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六百章 步步为营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2 07:58:32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摩诃藏等人终是赶上前来,此时楚欢已经砍杀数名护卫,余下几名护卫见到摩诃藏等人过来,并不畏惧,以少敌多,不过片刻,俱被杀死。(..无弹窗阅读)

    地上尸首横躺,摩诃藏战刀沾血,遥望远方,天尽头只有一个黑点,摩诃罗已经去的远了,摩诃藏一挥手,沉声道:“你们追上去,谁能拿下他的人头,赏金千两!”

    身后众骑兵呼喝着追赶而去,摩诃藏这才转视楚欢,问道:“好兄弟,你可有事?”

    楚欢摇头道:“大王子,没能拿下摩诃罗,还请大王子恕罪!”

    “他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活不了多久。”摩诃藏摆摆手,笑道:“这次就算被他逃了,他也只能往黑水去,我很快就要发兵攻打黑水,那时候再用我的马刀亲手斩杀他。”

    楚欢听的远方依然是杀声震天,道:“大王子,黑山那边战况激烈,如今摩诃罗已经独自逃跑,只要你一声令下,两军必可罢兵!”

    摩诃藏已经掉转马头,拍马道:“兄弟,咱们走!”

    ……

    ……

    黑山之下,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双方将士,都是各有死伤,但是相比而言,塔里克所受到的重创要大的多,战场已经分割成几个小片,塔里克也不愧是帝国的精锐,虽然处以下风,却并不屈服,拼死相斗。

    摩诃藏赶回战场之时,那史勃古利已经领着一队人马迎上来,见到摩诃藏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那史勃古利身边的绮罗见到楚欢,也是一颗心放下。

    “那史勃古利,传我将令,摩诃罗已经投降,令塔里克放下武器,只要放下武器者,无论官职大小,我一律赦免!”摩诃藏沉声道:“谁要继续顽抗,杀无赦!”

    摩诃藏很清楚,摩诃罗败走,塔里克骑兵负隅顽抗,现在已经不过是为了保全性命,虽然塔里克如今处以下风,但是真要拼死争斗下去,巴白图也必将还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巴白图和塔里克的高层虽然势如水火,但是这两支亲卫骑兵军团大都是青罗大草原的子弟,这一次内乱,实际上已经让摩诃王族元气大伤。

    此时他也知道,只要传令下去,不予加罪,塔里克骑兵有了活路,自然再无斗志。

    那史勃古利当即分派人手,一众骑兵叫喊着传达摩诃藏的命令,数十匹快马如风划过,所过之处,激战便即渐渐停歇下来,巴白图也不再攻,塔里克也不再拼,面面相觑之间,摩诃藏亲自骑马在前,放声大叫:“你们受摩诃罗蛊惑,并非反叛,如今摩诃罗已经败逃,塔里克的勇士们,无论官职高低,只要放下武器,本王子既往不咎,一概无罪!”

    战场那杀声渐渐静下来,一群塔里克骑兵互相看了看,寂静之中,忽听得呛啷啷之声响起,已经有几人丢下了手中的兵器,这丢弃兵器的声音就像瘟疫一般,很快就传染开去,霎时之间,呛啷啷之声大作,倒有大部分人丢下了手中的兵器,却兀自还有一部分人在犹豫之中。

    摩诃藏神情看起来十分肃然,虽然战场上各处都已经停止战斗,甚至有大部分兵士丢下了兵器,但是他也明白,这是最为关键时候,实际上无论有无丢下兵器,塔里克将士心中肯定都还在踌躇之中,稍有不慎,他立刻很有可能瞬间抄起兵器,继续厮杀。

    他知道延缓不得,再次大声叫道:“你们都是青罗大草原的勇士,而我,摩诃藏,是你们的大王子。你们都是我的手足兄弟,难道自己的手足还要因为已经丢下你们不顾的摩诃罗继续自相残杀吗?”他抬起手臂,斜阳夕照,刀光闪烁,“你们的家人或许已经在担心是否还能见到你们,放下兵器,本王子向你们承,无论官职高低,绝不以今日之罪惩罚你们!”

    他声音洪亮,远远传了出去,终于,最后一些将士也丢下了手中的兵器,即使有一部分桀骜不驯之辈,见到大势已定,也不敢再行违抗。

    摩诃藏见状,知道大局已定,心中最后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当下已经吩咐那史勃古利重新整编人马,暂且收缴兵器。

    那史勃古利领命下去分派安置,又令人在山下搭了帐篷,派了兵马守卫,摩诃藏携着楚欢进了帐篷,摘下头盔,转身便向楚欢道:“好兄弟,此番你与我同生共死,果然不枉你我结为兄弟之义。”一屁股坐下,先前他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精神紧绷,此时大局已定,精神骤然松懈,一阵疲倦之感便涌上来,但是此刻心情极好,笑道:“你说吧,想要什么赏赐,只要我能拿出来,无有不允!”

    楚欢忙道:“楚欢不敢居功,今次全都是大王子运筹帷幄,否则也不可能转败为胜,楚欢绝不敢要赏赐!”

    摩诃藏招招手,示意楚欢靠近,拉着楚欢在自己身边坐下,问道:“好兄弟,你怪不怪我?”

    “不敢!”

    “你别怪我,这一次乃是我置之死地的一场豪赌,便是连我自己,那也不敢保证此番能胜。”摩诃藏神情肃然道:“中间但有一处失误,我这颗人头,只怕已经被摩诃罗踩在脚下。”伸手拍了拍楚欢肩膀,含笑道:“如果这次没有你,我最多只有六成胜算,但是你却帮我将六成胜算,生生变成了九成胜算,你说有没有大功?”

    楚欢皱起眉头,摩诃藏已经笑道:“敌后突袭,扰乱军心,如果不是你这一招,朱拉部族又怎可能撤军,摩诃罗又怎可能抽调将近半数兵力回援?如果他的兵马没有被抽调离开,两军厮杀,兵力之上我便占不得便宜,到底谁胜谁负,那也是未知之数,即使取胜,付出的代价比现在一定要惨重得多!”

    楚欢微一沉吟,问道:“大王子,你算准了摩诃罗会将巴白图编制入军?若是他将巴白图留守青罗城,你又该如何?”

    “摩诃罗虽然趁我离开,对巴白图不少将领进行了大规模的调动,但只是更换一些将领便想控制住巴白图,那无疑是痴人说梦。”摩诃藏笑道:“他不敢将巴白图尽数留在青罗城,我猜他一定会将巴白图编入大军出征……!”顿了顿,摸着粗须道:“他要真是敢将巴白图尽数留在青罗城,那他就不是摩诃罗了。”

    便在此时,帐外忽然传来声音道:“巴白图千夫长野利齐尔求见大王子!”

    摩诃藏霍然起身,“进来!”

    浑身上下沾满鲜血的野利齐尔从帐外进来,楚欢见此人脸上兀自沾有血迹,战甲也是斑斑血迹,其肩甲已经破损,似乎是被大刀砍坏。

    “野利齐尔参见大王子殿下!”野利齐尔进到帐内,单膝跪地,横臂于胸,显得异常的恭敬。

    摩诃藏却已经上前去,双手扶起野利齐尔,打量一番,问道:“你受伤了?”

    “只是不小心被砍了两刀,并无大碍。”野利齐尔道:“大王子一切可好?”

    摩诃藏哈哈笑着,指着野利齐尔向楚欢道:“好兄弟,这是我大西梁真正的忠义之士,此番剪除摩诃罗,野利齐尔也是立下了大大的功劳!”

    楚欢见此人一身巴白图千夫长的装扮,明白什么,拱手笑道:“反戈一击,想来就是这位将军的杰作!”

    “不敢!”野利齐尔已经看出楚欢与摩诃藏关系匪浅,对楚欢竟也是十分恭敬,“一切都是大王子运筹帷幄,野利齐尔只是按照大王子的吩咐办事!”

    “野利齐尔,从今天起,你便是巴白图的副统领!”摩诃藏正色道:“等回了青罗城,我再重重赏你……!”随即脸上显出黯然之色,闭上眼睛,声音沉重:“可是苏摩柯……我却已经不能当面赏他了……!”

    野利齐尔神情也是黯然起来,却还是道:“能为大王子献身,苏摩柯将军一定会觉得无上的光荣,他如果知道一切顺利,大王子大事已成,他也一定会感到高兴!”

    摩诃藏并不说话,只是缓步走出帐篷,不远处,队伍正在重新编制,人山人海,摩诃藏抬起头,望着西下残阳,半晌不语。

    楚欢到得摩诃藏身边,忽听的摩诃藏缓缓道:“苏摩柯是我的噶图鲁,他是我的心腹兄弟,幼年时就陪着我,他勇敢、忠诚,为了剪除摩诃罗一干党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微转头,看着楚欢,语气沉重:“野利齐尔想要留在巴白图作为内应,就必须取得摩诃罗的信任,苏摩柯的牺牲,让野利齐尔取得了摩诃罗的信任,也才有了今日的胜利!”

    楚欢没有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那位苏摩柯,就如同樊於期一样,是一个为了大事慷慨赴死的勇士。

    “野利齐尔留在巴白图,巴白图就等若还在我的手中。”摩诃藏双拳握起,“摩诃罗调入巴白图的那些将领,野利齐尔都已经派人盯住,他们也绝无可能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能控制巴白图。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巴白图每一处都刻着我的痕迹,摩诃罗最大的愚蠢,就是想着用巴白图反过来对付我。”顿了顿,问道:“兄弟,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挂起金色大日旗?”

    他不问倒好,这一问,楚欢瞬间反应过来,“难道金色大日旗……就是暗号?”

    “不错!”摩诃藏挺着胸膛道:“金色大日旗,便是信号,金色大日旗挂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通知巴白图做好准备,下山之前,我以金色大日旗发出讯号,那些被摩诃罗调入巴白图的将领,在那一刻,尽数被杀!”

    楚欢这个时候终于恍然大悟,他先前一直还不明白,巴白图近万人马是被分散开来,包围在黑山四周,为何他们却能在同一时刻对他立刻发动突袭,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那面金色大日旗上,那面金色大日旗,就是发出讯号的工具。

    楚欢凝视摩诃藏侧面,不得不承认,这位看起来粗犷孔武的草原汉子,其心思远比他的外表要复杂得多,做起事情来,步步为营,十分狡猾。

    --------------------------------------------------

    PS:第五卷终,明天开始第六卷,新一个阶段的开始,感谢陪伴沙漠走下来的兄弟姐妹,继续乘风破浪前进,只为彼岸美丽的风景!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