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六一零章 红烛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2 09:44:42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丹田风流仕途唯我独尊官榜
    ---------..

    薛怀安也是坐在这桌之上,就在摩诃藏旁边,听得摩诃藏此言,眼中划过异色,他虽然性子颇有些懦弱,但是在秦国毕竟是朝中重臣,经过太多官场之事,秦国上下,说话之时,都要绕三分,薛怀安是个谨慎的人,平日里与人说话,别人哪怕是随便说上一句话,他也会在心中仔细斟酌。

    摩诃藏这一句话已经是大为蹊跷,薛怀安正陪着旁边的索哈布元欶谈笑,陡然听到摩诃藏此言,不动声色地扭头瞥了一眼,心中暗想:“帮你将西梁的箭矢射向天下任何一个地方?射向哪里?大秦?”面上却是毫无颜色。

    楚欢哪里听不出摩诃藏这句话中藏话,却也是淡定自若笑道:“大王子这把弓,乃是西梁神弓,神弓可不是谁都能够匹配的。除非真正的神射手,像楚欢这样的凡夫俗子,实在是配不上这把神弓。”

    堂内西梁大小官员心中却都是惊讶得很。

    大日弓乃是开国西梁王三大神器之一,开国西梁王可算是草原上百年才能出现一位的盖世英雄,勇武非凡,他拥有三宝,带领西梁兵,横扫西域,其武名被西梁人世代颂扬,这大日弓乃是开国西梁王的三宝之一,在西梁人的眼中乃是一等一的神物,谁也想不到摩诃藏竟然在楚欢大婚之时,以大日弓相赠。

    不少人已经心中有底,只觉得西梁王如此看重楚欢,只怕另有深意。

    “好兄弟自谦了。”摩诃藏笑道:“你以为我送出这把大日弓,是心血来潮吗?”他摇摇头,“今日迎亲,三箭礼是众目睽睽,你那三箭射出,可是震慑当场啊。”

    “大王子,你……!”

    摩诃藏笑道:“好兄弟,我不瞒你,三箭礼上,让你射树上的果子,可不是你的岳父大人为难你,更不是三箭郎为难你,那是我故意考考兄弟,看看这大日弓是否合适相赠。”他伸手拍了拍楚欢肩头,“果然是没有让我失望,你那三箭射出,无一失手,足以证明这大日弓真好与你相配。你们中原有一句话,叫做宝马配英雄,红粉赠佳人,哈哈哈,宝马嘛,你有雷火麒麟,我实在拿不出比它更好的良驹,只能以宝弓配英雄了。”他将手中大日弓递给身边侍从,收进皮革黑子,那侍从这才将大日弓双手奉送过来,楚欢旁边白瞎子正要上前接过来,楚欢却已经横臂挡住,依然含笑道:“大王子,楚欢不能受!”

    摩诃藏微皱眉头,问道:“好兄弟,你我是结拜兄弟,今日大婚,我送出贺礼,你不收?”

    “如果是其他礼物,楚欢愧领!”楚欢道:“但是唯有这大日弓,楚欢不能受!”

    “为何?”

    “蒙大王子和那史族长成全,我已经娶回了西梁最美丽的姑娘,婚姻之事,不但是美好的姻缘,也是你我两国和平的开始。”楚欢凝视摩诃藏,平静道:“但是这大日弓,乃是兵伐之物,楚欢只愿你我两国相亲如兄弟,却无刀兵在其中,而我大秦使团此番出使贵国,也正是为了和平而来。”

    楚欢此言一出,薛怀安却已经抚须微微颔首,到时在场的西梁众官员都已经皱起眉头来,有些人眼中甚至划过冷厉之色。

    摩诃藏赠弓,这在西梁众官员看来,那是莫大的恩赐,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孰知楚欢竟然当场拒绝,这可是大大扫了摩诃藏的颜面。

    摩诃藏眉头锁紧,盯着楚欢的眼睛,眼神犀利,楚欢却也是看着他,静如秋水,没有丝毫的畏色。

    四下里的空气一时间竟似乎凝固起来,气氛变得僵硬。

    “楚兄弟,你当真不愿意接受这把神弓?”摩诃藏沉默片刻,终于用一种低缓的声音问道:“你要拒绝我的贺礼?”

    楚欢肃然道:“楚欢确实不敢领受!”

    楚欢何等聪明,他心中清楚的很,这大日弓可不是普通之物,自己现在接下来倒也轻松,但却是后患无穷。

    摩诃藏当众赠弓,而且说出射遍天下之言,旁边可是有秦国的官员在场,虽然这一次出使,秦国上下也算得上齐心协力,可是回到秦国,谁又知道是怎样一番场景?

    虽然身在异国他乡,楚欢却没有忘记秦国的党争,如今的齐王瀛仁,已经与汉王撕破了脸,自己是瀛仁的人,已经被汉王党盯上,他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自己的机会。

    与西梁塔兰格结亲,倒可解释为是为了两国的和议,与摩诃藏结成兄弟,那也是形势所迫,是摩诃藏主动提出,这两件事儿,楚欢就已经做好回国解释得准备,好在这两桩事情,轩辕胜才和薛怀安都是能够理解,回国想必也能帮上一些忙,但是如果在大婚之时再接受西梁大王子的大日弓,而且还是开国西梁王传下来的国宝,更加上摩诃藏那句话,这事儿要是传回国内,真要被有心人利用,事情可就麻烦了。

    摩诃藏眼中已经显出不悦之色,再不说话,端起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又看了楚欢一眼,正当所有人感觉到气氛极其压抑之时,摩诃藏却忽然大笑起来,这笑声来得十分突然,众人都是一怔,却见到摩诃藏已经拍着楚欢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当真是不给哥哥面子,看来是哥哥的贺礼太轻了。罢了,今日这大日弓,我便先收起来,不过我摩诃藏既然说过的话,就没有不算数的,今日既然说过给你作为贺礼,你今日不受,我总要找机会让你收下的。”

    见摩诃藏笑出来,紧张的气氛才为之一转。

    摩诃藏的酒盏又被斟满酒,他端起酒盏,向楚欢道:“好兄弟,我摩诃藏既然与你结为生死兄弟,便永不相负。”一饮而尽,楚欢也端杯饮尽杯中酒。

    摩诃藏起身来,含笑道:“好兄弟,我在这边,会有人感到拘束,不痛快,正好兄弟我还有事务在身,便先告辞了。”他也不多言,大笑声中,已经离去。

    虽说他是笑着离开,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摩诃藏心中必然不痛快,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离开喜宴。

    摩诃藏一走,西梁的官员们顿时窃窃私语,片刻之后,便已经有官员先后起来,借口还有公务在身,面上客气实则冷淡地告辞而去。

    一开始走了三五人,随即走的人越来越多,本来热闹非凡的北院王府,不到半个时辰,竟然已经走了多半西梁官员。

    留下的官员,几乎都是古拉沁的大小族长以及在京官员,那些离开的,都是冲着摩诃藏的面子前来贺喜,如今大家瞧见摩诃藏与楚欢因为大日弓已经闹得有些僵,自然不会再留下来,而古拉沁的官员却不能离开,这是自己本族黄金塔兰格的婚事,便算楚欢与摩诃藏闹得不愉快,但这毕竟是古拉沁自己的事情,所以即使有人心中有些恼怒楚欢不给摩诃藏脸面,却也不得不留下来坚持下去。

    大礼官古萨黑云却还是留了下来。

    比起之前热闹喧天的气氛,堂内堂外的气氛已经压抑了不少,古萨黑云叹了口气,轻声道:“楚大人,你可知道,就在昨天,西梁王已经下了旨意,要将监国之权全都交给大王子。”

    薛怀安忙问道:“大礼官,这议和之事,是否将都由大王子负责?”

    “不错。”古萨黑云颔首道:“圣主身体不好,每况愈下,前日才醒转过来,昨日召见了大王子,下旨由大王子监国,大小国事,将全权交由大王子处理。”看着楚欢,叹气道:“大王子几日之前,就寻思着要送一件大大的贺礼,想来想去,终是决定将大日弓赠给楚大人,而且为了让大家信服,今日特地以三箭礼为机会,让楚大人一展身手,以楚大人的箭术,受赐大日弓,大家自然也就无话可说。”语重心长道:“楚大人,大王子待人真诚,但是能够瞧得上眼的,确实不多,你楚大人恰恰是其中之一,大王子对你的恩眷,那可是无人可比啊!”

    楚欢微微颔首,道:“大王子的美意,楚欢心下清楚,只是大日弓贵国神器,非同小可,楚某便是再无分寸,那也不敢轻易接受如此贵重的贺礼啊!”

    薛怀安却已经在旁边问道:“大礼官,楚大人的婚事已经办妥,不知明日我们明日是否能够觐见大王子?”

    他一直想着早日接了西梁公主离去,当真是心急如焚。

    古萨黑云笑道:“此事我会禀明大王子,到底是否能够抽出时间接见,那还要大王子示下才成。大王子这几日政事繁杂,可是没有好好歇息过,听说黑水朱拉正在集结兵马,做好了应对大王子征讨的准备,这黑水朱拉不除,大王子也是难以睡个好觉。”

    虽然古拉沁官员们都留了下来,但是再无欢声笑语,灯火之下,偶闻得切切私语声,诺大的北院王府,虽然喜宴还在进行,但是气氛却已经颇为冷清。

    等到大礼官古萨黑云告辞之后,古拉沁众官员也都纷纷告辞,没过多久,前来参加喜宴的西梁官员竟然一个不剩,便是连卓颜伦等人也已经离去。

    轩辕胜才留下了三十名禁卫军守卫北院王府,此时天业已经大黑,薛怀安等人倒也不好继续留下来,说了几句喜庆话,也都离开,白瞎子指挥众人收拾酒宴,楚欢则是满腹心事,在堂中独自坐了一阵,这才起身往新房过去。

    北院王府面积甚大,穿庭过院,到了新房的院子,新房之内,透出红烛光芒,楚欢屏退门外的两名侍女,轻轻推开了门,进了外堂,左边便是新房,门虚掩着,从里面透出光亮来。

    楚欢站在门外,沉思片刻,终于推门进了屋内,进屋之后,红光扑面而来,屋内处处皆是大红色,两支红烛正在静静燃烧,芯旁的烛蜡被高温所融,如同眼泪轻轻往下滑落,楚欢往床榻望过去,红帐绣帘,红木雕花,这张大床还真是做工精美,只是坐在床边的新娘一身大红袖袍,却更是新房之内最明亮耀眼的明珠。

    新娘静静地坐在那里,微低着头,银冠珍珠帘,虽有红烛的温馨光芒,但是却无法让楚欢看清楚新娘的容颜。

    楚欢咳嗽一声,有些尴尬,拴上了房门,这才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望着新娘,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也没有说出话来。

    楚欢也曾经想过,或许在这个时代,自己会有一日洞房火烛夜,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洞房火烛夜,竟然是在西梁,而且迎娶的是一位西梁黄金塔兰格。

    造化弄人,世事无常。

    新房之内一阵沉寂,楚欢坐在椅子上,沉默一阵,想到不管怎样说,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却也不能冷落她,温言道:“绮罗,你……是不是饿了?”

    新娘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楚欢听她应声,只感觉尴尬的气氛得到缓解,笑道:“我猜你也饿了。你等着。我先去给你弄吃的。”便要起身来,只是他刚想站起,却感觉胸口一阵憋闷,而且全身的力气竟似乎被抽走,屁股仅仅离开椅子几寸,便软绵绵地坐了下去。

    楚欢大吃一惊,心叫不好,他一直都是小心谨慎,可是这一下子的变故却是十分的突然,之前没有半分征兆,心中已经知道很有可能着了别人的道儿,知道这时候反倒要冷静下来,靠在椅子上,看着新娘,含笑道:“绮罗,你想吃什么?”口中在问,眼睛却是左右斜视。

    他莫名其妙地便没了气力,而且胸口就似乎有一块巨石压住,说不出的难受,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自己十有**是中了毒。

    他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中毒,实际上自打来到西梁之后,哪怕是在今日的喜宴上,无论是吃喝饮食,他都是小心谨慎,处处提防,可是自己身上的症状,很显然是中了某种毒,心下吃惊,对方下毒的手法,当真了得,却不知是在何处做的手脚,他此时不动声色观察新房,就是查看这屋内是否还另有他人。

    如果毒药是在屋内,那么绮罗很有可能也已经中毒,他见到绮罗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甚至连螓首也是微微低垂,瞧那样子,倒似乎也像中毒的模样,此事询问,一来是稳住局面,不让敌人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毒,二来也是想看看绮罗是否已经中毒。

    他询问过后,绮罗却并不回答,心下更是一紧,面上却依然笑道:“今日多饮了几杯,颇有些疲倦,绮罗,这屋里还有没有茶水,给我倒杯水!”

    绮罗依然不说话,竟似乎没有听见一样。

    便在此时,楚欢却听到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随即听到一个声音在门外道:“楚大人,有人求见,正在大堂等候!”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我的神级支付宝医道官途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我的邻居是女妖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