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六十一章 开窖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1:31:33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韩渊打开第一把锁,梁坊主跟着上去打开第二把,而苏琳琅则是最后一个上去打开第三把锁,三锁打开,梁坊主立刻叫了两个人上来,将那极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随着库门打开,从里面喷出更为浓郁的酒香味,不少伙计挺着鼻子嗅着,脸上满是惬意之『色』。

    “先取内窖!”大作师韩渊高声道。

    琳琅在人群中见到楚欢,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但是苏伯在旁却是看得清楚,已经向楚欢招手道:“楚欢,你一起进内窖!”

    此言一出,便有许多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楚欢,牛金在旁已经低声道:“楚兄弟,你真是厉害,能进内窖的,可没有多少人!”

    楚欢也不明白其中意思,只是淡淡一笑,过了去,另有二十多人从众人之间出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几分得意之『色』,似乎能进内窖是极为光荣的事情。

    韩渊已经召唤几名伙计跟着进了酒库,很快,黑乎乎的酒库就亮起灯火来。

    梁坊主却已经靠近袁管事,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袁管事微微点头,梁坊主的嘴角便泛起一丝笑意,也不多言,进了酒库。

    琳琅等到里面灯火亮起来,才带着包括楚欢在内的伙计进了酒库之中。

    楚欢一进到酒库,立时便大开眼界,他在外面虽然看到酒库的庞大,但是毕竟还没有太直接的感受,此时进入酒库之中,便感受到了酒库的宏大,天顶极高,里面充满了浓香酒味,放眼看去,无数雕花大坛就像等待检阅的士兵一样,摆放的整整齐齐,齐刷刷的甚是壮观。

    这外窖便有数层,一路向里走,韩渊已经带人将酒库里的墙灯一一点燃。

    到得外窖最里面,只见韩渊和梁坊主等人正在那里等候,在他们的脚下,却有一块铜板制成的地面,上面却是有一个钥匙孔。

    琳琅过了去,轻声吩咐道:“进了内窖,大伙儿还是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引燃了火!”

    “大东家放心,我们知道!”几名负责燃火的伙计立刻道。

    琳琅这才微微颔首,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上前去,将金钥匙『插』进铁板上面的钥匙孔,韩渊立刻令人上前,便有两名粗壮的伙计上前缓缓打开了铁板,『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来,袁管事手拿火把,看了琳琅一眼,见琳琅点头,他便第一个拿着火把下了去,后面立时跟着两名伙计,也举着火把下去,经那火光一照,楚欢这个时候倒也看得清楚,那洞口之处,却是建有石梯,袁管事等人便是顺着石梯往下去。

    等到几人下去后,琳琅这才亲自下去,楚欢等人也跟了下去,楚欢走在往下行的石梯上,只觉得设计的十分巧妙,看来和盛泉在这内窖之上还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当楚欢踏上内窖的地面时,内窖有多处已经点上了灯火,无数的雕花大坛,就像沉睡在地下的幽灵军团,神秘而肃穆。

    楚欢此时却也切身地感觉到,这内窖的空气中,却是飘『荡』着两种香味,一种固然是那酒香之味,另一种便是一种混杂着泥土气息的淡香味。

    他之前听黄复和牛金提起过内窖,知道这内窖的地面和四周墙壁都是覆盖着一层金土,此时借着火光却也看得清楚,只见内窖四周的墙壁,果然是金黄之『色』,虽然不可能像真金那般纯黄,但是比起一般的泥土,确实是大为不同,而楚欢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泥土,心里暗暗称奇,也不知道和盛泉的老东家是从哪里淘到这样的东西。

    但是他也清楚,这样的金土一定是十分罕见,否则和盛泉也不可能在云山府的酒业之中独占鳌头。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琳琅却是走到楚欢身边,低声道:“你跟我来!”她带着梁坊主和大作师韩渊继续往里面走去,楚欢犹豫了一下,终是跟上前去。

    梁坊主走出几步,回过头来,望向袁管事,袁管事也是对了一个眼『色』,再次点头。

    楚欢恰在旁边不动声『色』看见,微皱起眉头,总感觉这两个家伙正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众伙计已经开始竟然有序地向上面搬运竹清酒,在那洞口之处,自然有其他人接应着,由上面的人将竹清酒搬出酒库。

    楚欢等四五人跟着琳琅走到内窖最里处,却到了一处铁门之前,在这内窖之中,却还有一处房间,那铁门关的极为严实,走到铁门之前,琳琅停下脚步,这才转过身来,声音柔和:“我离开府城之时,已经得到了消息,明年开年之后,京里便要派人到达云山府,评选云山贡酒!”

    韩渊立刻显出兴奋之『色』,道:“大东家,五年前光禄寺那位少卿评选不公,让咱们功亏一篑,只希望这一次能有一位公平的官员前来评选!”

    琳琅淡淡道:“公道在人心,咱们一切尽心就好,就算来年落选,那五年之后呢?十年之后呢?只要我苏琳琅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停下,一定要完成父亲大人的心愿!”

    韩渊叹道:“老东家这一辈子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咱们和盛泉的酒能够成为皇家御酒……只可惜世道不公,老东家一生也没能完成这个心愿。”

    楚欢在旁听着,也不言语,但是从这只言片语之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琳琅一个柔弱女子,支撑着苏家产业,经营这样一家庞大的酒坊,看来不单单是为了做生意,更是在继承其父的心愿。

    此时那边的伙计们正在袁管事的带领下,竟然有序地搬运竹清酒,这边几人低声细语,并没有受影响。

    梁坊主时不时地偷偷瞥向楚欢,眼眸子里的神『色』十分复杂,既有厌恶,又有畏惧。

    琳琅沉『吟』片刻,终于道:“不管怎样,明年开年后的御酒评选,咱们一定要全力以赴,拿出我和盛泉最好的东西,尽人事,听天命吧!”

    “也没多少时间了,不过三四个月时间。”韩渊轻声道,随即想起什么,轻声问道:“大东家,您这一次太原之行,不知……不知可否谈妥?”

    琳琅面纱下的俏脸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道:“陆老东家与父亲已经做过多年的生意,当年陆老东家遭遇困境,父亲还出手帮过他,我苏家和他们陆家也算得上是世交了。这一次去往太原,陆老东家倒是十分痛快,答应帮着咱们撑过难关!”

    “这就好,这就好!”韩渊显出欢喜之『色』,连连点头。

    楚欢在旁却是半懂不懂,说他懂,只因为他知道琳琅去过太原府,二人第一次相遇,就在太原府外的枫林渡。

    现在看来,琳琅前去太原府,乃是去找寻一个陆家寻求帮助。

    只是楚欢却有些听不懂,这和盛泉遇到了怎样的麻烦,却需要琳琅亲自往太远去寻求帮助。

    梁坊主也笑道:“大东家出马,必定是手到擒来,没有办不成的事儿。陆家当年欠了我们和盛泉的情,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

    琳琅皱起眉头,道:“话不能这样说。自古以来,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也不在少数,陆老东家这次能够出手相助,那也是他老人家的恩情,咱们记在心里就是!”

    梁坊主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笑了笑,道:“大东家说的是!”

    琳琅终于看向楚欢,含笑道:“楚欢,这次和盛泉能躲过一劫,全凭你出手相助,我……我不知如何感谢你!”心中却念着:“原来他叫楚欢……楚欢!”

    楚欢淡淡一笑,只为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

    梁坊主皱起眉头,厌恶地看了楚欢一眼,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琳琅向梁坊主道:“你去厨房说一声,单独做几样菜,楚欢今日帮着我们和盛泉度过一难,我要向他道谢!”

    梁坊主犹豫了一下,终是点头。

    琳琅这才将目光投到那扇紧闭的铁门上,沉『吟』片刻,终于喃喃自语:“父亲,你放心,女儿终其一生,定会有一天帮你达成夙愿!”她的双眸,微微泛红。

    楚欢也是看着那扇铁门,不知道在那扇铁门之后,究竟藏着何样的东西,但是他知道里面东西对苏琳琅一定是十分重要,否则绝不会收藏的如此严密。

    梁坊主往那边望了望,见到伙计们在搬运竹清酒,微眯起眼睛,随即向琳琅道:“大东家,外面还有许多客商在都等着,您看是不是……是不是出去和他们打声招呼。都是咱们和盛泉的老客户,您一出面,这日后买卖关系也就更加的紧密……!”

    琳琅想了想,点头道:“也好,这边你就先打理着……!”看了楚欢一眼,微微一笑,道:“回头我请你吃饭!”

    楚欢呵呵一笑,也不多说。

    上千坛竹清酒,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弄出去,而且还要往里面添加新酒,好在和盛泉的伙计们都已经熟悉了套路,效率倒是十分的迅速。

    琳琅和苏伯在外招呼客商,而梁坊主则是在内窖指挥大家搬运。

    虽然酒商们人人都想多得一些,但是毕竟数目有限,而且和盛泉的竹清酒还要留下一批作为镇坊之用,所以能够外放的不过六百余坛,而对于每一名酒商的分配额,琳琅却是心中有数。

    这些客商远路而来,竹清酒为主,但自然也不会完全只批发竹清酒,和盛泉外窖的酒水虽然不能与竹清酒相比,但却也都是出了名的美酒,每名客商自然也会批发不少而去。

    和盛泉这一日热热闹闹忙忙碌碌,直到半下午,千余坛竹清酒才出窖,而琳琅百忙之中,终是让苏伯请过浑身是汗的楚欢,来到了后院的厨房之中。

    这厨房之内,自有一处单独的食堂,虽然不大,但是布置的倒也舒服雅致,乃是平日里琳琅前来之时,就餐之所。

    她毕竟是一介女流,总不至于与一帮男人在一起用餐。

    楚欢到得雅室之内,琳琅正坐在桌边等候,此时她已经摘下了斗笠,『露』出美丽的面庞来,丰神冶丽,明媚妖娆,少『妇』的妩媚风情展『露』无疑。

    为避闲话,苏伯也在一旁陪着。

    见到楚欢进来,琳琅缓缓起身,带着动人的笑意看着楚欢,柔声道:“原来你叫楚欢……我的名字是苏琳琅,你现在该知道了吧?”

    楚欢落落大方进去,先是向苏伯拱拱手,笑道:“苏伯,上次一别,多日未见,您老一向可好?苏伯当日赐下的糕点,至今让我思及不忘!”

    苏伯摆手笑道:“可莫这般说。当日那一份糕点,可是小姐相赠,我可没什么功劳!”琳琅虽然已为人『妇』,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范夫人”的称谓早已经避嫌,苏府上下只是称呼为“小姐”。

    楚欢转视琳琅,轻叹道:“看来这天下真是不大,转来转去,最后还是相逢!”

    琳琅抿嘴一笑,倒也落落大方,含笑道:“你不愿意看到我?”其实她现在的心情十分之好,在脑中一直没有散去的那个身影本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可是离别并没有多久,却再次相逢,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

    而缘分,是有缘人才能够拥有的福分。

    -----------------------------------------------------------------------

    ps:感谢无敌de贱客、陌生的人人、强盗头头、神奇一吓、汉库克的情话、墨雨林溪、心如一座空城、沙漠灰、丿婼嬡丶無痕、笛无声、打破痰盂、wo可爱你、绅蓝、自然之傠、华子明天、割二两肉、守望者1899、lucifer01、梦入友囿、烟斗老哥、老瞒、经典金唱片、jgw0508、白水记忆、琅禹等好朋友的 @ya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