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五九二章 猎手,猎物!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2 05:59:45
推荐阅读:我真是大明星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超级透视男欢女爱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艳满杏花村重生之神级学霸龙王传说抓鬼小农民黑道特种兵
    月光洒射在右翅峰上,楚欢此时正与摩诃藏坐在山峰平坦的石地上,嚼咬着干巴巴的风干肉脯,肉脯的味道实在很一般,但是却足以让肚子吃饱。[.guan m.]

    就着烈酒吃肉脯,摩诃藏轻声笑道:“兄弟,我一直没有想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竟然是你陪在我身边。我摩诃藏这一生没有几个好朋友,但是却与你肝胆相照,等到我除掉摩诃罗,回到青罗城,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

    楚欢含笑道:“大王子,如果真是将我当成兄弟,就不必说什么报答。而且楚欢虽然跟在大王子身边,却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实在惭愧的很。”

    “如何没有帮忙?”摩诃藏立刻道:“退到黑山固守,不正是好兄弟你的建议?如果不是你,古拉沁若与摩诃罗的兵马正面交锋,此刻只怕已经溃败了。”

    楚欢饮了一口酒,虽然草原上的夜晚十分的寒冷,但是烈酒流淌进身体内,全身上下却是十分的温暖,摇头道:“即使没有楚欢的建议,大王子也不会与摩诃罗正面交锋,这场交战,大王子应该早就心有对策吧?”

    摩诃藏瞧着楚欢,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转换话题道:“楚兄弟,你说你们秦国的兵马与我大西梁的兵马相比,谁强谁弱?”

    楚欢摇头道:“这个问题不会有绝对的答案。”

    摩诃藏笑道:“好兄弟,你莫怪我,不过秦国的兵马真要与我大西梁相比,还是差距不少。”

    “西梁今日有兵占西北的巅峰,但大王子想必也没有忘记,数年之前,秦国风寒笑大将军在世的时候,他麾下的十三太保可是将西梁几千铁骑追赶的狼狈而逃,这要比起来,是否说你们西梁勇士不堪一击呢?”楚欢含笑问道。

    摩诃藏本来神情淡定,此时却有些尴尬,但却带着钦佩之色道:“那是我西梁最大的耻辱,只可惜那样的耻辱毕竟鲜见,你们秦国也只有十三太保,没有十三万太保!”随即摇头叹道:“秦国十三太保的事迹,在我西梁也是众所周知,当初我听闻此事,并不憎恶这十三太保,反倒是真心佩服,只可惜十三太保如今已经是过往云烟,不复存在,否则摩诃藏真想与他们一较高低!”

    楚欢淡然道:“如果不是贵国趁他们出关巡查,在常天谷设下埋伏,大王子未必没有机会与他们一战,只可惜……不过楚欢也能明白,当时你们西梁上下被十三太保吓得魂飞魄散,已经没有胆量正面应敌,所以才会暗中埋伏……!”

    摩诃藏神情本来只是有些尴尬,但此刻却已经皱起眉头,脸色甚至有些铁青,似乎是在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将手中的半块肉脯丢在地上,道:“楚兄弟,在你眼中,我大西梁难道是偷偷摸摸之辈?”冷笑道:“我也听过谣言,十三太保是被我西梁设下埋伏所害,只是那都是无稽之谈……!”

    楚欢神情倒也十分淡定,笑道:“大王子也不必生气,空穴来风虽然无稽,但是也不会完全是凭空杜撰。”凝视摩诃藏,问道:“莫非大王子以为十三太保之死与你们西梁毫无干系?”

    摩诃藏握拳道:“楚兄弟,有些心里话,我不瞒你。十三太保给我大西梁带来了巨大的耻辱,我大西梁上下自然都想置他们于死地。我摩诃藏不厌恨他们,并不代表我不想让他们死。只是如果真要让他们死,我愿意在战场上用马刀亲手砍下他们的脖子,却不会暗中下黑手!”

    楚欢皱起眉头,随即轻叹道:“大王子乃是草原上的勇士,或许不会暗中下手,但是这并不表示你们西梁全都如此。贵国不是还有大轮台吗?大王子自称大轮台可以与我秦国神衣卫相媲美,那么大王子就该明白,我秦国神衣卫做的事情,都不为人所知,大轮台所做的事情,想必大王子也不会清楚多少吧?”

    “大轮台?”摩诃藏皱眉,正想说什么,便在此时,却听到脚步声响,卓颜伦已经匆匆而来,显得颇有些紧张,“大王子,楚副使所料不差,摩诃金刚果真分兵迂回,要绕到鹰首峰背后去。”

    摩诃藏听卓颜伦这般说,再也顾不得谈十三太保之事,一把抓住楚欢手臂,兴奋道:“楚兄弟,你当真是聪明,竟然料中他们要分兵偷袭!”

    “楚欢只是醒大王子防而已。”楚欢道:“想不到摩诃金刚竟果真这样做了。”

    摩诃藏道:“如此看来,摩诃金刚倒也不是全无头脑。”

    卓颜伦靠近道:“派出的探子一直在那边观察动静,就在不久前,果然见到一大队人马悄无声息地迂回过去,他们都是慢行,而且显然有所准备,马匹都没有发出声音,如果不是楚副使让咱们派人去查看,还真要被他们悄无声息绕过去。”

    摩诃藏看着楚欢,问道:“楚兄弟,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大王子,就怕他们不这样做,既然真的这样做了,那就是一块大肥肉。”楚欢笑道:“卓颜族长不是正愁无法对鹰首峰给予帮助吗?这下正好,他们既然将肥肉送上口,咱们没有不吃的道理。”低声向摩诃藏说了几句话,摩诃藏双拳握起,眼中显出冷厉光芒。

    ……

    ……

    努哆吉现在心情很激动,他已经带着一千五人绕过了右翅峰,而且尽可能地保持寂静往鹰首峰后方移动过去。

    这道计策是他所献,摩诃金刚更是让他亲自领兵从敌后偷袭,他觉得这是自己真正建功立业的机会,只要这一次顺利得手,不但出谋划策是自己,而且亲自带兵行动也是自己,这可是两份功劳,他只觉得此战过后,自己必将成为此战中最耀眼的人物。

    努哆吉带着部下大迂回,绕到了鹰首峰正后方,此时已经将近深夜,四下里一片寂静,距离鹰首峰有数里之遥,那边一片肃静,努哆吉是个谨慎的人,当下派出几人摸近过去,看看动静。

    没过多久,派出的人回来禀报,鹰首峰背后一片寂静,只稀稀落落看到极少数的人影,防守显然是十分的薄弱,而且最紧要的是,鹰首峰后面的屏障似乎比起正面也要薄弱一些。

    努哆吉心下大喜,看来自己果然是西梁将领中少有的智将,竟然想出了这样一个绝妙的计策,他令全军暂且歇息,做好准备,等到正面摩诃金刚发起进攻,前方打到激烈的时候,再从背面悄无声息地摸到上山去,他脑中现在甚至已经想着不久之后的图画,自己站在鹰首峰上,将金色鹰首旗插在峰顶,而摩诃藏被自己亲手绑缚,意气风发,万人敬仰。

    努哆吉双目死死盯着鹰首峰那边,他身后的将士也都是屏住呼吸,遥望着月光下如同洪荒古兽一般匍匐在大地上的鹰首峰。

    不知过了多久,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从前方隐隐传过来,努哆吉神情一震,脸上显出兴奋之色,身边将领已经激动道:“千夫长,前面已经开始进攻了……!”

    “不要急!”努哆吉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激动,“等古拉沁人的注意力全都移过去,咱们不用急,不用急……!”说话之间,却已经伸手到腰间,握住战刀,轻轻拔出来,身边众人见他拔刀,也都缓缓拔刀,一时间四下里都是缓缓拔刀之声。

    厮杀声,惨叫声,呼喝声随着夜风传过来,努哆吉终于按捺不住,沉声传令:“列队前行,屈下身体,不要发出任何的动静……!”

    一千五名兵士都已经徒步屈身,在努哆吉的带领下,缓缓往鹰首峰移动过去,移动的并不快,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夜风吹过,这一队塔里克武士就如同黑夜下的幽灵一般,好不容易摸到山脚,前方虽然杀声震天,但是鹰首山后面却是一片死寂,鹰首山的注意力,倒似乎真的都移动到前面去了。

    努哆吉倒还是十分谨慎,打出手势,收拾扩散开去,一千五多名兵士便匍匐在山脚下,并没有立刻上山,努哆吉再次派人上去查看,两名塔里克武士如同老鼠一样偷偷摸摸地爬上去,竟是顺利抵摸到了第一层屏障处。

    努哆吉借着月光看着山上,竟是看到那两人翻上了石壁,跳到了石壁之后,很快,就见一道身影从石壁后面站起,向山下挥了挥手。

    努哆吉心下大定,那两人竟然能够翻过屏障不被发现,如此看来,古拉沁人竟真的疏忽了这边,这边的防守兵力之薄弱,比之努哆吉预料的还要少。

    前面的战况十分激烈,努哆吉知道,早一刻攻上山头,战事就早一刻结束,塔里克武士的伤亡也就会减少许多。

    他一挥手,一千五兵士已经开始往山上攀爬,这些兵士训练有素,攀爬之时,也是极其小心,避免惊动山上的古拉沁人。

    努哆吉紧握战刀,眼瞅着距离第一道屏障越来越近,忽听得“噗”的一声响,身边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努哆吉一惊之间,猛然间却听到古怪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他抬起头,惊骇之下,已经借着月光瞧见,从空中俯冲而下一片黑压压的幕布,那是箭雨。

    只是瞬间,无数的惨叫声响起,惨叫声此起彼伏,密密麻麻的箭雨竟然从第一道屏障倾泻而下,毫无征兆的,对努哆吉来说,就如同晴天霹雳。

    先前本以为鹰首峰背后防守薄弱,但是此刻却惊骇发现,这里的防守不但不弱,其箭势之犀利,压得人根本抬不起头来。

    对方就似乎是等待已久,专门挖下陷阱等着敌人跳进去,努哆吉本以为自己是猎手,但是只瞬间,他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猎物。

    他怒喝着,让自己的部下冲上去,但是面对对方犀利的箭雨,根本无法前进,这一千五人,本就是要趁对方不备打个偷袭,如今被对方反埋伏,战术就等如完全崩盘,努哆吉又急又恨,听着耳边连续不绝的惨叫声,知道仅凭这一千多人,在被对方发现意图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冲上山,当下只能下令撤退。

    军令一下,塔里克武士们纷纷后撤,有的退的急了,一个不小心便即滚落下山,山上的箭雨不绝,努哆吉好不容易退到山脚,大叫着往马群的地方奔回去,跑出一段距离,忽听得前方传来阵阵马蹄声,月光之下,瞧见迎面过来铺天盖地的骑兵,马刀已经举起,在月光下寒光闪闪,努哆吉吃惊之间,那群骑兵已经驰到跟前,一柄雪亮的马刀已经照着努哆吉的脑袋砍了下来。

    ……

    ……

    黑水河自西向东蜿蜒流淌,这是朱拉部族的发源地,依靠着这条河流,朱拉部族在这片地区已经生活了太久。

    在被西梁摩诃王族征服之前,朱拉部族也曾有过荣耀的岁月,他们曾经一度占据了古拉沁草原的大片地区,让古拉沁草原在自己的战刀下颤抖。

    但是古往今来,兴衰往复,古拉沁人从来不曾真正屈服于朱拉部族,他们始终与朱拉部族殊死相争,在被西梁吞并之前,朱拉部族控制的古拉沁大片地区都已经被古拉沁人收复,而古拉沁人更是铁骑侵袭,攻向黑水河畔。

    这两大部族从来都是兵戎相见,当年古拉沁数万铁骑杀进黑水河畔,朱拉部族损失惨重,甚至面临被迫撤离黑水河畔的局面,就在那个时候,西梁摩诃王族忽然也趁机发兵征讨,朱拉部族面对两大强敌,最终选择了向西梁摩诃一族臣服,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选择,虽然让朱拉部族从此成了摩诃王族的臣服,却也让古拉沁人不得不在摩诃王族的压力下退出黑水河畔,返回古拉沁草原。

    再后来西梁摩诃族征讨古拉沁草原的战争中,朱拉部族甘为先锋,战刀上沾满了古拉沁人的鲜血。

    朱拉与古拉沁即使在中都成为西梁的一份子,但是双方的仇恨,从来不曾削减。

    位于黑水河畔西北部的完离部族,是朱拉部族的其中一支,族长完离普此时正在自己的大帐之内与族中的几名长者饮酒。

    帐内一片欢声笑语。

    此番朱拉部族集结上万兵马,气势汹汹杀向古拉沁,黑水河畔各部族只觉得这一次定能一吐心中多少年积压下来的怨气。

    “族长,咱们完离部族此番贡献了一千五多人,等到战事结束,咱们完离是不是能得到大片的土地?”一人醉醺醺地问道:“土地上的古拉沁人,是否都会变成咱们的奴隶?”

    完离普此时也是酩酊大醉,在帐内灯火的照耀下,他那红色的脸膛满是兴奋之色,得意道:“除了朱拉一族,咱们完离部族出动的人马最多,大族长已经承过,战后论功,谁献出的人马最多,得到的封赏也最多。小王子也已经承,等到剿灭古拉沁之后,我们朱拉部族就会得到古拉沁一大片土地,大族长素来赏罚分明,咱们完离部这次尽心尽力,大族长也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的。”向着那人笑道:“你急着想要前往古拉沁,肯定不是为了那里的牛羊,一定是为了古拉沁那些难以驯服的母马吧?”

    众人一阵哄笑,那人已经大笑道:“我要用我的马鞭让古拉沁的男人知道我们朱拉人的强悍,我也要让古拉沁那些母马一样的女人,在我的胯下被我驯服!”

    “苏烈,你现在还能翘起来吗?”旁边有人逗道:“古拉沁的女人可都是强悍的很,听说索要无度,你的身体可别毁在古拉沁女人的胯下!”

    “放屁!”苏烈叫道:“你们等着,到时候我要让你们看着,古拉沁的女人都要在我的身下哭泣……!”他两只手扒在脸上,故作哭泣之声,四下里又是一片大笑,忽听得外面隐隐传来撕心裂肺的凄惨叫声,带着惊恐的哭喊之声,一名醉意熏熏的家伙大笑道:“苏烈,你瞧瞧,外面已经有哭声……!”忽然间觉得不对劲,失声道:“那是哭声……哪里来的马蹄声,不好……!”

    ------------------------------------------------

    PS:求红票!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超级透视男欢女爱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重生之神级学霸龙王传说抓鬼小农民透视高手极品霸医全能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