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十二章 游子归家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0 18:58:52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首席御医武极天下无尽丹田官榜唯我独尊终极高手
    楚欢一气冲进了左边屋子,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看到,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木床,床边放着两张椅子,一名满头花发的老妇人已经坐起身子来,看到从门外冲进来的楚欢,一脸的不敢置信,颤声道:“二郎,真的……真的是二郎回来了?”

    楚欢松开手,包裹落在地上,一步步上前去,看着满头白发的老妇人,跪倒在老妇人脚下,“是我,我是你的二郎,儿子回来了!”

    老妇人已经泪如雨下,张开手抱着楚欢,虽然许多年没有见到,但是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青年,正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儿子。

    老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不敢撒手,生怕这是一个梦。

    素娘此时也已经回到屋内,站在门边,看到母子相认的一幕,脸上也微显激动之色,但是很快,脸上又显出怪异之色来,看着楚欢的背影,眼中竟似有几分厌恶之色,随即瞧见地上那只灰色包裹,脸上顿时堆起一些笑容,扭着腰肢上前去,笑道:“娘,二郎回来就好。这些年你日思夜想,总算将他盼回来了!”

    老妇人这才松开手,擦了擦眼泪,向楚欢道:“这是你嫂子,快些见过!”

    楚欢心中已经猜知,起身来,对着素娘恭敬一礼,素娘笑了笑,欠了欠身子还了一礼,又主动上去从地上拿起包裹,一改方才冷冰冰的模样,笑咪咪地道:“这是二郎的行礼吧?我来帮你放好!”只觉得包裹很重,手指碰处,只觉得有些坚硬,心中很是欢喜,楚欢却已经过来接过,恭敬道:“不敢有劳素娘姐!”

    素娘也不以为意,老妇人却已经问道:“二郎,你一路辛苦,还没吃东西吧?”

    楚欢过去握着老夫人的手,含笑道:“娘,二郎不饿!”

    老妇人已经向素娘道:“素娘,二郎没吃东西,你弄些吃的!”

    素娘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客堂很快就亮起了灯火,随即素娘又拿了过来将老妇人房中的油灯点燃,这才出去。

    老妇人拉着楚欢在床边坐下,轻叹道:“这两年,全亏了素娘,否则今日你回来,只怕见不到为娘了!”

    楚欢此时心中也大感怪异,脑中的那个记忆清晰地告诉他,自己应该还有父亲和兄长,可是到现在为止,家中另外两个男丁却是一个也没有见到。

    “母亲,父亲大人和大哥去了哪里?”楚欢握着老妇人干瘪的手,满是疑惑问道。

    老妇人闻言,身体一颤,眼圈儿又是一红,道:“他们……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二郎,你……你回来的晚了!”

    楚欢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记忆之中,父亲身体不好,而且年事已高,离家多年,父亲离世倒可以理解,只是大哥比自己只是年长四岁,正大壮年,怎会也离开人世?

    如此说来,素娘岂不是寡嫂?

    难道家中,就只有这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在撑着?

    想到此处,楚欢只感觉心中一酸,他瞧见这屋里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土坯房子多年没有翻修,破旧不堪,甚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还往屋内钻进一丝丝凉风,好在老妇人床上的被褥足够厚实温暖,但是家中生活的凄苦却也是一目了然。

    “你父亲本来就有病在身,八年前你突然失踪,你父亲四处找寻,全无音讯,那时候就伤心过度加重了病情。”老妇人伤心道:“撑了不到半年,也就去了。”

    “那……那大哥又是怎地走了?”楚欢问道。

    “你父亲离世后,就是你大哥一直撑着这家照顾我!”老妇人道:“家中清贫,当年为了医治你父亲的病,借了不少银子,这些年你大哥靠着家里两亩薄田,既要偿还债务,还要贴补家用,入不敷出……!”

    楚欢神情黯然。

    “家里没有银子,小的时候,你父亲就与素娘的父亲定了娃娃亲,你大哥年岁既大,按理说早就该娶妻生子,只是……只是家中哪有银钱为他娶媳妇,只能一拖再拖!”老妇人叹道:“你大哥为了早些取回素娘,除了种田,又时常出去打渔,想多赞些银钱,两年前你大哥去往县城卖鱼,与人起了争执,被人打伤,回来之后,几个月都不能起床!”

    楚欢闻言,双拳握起,冷声道:“是何人打伤大哥?”

    “现在也说不清了,都说是县城里的一帮无赖。”老妇人伤心道:“你大哥一直不能起来,身体越来越差,日日吐血……我没有法子,去找你舅爷商量,你舅爷便提议将素娘娶过门来冲冲喜,说不定大郎的病就能好起来。我思来想去,便将家中的银钱凑起,又借了些银子,终是将素娘迎过门来,谁知……!”说到此处,老人眼中满是泪水,抬手擦了擦,继续道:“谁知素娘过门不到一个月,你大哥……你大哥还是没有撑住,就那样去了!”

    楚欢叹了口气,实在没有料到家中竟是有这样的变故,大郎即去,家中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顽强生活下来,中间的苦楚,不问可知。

    他心中只是想:“既然我回来了,无论还有天大的事情,先也顾不得了,先要让她们过上好日子才成!”

    老妇人握着楚欢的手,轻声道:“素娘是个好姑娘,你大哥去后,她日夜照料着我,家里没有男丁,种不了田,好在村里徐家婶子帮忙,素娘又能刺绣,徐家婶子那些丝绢来,素娘在上面刺花绣鸟,交给徐家婶子换些银钱度日……!”说到此处,想到什么,擦了擦眼泪,强挤笑容道:“你瞧我,一说这些就没个停,二郎,快告诉娘,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何一直没有回来,你可知道,娘这些年望眼欲穿,村里的人都说你……唉,可是为娘知道,你终究会回到娘的身边,你瞧,这不是回来了吗?”

    楚欢神情顿时古怪起来,微一沉吟,终于道:“娘,孩儿……孩儿八年前外出之时,被一伙匪人抓去,这些年都在为他们干活,这次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逃了出来……!”说到这里,心中暗暗惭愧:“不是我不说真话,实在是事情太过离奇,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

    ……

    事情确实很离奇。

    楚欢只记得,前世在酒吧之中,身为调酒师的他瞧见几个流氓欺负自己的女老板,一时激愤,挺身而出,在干净利落打趴下三名流氓之后,却被一名猛汉一刀刺破了自己的心脏,倒地昏迷之后,当他再次醒来,便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

    他还清楚的记得,醒来之后,看到一张虬髯大脸,从那一天起,他离开了这个地方,一别就是八年,但是这具身体的记忆却没有一丝遗漏,换句话说,这具身体承载着两个人的记忆----前世沙飞鹏,今生楚欢!

    这样离奇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对母亲言明,莫说是一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老村妇,便是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对于这样离奇的事情只怕也是嗤之以鼻。

    他心中清楚,自己如果真的说出来,母亲不但不会相信,甚至还会觉得自己的儿子精神有问题,在外面多年变成了一个傻子。

    母子二人说这话,门外却是传来动静,楚欢知道是素娘在为自己弄吃的,起身来,便要出去向素娘说一声辛苦。

    楚欢倒是记得,素娘是邻村叶家洼的人,他的父亲也是农家出身,当年却与楚欢的父亲有些交情,两家也曾偶尔走动,记得素娘小的时候,还随着父亲往这边来了几次,她年纪虽然与楚欢一般大,但是性子却有些野,硬是让楚欢叫她姐姐。

    小的时候,两家便定下了娃娃亲事,所说那时候素娘和楚欢相处的多些,但是定下的亲事,却是将素娘许给了老大。

    楚欢扶着母亲先躺下,这才出了门来,客堂并不宽敞,一张成旧的桌子上点着油灯,客堂角落处却是砌着灶台,素娘此时正弯着身子,往土灶里面添柴火,那桃形般浑圆紧翘的臀部被粗布碎花裙子紧紧包裹着,紧绷的臀部几乎要将裙子撑破,破衣而出,形状完美至极,就像是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异常的丰满滚圆,诱人至极,随着她往土灶里添柴火,那丰满的臀儿轻轻晃动,摇曳生姿。

    楚欢急忙转过目光,望向灶台,半旧已经有些发黄的小瓷碗中放着调好的面糊,旁边有小袋子面粉,看分量已经不多。

    素娘添了柴火,感觉身后有人,急忙转身,见是楚欢,也不多说,麻利地将调好的面糊倒进锅里,说道:“家里存粮不多,给你煎两张饼填饱肚子……瞧你这样子,这些年在外面只怕也过得不怎么样,这顿有饼吃,下顿可就未必了……!”她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却十分动听,虽然不像先前在门外那般冷冰冰,但也没有几分热情。

    见楚欢不说话,转头看了一眼,抬手撩了撩腮边一绺青丝,女人味十足,问道:“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楚欢看着素娘衣着朴素,手脚麻利,心中感叹,拱手一礼,肃然道:“素娘姐,这两年多亏你照料母亲,二郎向你道谢!”

    “谁要你道谢!”锅台里发出滋啦啦的声音:“我过了门,就是你们楚家的媳妇,照顾婆婆,那也是理所当然。你要是真想谢我,日后就好好争气,好好孝顺老娘……!”顿了顿,才淡淡道:“你欠了这个家的,慢慢还回来!”

    楚欢明白素娘为何如此冷淡,毕竟身为人子,八年未归,不曾尽孝,素娘不.明真.相,自然对楚欢怀有一丝怨气。

    素娘在锅台里煎着面饼,又道:“我屋里有两块木板,你先拿出来铺在客堂,晚上就先这样歇一晚,回头再想其他法子!”

    楚欢点点头,看到客堂正位摆着父亲和兄长的灵牌,便即过去恭恭敬敬拜了几拜,随即才起身走到右边房门前,正要推门,忽地想到这是素娘房间,不知是否方便,正想问一声,素娘已经道:“里面没什么东西,你去将木板拿出来就是!”

    毕竟是乡下人家,不像高门大户深宅豪院那般讲究太多繁文缛节,楚欢这才推门而入,这屋里的油灯已经拿到客堂,甚是昏暗,楚欢摸着过去将窗户打开,月光透进来,此时打量一番,这屋里也是简陋无比,亦是一张小木床,床后是两只木柜子,自然是用来盛装衣物所用。

    床边有一张小长桌子,上面放着竹编的小篓,里面放着针线剪子,旁边则是放着一些丝锦,楚欢从母亲口中知道,素娘就是靠了这些维持着两人的生活。

    桌上还放着一面铜镜和一支木梳,那木梳已经有些发旧,想到传说中古代女子对镜贴花黄,胭脂水粉罗腮红,楚欢苦笑着摇摇头,那床上倒是收拾的整齐,但是一眼就能瞧出来,床上那一床被褥甚是单薄,比起母亲那边的被子远远不如。

    这家中可说是一贫如洗,但是楚欢却完全看出来,素娘是一个极其孝顺的儿媳妇。

    靠屋子角落放着两张木板,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恰好今夜能用上,楚欢将木板拿到客堂,并拢铺在了客堂角落里,那边素娘已经煎好了两张饼,盛在盘子里放在桌上,只是道:“好了,吃完早些睡吧!”收拾一番,回到自己的房中,没过片刻,抱了一床被褥出来,放在了木板上,也不多说话,径自往母亲屋中去了一趟,片刻就出来,看了楚欢一眼,那张很有姿色的脸拉下来,冷哼一声,扭着腰肢,便即回到自己房中关上了门。

    楚欢觉得有些莫名奇妙,吃了两张饼,只是个半饱,又往母亲房中去,母亲却已经躺下,母子二人又说了会子话,楚欢知道老人身体不好,劝他早些睡下,过去拿自己那只包裹,却感觉自己的包裹似乎有翻动的痕迹,想了一想,忽然明白什么。

    素娘方才拿包裹的时候,有些笑脸,语气虽然不热情,却也和缓几分,但是刚刚冷哼一声回房,楚欢不明原因,此时楚欢却明白,恐怕一开始素娘以为包裹里是银钱,所以有些欢喜,想必回来进屋看了一下,见到只是破甲,所以变了脸色。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