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九三章 狼之身世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8:46:26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骆驼客立刻拿手掏挖沙土,这边的声音,已经将分散的骆驼客引到这边来,大伙儿见到一根长长的木桩子,都是有些疑惑。

    两名骆驼客速度很慢,旁边立刻又有人上前帮忙,好一阵子,挖开一个深坑,但是却始终不见任何东西,邱英豪皱起眉头,终于道:“不用挖了,没有东西。”满脸狐疑之sè,握拳自语:“这里怎会有一根木桩子?”

    楚欢走到坑边,蹲下看了看,随即又看了看那根木桩子,终于问道:“邱当家,这……会不会是某种记号?”

    “记号?”邱英豪一怔,微一沉吟,才点头道:“倒也有可能,只是……这茫茫沙漠,这会是什么记号?”

    楚欢站起来,四下里看了看,沙丘连绵,沉默片刻,忽地看向人群中的孙郐,问道:“孙郐,你是说马当家独自出营之后,一直向西边过来?”

    孙郐点头道:“是。”

    “马当家一开始没有发现你,当他发现你们的时候,便停了下来,然后将你们两个叫出来?”楚欢盯着孙郐的眼睛。

    孙郐道:“不错,我与狼娃子担心当家的安危,所以偷偷跟着,走到先前那块地儿,当家的忽然停住,将我们喊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也不能确定刚才那地儿就是马当家要到的地方。”楚欢问道:“他是不是有可能走到那里察觉到你们跟随,所以没有继续走,但是他想到达的目的地,并不是那个地方?”

    孙郐一愣,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邱英豪却似乎明白什么,问道:“楚大爷,你的意思是说,师兄真正想要到达的地方是这里,这块木桩子……是师兄过来的记号?”

    楚欢道:“本官并不能确定,但是却有这个可能。”

    邱英豪奇道:“这个木桩子又是何人所立?”

    “这个人,马当家或许认识。”楚欢缓缓道:“木桩子所在,应该就是马当家前来与人相约的记号,只不过马当家如今已经不在,咱们恐怕很难知道究竟是谁在这里立下了木桩子!”

    邱英豪神情严峻,依然疑惑道:“半夜三更,师兄会与何人约在此处相见?”似乎想到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楚欢已经问道:“邱当家的想到什么?”

    邱英豪摇摇头,道:“没有。”

    楚欢也不追问,四下里看了看,终于道:“邱当家,事情既已发生,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师兄的遗体,要派人送回落雁镇。”邱英豪道:“楚大爷,这是我们骆驼客的私事,不会影响你们使团,明rì清晨,继续进发。”

    正在此刻,那边已经有人跑过来,大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马姑娘要走了……!”

    邱英豪脸一沉,快步返回,一群人又呼啦啦回走,却见到马正义的尸首静静躺在沙地上,马秀莲已经不见了踪迹,迎面一名留守在营地的骆驼客跑过来,焦急道:“邱当家的,马姑娘要走,拦也拦不住!”

    邱英豪伸手抱起马正义的尸首,放在肩上,迅速往营地去,只见到马秀莲已经骑在马背上,正在娇声呵斥,两名骆驼客正拦着她去路。

    邱英豪将尸首交给身边骆驼客,上前去,怒喝道:“秀莲,你发什么疯?”

    “我要去找狼娃子。”马秀莲咬牙切齿道:“我要问清楚,他为何要杀害父亲?我要亲手杀了他!”

    邱英豪抓住马缰绳,怒道:“这个时候,你往哪里去找他?茫茫沙漠,你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去找他,还没有找到他,只怕就死在沙漠里。就算你找到他,那又如何?他一身本领,都是你父亲所授,你是他的敌手吗?他既然能杀死师兄,难道就不能杀死你?”

    “那就让他杀死!”马秀莲泪迹未干又添新泪,“我一定要找到他!”

    “你说什么混话。”邱英豪厉声道:“你爹不在,我就是你的父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送死。你下来,我答应你,你爹的仇,一定会报。”

    旁边众人纷纷上来劝说。

    邱英豪指着马正义的尸首,正sè道:“你爹尸骨未寒,你就这样去送死,这是尽孝之道吗?你爹养了你二十年,含辛茹苦,你就这样糟蹋自己的xìng命,如此报答你爹?”

    马秀莲闻言,伏在马背上,痛哭失声。

    “秀莲,你先歇一歇。”邱英豪语重心长道:“你爹不能留在沙漠,明rì一早,你带着马家的骆驼客,护送你爹的遗体先回落雁镇。狼娃子的事情,你就交给邱伯伯,如果不能找到狼娃子,邱伯伯就绝不会落雁镇!”

    马秀莲抬起头,道:“不,我不回去,我要找到他!”

    “你这孩子。”邱英豪摇头叹道:“那你爹怎么办?”皱眉道:“白天天气炎热,你爹的遗体……!”没有继续说下去。

    马正义已死,遗体若是留在沙漠,很快就会腐烂发臭,只能尽快运回。

    马秀莲握着粉拳道:“我要第一个见到狼娃子,我要问他为何要杀害爹爹。邱伯伯,爹爹的遗体,你……你安排人送回,我要跟你们一起找到狼娃子!”

    邱英豪沉默片刻,见马秀莲神情坚决,也知道这姑娘的xìng子,叹了口气,微微颔首,过去招过马家的骆驼客,低声嘱咐,马家骆驼客都是神情黯然,默然无语。

    等安排妥当,邱英豪见到楚欢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地上,似乎在想着什么,走了过去,叹道:“楚大爷,突发意外,让楚大爷受惊,实在对不住!”

    楚欢淡淡一笑,摇头道:“邱当家的多虑了,本官并没有受惊。”

    “那就好!”邱英豪在楚欢身边坐下,轻叹道:“师兄与我有几十年的交情,我们也曾一同走过无数次沙漠,却想不到这次却是一去……!”摇了摇头,颇为伤感。

    楚欢轻声问道:“邱当家,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狼娃子杀害马当家,不会毫无理由,那么他杀死马当家的原因何在?”

    邱英豪肃然道:“我又何尝不是在想这个问题?孙郐也是跟了师兄十几年,为人诚实可靠,换做别人,我未必相信,但是孙郐的话,应该不会有假。狼娃子……我一直都觉得这娃子十分憨厚,是个实在人,实在想不到……”!长叹一声,眼中显出几分悲愤之sè。

    “狼娃子到底是什么人?”楚欢轻声道:“听说马当家对他十分器重!”

    “这倒是真的。”邱英豪点头道:“二十一年前,我和师兄还没有自己的骆驼客,那时候是和师傅一起走沙漠。记得那年从沙漠返回,经过戈壁,师兄找地方方便,等他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抱了一个婴儿回来。谁来也怪,戈壁多有秃鹰土狼,按理说一个弃婴扔在戈壁,用不着半天就会被吃掉,但是师兄却说,见到这婴儿的时候,却看到一头土狼正在给孩子喂nǎi……!”

    楚欢笑道:“这样看来,这狼娃子还是异人。”

    “就那一次,师兄给这孩子取名字,说他喝了狼nǎi,干脆就叫狼娃子。”邱英豪回忆道:“师兄将狼娃子收养在身边,而且等他长大些,便传他本是,名义上是师徒,但是师兄对狼娃子却待若亲生儿子,这狼娃子倒也算的上天赋异禀,骑马shè箭比谁都学得快,上次夺标你也瞧见了,年纪轻轻,但是本事了得,马家骆驼客中,狼娃子便是师兄手下第一号骆驼客!”

    楚欢微微颔首,当rì夺标,狼娃子一展身手,无论箭术马术都是极其了得,确是非同小可。

    “不过这娃子有一个让人遗憾之处,便是不会说话。”邱英豪道:“我倒记得,师兄收留他之后,这娃子据说从来不曾哭闹,大了一些,也不说话,找了大夫,才知道这孩子舌头有问题,却是不能说话,是一个哑巴!”

    “哑巴?”楚欢身体一震,有些惊讶道:“邱当家,你是说,狼娃子是……是个哑巴?”

    楚欢在邱英豪的眼中,一直都是淡定无比,喜形不显于sè,此刻楚欢的反应却似乎有些特别,微微颔首道:“不错,是个哑巴!”

    “原来是哑巴。”楚欢自言自语,似乎在想着什么,但是很快,就显出笑容道:“上天给他一些东西,也收他一些东西,或许他有骑马shè箭的天赋,所以上天才不让他说话。”

    邱英豪很奇怪地看了楚欢一眼,忽听楚欢又问道:“邱当家觉得孙郐很可信?”

    “楚大爷难道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邱英豪立刻问道。

    楚欢摇摇头,笑道:“倒也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对。虽说邱当家出发前就说过,骆驼客生死与使团无关,但是马当家此行毕竟是为了护送使团,他在沙漠中遇害,本官心里还是十分歉疚,倒想知道马当家到底为何被狼娃子所杀。孙郐所言或许不会有假,不过邱当家大可单独找他再问问,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

    邱英豪想了想,才道:“楚大爷放心,此事我会好生处理调查。”起身道:“明rì一早还要启程,楚大爷早些歇息吧”!拱手离去。

    邱英豪退下,白瞎子却过来,在楚欢身边坐下,楚欢问道:“白兄还没有睡?”

    “大人,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白瞎子神情凝重。

    楚欢笑道:“白兄与我还有什么顾忌吗?”

    白瞎子想了想,终于道:“大人,马正义此番进入沙漠,是他自己主动要过来,动机就已经让人十分怀疑,且不说他究竟因何而死,但是半夜三更独自出营去与人相见,这就十分蹊跷!”

    楚欢微微颔首,若有所思,随即才轻声问道:“白兄有何见解?”

    “见解不敢。”白瞎子摇头道:“只是觉得马正义只怕有什么秘密在身。我一直在想,这马正义深更半夜,到底是要去见什么人?”

    楚欢道:“茫茫大漠,难见人影,实在猜不出他要去见什么人。”

    白瞎子yù言又止,终于低声道:“大人,茫茫大漠,固然难寻人迹,但是……沙漠之中还有沙匪!”

    “沙匪?”楚欢皱眉道:“白兄的意思,难道是说马正义半夜要去约见的,是沙匪?”

    白瞎子忙道:“我也只是胡言而已,不一定对,大人听过就好。”

    楚欢想了想,才道:“白兄之言,倒也不是不可能,马正义是沙漠中的老客,对沙漠十分了解,我们放眼望去,尽是茫茫沙尘,难分东西,但是他们却不同。”

    “所以我才觉得马正义有些不对劲,他宁可夺标也要进沙漠,动机显然不简单。”白瞎子轻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马正义一路上不与我们接触,我们难明其心,不过咱们的队伍,都是价值连城的货物,有些人未必不会不动心。”

    楚欢摸着下巴,低声道:“难道马正义已经暗中与沙匪勾结,想要谋取咱们的货物?”

    白瞎子摇头道:“事情未明,还真是不好猜。不过马正义即死,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那是谁也不知道了。”

    楚欢笑了笑,抬头仰望夜空,此时风沙又已经停歇,静夜寒冷,天上一轮明月却是十分的明亮,拍了拍白瞎子肩头,道:“白兄,有件事儿,还真是要拜托你去做。”

    白瞎子立刻道:“大人但有所命,尽管吩咐。”

    楚欢凑近过去,在白瞎子耳边低声细语,白瞎子微微颔首,道:“大人放心,我现在就去。”

    “我给你安排人手。”楚欢轻声道:“离开的时候,不要惊动任何人,你们一定要小心,一路之上,我会给你们留下记号!”

    白瞎子拱手称是,两人起身来,一同进了营地。

    等到楚欢从营地里出来之时,已经过了子时,他却并不觉得困倦,背负双手,在营地边来回走动,时不时地向骆驼客的营地望过去,似乎满腹心事。

    忽然间,楚欢停住脚步,皱起眉头来,望着一处,只见一道身影正缓缓过来,月光之下,那身影却是显得十分孤单。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