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十九章 瞎了眼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0:47:58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楚欢此时靠近,却是看的分明,这大汉的皮肤极黑,虬髯茂盛,几乎挡住半个脸,但是却瞧得明白,这大汉的鼻子极高,额骨微微前凸,瞳孔也比普通人大上一些,漆黑的眸子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一般,竟是隐隐透着一股子神威。

    这大汉陡然起来,怒目相视,若是一般人,只怕要被吓住,楚欢却是淡定自若,伸出手,手心托着两块梅花糕,微笑着,他既然知道这大汉是聋子,便不说话,但是这个动作传递的意思却已经十分的明显。

    虬髯大汉看了楚欢手中的糕点一眼,怒色微微和缓,却并不接受,只是重新躺下,用被褥蒙住了头,表现的十分怪异。

    黄复道:“楚兄弟,你不用理会他。这还是坊主前阵子在外面带回来,看他有些力气,留在粮库里搬运粮食。听说这家伙没有工钱,一日只给他三顿饭吃便好……只是这家伙脾气不好,谁靠近他,他都当成仇人一般看待。”他先前直呼楚欢之名,此时楚欢送了他糕点,他便称呼起兄弟来。

    楚欢微皱眉头,盯着鼓起的被褥,若有所思。

    便在此时,外面已经传来梆子声,听得有人已经叫道:“都歇下了,吹灯歇下了……!”

    黄复却是找了一块布巾将一块糕点包起来,拿了另一块,低声道:“楚兄弟,灭了灯歇息吧!”

    楚欢收回糕点,回到床边,吹灭了灯火,这才上床躺下,心里却兀自感到十分奇怪,方才他看清楚了虬髯大汉的面孔,只觉得那面孔和中原人颇有些不同,倒像是外邦人士,只不过不那么明显罢了。

    只不过这虬髯大汉的胡须浓密,掩饰了大半张脸,如果不仔细看,绝难看出与中原人的不同之处。

    灯火熄灭,没过多久,黄复和牛金便传来鼾声,显然也是累极了。

    楚欢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到旁边传来很轻微的响动声,他微睁开眼睛,身体却不动,在昏暗之中,却瞧见那虬髯大汉正从床铺上起身来,动作很小,如果不是楚欢的听力极佳,那是很难发现身边的异动。

    这虬髯大汉起身之后,轻步走到门边,打开了门,出门之后,又十分小心地带上了房门,随即便没了声息。

    楚欢心中大感奇怪,他今日刚刚来到和盛泉,却万没有想到碰上这等怪人,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却也不知道这大汉究竟往哪里去。

    心中又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疑,那虬髯大汉也有可能是往茅房里去。

    秋夜幽静,院子里早已经是死寂一片,和盛泉上下都已经在梦乡之中,楚欢半睡半醒等了片刻,良久不见虬髯大汉回来,心下更是疑惑,确定那虬髯大汉绝不会是往茅房里去。

    黄复和牛金睡得极沉,鼾声大作。

    楚欢随即苦笑,那虬髯大汉与自己毫无瓜葛,又何必去多管闲事,无论他想做什么,与自己又有何干系?

    念及至此,便不再多想,沉沉睡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刺耳的梆子声将楚欢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微微亮起来,黎明的一丝曙光从木板房唯一的一处窗户洒射进来。

    黄复和牛金已经匆匆起来,院子里也已经传来嘈杂之声,牛金向楚欢道:“楚兄弟,快些起来,你随我去晾堂!”

    楚欢知道牛金也在晾堂做事,点了点头,起身来,忽地想到什么,转头去看虬髯大汉的床铺,恰好瞧见虬髯大汉已经从床上起来,正向门外走去。

    楚欢微微皱眉,想起昨夜之事,也不知道虬髯大汉是何时回来,如果不是自己昨夜亲见,谁能知道这虬髯大汉半夜三更出去过。

    黄复和牛金此时已经往门外走,楚欢也跟了上去,出了门来,天色才刚蒙蒙亮,但是院子里却已经是黑压压的满是和盛泉的伙计,人流却是往厨房那边过去。

    楚欢跟在牛金身旁,也往厨房那边过去,已经瞧见伙计们正排着队,一个一个地从那厨房领取早点,而所谓的早点,却只是两个馒头而已。

    厨房前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蒸笼,陈师傅站在一旁,小三子和另一名伙计则是向和盛泉的伙计们分发馒头,伙计们拿到馒头,一边吃着一边往作坊里去。

    楚欢和牛金拿了馒头,便也往作坊过去,跟着一群人进了作坊之内,到的一处极为宽空庞大的屋内,楚欢就闻到了冲鼻子的霉味,也瞧见这里面东一堆西一堆堆满了半熟的粮食。

    这是晾堂,也是整个作坊里人手最多的地方,共有将近四十人。

    刚进晾堂内,一名戴着帽子的中年人上前来,牛金已经向楚欢低声道:“那是咱们晾堂的小作师,你唤他徐作师就是……记住,当着小作师的面,千万别喊‘小作师’,那会让人心里不痛快。”

    楚欢点头,心中却是十分明白,这就好比后世的正副职,便是副职在身,却也不希望别人称呼职位时在前面加个“副”字。

    中年人背负双手上前来,打量楚欢两眼,问道:“你就是楚欢?”

    “是!”楚欢点头笑道:“楚欢见过徐作师!”

    徐作师微微颔首,招手将牛金唤过来,吩咐道:“你带着他拌料!”也不多言,径自离开。

    此时大伙儿都已经是将馒头吃完,开始各就各位做事,牛金带着楚欢到了一处粮食堆边上,找了一把铁锹递给楚欢,轻声道:“你跟着我将这小麦料搅动,要将里面的酒曲和料子搅匀称了才成。”说完,拿着铁锹,率先示范起来。

    楚欢瞧见,只觉得牛金手里的铁锹就是一个大锅铲一般,而那小麦堆则是放在锅里的要炒的菜,用那大锅铲翻来覆去炒匀。

    楚欢看了几下,便即明白,这事儿其实十分的简单,也便帮着搅动起来,牛金已经轻声道:“咱们和盛泉酿造的酒,颇有些不同。咱们这里的是以小麦为主的麦酿酒……你瞧这里面也有玉米和高粱,但是份量极少!”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另几处,那边的伙计也如这边一样在搅动熟粮堆,压低声音道:“那边都是以高粱为主,酿的是高粱酒……唔,那便是大麦酒……这粮食不同,配的酒曲也不同,出来的味道也是不尽相同……!”

    楚欢前世是调酒师,还真与酒类接触极多,红酒、白酒、黄酒……分门别类,他只要闻一闻,便能断定出酒水的年份和品牌。

    白马庄、木桐庄、希雅丝、罗曼丽.康迪……威士忌、白兰地、朗姆酒……茅台、汾酒、五粮液……这些名词对于楚欢来说,那是信手拈来,极为熟悉。

    但是楚欢虽然对各种名酒十分了解,却对酿酒工业一无所知,他所接触的都是成品美酒,根本没有接触过酒坊,更不可能接触这样古老的酒坊。

    毫无疑问,酒坊中的一切对于楚欢来说,都是十分的陌生,却也是十分的新奇。

    “那竹清酒是哪种酒?”楚欢问道:“是大麦酒还是高粱酒?”

    “不是大麦酒,也不是高粱酒,那是大米酒!”牛金笑道:“竹清酒可是咱们和盛泉的招牌,只是大米价格昂贵,所以竹清酒的产量不多,价格也很昂贵。咱们酒坊每出十坛酒,也就一坛酒是竹清酒而已!”

    楚欢微微颔首,他在一品香饮过竹清酒,确实是上等的美酒,甘沥净爽,醇香无比。

    正在此时,耳边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不想干活,就滚出和盛泉,吃干饭不做事,咱们和盛泉可养不起这样的大爷!”

    楚欢皱起眉头,转头看去,只见那小人嘴脸的袁管事不知何时来到了晾堂,就在旁边不远处冷冷地望着这边。

    这晾堂人来人往,楚欢与牛金说话,倒是没有注意袁管事过来。

    牛金脸色顿时发白,低下头,一声不吭,急忙做事。

    楚欢淡淡地看了袁管事一眼,他记得韩渊的嘱咐,不要轻易与袁管事结怨,所以也不理会,自己做事,只不过他这冷淡的反应,却是让袁管事脸色更加阴沉,这袁管事背负双手,打量楚欢一番,嘴角泛起冷笑,缓步走开。

    晾堂内的伙计们忙忙碌碌,没过多久,楚欢竟是感觉身上冒出汗水来,带着热意,他站直身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眼角余光却瞥见一名伙计手中抱着一只瓷罐,正往自己这边过来,速度极快。

    楚欢微皱眉头,正不知那伙计要做什么,却见那人走到自己身边,却陡然往自己身上撞过来,楚欢反应快极,侧身闪过,那伙计撞了个空,脚下拌蒜,竟是一下子摔倒在地,手里的瓷罐子落在地上摔的粉碎,从里面散出黄色的酒曲来。

    这里突然起了变故,瓷罐子破裂的声音传开,四周不少人便即将目光投过来,一个个显出疑惑之色。

    那摔在地上的伙计此时却已经坐在地上,指着楚欢尖声道:“你……你为何要撞我?你可知道,这……这是还没有制成的酒曲,你……这都怪你……!”

    楚欢先是皱眉,当他看见不远处袁管事正快步往这边走过来,顿时明白什么,眼中划过寒意,嘴角也泛起一丝冷笑。

    袁管事还没靠近,就已经抬手指着楚欢叫起来:“老子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家伙,是不是方才我说了你两句,你就将气撒在别人身上?这坛酒曲,你可知道值多少银子?”

    楚欢淡淡看着袁管事,平静道:“不是我撞的!”

    “你还狡辩!”袁管事冷笑道:“我看得清楚,他从你旁边经过,你故意撞他,你难道还不承认?”

    “你亲眼所见?”楚欢将手中的铁锹放下,双臂环抱胸前,以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袁管事:“你既然看见,就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是我撞的他,你……难道瞎了眼?”

    -----------------------------------------

    PS:求收藏,求红票!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