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四六六章 将军怒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4:46:31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武极天下穿越者无尽丹田唯我独尊首席御医
    求红票,求月票!

    ---------------

    余不屈一怔,皱起眉头,奇道:“入关函?那是什么东西?”

    楚欢和薛怀安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如果此事真的是余不屈所下令,他们反倒不好多说什么,楚欢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一份文函,正是从玉老太爷车队收缴的那份入关函,上前递给了余不屈。

    余不屈一脸狐疑接过,翻开看了几眼,神色立时变得极为冷峻,一拳搭在旁边的桌案上,他这一下子显然极是盛怒,那桌案被他一拳打下去,竟是“咔嚓”一声响,已经裂开,随即散了开来,薛怀安见余不屈如此动怒,倒是有些吃惊。

    “这是从何而来?”余不屈目视楚欢,声音冷峻。

    楚欢当即将西谷关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更道:“下官斗胆,已经与达奚彰将军商议过,暂时封锁了西谷关,只许出关不许入关,等到老将军这边了解情况,是否还放人入关,都要听凭老将军示下!”

    余不屈霍然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楚欢肩膀,道:“楚大人,你做得对,做得对,如此巨祸,若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怒道:“青州户部司……本将何时发下了这道命令,真是岂有此理。对了,楚大人,达奚彰说送去关于入关函信函的,与第一次送去封关命令的是同一人?”

    楚欢点头道:“达奚将军是这般说。”

    余不屈脸色难看,握着拳头,沉声道:“窦波!”他声音很大,似乎在竭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很快,外面守候的副将窦波已经进来,恭敬道:“大将军!”

    余不屈道:“两个时辰之后,召集城中没有紧急要务的文官武将在县衙大堂集合。”加了一句:“偏将许邵必须到场!”

    窦波脸色微变,但还是恭敬道:“末将尊令!”退了下去。

    ……

    县衙大堂距离余不屈所住的地方不远,这里也成了处理诸多事务的重要所在,两个时辰后,天色已晚,县衙大院之内,已经聚集了数十名文官武将,都在窃窃私语,余不屈突然召集,众人自以为又是紧急军务。

    其实到现在为止,即使身在宁山前线的文官武将,也无法确定西梁人是否真的退军,没有任何人敢保证西梁人一定会履行和议,退出西北。

    如果此刻前面传来西梁人进攻的消息,至少处在宁山一线的将士绝不会有丝毫的诧异。

    余不屈来到县衙的时候,带来了楚欢和薛怀安,后面还跟着六名佩刀的亲兵,径自步入大堂,并没有往大堂上的主位坐下去,只是背负双手,令院子内的官员都进入大堂之内。

    数十名官员进入大堂,倒还真是显得颇有些拥挤,很多人不识得楚欢和薛怀安,但是瞧见薛怀安乃是二品官袍,那是部堂一级的人物,聪明的就猜出是去往西梁的使臣。

    “许邵何在?”等到大堂静下来,余不屈转过身来,脸色冷峻。

    一名身着甲胄的武将上前单膝跪下,“末将在!”

    “许邵,这是什么?”余不屈已经拿出入关函,扔在许邵脚边,“本将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许邵见到那入关函,面色大变,硬着头皮道:“大将军,这……这是入关函!”

    旁边有些官员兀自不明所以,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入关函?”余不屈面色依然冷峻,“你来告诉本将,入关函是作何用途?”

    许邵额头冒出冷汗,道:“大将军,入关函……入关函是入关的凭证,有了入关函,便可以……边可以自由入关!”

    “原来如此。”余不屈冷笑道:“本将受圣上之命,总揽西北事务,西谷关更是本将亲自下令封关,这入关函本将却为何不知道?”

    许邵本来神色有些慌张,听余不屈这般说,反倒镇定下来,一咬牙,低头道:“一切都是末将自作主张,盗用大将军名义所为,末将自知罪责难逃,肯定大将军下令军法从事!”

    余不屈一脚踹在许邵肩头,将许邵穿踹翻在地,怒道:“你老老实实地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邵,你跟随本将十一年,从没有对本将撒过谎!”

    便在此时,旁边忽地上前一人,跪倒在地,“大将军,一切都与许偏将无关,全都是末将一人所为!”

    众人瞧去,都是有些惊讶,便连楚欢和薛怀安也是有些吃惊,这突然走出来的一人,却正是出城迎接使团的副将窦波。

    余不屈显然也没有想到窦波会走出来,怔了一下。

    许邵却已经道:“窦将军,此事都是末将所为,与你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必为末将出头。”抬头看着余不屈,义无反顾道:“大将军,末将死罪难逃,你快下令吧!”

    余不屈白眉皱起,窦波却已经苦笑道:“许兄弟,事到如今,你已经不必为我担负罪责,当初我便说过,一旦有事,所有事情都由我一人承担,与你们无干。”

    话声刚落,从中又有两人站出来,跪倒在地,齐声道:“大将军,此时是末将所为,与窦将军无关!”

    包括楚欢在内,堂中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直到现在,不少人兀自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余不屈也有些疑惑,但还是冷声道:“窦波,你说此事是你所为?”

    窦波拱手道:“回大将军话,入关函是末将所为,是末将借用大将军的名义,向各州户部司下达了这道命令,只要拿出三百两银子,便能够从户部司签署一份入关函,更是末将伪造了大将军的书信,吩咐许邵将书信送往西谷关交给达奚彰,令他见到手持入关函的人,便可放行入关!”

    余不屈恼道:“窦波,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小小的入关函,那是要酿出大祸的?本将如今正在极力稳定民心,只希望西北上下齐心协力,共度难关?这入关函一出,你可知道后果?”他显然对此事十分的恼怒,“呛”地一声,已经拔出了佩刀,刀锋指着窦波的咽喉,厉声道:“且不说本将已经严令禁止任何人入关,只说你这三百两银子一份入关函,这是给谁准备的?是给那些士绅豪商吗?西北万千百姓,若是知道这样的事儿,他们会怎么想?”

    冰冷的刀锋贴在窦波的咽喉,窦波毫无惧色,只是道:“末将死罪!”

    “你是死罪!”余不屈白须怒张,声色俱烈:“若不杀你,何以向千万西北的百姓交代?本将要的是上下同心,可是你却用入关函让百姓离心。”他握刀的手很稳,但是身体却微微摇晃,“窦波,你从十三岁就跟随本将,你们几个也是本将这次带同而来,本是让你们与本将一起共抗强敌,可是你们都做了什么?”

    跪在地上的几名将领都是显出惭色,齐声道:“末将该死,对不住大将军!”

    “窦波,你跟随本将快三十年。”余不屈慢慢收回刀,“圣上南征北战时,你就随在本将身边,本将对你的性子还是了解的,知道你并非贪财之人,为何这次为了银子,却要犯下此等大罪?”

    窦波眼睛泛红,道:“大将军,末将有负你的栽培,是末将对不住你,你要杀要剐,末将都绝无怨言。”

    许劭终于抬头道:“大将军,窦将军这样做,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前线的将士……窦将军也是迫不得已啊!”

    余不屈一怔,问道:“为了前线将士?”

    后面一名武将道:“大将军,窦将军确实是为了前线的将士。两个月前,我等在宁山巡视,正碰上有几名兵士活活被饿死,那都是大将军从关内带出来的兵士,窦将军瞧见,七尺高的汉子,找了个没人的地儿哭了一场,却被我们瞧见……!”

    窦波已经阻止道:“不要说了。”

    那武将道:“窦将军,有些话,今日不得不说。”

    余不屈皱眉道:“饿死了兵士?”

    武将道:“正是,那时候关内的粮食还没有运过来,西北征调的粮草也没能及时抵达,军中严重缺乏粮草,大将军虽然当时下令给全军配发口粮,但是也下令说过,原驻西北军与敌死战,配发的粮食比咱们关内后来的将士要多出一些,咱们并无怨言,但是原驻西北军的口粮也只是够填填肚子,咱们关内来的将士,口粮更是少的可怜,三天五天咱们能勉强撑下去,可是时间长了,又如何能受得了?”

    风寒笑镇守西北的时候,麾下有五万边军,随后西梁十万铁骑进犯,五万边军死伤过半,其后西北紧急调动各州卫所军驰援,十五万大军汇合残余边军,在朱凌岳的带领下殊死抵抗,伤亡惨重,等到余不屈从关内带来数万大军救援之时,朱凌岳麾下残余不到五万人。

    余不屈带来四万大军,随后收拢残兵败将,这才聚集了十六万兵力,分六万残兵在天山道天邙山布防,剩下的十万大军则是在宁山布防,其中四万将士是余不屈从关内带来的将士,其中大部分将领都是余不屈的嫡系将领。

    当时正值败军之际,关内的粮草正在筹措,西北地方也正在紧急征调粮草,在后续粮草补充之前的一个月里,余不屈手中粮草严重缺乏,手底下的军士,一个七尺高的壮汉,一天甚至就只有半块馒头充饥,情况十分的危急,即使是现在,依然是粮草缺乏,全军上下都是肚腹空空。

    余不屈脸色有些黯然起来,楚欢见他身体微晃,忙从旁边搬了一张椅子,扶着余不屈坐下。

    那武将眼中含着泪光:“大将军,你是知道的,那时候正值冬季,又冷又饿,想吃树叶草根都没得弄,本就不多的粮草,您还要分出一部分救济从西关逃难过来的灾民,弟兄们肚子饿,那日窦将军哭了许久……他半生跟随大将军,也不知道经了多少大战恶战,身上的伤痕数也数不清,多少次死里逃生,从不曾掉过半滴眼泪,可是那次……他哭了,哇哇大哭……!”说到这里,这武将泪水已经留下来,旁边众官员也都是眼圈泛红,已经有不少人落泪。

    楚欢神情黯然,心中已是一阵发酸,站在一旁,黯然不语。

    余不屈眼角抽搐,闭上眼睛道:“本将明白,那是我们最艰苦的时候,冻死饿死了近千人……但是我们最后还是挺过来了。”

    许邵终于道:“大将军,林偏将也是那次被饿死,林偏将当年是随着窦将军一同投奔你的麾下,与窦将军有八拜之交,他的尸首,是窦将军亲手埋下。也正是那次,大将军您派窦将军和我们几个前往后方催粮,我们抵达青州,催要粮草,却是遇到了一件事儿……!”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我的神级支付宝透视高手升邪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