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19:29:17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刘天福并没有进屋内,听到屋里传出男人的惨叫声,便知道赵保还真是没有说谎,他过去点着了油灯,屋内顿时明亮起来,只见几名壮汉此时都已经进了屋内,那木棍子如同雨点般往那床上之人的身上砸去,一开始那惨叫声还十分的响亮,只是几十棍子下去,那声音就越来越小,几不可闻。

    刘天福此时终于叫道:“都别打了,莫打死了人!”他这一喊,众人才止手,倒是赵保看起来满腔义愤,手里的木棍又重重砸了两三下,这才罢手。

    刘天福举着油灯进了屋,瞧见槐花正卷缩在床角,衣裳凌乱,皱起眉头,又往床上看,只见那被子已经是血迹斑斑,显然这一顿没头没脑的棍子,已经让床上那人受了重伤。

    刘天福走上前,向槐花问道:“铁家媳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槐花一脸惊恐,身子颤抖,抬手指着床上之人道:“他……他刚才闯进我屋里,还关上大门……他说……他说我若不从他,我日后便没有好日子过……我不从他,他就……他就撕扯我衣服,幸好……幸好你们进来……!”

    赵保得意洋洋道:“我就说嘛,保准没有看错。”指着床上那人道:“这样的禽兽,就当打死了才是。”向刘天福道:“刘保长,夜入良家女子屋内,意欲强暴,这可是犯了王法,咱们不能姑息。这就将他绑了,明天一大早送到县衙门,请知县大老爷做主!”

    刘天福皱起眉头,并没有说话,赵保已经咄咄逼人道:“刘保长,你总不是要庇护他吧?我可告诉你,国有国法,这样的败类若是不交给官府,嘿嘿……!”他没有说下去,但是那古怪的笑声中充满了威胁之意。

    刘天福一咬牙,上前去,掀开了被子。

    灯火照在那人身上,那人浑身上下已经是血迹斑斑,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般,刘天福用力将那人翻过来,顿时露出一张脸来。

    看到那人的脸,刘天福先是一怔,随即显出古怪之色,转身看向赵保,问道:“赵保,你是说要将他绑到衙门里去?”

    赵保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心里却已经盘算着,只要将楚欢关进大佬,那便有许多机会将楚欢置于死地。

    他这招借刀杀人之策,精心布置,如今一切都如他所计划一般,心中自是充满了得意之心。

    刘天福忽然冷笑道:“好,赵保,你果然是大公无私,我刘家村上下,便领你这份情!”沉声道:“拿绳子来,将冯二狗绑了,明天一早送到衙门里去。冯二狗强暴民家妇女,证据确凿,众目睽睽,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切全凭县老爷做主就是!”

    赵保正自洋洋得意,忽听到:“冯二狗”三字,身体一震,感觉事情大是不妙,挤上前来,往床上看了一眼,神色大变,失声道:“老……老爷,怎么……怎么是你?”

    床上遍体鳞伤之人,竟豁然是刘家村最大毒瘤冯二狗。

    赵保这一惊非同小可,其他村民此时也已经看清床上躺着的竟是冯二狗,互相看了看,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兴奋之色。

    石头已经叫道:“拿绳子来,将他绑起来!”

    赵保已经上前去,一把抱住冯二狗的头,惊声道:“老爷,老爷,你醒醒,老爷,你怎样了?”再无方才得意之色,满脸惊恐。

    他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了。

    按照道理,躺在床上的明明是楚欢,怎地却变成了冯二狗?

    冯二狗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他本就被楚欢打的受伤不轻,今夜又挨了这样一顿毒打,气息微弱无比,半晌才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赵保,眼眸子里显出怨毒之色,但是很快就用气若游丝的声音道:“去……去找……找干……干爹……!”说到这里,再也支撑不住,昏阙了过去。

    赵保知道大事不妙,他心里也是惊恐万分,这个主意是他所谋,谁知道最后却让冯二狗变成这个样子,心中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猛地站起身来,指着槐花厉声道:“你……你这个臭婊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天福能够当上保长,一来是威望所致,二来也是有些头脑,赵保这句话一问出,刘天福就知道今夜之事定然有着极大的猫腻

    只是他也想不通事情怎会变成这个样子,盯着赵保,缓缓道:“赵保,明日前往县衙门,你是否也跟着去做个人证?”

    赵保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怒道:“你们……你们敢绑了冯老爷?还想不想活了!”

    他话声刚落,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道:“到底是谁不想活?冯二狗强暴民女,这官司就是打到京城去,他也是犯了王法!”声音之中,楚欢已经进了屋来,神情淡定,只是用一种戏虐的眼神看着赵保。

    赵保见到楚欢,怒火攻心,抬手指着楚欢,冷笑道:“你……好……!”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

    楚欢的手中却是拿了绳子,也不多说,上前去,便要去抓冯二狗,赵保拦住,怒道:“你敢动我们家老爷一根汗毛?”

    楚欢抬起手对着赵保的胸口就是一拳,赵保“哎哟”叫了一声,这一拳楚欢并没有用全力,却足以将赵保打的岔过气去,软软地倒在地上。

    楚欢上前去,将冯二狗从床上拖下来,然后用绳子绑住了冯二狗的手脚,拎起来扔到了铁家大堂,这才向刘天福道:“刘叔,明日便将他送到县衙里去,看看县太爷还能说什么!”

    刘天福走过来,皱眉道:“便是将他送到县衙门,只怕……只怕事情也不好办。”

    楚欢淡淡道:“不管怎样,强暴民女,证据确凿,他想在这里待下去,那已是万万不能了!”

    石头见冯二狗在地上一动不动,走了过去,伸手探了探鼻息,只觉得鼻尖发凉,鼻端已经没了气息,吃惊道:“冯二狗……冯二狗死了!”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刘天福急忙过去,伸手探鼻息,随即神色凝重起来,皱眉道:“他……他当真死了!”

    赵保闻言,吃惊不小,忍着胸口疼痛出来,到得冯二狗身边,摸了摸冯二狗的,也探了探鼻息,惊呼道:“你们……你们打死了冯老爷……!”

    刘天福已经拉下脸来,沉声道:“赵保,方才可是你第一个动手,我拦也拦不住,而且……是你招呼大伙儿过来,更是你让大伙儿动手,就连最后大伙儿停了手,也是你还在不停地打,这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

    “不错,我们都只是打冯二狗的身体,赵保你可是对着冯二狗的脑袋死命地打……!”

    “这冯二狗是你赵保打死的,可别往别人头上泼脏水!”

    “我们都能作证,是你最后几棍子将冯二狗打死的,到了县太爷面前,咱们也是这般说!”

    众人纷纷叫起来,冯二狗被打死,大快人心,而且能将责任放在赵保的身上,大伙儿自然是不遗余力,七嘴八舌之间,就似乎已经得出一个事实,这冯二狗是被赵保打死。

    赵保张了张嘴,脸色苍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争辩。

    刘天福道:“赵保,你也不用害怕,冯二狗强暴民女,你领着大伙儿惩恶除奸,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到了县衙门,我们也会为你说情!”

    “正是。你虽然一直跟着冯二狗,但是我们现在明白,你是一个大大的好人,这几年你身在狼穴,却始终想着村里的百姓,而且趁这次机会,帮助大伙儿除掉了冯二狗,大伙儿都感你的情。”

    “赵保,刘保长说的是,咱们会为你说话的。”

    “知县大老爷清正廉明,谁是谁非,他老人家自然是明察秋毫。赵保,不要怕,咱们刘家村上上下下都会帮你的,就算县太爷不能秉公办理,咱们就帮你告到云山府总督大人那里去!”

    村民们七嘴八舌,已经坐实了冯二狗是被赵保打死。

    赵保此时是有苦说不出,论起来,这事儿还真是他挑起,他去找村里人过来,又是他第一个冲进来,第一棍子是他打下去,最后一棍子是他收尾,他无论如何也逃不了打死人的罪责。

    似乎是想到什么,赵保猛地怪叫一声,飞一般从屋里冲出去,转眼就消失在大雨之中。

    石头和几名村民想去追,楚欢却已经拦住,笑道:“不用追,他要是跑了,那却正好,畏罪潜逃,就算不是他打死的,那也是他打死的了!”

    村民们闻言,顿时都是欢喜起来。

    冯二狗的死,无疑让大伙儿心中扬眉吐气,就仿佛压在身上几年的大山骤然间被搬开,佝偻几年的身板终于可以挺起。

    一行人也不耽搁,在楚欢的带领下,将冯二狗的尸首带回了冯家宅子,楚欢更是在冯二狗的房中四处搜找,好不容易在墙壁的空隙中找到一个木盒子,打开了看,里面装的正是从刘家村村民手中榨取的地契以及按了手印的买地文书,楚欢将地契全都交给刘天福,让他还给村民,那一叠卖地文书被楚欢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在冯家养伤的陆豹这个时候躲在床底下,大气也不敢吭一声,村民虽然早就看到他躲在床底下,却也无人去理会。

    得了地契文书,到了院子里,那两头大狼狗恶狠狠地道吠叫,楚欢却是抡起木棍子,将那两条恶犬打死,更是在冯家院子里将两条狗剥了皮,狗肉分成多份,每家都得到一份。

    这两条大狼狗在村子里也没少咬人,这一次却是要让大家品尝香肉了。

    众人欢天喜地,刘天福却还是有些忧心忡忡,找了个机会,将楚欢单独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二郎,这事儿是不是你搞的鬼?”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事情古怪,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特别是后来楚欢适时出现,让他隐隐觉得,今夜之事,与楚欢决计脱不了干系。

    楚欢自然不会承认,只是笑道:“恶有恶报,大概如此吧!”

    槐花借整修屋顶将楚欢骗去,然后大加勾引,那是按照冯二狗的吩咐,设计陷害楚欢,只可惜楚欢心中时刻存着防备,槐花的行为反常,让他第一时间便猜到了背后必有猫腻

    他当时直接了当地戳破阴谋,槐花便慌了神,而楚欢这几日一直等着冯二狗出手,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将计就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是加以威逼劝说槐花,槐花虽然性情放.荡,但是终究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村妇,胆子极小,而且她虽然委身冯二狗,但那也是迫于无奈,心里对冯二狗也是大有恨意,经楚欢一说,反倒是转到了楚欢这边来。

    按照赵保的计划,让槐花勾引楚欢,尔后找个机会给楚欢下春药,那是想利用春药勾起楚欢的情.欲,春药和槐花的勾引双管齐下,十有**能让楚欢中计。

    而且为了让计划万无一失,赵保特意选了烈性春药,不但能激起人体的生理情.欲,而且服用药物之后,体力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连走路也会十分困难。

    只要楚欢中计,自然就会落下强暴民女的罪名,一旦绑到衙门里关押下狱,那么冯二狗就完全可以利用上面的关系将楚欢整死在大狱之中。

    这一计划阴险无比,楚欢从槐花口中得知计划,便即将计就计,与槐花合演了这一处戏,实际上在赵保四处找人之时,楚欢就已经去了冯家,硬是将冯二狗抓到了槐花家中。

    冯二狗设下毒计想要整死楚欢,却想不到最终却送上了自己的一条命。

    刘天福见楚欢并不承认,也不多问,只是叹道:“冯二狗一死,他身后那帮无赖很快就会到村子里来,咱们……咱们逃也逃不掉的!”

    ----------------------------------------------------

    PS:感谢书生叶、Lucifer01、心伤孤单、dennisou、T逃避、恋清舞、qww123123、wo可爱你、大头鬼1970、华子明天、Lucifer01、白相相的等朋友的捧场,沙漠会继续努力!

    收藏很快破万,大伙儿没收藏的帮着收藏下哦!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