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女主称帝纪实最新章节

WwW..Com第120章 战器小说网

女主称帝纪实 | 作者:枉凭栏 | 更新时间:2017-06-12 06:54:43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官榜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穿越者医道官途首席御医
    三人就出了大帐, 朝营地后方走去,越过一排营帐, 就到了一处开阔地,大约有十来丈见方,地面上的草都被除干净了,裸|露出深褐色的泥土。@樂@文@小@说|

    场地边缘停放了数十辆黑不溜秋的铁车,其中几辆上头有折叠起来的巨大梯子, 能看出来是云梯,然而更多的却是四个轱辘上头顶着硕大的黑铁块, 形态十分怪异, 乍看过去完全猜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最外头的一架“铁块车”旁边,正蹲着个人,手里拿了榔头敲敲打打, 完全没注意有人过来。

    “静之!”王徽就笑着喊了一声。

    那人腾地一下站起来,却不小心撞到了铁车上头伸出来的架子, 顿时抱着脑袋呜呜呜地喊疼, 一边也没忘了一溜小跑迎过来。

    “哎哟将军呐!您可吓死我了!” 疼得龇牙咧嘴还要挤出笑来, 那脸上表情就十分滑稽。

    濮阳荑和云绿都被他逗笑了。

    “顽皮。”王徽就笑斥一句, 又问,“东西都准备得如何了?”

    提到这些铁皮车, 就好似一下抚平了疼痛,那人顿时眼睛一亮,笑得十分灿烂,总算显出了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蛋来。

    看着约莫二十出头, 穿一身靛青色的细布短打,头发高高束在脑后,五官端正,相貌俊朗,似乎十分爱笑,眼角有细细的笑纹,一咧开嘴就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让人倏然有阳光照眼的感觉。

    王徽这些年锻炼下来,如今二十一岁的年纪,个子已比刚穿越的时候又高了一些,据后世度量衡来看,怎么也有一米七五以上了,然而这少年的身量竟比王徽还要高了半个头,加上一身青葱干净的气质,看去就仿佛一棵沐浴在阳光下的小白杨一样挺拔可爱。

    王徽三人各自对视一眼,心下颇为感慨,虽然年龄差不多,然而在这样的后生面前,不免都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这少年姓李,单名一个谧字,表字静之,今年二十岁整,虽然年轻,来头可不小,乃是墨门流传到今日的最后一位矩子。

    墨家始于战国,盛于先秦,先祖墨翟作为第一任矩子,主张“兼爱”、“非攻”、“尚贤”、“尚同”,与当时孔圣的儒学并称“显学”,后又传于禽滑厘、孟胜、田襄子等人,墨学一度十分兴旺。

    除去一系列极具价值的哲学思想之外,墨家于格物之学贡献也是极大,几何学、物理学、机械工程等均有涉猎,既广且深。

    然而墨门虽在先秦时期显赫一时,但先后经历了秦朝焚书之弊、西汉“推明孔氏、抑黜百家”两轮灾祸,墨学可谓是受到了重创,不得不转至地下继续发展,然而即便如此,墨家弟子也依旧人数众多,广布天下,再加上十分严密细致的组织系统,竟就这样一代代悄悄留传了下来。

    到得如今,历经将近两千年的风霜岁月,墨门组织再是庞大,也敌不过时间的侵蚀,人数渐渐减少,势力也急剧收缩,李谧如此年轻就能当上矩子,固然是因为他自身十分优秀,但同时也是因为同门老的老死的死,年轻一辈大多担不起事来,墨门一干长老挑来拣去,最终也只能把担子放到了年仅十六岁的李谧肩上。

    然而李谧生性洒脱自由,不爱受拘束,即便领了矩子之位,看着门中总共剩下不到五十个人的凋零局面,也懒得再行收拾,更没有心思出去传教布道、吸收新鲜血液,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只消诗书尚存,又何必拘泥形式?千年以降,墨学虽不显赫,却也早已深入世人之心,世人一日不死光,墨学便可永存。但凡心有墨学,即便身在墨门之外,照样是我门中弟子。”

    又在总舵蹉跎两年,到了十八岁上,他就再也憋不住,索性离了大山,游历天下,增长见闻,度民生,品疾苦,倒是学会了很多在总舵一辈子都无法学到的新东西。

    永嘉二十二年九月,他游历路过雁门关,早闻年初的时候漠南河套一带就已回归大楚,王师勇锐自不必提,可那统帅竟是一位年轻女子,威名远播,鞑虏闻之丧胆、望风披靡,沿途经过的城池村镇,再没有不知道这位平朔将军大名的,而且不拘问的是谁,便是街头地痞、赌场娼寮那些下九流的人物,提起王将军来,那也是个个都要挑大拇指的。

    上古妇好、北朝木兰、初唐平阳……这些史上有名的女将们,无不年代久远,事迹佚散,在今人眼中,也不过是如同神话传说里的虚构角色一般,只能瞻仰想象,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而今却能亲眼目睹正当盛年的巾帼英雄,李谧这样爱凑热闹、瞧新鲜的性格,自然不会放过,索性便打马回头,直奔雁门卫,到了卫所衙门跟前,直接一封自荐信递进去,言道自己出身墨门,为最后一代关门矩子,身负器物、械用、水利、机关术等绝学,盼能投入将军麾下,一尽绵薄。

    对于人才,王徽历来是嫌少不嫌多的,而今手下虽然人手充足,然而在军工科技方面却只得王鸢一人,连那种不必深研技术理论、只需要进行机械培训的助手,都要进行三四个月的调|教才能令王鸢满意,到底还是忙不过来。

    故而她一见到李谧的信件,当时就大喜,连忙把人迎进大营,又介绍给王鸢认识,让两人互为考较切磋格物之学。

    便算物理工程之类的学问有所欠缺,但李谧毕竟还精通治水,战时或许作用不大,但日后治理国家,漕运河务那可是重中之重。

    又隔一日,王鸢就亲自上报,只道李矩子确是身怀绝学,一身技艺与她父亲所著手本可互补短长,各为所用,实在是极难得的人才,主上一定要牢牢把握住才行。

    王徽自然十分高兴,当即就给李谧安排了住处,正式收入麾下,自此雁门卫衙门后院叮当敲打之声更是不绝于耳,两个技术宅凑到一起,那真是棋逢对手,热火朝天,忙活起来恨不得把房子都点了的。

    而此次围攻王庭哈拉和伦,夜战突袭、阴谋诡计再难派上用场,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的攻城之战,到底还是要靠器械。

    王徽就让王鸢和李谧共同负责此次战事器械的研制和督造,她心里也是挺有把握的,王鸢手里的现代物理学和工程学知识,再加上李谧所负古人的技术经验,两者结合起来,必然能大有斩获。

    而眼前这几十辆黑漆漆的铁块车,看着毫不起眼,她却一点都没有失望,只是兴致盎然地问道:“这些又是什么?展翼呢?没同你一起?”

    “回将军的话,我们俩现在是轮班倒,”李谧就笑,“昨儿夜里是她值班,忙活了一晚上,一早就回去睡了,今儿白天就轮到属下啦。”

    王徽点点头,温言勉励几句,又问,“那边摩云梯可完工了?我看你们倒是都折好了。”

    “是,摩云梯车共计十辆,每辆展开高可三丈,宽有一丈二尺,楠木做梯,外头涂了防火清漆,精铁铆钉相连,绝对坚固。”李谧就引着王徽来到一辆梯车旁边,又要吩咐兵士把梯子打开演示给三位上官看。

    这时代的度量衡已丈、尺为主,一丈差不多是后世的三米有余,三丈就是十米,而金陵城的城墙也不过高十二米,这王庭城墙最高处也只有七八米,高度那是绰绰有余。

    宽一丈二尺,那就差不多是五米,能并排站开四个全副武装的重步兵,若是多辆云梯车并联,那同时爬上城头的兵士就会更多。

    倒也足够了。

    “不必了,梯子展开太高太宽,目标甚大,此处离王庭不远,让鞑子在城头瞧见可不好。”王徽笑着阻住,“……再把连天弩给我们看看吧。”

    李谧又耍一番宝,好歹从将军口里挖出几句夸奖,这才笑嘻嘻引着众人朝前走,“……便在这处。”

    一面就走到了一辆黑漆漆的“铁块车”旁边,下头是四个轱辘,上头则是一大块黑铁制成的立方体,块头倒比云梯车小一些,但总也有一人多高。

    王徽就走过去,伸手在铁块上敲了敲,发出嗡嗡的响声,显然里头是中空的。

    “嘿嘿,都让开都让开,利器无眼,利器无眼呐。”李谧就笑眯眯越众而出,让王徽等人退出三尺之外,伸手在车底机括上一按,就见那巨大的铁块发出闷响,继而缓缓裂开,露出许多各式各样的器械齿轮纽带,也不见李谧如何动作,只是连续按了几次机括,那些器械就自动组装起来,不过须臾功夫,一架硕大无朋、足可使两人横卧其上的黑铁床弩就威风凛凛地立于铁车之上了。

    虽然日前已经见过雏形,濮阳荑和云绿等人还是不由屏住了呼吸。

    王徽到底见多识广,并不多么惊讶,只也着实从心底赞叹古人的智慧。

    就见李谧抬手唤过兵士,几个膀大腰圆的就抬了一捆木箭过来,根根粗如儿臂,长可三尺,正是督造营专门制来供连天弩试射的,一人抬了一支,小心翼翼放入床弩|箭槽之中。

    这架床弩巨大无比,同时可射二十支巨箭。

    李谧就指挥着兵士把弩机对准远处无人的丘陵,发一声喊,十名兵士一起发力转动绞盘,一个个面颊涨红,汗水一滴滴落下来,显然用力已到极限,连天弩的弓弦也绷紧了。

    “将军?”李谧微笑望向王徽,意在请示。

    王徽目光并未看向床弩,只是紧紧盯住远方丘陵,缓缓点了点头。

    “放!”李谧就大喝一声,绞盘兵士齐齐松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似有飓风吹过,那二十支巨大的木箭裹挟着风雷,流星赶月一般朝那处小丘飞去。

    也不过转瞬的工夫,就听远处传来一声闷响,有烟尘石块四散崩裂,即便是远在这一端的众人,用了肉眼去看,也能看到那小丘整整塌下来好大一块土石。

    若换了铁箭,再佐以烈焰、火药之类,又该是何等威力?

    王徽深吸一口气,略作目测方道:“那处小丘,离此地约莫有两里地吧?”

    “将军慧眼,”李谧微笑拱手,“属下已带人实地丈量过,共为三百一十三丈远。”

    也就是说,这架连天床弩的射程,已接近一公里。

    而宋代澶渊之战中装载“寒鸦箭”的著名床弩,射程也不过才二百丈,这已被誉为中国古代射程最远的弩机了。

    濮阳荑和云绿等人对视一眼,都是喜形于色。

    “……弩机下头还有铁柱,现在都折起来了,”李谧就指指床弩下方,尚有未及展开的各类机括,“待上了战场,就可将其伸展开来,不如云梯高,可也有两丈多高,到时可直接血洗城头。”

    也算是冷兵器时代的地对空远程攻击单位了。

    王徽唇角终于轻轻勾起,露了一丝笑容。

    李谧却暗暗吐吐舌头……这位将军大人,真是难以取悦呀。

    王徽就走近了一些,缓缓摩挲弩身,神情变得严肃,“螺丝、润滑、弹药,缺一不可,若有任何差池,只怕就能左右战局……你们可都准备好了?”

    李谧也收了笑,正色道:“将军放心便是,我和展翼轮班不错眼地看着,您又特意把亲卫营拨了一半过来把守,再不会出差错的。”

    顿了顿又道,“只是……如此巨大的器用,久置到底不妥,所谓夜长梦多,还请将军早作决断。”

    王徽点点头,抬眼看看天色,日头已快到中天,就微笑道:“行了,都忙活了一上午,先回去吃午饭吧。”

    一面又对濮阳荑道,“传我军令,下午休整,晚上养精蓄锐,明晨点卯,辰初便开始攻城。”

    “是!”濮阳荑响亮答应一声,在场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

    是夜。

    近些日子,漠北的天候并不好,虽然并未降雨,却一直没有放晴,白日里浓云低垂,晚上也是无星无月。

    三更时分,正是夜色最浓之时,整个大营都在酣睡之中,连奉命守卫云梯床弩的平朔将军亲卫们,也有点犯困。

    然而就在此时,云梯车的方向似乎传来了什么响动。

    一名亲卫猛地惊醒,戳戳身边同袍,“听见没,刚那什么动静啊?”

    “嗯……啊?怎么了?”同袍还在打盹,尚未反应过来。

    那亲卫就抬头看过去,夜色笼罩之下,巨大的云梯车和床弩车如同漆黑的巨兽,趴伏在那里,沉默不言。

    “罢了,你再眯一会,我过去看看。”他摇了摇头,紧一紧身上铠甲,站起身来。

    身边同袍没有答话,只是传来低低的鼾声。

    那亲卫左右看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响动。

    他就大踏步朝着云梯车走去。

    到了近处,他又四下环顾一眼,幽深的夜色低垂,漆黑的阴影里似有妖魔低伏,仿佛随时都要跳出来择人而噬。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按下心中忐忑,从靴筒里拔出一柄匕首,手底动作飞快,瞅准了云梯最底端的一排铆钉,一个个把它们撬松了。

    做完这一切,他又走了一圈,把所有云梯车最下头的一排钉子都如法炮制了一番。

    末了又看一眼床弩,怎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打开那些“铁块”的机括,只得摇摇头,轻手轻脚地走了回去。

    “嗯……咋了?出啥事了?”同袍听见他回来,睡眼惺忪地问道。

    “无事,草原上田鼠罢了,这时节最爱作怪。”他轻声回了一句,在同袍身边坐下,“睡会吧,明日……还有一场恶战呢。”(83中文网 )</div>

    
女主称帝纪实最新章节http://douji.cc/nvzhuchendiji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医道官途首席御医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透视高手我的邻居是女妖我的神级支付宝重走枭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