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四五二章 远方变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3:29:56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琉璃夫人快步过去,在小公主面前蹲下来,心疼道:“公主,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个样子?”小公主抬起头来,娇俏的白皙脸庞上,泪眼婆娑,见到琉璃夫人满是关切之色,忽地一把抱住琉璃夫人,更是哭泣起来,十分伤心。

    琉璃夫人轻轻抚着小公主秀发,柔声道:“公主,你是怎么了?”

    小公主抽泣道:“她们说,我要被嫁到西梁去……琉璃夫人,我不去西梁,我不要嫁给西梁人……!”

    楚欢此时也已经进了屋内,听到小公主的话,皱起眉头来,他先前还在想小公主为何如此大发雷霆,却原来是为了两国联姻之事。

    小公主含苞初绽的年纪,还满是孩子气,想到她如此年纪便要成为政治牺牲品远嫁西梁,楚欢心中亦是一阵黯然。

    琉璃夫人已经扶起小公主,取出粉色的香帕,温柔地为小公主擦拭眼泪,满是爱怜之色,小公主已经瞅见楚欢,脸上立刻露出气愤之色,怒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本公主已经知道了,你还要去西梁对不对?”

    楚欢苦笑道:“公主圣明,奉圣上之命,用不了多久,我确实要出使西梁!”

    小公主恨恨道:“你去西梁,是不是盼着将我嫁过去?”

    “公主误会了。”楚欢摇头道:“是奉命去将西梁的公主带回我大秦!”

    小公主随手抓起一件东西,便往楚欢砸过来,楚欢闪了过去,小公主已经怒道:“你没安好心,你带她回来,就是盼着将我嫁出去!”

    琉璃夫人忙劝道:“公主,你不要心急,这是两国联姻,公傅大人又如何能做主?他与此事并无干系,即使要出使西梁,那也是奉旨行事,不要错怪了他!”

    小公主冷哼一声,琉璃夫人已经扶起一张椅子,让小公主坐了下去,随后向外招招手,示意宫女们赶紧过来收拾打扫。

    琉璃夫人过来,小公主的怒气就缓和了不少,拉着琉璃夫人的手儿,急道:“琉璃夫人,你这么聪明,一定可以想出法子,不让我嫁到西梁去,对不对?”

    琉璃夫人秀眉微蹙,轻声问道:“公主,是圣上亲口对你所言?”

    小公主摇头道:“不是,但是宫里已经传开,说西梁人前来议和,父皇已经答应将我嫁往西梁,我去找父皇,父皇却不见我……呜呜呜,琉璃夫人,你说父皇为何不见我?他真的要将我送到西梁去吗?”说到此处,眼圈又是泛红。

    琉璃夫人看向楚欢,问道:“楚公傅,圣上是真的……!”没有问下去,楚欢已经微微颔首,琉璃夫人不由轻叹一声,苦笑道:“公主,若是太子殿下能够说上话,琉璃自然要恳请太子为公主出面向圣上求情,但是……哎,你也知道,太子和圣上已经许多年都不曾相见……!”她秀美紧蹙,一副忧虑之色,却又是一副别样的风情。

    小公主忽地想到什么,抬手指着楚欢,道:“你,你想法子!”

    “我?”楚欢一怔,随即摇头道:“公主,这是圣上的旨意,而且是在朝会上当着满朝文武大臣宣布,西梁使臣也都是在场,且不说一国,便是一人也不可言而无信,圣上代表的乃是我大秦帝国,旨意已下,连圣上自己也无法更改,我人微言轻,又怎能改变?”

    “不成。”小公主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怒道:“你是公傅,是本公主的师傅,难道你想见死不救?这事儿你一定要管。”

    楚欢苦笑摇头道:“公主,你这是在是强人所难了。”摊开手道:“你说我怎么管?去求见圣上,请圣上收回成命?只怕我话没出口,就咔嚓被砍了脑袋。”

    小公主挥手向那些收拾狼藉的宫女们道:“你们都出去,快出去……!”

    众宫女尚未收拾完,却还是忙不迭地退了下去,等宫女们离开,小公主才凑近楚欢,恶狠狠道:“就是砍了你脑袋,你也要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将你做的坏事说出来,你就等着被砍脑袋吧!”

    楚欢见琉璃夫人碧眸中显出奇怪的神色,不由皱眉道:“公主,我做了什么坏事?你……你可不要污蔑我!”

    小公主冷哼一声,道:“你的记性这样差?做过的坏事这么快就忘记了?”

    “你倒是说,我做了什么坏事?”

    小公主盯着楚欢眼睛,眨巴眨巴,道:“你真要我说?”

    “你说!”楚欢挺起胸,仰首道:“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可是光明磊落的很!”他只以为小公主不过是在讹诈自己而已,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中。

    “好!”小公主有些急恼:“我去告诉皇后娘娘,就说……就说你强奸.我!”

    楚欢一愣,眼睛情不自禁往旁边的琉璃夫人看过去,只见琉璃夫人俏脸满是惊讶之色,两人目光对视,琉璃夫人立刻转过身去。

    “公主,你……!”楚欢尴尬无比,急道:“你胡说什么?”

    “你不要狡辩。”小公主道:“你第一次进宫,就想强奸本公主,你还脱了本公主的衣服,对不对?你敢否认吗?”

    楚欢此时恨不得将这小混蛋掐死,她真是不分轻重,此时琉璃夫人就在旁边,她却敢这般胡说,楚欢不知道琉璃夫人此时会怎样想,急忙转身去,将大门关起来,转过身来,严厉道:“公主,有些话……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你……你该知道,那次……那次是特殊情况,我根本不曾冒犯你!”

    “你脱了我的衣裳,还摸我屁股,有没有?”小公主不依不饶,“现在我要嫁去西梁,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皇后娘娘,让她砍了你脑袋!”

    琉璃夫人此时背对着楚欢,娇躯轻颤,脸上已经是一片发烧,绯红一片,酥胸起伏,显然是因为震惊而感到极度的紧张。

    楚欢欲哭无泪,咬牙切齿道:“这是国事,我怎么帮你?”向琉璃夫人那边急道:“夫人,公主……公主所言,你可不要误会,那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儿,我……我绝对没有对公主有丝毫亵渎,你可不要当真。”

    琉璃夫人也不回头,只有那美好的背部线条对着楚欢,楚欢的解释,她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正在尴尬无比之时,却听“砰”的一声,刚刚被关上的大门陡然被推开,一人从外面踏步进来,楚欢急忙去看,来者竟然是齐王瀛仁。

    瀛仁见楚欢在这里,有些惊讶,看到屋内遍地狼藉,皱起眉头,小公主瞧见瀛仁,已经转过头去,瀛仁进了来,问道:“楚欢,你怎也在这里?”

    琉璃夫人见到齐王过来,这才转身,吹弹可破的白嫩粉面上,绯红未去,艳丽动人,迷人万分,上前行礼。

    小公主不等楚欢说话,已经没好气地道:“你过来做什么?是来看我笑话吗?”

    齐王皱起眉头,琉璃夫人却已经恭敬道:“琉璃先告退!”

    小公主却叫道:“琉璃夫人,你别走!”

    琉璃夫人回头道:“公主,琉璃先在外面等候!”知道自己留下不方便,宛若轻云般出了门去,楚欢知道瀛仁过来,必然有事,他们兄妹的话,自己不好在旁干涉,也要出去,却被瀛仁拉住,随即听瀛仁道:“皇妹,你这是做什么?为了出嫁的事儿?”

    小公主也不回头,气呼呼道:“你也知道?那你有没有告诉父皇,我绝不嫁去西梁!”

    齐王摇了摇头,道:“别孩子气了,父皇已经下了旨意,如何更改?咱们都是皇家子孙,担负的是大秦的兴亡,有些事情,就算不喜欢,那也是要去做的。”

    楚欢一怔,想不到齐王竟然说出这样的大道理。

    小公主转过身来,道:“你自然这样说,又不是你嫁到西梁。你娶的是西梁公主,不用离开秦国,你自然说的轻松。”

    齐王忽地过去抡起一张椅子,狠狠地砸到地上,那椅子顿时四分五裂,小公主和楚欢惊讶间,瀛仁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抹眼角,眼圈儿竟然红了,道:“那不是我的话,是父皇的话,是父皇训斥我的话。谁要娶西梁公主了?我打死也不娶西梁公主,我堂堂大秦皇子,谁要娶茹毛饮血的西梁女人?”

    小公主先是一愣,随即靠近过去,蹲在齐王身边,却瞧见齐王眼里竟然带着泪水,听他骂道:“西梁人真是欺人太甚,要银子就是了,干嘛还要结亲?让我娶西梁公主,我心里不乐意,我心里难受,你嫁去西梁,我心里更难受。”

    小公主本以为齐王是来说服训斥自己,谁知两句话没说完,他却自己骂起来,顿时同病相怜,坐在齐王身边,道:“四哥哥,你当真不想娶西梁公主?”

    “当然。”瀛仁道:“谁知道那西梁公主是什么模样?都说西梁人整日里与牛羊为伍,身上都有股子味道,那西梁公主也必定有了,而且西梁公主是美是丑,是胖是瘦,谁又知道?”他一脸幽怨,脑中幻想着西梁公主丑恶的相貌,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那咱们怎么办?”小公主苦恼道:“四哥哥,你说父皇是真想将我嫁去西梁?”

    他兄妹二人在说话,楚欢站在门边,瞧见琉璃夫人在院子的一株芭蕉树下,迷人的倩影风姿绰约,轻步离开了屋子,到了院中,背负双手走到琉璃夫人身边,琉璃夫人扭头看了他一眼,俏眉横生的漂亮脸蛋又是一热。

    “夫人,公主所言,只是情急之下的胡言乱语!”楚欢一本正经道:“夫人千万不可当真。”

    琉璃夫人幽幽叹了口气,声音柔软:“公傅不用解释,公主的性子有些顽劣,她的话,我……我并没有听见。”

    楚欢知道琉璃夫人是个聪明的女人,小公主的话自然是到此为止,微微颔首,见琉璃夫人迷人的脸上显出苦恼之色,轻声问道:“夫人是在想着公主远嫁的事情?”

    琉璃夫人微点螓首,幽幽道:“西梁距离京城千里迢迢,公主如果真的远嫁西梁,琉璃只怕……!”她又是轻叹一声,声音之中充满无奈。

    楚欢也知道此事既然是圣上下旨,想要改变,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

    ……

    楚欢和琉璃夫人在静华宫之时,秦国方面负责谈判的门下常侍白临溪已经来到了同仁馆,会见西梁副使古萨黑云。

    “副使大人,圣上派本官前来探视摩诃王子。”白临溪落座后,拱手道:“昨夜让王子受惊,实在是抱歉的很,却不知王子现在情况如何?”

    古萨黑云表现的十分冷淡:“王子有佛祖庇佑,自然是安然无恙,只是在贵国的皇宫之内竟然发生此等事情,实在是让人很遗憾,王子殿下心情很不好,而且已经传下命令,三日之内,如果和谈还没有一个结果,王子殿下便要率领我西梁使团返回西梁!”

    白临溪道:“本官刚刚从宫中而来,正要给贵使一个交代!”

    “哦?”古萨黑云淡淡道:“莫非已经有了结果?”

    白临溪正色道:“昨夜行刺的刺客身份,已经确定了下来。昨夜那帮刺客的身份,乃是我大秦反贼青天王的部下,其中一人更是青天王手下四侯之一的黑蛟侯程无双,此番行刺,便是由这所谓的黑蛟侯一手策划!”

    古萨黑云面无表情道:“我大西梁不在乎刺客是谁,无论是黑蛟侯还是白蛟侯,我大西梁并不关心,我大西梁只关心你们该如何处置此事?”

    “今日前来,便是要听听王子和贵使的意见。”白临溪倒也是淡定自若:“我大秦皇帝为了表示对王子的歉意,将牵涉此事的鸿胪寺卿赵宣已经诛杀,其家人也都已经拘押下狱,等候问斩。至若刺客,只要王子一句话,可以立刻押赴刑场处以极刑,又或者将刺客转交到你们的手中,一切听凭你们的处置!”

    古萨黑云摇头道:“刺客交到我们的手中,那是大大的麻烦,我们不愿意沾惹这样的麻烦。但是王子在秦国被刺,此事我们也不可向西梁王隐瞒,你们也要给西梁王一个交代!”

    “贵使的意思是?”

    “行刺王子的刺客,自然还是要由我们来处置。”古萨黑云道:“刺客必须押赴西梁,如此才能给西梁王一个交代,但是我们却不会押送刺客,如果贵国真的很有诚意,那么贵国使团前往西梁提亲之时,大可将刺客押赴前往!”

    白临溪皱起眉头来,他知道大秦使团千里迢迢前往西梁青罗王城,就已经是一条艰辛的道路,如果再将刺客押赴前往,那就会增加更大的难度,麻烦不小,这西梁人明显就是在故意刁难。

    “白大人难道觉得不妥?”古萨黑云见白临溪不说话,淡淡问道。

    白临溪道:“此事容本官向圣上禀明,请圣上示下。”

    古萨黑云道:“刺客之事,暂且不谈,不过贵国在赔偿问题上,依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他话没说完,白临溪已经起身拱手道:“至若赔偿事宜,本官回头还会与贵使在正馆坐下来商谈,这次前来,只是谈及昨夜行刺一事,给摩诃王子一个交代而已。至若是否由我大秦使团将刺客押赴西凉,本官这便进宫禀明圣上,请圣上裁决!”拱了拱手,出门而去。

    白临溪刚刚离开,摩诃藏已经从后面转出来,古萨黑云上前道:“王子,看来秦人还要在赔偿问题上纠缠下去!”

    摩诃藏在椅子上坐下,道:“他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咱们也只是以进为退而已……!”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名西梁武士已经在门外禀道:“王子,急报!”

    摩诃藏皱起眉头,古萨黑云出门去,很快就回来,手中拿着一支细小的竹筒,从里面取出薄若蝉翼的纸片,递给了摩诃藏。

    摩诃藏接过扫视了一边,眉头锁在一起,一只拳头已经握起来。

    古萨黑云将摩诃藏脸色不好,不由问道:“王子,是否国内有事?”

    摩诃藏冷哼一声,道:“贼婆子果然是蠢蠢欲动了,大礼官,咱们不能在这里久留,要尽快赶回青罗王城……!”虎目之中,显出忧虑之色。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