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六三九章 无边春色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2 14:13:44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首席御医官榜无尽武装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
    楚欢也曾听人说草原的女子激情似火,直到今日亲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激情似火。

    绮罗的胆子素来很大,楚欢是知道的,却想不到在床底之间,却也没有丝毫的忸怩作态,显得颇为放肆。

    绮罗却已经感觉到楚欢下面坚硬如石,其实她心中也是紧张无比,额头上和身上早已经因为心中的紧张和方才的激吻,溢出了晶莹的香汗珠子,她的肌肤不白,是一种十分健康阳光的古铜色,这种肌肤在灯火之下,更是泛着油亮的光芒,充满着异域风情诱惑,可是她的肌肤却如同缎子一样柔顺,却又如同瓷器一般光滑。最新小说“”

    面对未知的未来,她珍惜与楚欢在一起的每一刻,虽然是第一次与情郎共赴巫山,但是她希望能够充分展现自己的魅力,让自己与情郎有一个美好而**的开始。

    怀抱美人,见到绮罗并没有忸怩作态,表现的十分主动,这反倒让楚欢也放下了紧张,轻轻抚摸着绮罗那一对饱满的胸脯,绮罗的双峰虽然极其丰硕饱满,但是乳晕却不大,嫣红一圈,嫣红的宝石更是如同黄豆米粒,早已经被楚欢挑弄的坚硬起来,身为男人,此时此刻,楚欢脑中却是有一些很为刺激的想法。最新小说“”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女人。

    与琳琅在一起的时候,琳琅虽然并不生疏,但是终归有礼教之心,一开始并不能尽请放开,即便早为人妇,床底之间却也还是带有几分羞涩。

    楚欢抱着绮罗香软的娇躯,凑近到绮罗耳边,低声细语几句,绮罗脸上顿时绯红一片,呼吸急促,却还是咬耳轻声问道:“那样子……那样子你就会很快乐吗?”轻声道:“只要你喜欢,我便愿意,只是……只是我不会,你教我……!”

    楚欢含笑点头,躺在床上,张开双腿,绮罗已经撅着被轻纱亵裤包裹的丰美圆臀,将秀发撩到脑后,见到楚欢正温柔地看着自己,贝齿轻咬红唇,烟波迷离,红扑扑的脸蛋娇艳欲滴,却是双手小心翼翼捧着自己的双峰,凑了上去。

    灯火映照的纱帐之上,将帐内的春色掩映在轻纱粉帐之上,香艳无比,春色无边。

    ……

    ……

    北院王府占地极广,祁宏和白瞎子旁边另有一间院子,院子前后,都有兵士守卫,严禁任何人进入。

    这处院子,明显是当初北院大王摩诃金刚的女眷所居住,雕梁画栋,十分美观,而且院子里种植着花草,更有模仿中原闺秀游戏所设计的秋千。

    院内冷冷清清,秋千也在黑夜之下显得孤寂非凡。

    院内的房屋中,被博古架、屏风遮开的内室之中,棕发美人珍妮丝正坐在油灯之下,香手支腮,一双漂亮的碧色眼睛盯着闪烁的油灯灯火,若有所思,而金发美人布兰茜则是百无聊懒地坐在床边,只要听到外面有一丝丝动静,哪怕是窗户被风吹响,她都要立刻起身过去看一个究竟。

    “珍妮丝,你说怎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屋内死一般的寂静,让布兰茜实在有些忍受不了,她们已经换上了有西梁特色的侍女服,“我们已经一天没有出去了,是不是还要一直呆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珍妮丝茫然道:“可是我们不可以出去的。那个老和尚已经死了,他还有许多的同伴,见到老和尚死了,一定会四处找寻我们。我们只要出去,如果被那些和尚看到,一定会被他们抓回去的。”

    布兰茜一跺脚,恼道:“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吗?珍妮丝,你说楚是不是好人?”

    “他不像是坏人?”

    “那个老和尚一开始看起来也不像。”布兰茜道:“他以前对我们也很好,可是最后却还是要将我们当成货物交易……珍妮丝,你说楚会不会也将我们当成货物?”

    “当然不会。”珍妮丝心中也是烦恼:“布兰茜,他已经给了我们自由,是我们自己要找他帮助,并不是他要留下我们。”

    布兰茜想了想,撒着性子走到床边坐下,抱了抱头,随即斜躺在床上,曼妙的身姿这般侧躺,曲线毕露,苦恼道:“可是他为什么还不帮我们想办法?珍妮丝,我们还能不能见到父亲和母亲?我们还能不能回到故乡?”

    珍妮丝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透过缝隙,望着外面的花草,神情黯然,许久之后,才道:“布兰茜,也许……我们永远也回不了家了。”

    ……

    ……

    楚欢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天堂。

    即使绮罗的技巧很生疏,但是她却很认真地做着,无论是感觉上,还是视觉上,都带着强烈的刺激。

    楚欢忽地坐起身来,抱着绮罗,激情拥吻,一只手已经探到绮罗身下,这是最羞人之处,绮罗终是有些紧张,当楚欢触碰到那处时,绮罗吼间轻吟一声,双腿紧绷,而楚欢却惊讶地发现,那处芳草之茂盛,当真是前所未有,芳草之上,皆是雨露,泛滥成灾。

    楚欢将绮罗掉转过身,让绮罗双腿跪起,撅起香臀,这样姿势,异常的香艳诱人,亵裤几乎要被圆滚滚的丰润臀儿撑破,这般姿势,楚欢就在身后,绮罗终是感到极其羞人,脸上潮红一片,秀发披散下去,遮掩了她那娇艳欲滴的面庞,感受到楚欢一只手已经在她的臀儿上轻轻抚摸,那种感觉麻麻的,痒痒的,让绮罗情不自禁便微微晃荡着臀儿,只是这样一来,却更是显得香艳无比,楚欢身上一阵火热,两根手指轻轻夹着亵裤的边缘,十分温柔地轻轻褪下来,那饱满滚圆的臀儿便一点点地显露出来。

    绮罗轻轻摆动的腰肢轻软纤细,却颇有韧度,古铜色的腰肢泛着油亮的光芒,带着力量感,臀部却丰满圆润,高翘隆挺,她的肌肤如同瓷器般光滑,却没有瓷器的冰冷,而是滚烫如火,两瓣臀片努力向上拱起,看上去,宛若一只滚圆的球儿,上面没有一丝瑕疵。

    这般姿势,春光大泄,幽泉之处展露无遗,方才茂密之极,只是那芳草之上,亮晶晶的沾满了晶莹的露珠儿。

    楚欢扶好,不令绮罗晃动,身体前倾,柔声道:“绮罗,我……进去了……!”

    绮罗轻嗯一声,心都要跳出嗓子眼,楚欢见到绮罗肌肤之上滚动着香汗珠子,煞是香艳,身体凑近过去,随即便感觉自己缓缓进入到一处美妙之处,他怜爱绮罗,自然是倍加小心,动作也是十分的谨慎,触碰处,只觉得异样的滑润肥嫩,只这般感觉,便已经是**蚀骨,令楚欢全身酥麻,不想绮罗不但拥有火爆的身材,还有如此令人心跳的妙物,那滑润肥腻之感,诱使楚欢忍不住继续前刺,在绮罗喉腔中发出的**低吟中,楚欢那里就像触碰到一团油脂,小心却又轻柔地一点点挤入进去。

    绮罗忍不住挺起身体,直了起来,臀儿却依然努力地拱着,反过手臂,反搂着楚欢的脖子,她秀发粘汗,身子这般一挺起来,酥胸高翘,这一幕当真是丰乳翘臀,楚欢瞧她脸庞一片潮红,美丽的眼儿似乎布上一层雾气,醉眼迷离,往日里颇为率真的绮罗,此时却是显得十分的妩媚,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在楚欢耳边如梦似幻地轻语道:“欢哥,我……将自己交给你了……!”

    楚欢在她脸颊上轻吻一下,轻轻动起来,绮罗红唇中忍不住发出低吟,她似乎是在竭力控制,等得楚欢快速起来,她情不自禁,一声颇为狂野的呻吟从口中发出,似乎也想到旁边屋里有人,伸手拿过自己褪下的轻纱上衣,咬在嘴中,见楚欢没有动弹,自己却已经开始向后挺动。

    她的腰肢虽然很细,但是却极有力量,当开始的痛楚消失之后,她的小蛮腰却如同小马达一样,开始有力地前后挺动。

    两人身体紧贴,契合无缝,水乳交融,帐内春景,映射在粉帐之上,香艳勾人。

    ……

    ……

    楚欢不知道疯了多久,他只知道绮罗的身体素质真的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比拟,似乎不知疲倦,而且她平日里骑马射箭,身体的柔韧性也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拟,许多稀奇古怪的动作,只要楚欢稍微说一下,绮罗竟完全能够做出来。

    当二人筋疲力尽,相拥而眠时,楚欢竟然也感觉到身体有些虚脱,心中暗赞草原女子果然是激情似火。

    抱着绮罗性感的香躯而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欢忽然惊醒过来,他在睡梦之中,竟是想到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睁开眼睛,发现绮罗握在自己的怀中,小心翼翼抽出手,为绮罗盖好锦被,瞧见绮罗嘴角挂着满足而甜蜜的笑容,只是眉宇间带着疲态。

    楚欢摇了摇头,他知道绮罗是想在第一次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印象,只是这家伙有时候太主动,消耗的体力太大,也怪不得疲倦不堪。

    他轻手轻脚起身来,穿好衣裳,对着铜镜整理一番,这才出门,顺手带上房门,来到了侧室,刚进屋内,却见到古萨大妃正坐在椅子上,一只雪白玉臂放在胸前,正饶有兴趣地看着玉臂上爬动的冰心虫,听到楚欢进来的脚步声,古萨大妃头也不抬,只是轻声道:“驸马是不是很累了?”

    楚欢明白她话中意思,虽然先前十分小心,但是情到浓时,总会发出一些动静,夜深人静,这古萨大妃耳朵又很灵敏,那边的事儿,她自然已经听到,有些尴尬,支开话题,问道:“虫子是不是出来了?”

    “早就出来了。”古萨大妃终于抬眼看了楚欢一眼,似笑非笑:“驸马真是厉害,都过去了三个多时辰……!”抿嘴一笑,风情万种,眉宇间带着几分妩媚。

    楚欢忍不住道:“大妃似乎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

    古萨大妃却并无羞涩,楚欢却不知,古萨大妃出身于北部天狼山,那边的更是远离中土,完全不去遵循中土礼教,有着自己的风俗习惯,对于男女之事,可不像中原人那样羞于启口,而且她早已经为人妇,这种事情,自然不是十分忌讳,妩媚笑道:“如果驸马连续支撑了三个时辰,我倒是很感兴趣,不过驸马似乎并没有这么厉害。”

    楚欢见她调侃,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道:“我能够支撑几个时辰,大妃只怕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不想继续就这个话题说下去,神情严肃起来,问道:“大妃,他这个样子,是不是因毒所致?”

    关于【镇魔真言】的秘密,楚欢当然清楚,不会有太多人知道,鬼大师已死,长眉阿氏多也已经死去,戍博迦下落不明,至若毗沙门,楚欢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会找上他,即使找上他,他也不可能对自己透漏【镇魔真言】的秘密,如今唯一能解开【镇魔真言】以及楚欢心中诸多秘密的,恐怕也只有眼前的诺距罗。

    他只盼诺距罗真的是因毒所致,一旦中毒,古萨大妃便可以解毒,但是一旦不是因毒所致,按照古萨大妃所言,诺距罗或许将永远也醒不过来,楚欢便在也不知道从何处得知【镇魔真言】的秘密。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医道官途万古神帝透视高手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权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