大怒:“臭爬虫,你不知道这云炎之花是我冲击圣品的唯一希望吗?你抢食了我的云炎之花,那就是毁了我唯一的进阶之道。我要你死,再吞食你的血肉!”

    “切,就凭你吗?你的子子孙孙,死了一大半,你自己也就剩下半条命,还想杀我?什么时候,灵品巅峰敢大言不惭,要杀我这圣品灵兽了?”那巨兽语气不屑。

    火鸦王狰狞笑道:“圣品灵兽?没错,你的确是圣品灵兽。不过,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阳寿将近,全身功力慢慢要散掉了。所以,你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抢我的云炎之花。试图减缓功力的流散。只可惜,你实力强,血脉高,终究战胜不了岁月这个天敌。你老了,老到连我这灵品巅峰都搞不定了。所以,今天,必是你的死期!”

    火鸦王的语气,充满了仇恨,充满了杀意。

    (二更完毕。)好在,这强大生灵,似乎心思根本没在这周围,也没有察觉到有江尘这个一个人类躲在石岩之中。

    轰隆隆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不断响动,越去越远,直到消失。

    江尘轻吐一口气,苦笑道:“这明灭谷,强大生灵如此之大。世俗武者到这里,机遇虽多,但这风险,的确是无处不在啊。”

    江尘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福缘一关不淘汰任何人。

    这还用淘汰吗?进来之后,能活着出去的,能有多少?

    这么高的死亡率,哪还用得着淘汰?

    江尘现在几乎要怀疑,八千人进来,最后能有三千人出去吗?

    四大宗门说要选拔三千人进入宗门,江尘觉得,这明灭谷一役,恐怕都留不到三千人出去。

    当然,这个估计有些悲观。

    “这些事,却不用我来操心。每个人各有不同的福缘,各走不同的路。我江尘,要专注于自己的路。”

    江尘一念到此,不再想那些事。

    不过,经历了刚才那强大的波动后,江尘更加谨慎了。

    这地底之下看上去也不是绝对安全的,那强大的波动背后,必定是一个强大的生灵,绝对不逊色于火鸦王者的生灵。

    这等生灵,就有可能对自己形成生死威胁,所以,江尘的谨慎很有道理。

    悬崖中部的某一个不显眼角落,一株妖莲藤蔓挤开了石岩的缝隙,探了出来,江尘的身躯在石岩缝隙中,正好隐藏住。

    天目神瞳四下望去,只看得江尘头皮发麻。

    四处一片焦黑,如同末日侵袭之后般荒败不堪。入眼之处,没有一丝绿色,也没有半点生机。

    仿佛,这一片领域,已经被天地抛弃,成了宇宙中的荒芜。

    江尘的目光再投向那仗着云炎之花的山壁,那山壁到处一片残败,哪还有什么云炎之花?

    更可怕的是,那山壁坑坑洼洼,无数纵横交错的沟渠,好像被强大的力量从上面犁过一般,深深的沟壑,足足深入好几丈深。

    这般惨烈的现场,让得江尘目瞪口呆。

    那坚硬的山壁,能犁出这般长,这般深的沟壑,绝对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办到的。

    别人不说,江尘自问,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在山壁上开出沟壑不难,难的是如此齐整,如此之深,如此之长。

    这看上去,根本不是刻意去开辟的,而是强大生灵经过那里,自然而然犁出来的沟壑。

    “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怔怔看着四周的残破景象,喃喃自语。

    通过他的天目神瞳四处观察,这山壁周围,再无一丝气息。什么强大生灵,什么火鸦一族,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又或者,仿佛那些强大的力量,都已经伴随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消失了。

    “不可能!”江尘无法置信,如果有一种力量,可以让火鸦一族都瞬间消失的话,那种力量,就太可怕了。

    江尘从石岩缝隙中钻了出来,走在这一片焦土上,忽然间有一种天地之间,只剩我一个的孤独感。

    脚下的焦土,还有一点点残余的温度。仿佛提醒着江尘,这场末日景象在实践上并不久远。

    江尘一路走,入眼看到的,都是满目的焦土。大片大片的森林,都已经被焚烧成了灰烬。巨大的树木,都烧成了焦炭。

    无数尸骨,被烧的只剩下一副炭化的骨架,只能从形状上判断,到底是人的尸骨,还是兽类的尸骨。

    看着这一幅幅只有末日才有的景象,江尘心中也是叹息。这一路过来,单单是人类的尸骨,至少已经看到上百具了。

    这还只是他走过的这一带,其他没有走过的地方,方圆百里,死亡之数,绝对要超过三千。

    江尘徐迅而行,这一路上,没有任何骚扰,没有任何危险。

    仿佛,这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曾经活着的生灵,都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焦炭。

    的确是这样,江尘一路走,走了七八里地,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生命迹象。所有的生命气息,都葬身于这熊熊大火中。

    “云炎之花也不见了,火鸦一族,同样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满脑子的疑问。

    不过他也是豁达之人,虽然云炎之花没有得到,但也没有觉得特别遗憾。一切得失,都有福缘。

    没有得到这云炎之花,现在看来,也未必是坏事。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又看看随地可见的尸骨,江尘觉得庆幸,至少,自己还活着。

    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劫之后,能有资格走在这如同末日一般的征途中,至少那也是一种幸福,比那些躺着的尸骨都更幸福——

    活着的幸福。

    至于云炎之花,既然命中注定不是自己的,江尘也自然不会太过计较这种得得失失。

    东西虽好,却终究不如活着那么美好。

    又走了一段路,江尘忽然吸了吸鼻子。七窍通灵全开的他,忽然在一片焦炭味道中,闻到了丝丝血腥气。

    这血腥气,虽然细微,仿佛离的很远,但是江尘却能确定,这绝对是血腥味。

    武者对血腥味,是非常敏感的。

    “有血腥气,难道出现了厮杀?”江尘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脚下循着那血腥气息,快步奔去。

    火烧百里,三天三夜,按道理这一带应该没有活口。没有活口,,没有活着的生灵,又哪里来的厮杀?

    “难道,是火鸦一族?或者又有人类武者闯进来?”

    仔细想想,应该也不对。火烧百里,一片废墟。侥幸存活的人类武者恐怕远远回避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还敢来这里?

    “嗯?那是什么?”江尘闻到那血腥味越来越重,陡然间,天目神瞳微微一动,看到前面竟然一路撒有血滴。

    沿着血滴一直朝前,江尘陡然停住了脚步。

    前面的一片平野里,一路上过去,竟然到处横躺着许多尸体——火鸦的尸体。

    每一头火鸦,个头足足有一个人类那么般大小。但此刻,这些火鸦的丝状都十分凄惨,仿佛被什么强大力量击中,每一头都是血肉模糊。

    那种伤势,就好像被重物击中,有些甚至都被击成了肉饼。

    若不是火鸦独特的红色羽毛,还有那尖尖的嘴巴,江尘恐怕都认不出来这竟然是之前那些不可一世的火鸦。

    “果然是火鸦一族!”江尘心神一凛,三天前的记忆不断浮现,那时候,这些火鸦是何等的不可一世?

    三天前,这些火鸦,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火烧百里,在火鸦王者的支配下,简直就是这块地盘的绝对主宰。

    可是,转眼间,这些火鸦竟然尸横遍地,这沿路过去,起码不下三五百只的数目。

    能够一下子将三五百只火鸦灭杀,这该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江尘看着满目的火鸦尸体,心里一下子涌起丝丝寒意。

    不过这并没有让江尘止步不前。越是诡异,江尘越是想探个究竟。

    啾啾啾啾!

    陡然间,道道尖锐的啼鸣声,惊动了江尘的思绪。这啼鸣声,江尘并不陌生,赫然就是火鸦所发。

    这啼鸣声,此刻听起来,十分焦躁,甚至十分仓皇。而且,从这啼鸣声分辨,是一大批火鸦在齐声啼鸣。

    “什么情况?”江尘从这声音判断位置,大约分辨出来,这批火鸦,竟然朝着同一个方向,义无反顾地扑去。

    看那情形,竟然十分焦急的样子。

    “过去看看。”江尘打定主意,也是飞快地朝那个方向飞驰而去。

    大约三十里地外,一批狂野,被大火焚烧后的狂野显得极为凄凉荒败,无数头火鸦在那上空焦灼地盘旋着。

    而江尘上次看到的那头火鸦王,此刻也在这里。只是与上次不同。这火鸦王者全身是伤,身上许多伤口,还在不断渗着鲜血出来。那骄傲如同一团火焰般的翎毛,也是乱糟糟的,显得十分狼狈。

    王者风范此刻也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不过,即便样子十分狼狈,这火鸦王者依旧凶悍,全身的羽毛根根倒竖起来,凶戾的目光狠狠盯住地面,桀骜而凶狠。

    地面,一头体积庞大,足足有二三十丈的巨兽,匍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不住地打着响鼻,哼哧哼哧,喘气如牛,吹得地上的灰烬四处乱飞。

    这头巨兽庞大之极,那腰身足足能比得上四五个大水桶那么粗,全身鳞甲通红,一片一片,散发着狰狞的赤色光芒。

    “臭鸟毛,不过是抢了你一朵云炎之花,用得着这么拼命吗?”那巨兽一边喘气,一边低吼问。

    火鸦王大怒:“臭爬虫,你不知道这云炎之花是我冲击圣品的唯一希望吗?你抢食了我的云炎之花,那就是毁了我唯一的进阶之道。我要你死,再吞食你的血肉!”

    “切,就凭你吗?你的子子孙孙,死了一大半,你自己也就剩下半条命,还想杀我?什么时候,灵品巅峰敢大言不惭,要杀我这圣品灵兽了?”那巨兽语气不屑。

    火鸦王狰狞笑道:“圣品灵兽?没错,你的确是圣品灵兽。不过,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阳寿将近,全身功力慢慢要散掉了。所以,你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抢我的云炎之花。试图减缓功力的流散。只可惜,你实力强,血脉高,终究战胜不了岁月这个天敌。你老了,老到连我这灵品巅峰都搞不定了。所以,今天,必是你的死期!”

    火鸦王的语气,充满了仇恨,充满了杀意。

    (二更完毕。)好在,这强大生灵,似乎心思根本没在这周围,也没有察觉到有江尘这个一个人类躲在石岩之中。

    轰隆隆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不断响动,越去越远,直到消失。

    江尘轻吐一口气,苦笑道:“这明灭谷,强大生灵如此之大。世俗武者到这里,机遇虽多,但这风险,的确是无处不在啊。”

    江尘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福缘一关不淘汰任何人。

    这还用淘汰吗?进来之后,能活着出去的,能有多少?

    这么高的死亡率,哪还用得着淘汰?

    江尘现在几乎要怀疑,八千人进来,最后能有三千人出去吗?

    四大宗门说要选拔三千人进入宗门,江尘觉得,这明灭谷一役,恐怕都留不到三千人出去。

    当然,这个估计有些悲观。

    “这些事,却不用我来操心。每个人各有不同的福缘,各走不同的路。我江尘,要专注于自己的路。”

    江尘一念到此,不再想那些事。

    不过,经历了刚才那强大的波动后,江尘更加谨慎了。

    这地底之下看上去也不是绝对安全的,那强大的波动背后,必定是一个强大的生灵,绝对不逊色于火鸦王者的生灵。

    这等生灵,就有可能对自己形成生死威胁,所以,江尘的谨慎很有道理。

    悬崖中部的某一个不显眼角落,一株妖莲藤蔓挤开了石岩的缝隙,探了出来,江尘的身躯在石岩缝隙中,正好隐藏住。

    天目神瞳四下望去,只看得江尘头皮发麻。

    四处一片焦黑,如同末日侵袭之后般荒败不堪。入眼之处,没有一丝绿色,也没有半点生机。

    仿佛,这一片领域,已经被天地抛弃,成了宇宙中的荒芜。

    江尘的目光再投向那仗着云炎之花的山壁,那山壁到处一片残败,哪还有什么云炎之花?

    更可怕的是,那山壁坑坑洼洼,无数纵横交错的沟渠,好像被强大的力量从上面犁过一般,深深的沟壑,足足深入好几丈深。

    这般惨烈的现场,让得江尘目瞪口呆。

    那坚硬的山壁,能犁出这般长,这般深的沟壑,绝对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办到的。

    别人不说,江尘自问,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在山壁上开出沟壑不难,难的是如此齐整,如此之深,如此之长。

    这看上去,根本不是刻意去开辟的,而是强大生灵经过那里,自然而然犁出来的沟壑。

    “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怔怔看着四周的残破景象,喃喃自语。

    通过他的天目神瞳四处观察,这山壁周围,再无一丝气息。什么强大生灵,什么火鸦一族,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又或者,仿佛那些强大的力量,都已经伴随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消失了。

    “不可能!”江尘无法置信,如果有一种力量,可以让火鸦一族都瞬间消失的话,那种力量,就太可怕了。

    江尘从石岩缝隙中钻了出来,走在这一片焦土上,忽然间有一种天地之间,只剩我一个的孤独感。

    脚下的焦土,还有一点点残余的温度。仿佛提醒着江尘,这场末日景象在实践上并不久远。

    江尘一路走,入眼看到的,都是满目的焦土。大片大片的森林,都已经被焚烧成了灰烬。巨大的树木,都烧成了焦炭。

    无数尸骨,被烧的只剩下一副炭化的骨架,只能从形状上判断,到底是人的尸骨,还是兽类的尸骨。

    看着这一幅幅只有末日才有的景象,江尘心中也是叹息。这一路过来,单单是人类的尸骨,至少已经看到上百具了。

    这还只是他走过的这一带,其他没有走过的地方,方圆百里,死亡之数,绝对要超过三千。

    江尘徐迅而行,这一路上,没有任何骚扰,没有任何危险。

    仿佛,这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曾经活着的生灵,都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焦炭。

    的确是这样,江尘一路走,走了七八里地,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生命迹象。所有的生命气息,都葬身于这熊熊大火中。

    “云炎之花也不见了,火鸦一族,同样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尘满脑子的疑问。

    不过他也是豁达之人,虽然云炎之花没有得到,但也没有觉得特别遗憾。一切得失,都有福缘。

    没有得到这云炎之花,现在看来,也未必是坏事。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残破景象,又看看随地可见的尸骨,江尘觉得庆幸,至少,自己还活着。

    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劫之后,能有资格走在这如同末日一般的征途中,至少那也是一种幸福,比那些躺着的尸骨都更幸福——

    活着的幸福。

    至于云炎之花,既然命中注定不是自己的,江尘也自然不会太过计较这种得得失失。

    东西虽好,却终究不如活着那么美好。

    又走了一段路,江尘忽然吸了吸鼻子。七窍通灵全开的他,忽然在一片焦炭味道中,闻到了丝丝血腥气。

    这血腥气,虽然细微,仿佛离的很远,但是江尘却能确定,这绝对是血腥味。

    武者对血腥味,是非常敏感的。

    “有血腥气,难道出现了厮杀?”江尘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脚下循着那血腥气息,快步奔去。

    火烧百里,三天三夜,按道理这一带应该没有活口。没有活口,,没有活着的生灵,又哪里来的厮杀?

    “难道,是火鸦一族?或者又有人类武者闯进来?”

    仔细想想,应该也不对。火烧百里,一片废墟。侥幸存活的人类武者恐怕远远回避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还敢来这里?

    “嗯?那是什么?”江尘闻到那血腥味越来越重,陡然间,天目神瞳微微一动,看到前面竟然一路撒有血滴。

    沿着血滴一直朝前,江尘陡然停住了脚步。

    前面的一片平野里,一路上过去,竟然到处横躺着许多尸体——火鸦的尸体。

    每一头火鸦,个头足足有一个人类那么般大小。但此刻,这些火鸦的丝状都十分凄惨,仿佛被什么强大力量击中,每一头都是血肉模糊。

    那种伤势,就好像被重物击中,有些甚至都被击成了肉饼。

    若不是火鸦独特的红色羽毛,还有那尖尖的嘴巴,江尘恐怕都认不出来这竟然是之前那些不可一世的火鸦。

    “果然是火鸦一族!”江尘心神一凛,三天前的记忆不断浮现,那时候,这些火鸦是何等的不可一世?

    三天前,这些火鸦,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火烧百里,在火鸦王者的支配下,简直就是这块地盘的绝对主宰。

    可是,转眼间,这些火鸦竟然尸横遍地,这沿路过去,起码不下三五百只的数目。

    能够一下子将三五百只火鸦灭杀,这该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江尘看着满目的火鸦尸体,心里一下子涌起丝丝寒意。

    不过这并没有让江尘止步不前。越是诡异,江尘越是想探个究竟。

    啾啾啾啾!

    陡然间,道道尖锐的啼鸣声,惊动了江尘的思绪。这啼鸣声,江尘并不陌生,赫然就是火鸦所发。

    这啼鸣声,此刻听起来,十分焦躁,甚至十分仓皇。而且,从这啼鸣声分辨,是一大批火鸦在齐声啼鸣。

    “什么情况?”江尘从这声音判断位置,大约分辨出来,这批火鸦,竟然朝着同一个方向,义无反顾地扑去。

    看那情形,竟然十分焦急的样子。

    “过去看看。”江尘打定主意,也是飞快地朝那个方向飞驰而去。

    大约三十里地外,一批狂野,被大火焚烧后的狂野显得极为凄凉荒败,无数头火鸦在那上空焦灼地盘旋着。

    而江尘上次看到的那头火鸦王,此刻也在这里。只是与上次不同。这火鸦王者全身是伤,身上许多伤口,还在不断渗着鲜血出来。那骄傲如同一团火焰般的翎毛,也是乱糟糟的,显得十分狼狈。

    王者风范此刻也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不过,即便样子十分狼狈,这火鸦王者依旧凶悍,全身的羽毛根根倒竖起来,凶戾的目光狠狠盯住地面,桀骜而凶狠。

    地面,一头体积庞大,足足有二三十丈的巨兽,匍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不住地打着响鼻,哼哧哼哧,喘气如牛,吹得地上的灰烬四处乱飞。

    这头巨兽庞大之极,那腰身足足能比得上四五个大水桶那么粗,全身鳞甲通红,一片一片,散发着狰狞的赤色光芒。

    “臭鸟毛,不过是抢了你一朵云炎之花,用得着这么拼命吗?”那巨兽一边喘气,一边低吼问。

    火鸦王大怒:“臭爬虫,你不知道这云炎之花是我冲击圣品的唯一希望吗?你抢食了我的云炎之花,那就是毁了我唯一的进阶之道。我要你死,再吞食你的血肉!”

    “切,就凭你吗?你的子子孙孙,死了一大半,你自己也就剩下半条命,还想杀我?什么时候,灵品巅峰敢大言不惭,要杀我这圣品灵兽了?”那巨兽语气不屑。

    火鸦王狰狞笑道:“圣品灵兽?没错,你的确是圣品灵兽。不过,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阳寿将近,全身功力慢慢要散掉了。所以,你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抢我的云炎之花。试图减缓功力的流散。只可惜,你实力强,血脉高,终究战胜不了岁月这个天敌。你老了,老到连我这灵品巅峰都搞不定了。所以,今天,必是你的死期!”

    火鸦王的语气,充满了仇恨,充满了杀意。

    (二更完毕。)
三界独尊最新章节http://douji.cc/sanjiedu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模的秘密圣墟将夜超神级诱惑剑道独尊魔界的女婿武神空间临高启明灵武帝尊都市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