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六三六章 新婚燕尔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2 12:30:28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楚欢听不明白,问道:“你说他没有中毒?”

    古萨大妃微微颔首,楚欢皱眉又问:“你又说他永远也醒不来?可是我看他还有气息,如果不是中毒,又怎能永远醒不来?”

    古萨大妃解释道:“他的双眼无神……!”再次拉开和尚的眼皮,“你瞧瞧他的眼睛,可有什么不对?”

    楚欢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发现和尚诺距罗的瞳孔四周,布满血丝,就似乎眼血管破裂一般,心下更是一沉。

    “人的脑子,自然存在经脉。”古萨大妃轻声道:“他眼中的血丝,缘起于脑中的神经被破坏,如果没有奇迹,他脑中的神经将永远无法修复。可是我看了一下,他并无任何中毒的迹象,脑中神经被破坏,倒似乎并不是药物所致。”

    “你能确定?”楚欢心中顿时焦急起来,他心中有太多的问题,本想如果诺距罗能够醒来,或许能够从诺距罗口中得到诸多的答案,可是古萨大妃却判断诺距罗无法醒过来,这让楚欢惊讶之余,更是感到焦急。

    古萨大妃再次仔细看了看,似乎也不能完全确定:“看他的症状,确实没有要被人下过毒药……!”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这天底下,药物种类繁多,有用毒高手配制出奇特的药物,那也未可知。”

    “你可有什么办法?”楚欢皱眉问道。

    “这人对你很重要?”古萨大妃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含笑看着楚欢:“驸马似乎对此人十分关心,莫非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一些什么?”

    楚欢淡淡道:“这些问题你无须多问。如果你真的想安全离开青罗城,就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古萨大妃似笑非笑道:“你是在威胁我?”

    “你心里清楚,如果你无法离开青罗城,整个天狼古萨很有可能将面临亡族灭种的处境。”楚欢神情冷淡:“你我交易的失败,你觉得你我之间,谁将付出的代价更大?”

    古萨大妃苦笑道:“你是不在乎绮罗塔兰格的生死?”摇头道:“人家塔兰格可是愿意为你随时赴死……这天下间,男人果然多薄幸!”

    她言辞之中,倒似乎对男人深恶痛绝。

    “那你也不在乎一个族群的生死?”楚欢自然对绮罗的生死十分在乎,但是他也知道,与这个狡猾的妇人谈判,绝不能有丝毫的退让,一旦被对方抓住主动,便将处处受制:“你要明白,唯一可能将你从青罗城带出去的,只能是我,即使如此,我要带你离开,也要冒着巨大的风险……摩诃藏可不希望你能活着走出青罗城。”

    古萨大妃凝视楚欢片刻,终于幽幽叹口气,道:“想要看他能不能恢复,便需要先确定他是否被药物所伤。只有确定他体内拥有何等的毒物,才有可能对症下药……如果他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是药物所致,那么无论何样的药物,我都有八成把握解除他体内的毒素,怕只怕……!”

    “什么?”

    “如我方才所言,怕只怕他根本不是中毒变成这个样子。”古萨大妃蹙眉道:“如果不是毒药所致,我便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那你可有方法断定他是否中毒?”

    “有倒是有!”古萨大妃轻声道:“不过现在可不成,要等到晚上才成。”

    “为什么?”

    “你现在便是杀了我,我也没有法子。”古萨大妃叹道:“只能等到晚上,才能够确定他是否中毒……!”

    楚欢犹豫了一下,终是道:“那就等到晚上。”顿了顿,瞥了古萨大妃一眼,冷笑道:“楚某不得不奉劝大妃一句,在离开青罗城之前,大妃还是不要有任何的花样,只要有任何破坏你我交易的行动,我想我们的交易便无法完成。”

    古萨大妃委屈道:“驸马为何说话如此冷漠。你昨夜出去一夜,可是我为你照顾你的新娘子,免她独守空房,你非但不感谢我,还说这种话,哎……!”

    楚欢也不与她多言,回到自己的新房之内,绮罗已经穿上了衣裳,正坐在梳妆镜前收拾打扮,从今天开始,她已经是楚欢明媒正娶的妻子,本来新为人妻,而且是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应该十分的欢喜,可是一想到摩诃藏与那史勃古利将这桩本来美好的婚事硬生生变成一场阴谋,却是让绮罗心情十分复杂。

    她当然希望永远和楚欢相厮相守,但是她总觉得两人未必能够在一起长久,她现在甚至都没有心思去想古萨大妃是谁,只是想着自己是否还能与楚欢在一起多久?

    虽然无法确定,但是她内心深处却隐隐感觉,无论有多大的阻力,楚欢都一定要返回秦国,他也许在几天之后,真的要离开西梁。

    自己该何去何从?

    是随着自己的丈夫一同远离故土,离开自己的父母亲人,离开生她养她的古拉沁草原,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

    她心中忐忑,不到那一天,她自己都无法确定是否真的愿意离开。

    即使自己想离开,那么古拉沁的人们愿意?

    她内心很茫然,看着铜镜之中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她甚至可以看到自己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之中,充满了迷茫之色。

    那张有些黯然的脸庞,没有了曾经的神采,绮罗蹙起眉头,她不希望自己是用这样一种面貌去面对自己的丈夫,哪怕只能在一起几天,甚至是几个时辰,自己都要用最美丽的一面展现在楚欢的面前。

    她强自露出笑容,拿起梳妆台上的木梳,轻轻梳理着自己柔顺的长发,忽听得房门打开的声音,从铜镜之中,绮罗瞧见楚欢缓步走进来,随即看到楚欢顺手将房门关上,绮罗心中一跳,竟是紧张起来,梳理秀发的手也僵硬起来,从铜镜之中看到楚欢已经走到自己身后,绮罗竟是罕见地脸上显出绯红之色,有些发烫。

    楚欢站在绮罗身后,从铜镜之中,看到了绮罗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含笑柔声道:“昨晚睡得好不好?”

    绮罗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轻声问道:“你……昨晚……!”

    “对不起,昨天晚上出了一点事情,已经没事了。”楚欢伸过手,很自然地从绮罗手中拿过木梳,一只手则是捧起绮罗一绺秀发,那发丝柔顺,绮罗脸红心跳,酥胸起伏,见到楚欢已经很自然地为自己梳理秀发,不由道:“欢哥,我……我自己来……!”

    “我帮你。”楚欢凝视铜镜之中那张漂亮的脸庞:“从今天开始,我来为你梳理头发,你说好不好?”

    绮罗见过楚欢十分坚韧强硬的一面,却没有见过他这般柔情似水,闺房之内,楚欢表现的很自然,绮罗本来还有些紧张,此时却也微微舒缓,轻轻颔首,忍不住问道:“欢哥,你说……你说能够永远这样为我梳理头发吗?”

    “你已经是我的妻子,当然可以永远这样。”楚欢笑道:“只不过我若是老了,起不来床,动也动不了,那时候就未必可以了……不过那时候我老眼昏花,就算帮你梳理,只怕也要乱成一团,那时候你就不愿意让我梳理的。”

    “不……不会。”绮罗忙道:“那时候我也老了,人老枯黄,满头白发……!”她的眼神迷离起来,似乎已经想到了很遥远的未来,想到了两人衰老的时候,情不自禁,脸上满是甜蜜之色:“如果你不能动,我会天天守在你旁边,喂你吃东西,喂你喝水,只要我还有力气,我会背着你走出屋子,带你出去晒太阳……!”

    她的声音梦呓一般,楚欢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脸上神色虽然柔和,但是心中却并不像他脸上的表情那般的平静。

    他知道,绮罗对他有着深深的爱,这样一个热情似火的草原女子,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十分的激烈,不顾一切。

    这个女人既然已经是自己的妻子,无论什么原因,自己都要竭尽所能去关爱他。

    实际上楚欢心中也明白,他必定是要返回秦国,可是绮罗能不能与他回去,却是一个未知数,想要带回绮罗的阻力太大,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做到,但是心中却已经发誓,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只要绮罗愿意,他便会不惜一切带着她回到秦国。

    绮罗见楚欢也在发怔,贝齿咬着红唇,忽然间起身来,反过身,拉开椅子,抱住楚欢,却不发一言。

    楚欢一开始有些发怔,但是绮罗柔软的身体在自己怀中,楚欢犹豫了一下,终于也将绮罗抱在怀中,她身上的幽香钻入自己的鼻中,还有那轻柔的发丝在自己的弊端抚过,痒痒的。

    “欢哥,这几天,你不要走开,留在我身边,陪着我。”绮罗脸庞贴在楚欢怀中:“我不许你离开我身边。”

    楚欢抱着绮罗那细若杨柳的腰肢,柔声道:“我一定会陪着你。”随即轻声笑道:“你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我去弄东西来吃。”

    绮罗温顺地松开手,看着楚欢,问道:“你是否陪着我一起?”

    “当然。”楚欢凝视着绮罗面容,“我是你的丈夫,自然要陪着自己的妻子一起用早餐的。”

    楚欢离开房间,去取了两份早餐,一份给了古萨大妃,另一份则是自己与绮罗享用,两人在房内相对而坐,十分温馨,等到吃过早饭,楚欢到了侧厅,才发现古萨大妃竟然斜坐在一张椅子上,闭着眼睛,竟然已经睡着,她斜倚的姿势十分的优美,将她那丰腴性感的身段勾勒出来,楚欢瞧她脸庞,成熟美艳的脸庞满是疲倦之色。

    青罗城发生变故,这位曾经呼风唤雨的西梁大妃,想必是东躲西藏,没有片刻安宁,更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如今实在撑不住,却在这里歇息下来。

    楚欢也不叫醒她,又回房与绮罗坐了一阵,这才离开房间,出了院子,到了北院王府另一座屋子,里面放着两张床,白瞎子和祁宏都是躺在床上,外面派了两名护卫守护,两人已经在护卫的帮助下,对伤口做了一些处理,而且服用了使团带来的内伤药,只是两人昨夜遭受重创,身上都有多处骨折,伤筋断骨一百日,而且两人伤势不轻,没有几个月,肯定是难以痊愈。

    这两人也不愧是铁打的汉子,虽然伤势很重,却是强自坚持,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一人要了一壶酒,楚欢走到房门边上,尚未进去,却听得两人正在屋内有说有笑,听得白瞎子贼兮兮地道:“你敢不敢与我打赌?”

    祁宏道:“那有什么不敢,我倒是觉得时间还是不够用。你看大人虽然长得不是很魁梧,但是身强力壮,真要办事,时间远远不够!”

    楚欢皱起眉头,不知道祁宏所说的时间不够到底是指什么。

    “那你就错了。”白瞎子道:“大人的身体自然是不差,但是并不是身体好的就时间长。我已经算过,大人和那位姑娘出去那么久,如果只是找寻马车,根本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中间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发生一些故事。大人是个聪明人,如果时间太长,他自己回来也会不好意思的,所以抓紧时间办事……我瞧那姑娘对大人一定是很满意的。”

    “我还是不信,那种时候,大人应该没有心思办那种事儿。”祁宏摇头道:“如今那两个姑娘已经跟回来,大人以后有的是时间,我绝不会相信大人已经将那姑娘办了。”

    “祁校尉,你真是不解风情。”白瞎子叹了口气,只觉得孺子不可教:“咱们大人算是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吧?那姑娘更是……啧啧,你自己也看见了,那样貌,那身段,谁能扛得住?我倒觉着是那姑娘看上了大人,两人走着走着,说不定还碰上耗子什么的,然后姑娘吓的跳到大人怀里,然后……然后不就成了好事?我是坚持我的看法。”

    祁宏争辩道:“哪有那么巧的事儿?不过那对姐妹确实是万里挑一,太他妈馋人……大人好福气啊!”

    两个伤势极重的家伙,一壶酒下去,却是在这屋子里闲来无事,讨论起楚欢的花边新闻。

    楚欢在外面听着又好气又好笑,背负双手,故意冷着脸走到屋子内,两人正谈的归隐,冷不丁见到楚欢冒出来,都是目瞪口呆,哪里还敢多说一句话。

    “看来两位老兄心思不正啊。”楚欢冷笑道:“怎么着,背后议论长官的是非,是不是很过瘾?”

    白瞎子和祁宏急忙道:“大人,我们……!”都甚是尴尬。

    楚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种话,以后不要说了。我和她并无什么,我倒无所谓,毕竟关系到姑娘的名节。”

    两人都急忙称是,只是白瞎子眼中依然带着怀疑之色。

    “你们的伤势如何?”楚欢坐了下来。

    “恐怕要躺上大半年。”白瞎子叹道:“还好大人厉害,否则这条命都要丢在那里。”

    楚欢微一沉吟,终于道:“我有一套功法,可以迅速让骨骼愈合,对你们应该是大有帮助,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学?”

    白瞎子和祁宏对视一眼,都显出兴奋之色,他们当然知道楚欢的本事了得,楚欢过来要传授他们功夫,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楚欢其实也曾犹豫,《龙象经》乃是罗多传授给自己的,他并无说过不可外传,但却也没有说过可以外传,这是一套极其高明的心法,楚欢已经突破了照轮、浮尘二道,妙用无穷,照轮道可以让全身的气息顺畅流通,甚至可以闭气甚久,昨夜中了紫兰馨的毒,就是靠着照轮道的妙用大通了气息,至若浮沉道,更是妙用无穷,当日在沙漠中遇上龙卷风,楚欢身体的骨骼多处受损,却在短短几个时辰内,便依靠浮沉道的效用迅速地恢复了骨骼的机能。

    如今他正在修炼净土道,不知道突破之后,又是怎样一番妙用?

    这无双宝典,楚欢自然没有想过轻易传授他人,不过此番祁宏和白瞎子跟着自己,涉险普照寺,差点连性命也丢了,而且这两人虽然强作笑颜,但是身体却已经受到重创,楚欢却也是思虑颇久,想着将《龙象经》的前两道教授给他二人。

    见二人满脸欢喜,楚欢起身关上房门,回到屋内,这才嘱咐:“这套功夫,分为两道,你们也不需要知道名字,每一道是四十字的心法口诀,你们按照口诀坚持练气,必能够大大获益。不过要记着,先练第一道,等到第一道突破之后,方可修炼第二道,这功夫修炼的时候,身体会有些不好受,只要撑过去就好。”

    他修炼《龙象经》,罗多知识传授了口诀,并无指点如何修炼,完全靠自己摸索出来,如今他教授这二人,亲自指点,两人很快就明白了大致要领。

    等到二人差不多领悟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楚欢这才嘱咐道:“这门功法,你二人修炼便可,莫要轻易传授他人。”

    两人立刻称是,楚欢慷慨传授功法,两人心中都是无比感激。

    出了屋子,却见到一名兵士已经过来,拱手道:“副使大人,正使薛大仁有急事召见在,正在正堂等候!”

    楚欢急忙来到正堂,还没进屋,却见到薛怀安正在门外等候,见到楚欢过来,眼睛一亮,笑道:“楚大人,昨晚可休息的好?”

    楚欢哈哈一笑,道:“大人怎地一大早就过来了?”

    “新婚燕尔,本不该打扰,不过还是有些事情要和你说一声。”薛怀安笑道:“对了,我给你带来两个人,你一定高兴!”

    ps:大章节求票票!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