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九十四章 玉人何处教吹箫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3:24:55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末日刁民穿越者武极天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首席御医无尽武装唯我独尊官榜
    素娘满不在乎道:“谁要和你学吹萧,我才不学,这又不能当饭吃。”忽地想到,如此夜深人静,自己身为寡嫂,却在小叔子房里待着,这可是犯忌讳的事儿,不比在刘家村,兴奋劲头降下来,脸儿有些发烫,道:“你……你早点歇着吧,我先出去!”不敢在这屋里待得太久,转身便走。

    楚欢忽地道:“素娘姐,屋里还缺其他东西吗?”

    素娘停下脚步,想了想,道:“油盐酱醋都不缺,米缸里也有大米,能吃很久……苏先生还让人送来了一些咸鱼咸肉,数量不少,这个冬天只怕吃不完。唔……好像不缺什么!”

    楚欢心中好笑,素娘毕竟是家庭主妇,想到的就是柴米油盐,于是道:“我倒觉着缺点东西!”

    “什么?”

    “衣裳!”楚欢看着素娘的青丝棉袄,虽然干净,但是却有些成旧,而且穿在身上显得有些臃肿,虽然素娘的身体颇为丰满结实,但是楚欢却也知道,素娘的娇躯体型其实非常的美妙,在刘家村那夜素娘偷偷倒洗澡水,楚欢是瞧过一回,翘臀细腰,丰乳挺翘,身形其实很为曼妙,被这大厚棉袄包裹,却是将她的好身材完全掩盖。

    更为主要的是,这棉袄看起来厚实,其实并不算十分暖和,而且素娘似乎也只有这一件棉袄,一个冬天撑过去,实在有些寒酸。

    他怀中有马靖巴结送上来的金叶子,那可是一笔巨款,对于楚欢来说,这些金子的最大用途,就是改善家人生活。

    而吃穿则是首位。

    素娘有些奇怪,问道:“衣裳?”看了看自己的棉袄,干干净净,问道:“我衣裳怎么了?”

    楚欢微一沉吟,才道:“明日若是无事,你和我上市集一趟,给你和娘买几件衣裳……府城毕竟不比乡下,衣裳料子会好些,也会暖和许多!”

    素娘顿时显出欢喜之色,但是马上黯然下来,摇头道:“你这还没做事,就想着花银子,难不成已经给你发了工钱?就算有工钱,还要扣银子下去还债……家里开销也要花银子,这府城的东西太贵,还是不去了!”

    虽然住上大宅子,但毕竟节俭惯了,素娘可不会想到楚欢身上怀有巨款。

    楚欢也不多说,只道:“你记着就是,银子的事情不必担心,买几件衣裳的银子也差不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早起来,李夫子便已经起身,楚欢与他说了宅子的事情,李夫子微一沉吟,终道:“苏家大气,既然这么说了,若是拒绝,反倒矫情。只是既然别人如此待你,你好好为他们办事就成。”抚恤叹道:“你娘这一辈子清苦,如今跟着你,也只盼能过上好日子!”

    楚欢道:“舅爷,二郎如今也能挣些银子养家,不如你就留在这里,与我们住在一起,二郎自然也会好好孝顺您!”

    李夫子孤老一人,楚欢倒是真心想将他留在身边,也好照顾。

    李夫子拍了拍楚欢手臂,一脸欣慰道:“你有这样的心,就业就很欣慰,只是我一生在青柳县生活,而且还带着学生,住在这里于公于丝都不合适。若是有空闲,我抽暇偶尔过来转一转就是。”

    楚欢知道老人家性子执拗,也不再劝,只是想着等过些年头,老人家实在不能动弹,再接在身边赡养,毕竟李夫子与楚李氏兄妹二人并无其他亲属,日后赡养的责任自然是要自己担起来。

    或许是从刘家村往府城颠簸,楚李氏从未出过这么远的门,而且大雪天气,楚李氏却是受了寒,并没有起身。

    楚欢往楚李氏屋里说了阵子话,也将苏家赠房子的事情说了,楚李氏十分吃惊,好在李夫子在旁圆场,倒也是含糊过去。

    素娘一大早便起来做早饭,服侍楚李氏用完,李夫子三人才用,吃完早餐,楚欢便独自先去,骑马找了银号,拿出一片金叶子,兑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又雇了一辆马车,带着马车回来,李夫子要走,他拦不住,只能雇辆马车送他回去。

    他本想将李夫子送回县丞,毕竟有了马匹,而且两地路途不远,倒也方便,李夫子却是拦阻,只说这府城他也不是没有来过,道路十分熟悉,不比相送,楚欢劝不住,只好取了二十两银子塞给李夫子,李夫子推脱不掉,终是收下,乘了马车离开宅子,楚欢骑马送了一程,也就回来。

    回到家中,尚未进屋,就听到家里传来一阵竹箫声,声音时响时不响,毫无美妙可言,楚欢轻步循着声音过去,到得自己房门前,只见房门虚言,那古怪的箫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

    楚欢透过缝隙,向里面看去,只见素娘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有模有样地竖拿竹箫,粉粉丰润的樱唇正对在箫口之上,学着自己昨晚的样子,煞有其事地按着箫孔,正在吹萧。

    只是吹箫岂会那样简单,素娘连气息都掌握不准,竹箫时不时地吹不响,就更别说能吹出美妙的箫音了。

    素娘吹了一阵子,显得十分沮丧,一只手托着下巴,纳闷自语道:“这就怪了,二郎吹出来,怎地就不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我弄错了什么地方?”

    楚欢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好笑,想不到素娘对这竹箫起了兴趣,昨夜还口口声声说竹箫不能当饭吃,不要学,今日却是趁自己出去,偷偷来这里自学。

    素娘想了一阵子,实在想不出结果,又拿起竹箫吹了两下,她这两下吹起来,更是难听,楚欢再也忍不住,虽然抿着嘴,鼻中却发出了再也忍不住的笑音。

    素娘耳朵灵敏无比,已经听到笑声,像一只兔子受了惊吓,忽地站起来,楚欢此时已经推门进去,笑道:“素娘姐,吹箫呢?”

    素娘急忙将手中竹箫放在一旁,有些慌张道:“没有……!”忽地想到什么,露出凶巴巴的神色,“你……你一直躲在外面?”

    “没有啊!”楚欢摇头道:“我才刚回来,见到你在里面吹箫,所以听听如何!”

    “你还说!”素娘有些诶羞恼,一扭腰,便要离开房间,楚欢却已经拿起竹箫,缓缓道:“《列仙传.萧史》中说,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

    这文邹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素娘停下脚步,转过头去,问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箫声美妙,可以让孔雀和白鹤飞入家中。”楚欢笑道:“素娘姐练会了吹箫,即使不能让孔雀仙鹤来临,黄莺翠鸟想必是能过来的!”

    素娘俏脸微红,慢慢挪动过去,问道:“你怎么会吹箫?”

    “练!”楚欢温言道:“吹箫其实说难不难,只要掌握好四样东西便可!”

    “哪四样?”

    “气、指、唇、舌!”楚欢显然对吹箫十分的在行,解释道:“气指的是正确的呼吸方法,指便是手指的灵活性,唇是指调节风门,控制风门,使用嘴劲的功夫,而舌则是指舌头在空腔内活动的功夫……!”

    素娘饶有兴趣地聆听,说到舌头之时,也不知是听得入迷还是如何,竟是条件反射般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

    她这个动作,纯属无心,只是自然所为,而楚欢看在眼里,却觉得心惊肉跳,平日里感觉素娘有些泼辣,但是那丁香舌儿无意间舔过红唇那一下,却是魅惑如妖,荡人心魄,十分的勾魂,而且女人媚态尽显无疑。

    楚欢忽然觉得两人在屋里谈论吹箫,似乎有些异样,特别是想到气、指。唇、舌四点,知识的积累就注定了思想的不同,在素娘看来没什么,但是楚欢自己却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暧昧,又见素娘两只手儿绞着棉袄的衣角,似乎正在接受指导。

    猛然间,楚欢忽地想到一句词:“二十桥明月夜,玉人何处!”这个时代与他所熟知的历史完全不符,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扬州二十四桥,但是玉人吹箫,却是最美的景象。

    见楚欢话头忽然停止,素娘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你继续说啊?”

    楚欢喉头一动,忙道:“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对了,外面没有下雪,咱们先去街上一趟!”

    素娘自然知道去街上做什么,有些不好意思道:“真要去……去买衣裳?”

    “自然是真的。”楚欢也不多言,径自出门,往母亲屋里去了,母亲尚在熟睡中,也不打扰,轻轻关上门。

    素娘听说要上街,倒有些紧张,但是却又有些期盼,毕竟她早就听说过府城繁华无比,这次有机会出去见一见,自然是十分开心。

    两人出了宅子,锁上了大门,也不骑马,楚欢临来之时,已经知道附近有一条长街,商号众多,琳琅满目,领着素娘往那条街上过去。

    素娘走在楚欢身边,觉得两人走在一起,有些不合适,放慢速度,楚欢知道她心思,笑道:“这条街走到头,往左面拐去,就能上到店铺。你走在前面,我后面跟着,见了衣裳铺子,你就进去挑选,我付银子就是!”

    素娘被他看破心思有些不好意思,楚欢却也真的跟在她后面,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两人一前一后,自然说不上话,行了一阵,素娘按照楚欢的指示,转到了旁边的街上,行了没多久,果然听到前面人声喧闹,往前望去,只见长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商铺里的叫卖声更是此起彼伏,当真是繁华的很,素娘连县城都去的少,哪里见过这样的繁华场面,却有些怯场,停下步子,回头去看楚欢,见到楚欢正在后面不远处慢悠悠地跟着,脸上带着古怪的笑,素娘顿时气恼,还以为楚欢看出自己怯场,一咬牙,往那热闹的街上行了去。

    街上行人众多,素娘是个俏寡妇,但是却穿着一身很土气的棉袄,一瞧就是乡下人,不少男人盯着她打量,素娘走了一阵,胆子却是大起来,有人用古怪目光看,她,她便狠狠瞪回,却有几个穿着华贵的女人也瞧着她,不知是否妒忌素娘的相貌,指指点点,显然是对素娘的衣裳颇有评价,素娘只是冷笑,也不理会。

    她心中却想:“你们只是穿了一身好衣裳,也不见得如何漂亮,等我买了新衣裳,看你们还神气!”加快步子,又似乎担心楚欢看不到她,偶尔回头,却总见到楚欢不远不近地跟着,松了口气。

    这条街上商铺不少,货物纷呈,琳琅满目,素娘却是觉得新奇,左看看右看看,一脸惊奇之色,终是到得一家布坊,里面都是色彩斑斓的布匹,女人爱美乃是天性,瞧见那色彩斑驳的布匹,素娘忍不住喜欢,靠近过去,瞅见一款布匹颜色极是鲜艳,不由伸手摸了摸,竟是光滑柔顺,她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这样好的料子,更不要说穿过。

    素娘正在感受布匹的柔顺,却见店内一个伙计已经皱着眉头上前来,冷冷喝道:“住手!”

    素娘有些错愕,抬头去看,只见那伙计正冷冷看着她,向她挥手道:“去去去,往别家粗布坊去卖料子,这里是你能进来的吗?手洗了没有,可别弄脏缎子,你赔也赔不起。”

    素娘道有些害怕,往后退了一步,道:“摸也不能摸吗?”

    “自然能摸。”店伙计冷淡道:“那要看谁摸。太太小姐们自然能摸,你这样子的,买不起就不要碰,别弄脏了我的缎子!”

    素娘一身粗布棉袄,一看就是乡下人,显然没什么银钱,这店伙计自然觉得素娘买不起。

    素娘虽然想反驳,但是她身上确实没有多少银钱,她也知道这里面的布匹如此高档,自己身上那些铜钱必定买不起,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一阵委屈,眼圈儿顿时便红了。

    便在此时,听得身边一个声音道:“姐,你忘拿银子了!”一只手递过来,托着两锭大银子,说什么也有四五十两重。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锦绣民国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万古神帝权财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