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十五章 反客为主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20:08:42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末日刁民武极天下唯我独尊首席御医穿越者女主称帝纪实
    范逸尙看到韩渊焦急模样,心中大是快意,笑道:“说的也是,这些果品菜肴将就吃上一顿,也算是足够了。”看了桌上那壶酒,问道:“这是竹清酒?”

    “正是!”店伙计忙道。

    范逸尙笑道:“也就这样的酒能喝上一些。今日本公子兴致好,要一醉方休,你先来十壶竹清酒……记着,要醇香的竹清酒,里面若是掺了一滴水,你这酒楼也就别再做生意了。”指了指韩渊,向那店伙计嘿嘿笑道:“不妨告诉你,这就是和盛泉酒坊的大作师,你这里的竹清酒,可是从他鼻子底下出来的,要是味儿有一丝不对,韩大作师可是能够一下子就闻出来!”

    店伙计肃然起敬,看韩渊的眼神立刻不同,连声道:“不敢不敢,这竹清酒是咱们这里的招牌,谁敢砸了和盛泉的招牌!”恭敬地退了下去。

    范逸尙这才靠坐在椅子上,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看向楚欢道:“小子,是头一次进城吧?待会儿上来的,可都是这一品香的招牌大菜,算得上色香味俱全,待会儿吃东西,可莫抢急了咬着舌头。”

    楚欢淡淡笑道:“多谢二公子指点!”

    范逸尙悠然道:“这些菜肴,我倒是吃腻了,只是今日你们在这里,想来一辈子也难得来一次,既然来了,就该好好尝一尝,免得白活了这一辈子。”

    他话里处处透着高人一等的味道,李夫子此时也不理会,心里却是盘算着待会儿若是酒饭过后,自己的饭钱不够该怎么办,老人家心里却是十分的着急。

    韩渊的性子倒好,他虽然心中对范逸尙也十分的不满,但是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勉强陪着笑。

    “是了,你们东家最近可好?”范逸尙品了一口茶,忽然问道:“听说你们大东家最近出了些事情,身体有恙,可有此事?”

    韩渊摇头笑道:“二公子,我成日里在酒坊待着,对外面的事情并不清楚。而且我只是一个下人,大东家的事情还真是不敢过问!”

    “这倒奇了,你们大东家不是每个月都会来酒坊一次吗?你是大作师,该当有机会见到,又怎会不知情况?”范逸尙怪笑道:“韩渊啊,你要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时候还是要机灵一些好,不要抱死一棵大树……这天下就没有倒不了的大树!”

    他话带机锋,韩渊微微皱眉,并不说话。

    雅室之内气氛僵硬,没过多久,店伙计就将干果鲜果都端了进来,摆了满满一桌子,便是楚欢看了,却也觉得眼前一亮。

    这些干鲜果品在盘上摆放的十分讲究,范逸尙为了显示对这里的熟悉,更是装模作样对果品进行评点,而且抬手道:“既然上来了,能吃一些就尝一点,只是可莫贪多,待会儿还有大菜,留着肚子尝尝这里的十二大菜!”

    楚欢却是并不客气,拿了果品有滋有味吃起来,倒是李夫子心惊肉跳,陪着韩渊吃了一点,这些果品本来都是十分的美味,可是李夫子吃在嘴里,味同嚼蜡。

    楚欢吃了片刻,起身为范逸尙的杯中斟满酒,含笑道:“今日多亏二公子介绍,否则还真不知道这酒楼有这等好东西。”

    李夫子见状,心中只是暗叹楚欢果然见识不多,更觉得楚欢太过淳朴,心中暗想:“你这混小子,现在吃着,回头付饭钱,咱们拿什么付给店家!”

    范逸尙听话风里似乎带着几分奉承之意,很是得意,随即心中却也更加蔑视楚欢,只觉得这小子果然是混小子,自己明明是在宰他,要让他回头大大出丑,这小子看起来却懵然不知,反倒对自己奉承起来,愈加地觉得自己实在是聪明。

    楚欢给自己的杯中也斟了酒,举杯道:“二公子,小弟是乡下人,头次进城,方才多有得罪,这里向二公子谢罪,还请二公子多包涵!”

    范逸尙听这话心里舒坦,端起酒杯,悠然道:“日后学着如何做人,今日是瞧在韩渊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若是平日里,本公子可没这么好的脾气!”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楚欢立时又将范逸尙杯中填满酒,笑道:“能与二公子同桌饮酒,是小弟的荣幸。小弟初来乍到,日后还请二公子多多指教!”

    李夫子微皱起眉头来,便是韩渊眼中也显出几分不悦之色。

    看楚欢外表,倒像是一个老实的人,韩渊第一眼见到楚欢之时,只觉得这个年轻人质朴敦厚,还以为是个可造之材。

    但是此时见到楚欢对范逸尙十分逢迎,韩渊心中就有不快之意,但是看在李夫子的面子上,又顾忌范逸尙,面上倒是淡定如常。

    李夫子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痛快,心中暗骂楚欢糊涂,他是读书人,讲的是风骨,见楚欢说话有奉承之意,自己便先觉得丢了面子,心中又想:“二郎这孩子出自乡村,也没见过世面,更是没念过书,见到这样的贵公子,自行惭色巴结一番,那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回头定要好好教导他一番,人不可有傲气,但是却绝不能没有傲骨……趋炎附势万不可取!”这番心思只在心中考虑,面上也是顾着韩渊在场,并不发作。

    这天下还真是少有不爱听奉承话的人,无论男女老少,真要有人奉承,心里总是欢喜的,范逸尙自然是毫不例外,见楚欢如此奉承,倒也是眉开眼笑,道:“谈不上指教。只不过你从乡下来,见得少知道的也少,日后见得多了,也就明白许多事情了。”见楚欢恭敬向自己敬酒,又是一口将杯中饮尽。

    他喝酒倒也痛快,一口一杯,李夫子看在眼里,心里颇有些心疼。

    他是明白的,这竹清酒乃是一等一的好酒,就这一壶酒,便要一两银子,昂贵得很,他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喝这样的酒,见到楚欢与那范逸尙说笑间,范逸尙转眼间便已经饮下了一壶酒,李夫子一只手握着腰间的褡裢,老人家的手有些抖,额头甚至渗出一丝冷汗来。

    楚欢带着笑,竟是在笑谈中敬了范逸尙十多杯酒,这范逸尙一来心情确实郁闷,二来楚欢几句话说的让他越来越得意,三来也确实是个好酒之徒,片刻间,竟是脸上泛红,亦感觉头有些发晕,显出几分醉意来。

    这竹清酒确实是芳醇可口,但是后劲极大,范逸尙先前本就喝了不少酒,此刻在楚欢的“奉承”下,又是不知不觉两壶酒下肚,那酒意顿时就上头来。

    他脸上已经是红彤彤一片,眼神迷离,也忘记了整治楚欢那档子事,口齿不清道:“今日……今日便饮到这里,不胜……不胜酒力,下次……下次再痛饮一番……!”想要站起来离开,楚欢却已经抓住他手,笑眯眯道:“二公子,小弟还有事情要请教,来来来,再饮这一杯酒,咱们慢慢细谈……!”硬是按住了范逸尙,不让他起身,又为他斟满了酒,范逸尙迷迷糊糊之中,又被楚欢劝了几杯酒,几杯酒下肚,这范逸尙只觉浑身燥热,胸口憋闷,一口酒上涌,“哇”地一口,竟是吐了一地的酒水,整个人却已经趴在桌子上,人事不知。

    楚欢这才冷淡一笑,转过头去,向韩渊和李夫子道:“舅爷,韩伯,肚子也都饿了,咱们放开量大吃一顿才是!”

    这个时候,一品香的十二大菜只上来了一半,楚欢又唤来店伙计,令他将地上打扫干净,更吩咐道:“剩下的六道菜,你打包包好,咱们要带回去。”又道:“是了,二公子吩咐了,你们楼里上等的点心,每样来三份,都封好了,回头要带走!”

    那店伙计自然是连声答应。

    韩渊和李夫子呆若木鸡,半晌回过神来,他们也不是愚笨之辈,韩渊已经反应过来,抚须笑道:“原来如此……!”向李夫子笑道:“李夫子,你这外甥,可是聪明的紧呐!”

    李夫子也已经猜出楚欢用意,却有些担心道:“这……这只怕不合适吧?”

    楚欢却已经为他们斟上酒,连声道:“舅爷,韩伯,吃酒喝菜,来,韩伯,二郎日后还要您多多照顾,这杯酒敬您老人家!”

    韩渊饮了杯中酒,见李夫子还有担心之色,笑着低声道:“李夫子,这范二公子乃是大富之人,他既然过来凑热闹,而且这些菜肴酒水都是他点上来,由他付账,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听他话中意思,显然对这次能够整治范二公子也是十分的欢喜。

    三人在雅室内吃喝,范逸尙却如死猪一般趴在桌上,没过多久,竟是鼾声如雷,店伙计将大包小包的菜肴和点心送进来之时,亦是大觉奇怪。

    剩下的六道菜,都是用荷叶包住,而点心则是以糖纸包着,楚欢又令店伙计取来糖纸,将桌上的干果鲜果也都包好。

    韩渊担心范逸尙会醒来,随便吃了一阵,便道:“李夫子,二郎如果没有他事,现在便跟我一起去酒坊,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和盛泉的人,你放心,只要他能吃苦肯干,总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李夫子连声道谢,又让楚欢谢了韩渊。

    楚欢见时候差不多,便唤来店伙计,问道:“总共是多少饭菜钱?”

    店伙计忙道:“前前后后,共是六十八两四钱银子,不过掌柜的说了,那四钱银子免了,凑成整数,六十八两银子便是!”

    这数目一报出来,李夫子张大了嘴,想不到这一顿饭钱竟然吃去这么多银子。

    “你们这里都是壶装的竹清酒,可有坛装的?”楚欢问道。

    店伙计回道:“有有有,五两银子一坛!”

    “这样吧,你搬两坛过来,一并算进账里!”楚欢吩咐道。

    店伙计答应,出去搬了两坛子竹清酒进来,这坛装竹清酒也是十分的雅致,坛子十分讲究,楚欢接了过来,道:“二公子睡下了,先不要打扰他。我们有事先离开这里,这些东西我先送回二公子府里……等二公子醒来,自会付你银子!”

    店伙计皱起眉头,似乎想说什么,楚欢已经冷笑道:“怎么?担心二公子没银子付账?”

    店伙计忙道:“不敢不敢!”

    这时候李夫子和韩渊已经起身来,楚欢搂着两坛酒,含笑道:“韩伯,舅爷,你们先下楼,我马上就下来!”

    李夫子和韩渊相视一眼,其实心里也清楚,他们就算留下来也没用,加起来也不可能付得起这饭钱,一齐出去下了楼,楚欢这才吩咐店伙计:“帮我讲这些干果点心还有菜包都拿下来,是了,这桌上还剩下六壶酒,你也给我一并拿下来!”

    店伙计急忙去拿,但是东西太多,一个人根本拿不了,有唤了两名伙计过来,加上楚欢一共四人,大包小包地下了楼。

    楚欢让店伙计叫了一辆马车,将大包小包俱都拿上了马车,又扶着李夫子和韩渊上了车,这才回头嘱咐店伙计:“回头煮碗醒酒汤,让二公子清醒清醒,可不能一直醉下去!”上了马车,在店伙计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马车很快就离开了一品香。

    ---------------------------------------------------

    PS:新一周,大家多给票哈。

    另外,沙漠保证这本书会很好看,目前是冰山一角,慢慢拉开画卷,精彩缤纷曲折离奇跌宕起伏的故事会慢慢呈现出来的!

    唔,还差不到一百个收藏就破万,大家帮忙支持下!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透视高手医道官途超级怪兽工厂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太古神王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