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五十九章 酒坊威,铁胆响!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1:31:29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末日刁民官榜武极天下无尽丹田穿越者唯我独尊首席御医
    琳琅见到青脸老四倒地,一颗悬着心的终于落下去,眼中显出欣喜之『色』,她知道,楚欢绝不会让任何人失望,这个铁一样的男人,从来不畏惧任何事,无论什么样的困难,到了他的面前,便都会灰飞烟灭,正如楚欢自己所言,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和盛泉的伙计们在吃惊之后,立时都欢呼起来,他们心中积压的怒气,在这一刻也都大大的宣泄出来,也在这一刻,楚欢成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危难时刻,或许会有很多人被压迫着不敢宣泄自己的愤怒,但是无论何时,总会有一两个真正有血『性』的男儿会站出来。

    天塌下来怎么着?有男儿的头颅在顶着。

    楚欢背负双手,看着躺在地上的青脸老四,含笑道:“你叫四爷是吧?怎么样,四爷,是你的八卦腿厉害,还是我的踢狗腿厉害?”

    青脸老四怨毒地看着楚欢,但是膝盖骨已经被楚欢一脚踢断,根本站不起来,额头上也满是冷汗,对于楚欢这句冷酷嘲讽的话,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个年轻人看似在笑,但是那一对眼眸子里的寒意一直没有消失,自己此时若是还要顶撞,只怕还要吃更大的苦头。

    他只是想不通,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乡下小子,怎会有这般强悍的腿功,他苦练了这么多年的八卦腿,在楚欢的面前竟然走不了一个回合。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楚欢淡淡道:“三脚猫的把式便是再练一百年,也终究是三脚猫的把式……你同不同意我这句话?”

    瘦子老三脸『色』极其难看,更是苍白可怖,但是此刻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倒是八里堂的地痞们,中间有几个生猛的角『色』,见到青脸老四被打倒,当下便有人叫道:“妈的,弟兄们,大家一起上,打不死这狗.娘.养的!”便有人已经拎起楠木雕花椅子,往楚欢砸过来。

    三四张椅子炮弹般砸过来,楚欢没有闪躲,反而迎上前去,腾身而起,双手双脚过去,几张椅子都已经被打开,落在地上碎开,而楚欢整个人依然如同猎豹般冲到八里堂地痞前面,拳影腿影过处,几声惨叫,已经有两人倒在地上,而楚欢又是一拳重击在一名流氓的脑门子上,那人哼也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其他流氓见状,惊呼连连,纷纷后退,一个个充满惊恐之『色』,却是没有一个人再敢往上来。

    楚欢整了整衣裳,淡淡问道:“还有谁?”

    此时那里还有人敢多说,瘦子老三两只手有些发抖,骂道:“谁让你们动手的?”向楚欢勉强笑道:“楚……楚兄弟,这次是个误会,你……你大人大量,咱们现在就走!”

    楚欢笑了笑,道:“你们的四爷留下了一条腿,算是留下了一样东西……不过这里因为你们,已经坏了好几张椅子……!”他捡起地上一根椅子腿,问道:“你是三爷吧?你来说,这该怎么办?”

    瘦子老三尴尬笑道:“这个……我们自然赔偿。”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大概十两重,递了过来,楚欢却只是看了一眼,淡淡道:“不够!”

    瘦子老三一怔,但还是立刻叫道:“谁有银子,拿上来!”

    当下便有五六名地痞凑了银子上来,足有二十两,楚欢却依然摇头道:“不够!”

    瘦子老三勉强笑道:“楚兄弟,这楠木椅子……嘿嘿,最多也就二两银子一把,我们……我们毁了五把椅子,这里有二十多两,也……也足够了吧!”

    楚欢淡淡一笑,回身向大作师韩渊问道:“韩伯,这些椅子,多少银子一把?”

    韩渊可不是老糊涂,知道楚欢的意思,上前来,道:“这些椅子都是很多年前从洛安京城买来,当时不过二两银子,但是路途上的运输费用,再加上年头这么久,也算是古董了,若是没有十两银子,绝对合不上!”

    瘦子老三心中暗骂:“你这个老狐狸,还他妈古董?你们家古董还拿出来摆在外面让人坐啊?”可是这时候楚欢已经给他们带去了绝对的震慑力,瘦子老三只想着越早离开这里越好,无奈叫道:“所有人都掏出银子来,凑上……凑上六十两银子……!”

    “不对!”楚欢平静道:“六十两银子可不对。”

    瘦子老三张了张嘴,陪笑道:“这……十两银子一把,六把银子六十两……这没错啊!”

    楚欢指了指不远处的苏伯,道:“你们刚才有人惊着了苏伯,老人家年纪大了,现在虽然看起来没事,但是回头有个头疼脑热的,总要去看大夫的。看大夫,那是要花银子的,你们总不会让咱们自己掏银子吧?”

    “那要多少?”

    “几把椅子可不能和老人家的身体比。”楚欢悠然道:“这样吧,先留下一百五十两银子,加上六把椅子,两百一十两……看在你们知错能改,就收你们二百两银子,拿了二百两银子,该走就走,我不会拦着!”

    瘦子老三倒吸一口冷气。

    都说八里堂的人黑,现在看来,这个土包子比八里堂的好汉们还要黑啊,这一开口就是二百两,也不怕闪了舌头。

    瘦子老三虽然心中畏惧楚欢,但是楚欢如此『逼』人,他也是心中有火,忍不住道:“楚……楚欢,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欺人太甚?”楚欢脸上现出冰冷的寒意,冷笑道:“你难道忘记你们方才是如何对大东家?一大帮子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也亏你们还自称是道上混的……难道你不知道,道上有两条铁律,不祸及家人,不欺弱弱小……你们守规矩没有?”

    琳琅此时已经眼圈发红。

    她知道,今日如果不是楚欢,和盛泉必将受到极大的耻辱,这个男人就想上一次一样,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挺身站出来,护在了自己的身前。

    情不自禁,琳琅眼角竟是有珍珠般的泪珠儿滑落下去,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楚欢,看着那个挺直的背影,她十分清楚,至少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能欺辱自己。

    瘦子老三被楚欢冷声斥责,顿时便不敢多说话,只是招手让人凑银子,但是这些流氓都是哪里真的能在这片刻间就凑出二百两银子,好不容易才凑上就是多两银子,还不到一百两,瘦子老三捧着银子走到楚欢面前,尴尬道:“楚……楚兄弟,只有这么多,你看……!”

    “拿笔墨来!”楚欢沉声道。

    琳琅终于看向梁坊主,道:“去去笔墨!”

    梁坊主急忙答应,肥胖的身躯如同一头肉猪,片刻之后,取来笔墨纸砚,放在一张椅子上,楚欢已经接过了那九十多两银子,交给韩渊,指着笔墨纸砚,向瘦子老三道:“立个欠据,还欠一百一十两,每日利息按照三分利算,一日不归还,就算一日的利息,利滚利,先说清理不『乱』,三爷,来吧!”

    瘦子老三眼中现出怒『色』,楚欢却已经冷哼道:“怎么,三爷还想动手试试斤两?”

    此时和盛泉的人士气已经上来,人群中已经有人叫唤道:“立欠据,立欠据!”一人之声很快变成两人,两人变四人……片刻间,和盛泉上百号人纷纷举起手臂,大声叫道:“立欠据,立欠据……!”声音极是响亮,气势也是十分的雄壮。

    瘦子老三知道势不由人,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立了欠据,交给了楚欢,随即一挥手,沉声道:“抬上人,咱们走!”

    当下八里堂的人将青脸老四等几名受伤的同伴抬起来,跟着瘦子老三便往外走。

    那范逸尙见到势头不妙,直到今日已经坏了事,急忙跟着八里堂的人,便要一起离开,却听到楚欢的声音已经在后面响起:“二公子,刚才我就说过,咱们好好谈一谈,你现在可有空闲?”

    范逸尙听到这句话,胆战心惊,哪敢留下,更是加快步子,反倒是瘦子老三停住脚步,冷冷地看着范逸尙,冷笑道:“让你留下,你没听见吗?”今日八里堂的颜面被楚欢狠狠扇了一耳光,归其缘由,与范逸尙脱不了干系,所以此刻瘦子老三对范逸尙实在没有什么好脸『色』。

    范逸尙一怔,随即显出惊恐之『色』,叫道:“三爷,你……你可不能丢下我……!”他疾步过去,一把抓住瘦子老三的手臂,乞求道:“三爷,你带我走,我……我不能留在这里!”

    瘦子老三挥起手,“啪”的一声,重重扇在范逸尙的脸上,随即又抬起一脚,将范逸尙踢倒在地,这才带着八里堂的人狼狈而去。

    范逸尙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八里堂那帮人的背影破口大骂:“言而无信的懦夫,口口声声说讲信义,到头来却是这个鸟样子……!”忽地感觉到背后一阵发『毛』,猛地想到自己的处境,身上打了个冷战,回过头来,只见到和盛泉的上百双眼睛正向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不少人脸上都满是戏谑之『色』。

    范逸尙额头上冒出冷汗,看到楚欢站在院子当中,勉强挤出笑容,脚步沉重走过去,道:“楚……楚大哥,都是自己人,只是个误会而已……!”看向琳琅,叫道:“大嫂,你……我是王八蛋,你别往心里去……!”琳琅却是看也不看他,更不理会。

    楚欢却已经上前来,掐着范逸尙的后脖子往门外走去,笑呵呵地道:“二公子是吧?来来来,兄弟和你说点事,耽误你点时间!”提着范逸尙出了和盛泉大门,四下无人,范逸尙小脸儿吓得煞白,胆战心惊,哭丧着脸。

    楚欢让范公子靠着外墙站好,这才双手横抱胸前,含笑看着他。

    “二公子,前阵子在一品香,听说你欠八里堂青脸老四几百两银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欢带着微笑问道。

    范公子像个小朋友一样靠着外墙站直,双脚并拢,双手贴着大腿,不敢有丝毫反抗,此时听楚欢问话,吃惊道:“你……你怎么知道?”

    楚欢抬手就是一巴掌,“现在是我问你话,你就老实回答,还轮不到你来问我,二公子,守点规矩好不好?”

    范逸尙捂着脸,委委屈屈,哭丧脸道:“我老实说。前阵子我得到消息,听说苏……大东家出了事儿,去往太原府没能按时归来,而且在衙门里传来消息,她乘坐的客船被土匪劫了……所以……所以……!”却是不敢说下去。

    楚欢冷冷一笑,还没说话,范逸尙害怕这家伙又要打自己一巴掌,急忙道:“所以我想收了苏家在府城和县城的所有铺子。大东家是……是我范家的媳『妇』,她若出了意外,名下的产业……自然是我范家的,所以我找上了八里堂的青脸老四,让他带人帮我出头,免得……免得到时候收铺子有人拦阻……!”说到这里,范逸尙脸上已经满是冷汗,却不敢不说下去:“为了这事,我卖了自己名下最后的铺子,往衙门里打点了近千两银子,还先付了青脸老四一笔银子……!”

    “可是后来大东家安全归来,所以你的计划不能实行,用不上八里堂的人,但是八里堂却还是让你将谈好的报酬全部交给他们,是不是这样?”楚欢神『色』不善。

    范逸尙颤声道:“是……是这样。我欠了好几百两银子,无法偿还,可是……可是那帮家伙没信义,若是不还银子,便要将我的老宅子和……和我的小妾霸占去,我思来想去,只能……只能带着他们来和盛泉取酒,有了这些酒,便能……便能有银子了!”

    楚欢皱眉道:“衙门里的人也是你打点的?”

    “胡知县……胡知县就是一个乌龟王八蛋。”范逸尙咬牙切齿:“八里堂其实就是胡知县的人,八里堂的薛老大其实就是胡知县的走狗,八里堂这两年鱼肉乡里,榨取的每一笔银子,有一部分都要交给胡知县,这事儿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没人敢说出来。上次我就已经打点了胡知县近千两银子,这一次他又要榨取,今日若是真的取到了酒,回头卖出的银子,要分给他三成……!”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楚欢听到这里,眼眸子里的寒意更浓,如此看来刘家村百姓被盘剥,明里是八里堂,暗里却是那个胡知县。

    恐怕整个青柳县,绝不止刘家村一处首次盘剥,这位胡知县,还真是大大的贪官。

    楚欢此时也终于明白,为何黄捕头会前来帮助范逸尙这群人,原来他们的关系竟然是如此密切。

    “你给我记住,以后再要踏进和盛泉一步,我一定会打断你的手脚!”楚欢冷冷道:“这次给你长点小记『性』!”猛地一拳掏在范逸尙的胃部,范逸尙疼的跪倒在地上,捂着胃部,鼻涕眼泪都流出来,楚欢却像没事人一样,拍拍手,整了整衣裳,转身往酒坊中走去。

    ……

    ……

    瘦子老三领着一帮人出了和盛泉,到了大街尽头,令人都往右去,自己却是向左走,很快便转进一条小巷子里。

    这小巷子里,竟然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旁边,黄捕头和几名衙差正站在四周。

    黄捕头见到瘦子老三一副惊慌模样,顿时便皱起眉头来,靠近车帘子,低声道:“大人,老三过来了!”

    很快,从马车内跳下一人来,这人四十五六岁年纪,个头不高却很结实,头上戴着一顶黑皮帽子,身着黑『色』的锦袍,长相却是十分凶悍,一脸横肉,左眉眉骨之上有一条清晰的疤痕,似乎是被刀砍伤留下,他右手握着两枚铁胆,手指灵活,两枚铁胆在他手中滚动摩擦,“呛啷啷”直响。

    -----------------------------------------------------------------

    ps:说两件事儿,第一件,沙漠这本小说的有声小说每天都会在降龙之声电台连载,每天八点半准时开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听一听,捧捧场。收听的链接是:/radio/201205/playercaomei/

    第二件事,就是加群的事情,确实喜欢沙漠的书,可以加群:24222495沙漠美『色』群,大家一起对国『色』提出建议,伴随沙漠一起向前进。

    最后还请求收藏红票吧,有能力的朋友捧场一二,数目不在多,就是撑个场面,呵呵!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透视高手我的神级支付宝升邪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