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十八章 哑汉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0:08:53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末日刁民武极天下唯我独尊首席御医穿越者女主称帝纪实
    酒坊的正后方是一处极大的院落,院落里有三排木板房,规模不小,但是却十分的简陋,韩渊对楚欢倒是十分尽心,亲自将他带到了这后院来。

    按照韩渊的介绍,楚欢知道这出院子乃是和盛泉伙计们住宿和吃饭的地方,那一排排木板房便是住宿之处,左边有一处比较宽阔的大房子却是厨房所在。

    见到韩渊过来,从厨房里便出来一名浑身油腻腻的中年人,四十多岁年纪,圆滚滚的如同肉球一般,眯着小脸上前笑道:“大作师,您老怎地到了这里?晚上他们说你不在坊里吃饭,所以您老的饭菜就没给你送去。”又打量楚欢两眼,见楚欢粗布衣裳,便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韩渊向楚欢道:“二郎,这是陈师傅。”向陈师傅道:“我还要往天锅房去瞅瞅,耽搁不得,陈师傅,你帮二郎安排一个住处……是了,帮他拿一床被子,这天冷了,没有被子却不成。”

    陈师傅笑道:“大作师尽管去忙,这里交给我就是了!”

    韩渊向楚欢道:“你就在这边先安顿下来,明儿个开始便往晾堂去做事……回头会有人来带你过去。二郎啊,到了这里,凡事多看多学,放麻利一些,千万不要坏了这里的规矩……少说话,多做事就是,若是有为难之处,尽管找我就是!”

    楚欢笑道:“韩伯放心,二郎知道怎么做!”

    韩渊点点头,转身便要走,楚欢忙将点心递过去,道:“韩伯,你的东西!”

    韩渊回过头,笑了笑,从那六封点心之中只拿了三封,道:“你自己也留些尝尝!”也不多说,径自去了。

    陈师傅这才回身叫道:“小三子,你出来!”很快从屋里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计,看起来十分的灵活,问道:“师傅,什么事?”

    陈师傅指了指楚欢,道:“这是大作师带来的人,你帮他安顿一下……去给他拿床被子,就说是大作师吩咐的!”

    那小三子点点头,看了楚欢一眼,不冷不热道:“你跟我来!”

    陈师傅转身往厨房去,楚欢却已经笑道:“陈师傅稍等!”递了一封点心过去,笑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陈师傅尝尝!”

    陈师傅顿时眉开眼笑,连声道:“这怎么好意思,客气了,客气了……!”向小三子道:“给他拿一床最后的被褥!”

    小三子带着楚欢来到一排木板房前,让楚欢等候,自己去拿被褥。

    楚欢瞧见这大庞大的院子里有竟是有七八口水井,又看了看房子的数量,心里却也是大致判定,这和盛泉里面至少有上百名伙计。

    他心里倒是有些吃惊,看来这和盛泉的财力确实雄厚的很。

    院子里暂时还比较安静,作坊里的伙计们还没有回来,都在干活,此时天色早已经大黑,小三子很快过来,领着楚欢到了一处木房前,推开了门,里面黑乎乎一片,小三子将被褥递给楚欢,让他抱住,自己过去点着了油灯,屋内顿时明亮起来。

    这屋里十分的简陋,也十分的窄小,左右两边各有两张小木床,加起来共是四张小床,虽然已经进入初冬,但是屋内却还是充斥着一种浓浓的汗臭味,床上的被褥也都是油兮兮的十分邋遢,随意地堆在床上。

    左边两张床上已经堆着被褥,右边靠外的一张木床也是放了一床被褥,被褥很薄,比起楚欢怀里的被褥要差上许多,看来自己那一封糕点还真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小六子不冷不热指着那张空板床道:“你就睡那里了!”

    楚欢将被褥和手中的东西俱都放好,这才含笑道:“有劳你了。”顿了顿,问道:“是了,那晾堂是个什么所在?”

    他听韩渊让他明日往晾堂做事,心里好奇,不知道晾堂是个什么所在。

    小三子道:“待得久了,你就知道是什么地方了。新来的人,向来都是往粮库里去搬运粮食,你一进来就能往晾堂去,已经是很不错了。”

    他也不多言,转身出了去。

    楚欢这才将被褥铺好,伸了个懒腰,往床上躺了下去,双手放在脑袋下面,若有所思。

    虽然只是刚刚进来,但是楚欢却知道自己日后在和盛泉的生活未必顺利,他今日已经瞧出梁坊主和袁管事蛇鼠一窝,他们与韩渊的关系十分不睦,自己是韩渊带进来的人,在他们眼中,自然将自己归为韩渊一派,楚欢敏锐地感觉到那两个家伙日后只怕要对自己为难。

    这几日他一直没有睡好,颇有些疲倦,微闭上眼睛小憩片刻,只是没过多久,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阵杂乱之声,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道:“都早些歇着,明儿个一早,还要继续做事,谁要是赖床迟了,那是要扣工钱的!”

    楚欢倒是听得明白,这声音正是那袁管事,听那声音跋扈的很,楚欢微皱眉头,竟是想起了周扒皮的故事。

    “嘎”的一声响,本来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从外面进来两个人,瞧见屋里点着灯,更瞧见楚欢已经从床上坐起来,这两人都是有些吃惊,楚欢却已经站起身来,抱拳笑道:“我是新来的伙计,我叫楚欢!”

    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疲倦的脸上显出笑容来,看上去都是憨厚之人,也都点头,其中一名高个子道:“我是黄复,他是牛金!”

    旁边矮个子牛金微笑着点点头,走到自己的床边,从床上拿了一条已经发黄的毛巾,转身出门去,那黄复也是拿了条毛巾,向楚欢道:“你晚上要是洗抹,就早些往井边去排队,去晚了排的人就多了!”

    楚欢笑道:“多谢了!”

    黄复也不多言,径自出去。

    他刚出去,从门外又走进一人来,比起黄复和牛金,这人的个头要高大许多,也健壮许多,虬髯大须,虎背熊腰,衣裳很薄,也十分破旧,蓬头垢发,进门来看了楚欢一眼,微皱起眉头,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楚欢知道这屋里连上自己,共住了四人,除了黄复和牛金,这大汉显然也是住在这屋中,微笑打招呼:“我是新来的伙计,我叫楚欢!”

    那虬髯大汉竟是理也不理,似乎没有听见一般,只是走到楚欢旁边那张木床边,二话不说,直接上床去,用那薄薄的被褥盖在身上,连脑袋也蒙在被褥中,一动不动睡下。

    这球髯大汉如此古怪,倒是楚欢想不到。

    没过多久,黄复和牛金便已经回来,在对面两张床坐下,黄复已经笑问道:“楚欢,将你分到哪里做事?是粮库吗?”

    “不是。”楚欢道:“明日一早,往晾堂做事!”

    “晾堂?”牛金微显惊讶:“是谁带你进来的?你一进来便往晾堂做事,运气倒是好得很。”

    楚欢笑道:“是大作师带我进来!”

    “原来如此!”黄复和牛金这才恍然大悟,都显出亲近之色,黄复已经道:“原来你是大作师的亲戚?唔,日后可要多照顾咱们兄弟了!”

    楚欢只是淡淡一笑,问道:“对了,还要请教两位,这晾堂是什么所在?小弟初来乍到,对酒坊一无所知,日后反倒要请两位大哥多照顾。”

    黄复笑道:“这也不怪你。外人只知道酒坊酿酒,却不知道这里面可不简单。粮库和酒窖自不必多说,粮库存五谷杂粮用来酿酒,那酒窖乃是用来封存新酒所在。除此之外,这作坊里却有好几房,将粮食变成美酒,便是从这几房一一而作了!”

    楚欢拱手道:“还请多指教!”

    “唔,作坊里有酒曲房,有晾堂,有酒坑,还有天锅房……酒曲房是制作酒曲的处所,没有酒曲,便无法酿酒。”黄复侃侃而谈,显示着他老伙计的身份:“这晾堂乃是做大的处所,将粮食炒成半熟,然后按照小作师的吩咐,配上料子,加入酒曲,搅拌之后发酵,发酵几日之后,便往酒坑送过去,放进酒坑里加水再发酵,出了酵母,便要往天锅房里送过去了!”

    “小作师?”楚欢眨了眨眼睛,他知道韩渊是大作师,却不想原来还有小作师。

    “酒曲房、晾堂、酒坑和天锅房都有小作师。”牛金忙道:“我和你一样,也是在晾堂做事,黄复却是在酒坑那边做事了。”

    黄复显出几分得意之色:“再过上两年,若是在酒坑那头做得好,便可往天锅房里去了。”

    牛金也是有几分羡慕道:“你在天锅房里熬上一些年头,只怕也能成为小作师……!”

    “那可没准!”黄复笑道:“牛老弟,过了这个年,你只怕也能调到我酒坑来,到时候咱们可就在一起了!”

    楚欢虽然懂了一些什么,但又好像依然一片迷糊,不过却也明白,这里的伙计却都想着往天锅房里去,看来到了天锅房,也就等于有了出头之日。

    牛金笑了笑,忽地想到什么,道:“还是莫多说了。过两日便要开窖,这几天事情可多,还是早些歇息,免得明日迟了,那是要扣工钱的!”翻身上了床,脏兮兮的杯子便盖在身上。

    黄复也是伸了个懒腰,叹道:“肚子有些饿得紧,这时候若是能有个馒头吃,那可真是上了天……!”知道这是妄想,摇了摇头,也要睡下。

    楚欢听见,笑道:“我这里还有些点心,几位不嫌弃的话,一起尝一尝!”取了一封点心,打开了,里面却是十几个梅花糕,式样精致美观,一股子香味已经飘散出来。

    黄复眼睛亮起来,牛金也坐起身来,看到楚欢手里的糕点,喉头蠕动。

    楚欢起身,走过去道:“来,吃两块糕点,垫垫肚子!”

    黄复有些不相信,他年纪虽大,但是却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点心,想不到楚欢如此大方,怀疑问道:“你……你真的送给我们吃?”

    “吃吧!”楚欢自己拿了两块糕点递给黄复,黄复有些不敢相信接过,楚欢又给牛金拿了两块,这才走到那虬髯大汉的床边,轻声叫道:“这位大哥,这里有几块糕点,若不嫌弃,一起吃两块!”

    牛金已经道:“楚欢,你这样喊他,他听不见。”

    楚欢皱起眉头,回过头来,脸上显出疑惑之色。

    “他是个聋子。”黄复解释道:“还是个哑巴,又聋又哑,听不见别人说话,自己也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很古怪,你不用理会他!”

    楚欢微皱眉头,想了一想,伸手往那人虬髯大汉的杯子轻轻推了推,那是想要大汉起来吃两块糕点,孰知刚刚推了一下,就见那被子猛然掀开,那大汉豁然坐起来,脸上显出愤怒之色,死死盯着楚欢,就似乎看到仇敌一般。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透视高手医道官途超级怪兽工厂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太古神王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