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六十五章 虎入笼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1:31:41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武极天下穿越者无尽丹田唯我独尊首席御医
    青柳县衙在青柳城正中,楚欢却并没有被直接带到衙门,而是带往了距离县衙门颇有一段距离的县衙大狱,按照黄捕头的说法,此时天『色』已晚,不能升堂,等到回头知县老爷传下吩咐,再提审楚欢前去过堂。

    县衙的大狱设在一处阴暗的院落里,守卫倒也颇严,楚欢被带进了牢房之内,迎面过来一名满脸络腮胡的牢头,笑着向黄捕头道:“黄捕头,又来货了?这次又是犯了什么事儿?”[.]

    黄捕头淡淡道:“这就是杀死赵宝的楚欢,现在天『色』已晚,老爷传下话来,回头再提审,你可给我看牢了,要是出了岔子,你这吃饭的家伙事可是保不住了。”

    牢头打量楚欢两眼,眼眸子里划过怪异之『色』,嘿嘿笑道:“放心,我张大胡子办事,您还不放心吗?”叫道:“来人,将他关到甲字号房!”

    从后面立时过来几名粗壮的狱卒,将楚欢往里面带过去。

    等那几名狱卒带下楚欢,张大胡子才凑近过来,低声道:“黄捕头,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交给小的,小的保证让他舒坦舒坦!”

    黄捕头冷冷一笑,看着楚欢渐渐没在昏暗阴影中的背影,抬手『摸』着下巴,瞥了张大胡子一眼,轻声道:“你可小心着点,不是猛龙不过江……这小子可不是好对付的。”

    张大胡子面上现出狰狞之『色』,道:“便真的是条龙,到了我这里,也得让他变成一条死蛇!”

    ……

    ……

    县衙后院的一处厢房之内,灯火明亮,一张奢华的黒木大桌子上,摆满了美酒佳肴,但是桌边却只坐了三人,除了一身宽松便装的胡知县和满脸横肉的八里堂薛琅,在胡知县旁边还坐着一名不过二十岁刚出头的丰满少『妇』,虽然不是十分美丽,却也有七八分颜『色』,胜在皮肤雪白和那骨子里透出来的风『骚』感,此时一脸妩媚之『色』,咬着胡知县的耳朵窃窃私语,随即咯咯笑起来。

    这少『妇』却是胡知县的小妾,这胡知县虽然在青柳县为官数年,但却并非青柳人,他前来上任,家业却在故乡,家人也都留在故乡看守着家业。

    胡知县在这边孤寂,一年前便讨了这房小妾,而这房小妾也确实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乐,深得他的喜爱。

    胡知县听小妾低语之后,也嘿嘿笑起来,一只手绕在后面『摸』着少『妇』丰满的『臀』部,轻轻『揉』捏,向薛琅道:“薛琅啊,你手下死了人,本官让你过来,只是想安慰安慰你,既然已经去了,你也就节哀顺变才是!”

    薛琅叹道:“小的已经派人去抚恤赵宝家人,孤儿寡母,确实可怜,这一次楚欢作恶行凶,还要请大人为赵宝做主啊!”

    胡知县嘿嘿一笑,尚未说话,门外传来声音道:“大人,和盛泉来人了!”

    薛琅皱起眉头,胡知县却是十分淡定,抚须笑道:“来的倒是快。若不是顾忌苏家和雷大将军有些瓜葛,本官这一次恨不得将苏家也拖下水来。”起身来,道:“既然来了,本官就去见见,薛琅,你在这里先候着!”整理了一些衣裳,又嘿嘿笑着在那小妾脸上『摸』了一把,这才离去。

    等胡知县离开,屋内只剩薛琅和那小妾,薛琅已经从袖中取出一根碧玉钗子,上千双手奉上,笑眯眯地轻声道:“夫人,楚欢杀了我的弟兄,天理不容,还请夫人在老爷耳边说上两句,无论如何,这一次绝不能放过那土包子。”

    小妾伸手接过,吃吃笑道:“真是漂亮……薛大爷,你在青柳城威风八面,又有老爷相助,两个大男人,还治不了一个乡下穷小子,依我看,那穷小子这次进来,也就出不去了!”

    ……

    梁坊主此时在偏厅等候,他的心情倒是十分复杂,在他内心深处,对楚欢自然是充满了敌意。这次自己的诸多丑事被揭漏出来,虽然是从袁管事口中吐出来,但是梁坊主心中清楚,归其根由,那肯定是楚欢在琳琅面前说了什么。

    但是他向琳琅主动请缨,要来衙门里打点,却也是真的希望做些事儿,只要自己在这次危难之中立下功劳,也就不用担心琳琅将自己赶出和盛泉,甚至于自己这个坊主的位置还有可能保住。

    他在厅中没有等候太久,胡知县便已经咳嗽着进了来,梁坊主急忙迎上前去,躬身道:“大人,小的是和盛泉梁步全,这个时候惊扰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胡知县坐了下去,咳嗽两声,道:“本官知道你为何而来,不过你也不用多费心,回去和你们大东家说一声,本官为人处世,讲的是公正廉明,绝不会贪赃枉法。”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道:“赵宝的尸体如今就在衙门的尸房里面,仵作已经验过尸首,却是是被击中头颅而死,证据确凿,楚欢杀人那也是无法辩解的事实了!”

    梁坊主上前几步,瞧见左右无人,靠上前,从袖里取出银钞塞过去,赔笑道:“大人的清名,无人不知。但是当时情势紧张,楚欢也有可能是失手杀人,而不是有意杀人,这是非还要请大人多多彻查。”

    胡知县瞥了那几张银钞,也不过二百两银子,面不改『色』,也不接银钞,淡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向本官行贿不成?”显出怒『色』道:“本官岂是那种收受贿赂贪赃枉法之人?本官已经说过,本案要公正处理,绝不徇私枉法!”他脸上一副大义凛然之『色』,显得有些痛心疾首。

    梁坊主只是赔笑,又从袖中取了几张银钞,笑着低声道:“大人,我们大东家已经吩咐下来,无论花多少银子,都要保住楚欢……一切还要劳烦大人!”

    胡知县瞧那银钞已经有四五百两,喉头动了动,端着茶杯的手指微微弹了弹,梁坊主却也是深谙此道之人,将那几张银钞放在旁边的茶案上,刚刚放下,胡知县就已经放下手里的茶杯,正压在那银钞之上,咳嗽道:“这样吧,本官办案,素来小心谨慎,虽然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有罪之身,但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这个案子,本官不会匆忙定案,回头本官再安排人重新检验尸体,总要认证物证俱全方可定案的……!”

    梁坊主堆笑道:“那一切就有劳大人了!”

    胡知县微微颔首,『露』出几分笑意,道:“你们大东家还真是仁义,为了一个小小的伙计可以不惜金银……是了,你们大东家当真说过那句话?”

    梁坊主一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胡知县淡淡道:“你们大东家当真说过,无论花多少银子,都要保住楚欢?”

    “这……!”梁坊主一时之间也『摸』不透胡知县这句话里有没有陷阱,想了想,微拉长声音,最后还是点头道:“大东家确实如此交代!”

    “哦?”胡知县颔首道:“本官知道你与大东家是亲戚关系,是大东家的姑父,对吧?”

    梁坊主忙点头道:“是是!”

    “如果是你遇上这官司,你们大东家如此费心,本官倒是能理解。”胡知县抚须道:“可是此番只是你们和盛泉的一个小伙计,你们大东家却也要如此不费重金……你告诉本官,这楚欢与你们大东家是和关系?他们……难不成也是亲戚?”

    “绝对不是!”梁坊主十分肯定道:“大人,其实您不知道,我们大东家外冷内热,心肠是极好的。这次楚欢杀人,归其缘由,也是为和盛泉出头,如今楚欢犯了人命官司,大东家心里自然会过意不去,花些银子想要打点一番,保住楚欢……这也是情有可原!”

    胡知县这才微微宽心,他还真怕楚欢真的与琳琅有极深的瓜葛,若是那样,事情反而不好办,此时梁坊主这般说,胡知县心里便明白,『露』出笑容道:“本官知道了。你先回去,让你们大东家放心,本官一定会秉公办事!“

    梁坊主拜谢胡知县离开之后,胡知县才匆匆回到后院雅室,薛琅已经迎上前来,问道:“大人,可是苏琳琅前来?”

    “是梁步全。”胡知县走到桌边坐下,嘿嘿笑道:“看来和盛泉是想花银子买命了。苏琳琅放下话来,只要保住楚欢,花多少银子都成,这可是发财的大好机会!”

    旁边小妾媚声道:“哟,苏琳琅还真是够大方的呀。这楚欢与她有什么关系,要让她如此不惜本钱?”还没等其他人说话,风『骚』笑道:“该不是寡『妇』思春,那俏寡『妇』看上了这个伙计,所以才会如此大力相救吧?那苏琳琅寡居了多年,如今也是动了心……依我看啊,只怕这两人暗地里早就好上了……!”

    薛琅却是皱起眉头,轻声问道:“大人,是梁步全过来?那苏琳琅没有亲自出面?她要真想救楚欢,为何不亲自过来?”

    胡知县抚须道:“薛琅,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薛琅想了想,才道:“大人,我觉着这事儿不能拖下去,夜长梦多啊!”低声道:“大人,那楚欢可是一头下山虎,这人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极狠……!”

    胡知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打倒是能打,咱们整治他,无非是挡着咱们的财路。如果苏家真的肯出血,一个小小的乡下穷小子,那也不足为虑。”

    “大人这话说的是。”薛琅微微一笑,但很快就显出肃然之『色』道:“大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乡下穷小子,无权无势,三番五次与我们明面作对,这样的人,那是心里就存着反心,乃是大大的刁民。”他握起拳头:“小的只是担心,如果为了苏家的银子,最后真的将这小子放出去,一旦这小子怨恨上咱们,那么……!”他没有直说出来,只是吐出几个字:“亡命之徒,无所不为啊!”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我的神级支付宝透视高手升邪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