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二五章 鹰鹞子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0:30:59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首席御医官榜无尽武装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
    更新时间:2012-12-05

    河西总督冯元破送了两只鹰鹞子给瀛仁,瀛仁得了这两只鹰鹞子,可是没有少花功夫,亲自训练,每天都会抽时间放鹞子训练。

    这种鹰鹞子,产自漠北,体型甚大,以肉为食,便是在漠北想要捕捉都是很为困难,这样的鹰鹞子,在京城那可是稀罕物。

    瀛仁一心想着将两只鹰鹞子训练出来,日后有机会狩猎,带着鹰鹞子,那想必是十分威风的事情。

    当听禀报静华公主前来,瀛仁就有些慌张,急忙让人将鹰鹞子收起来,他知道这个妹子的脾气,一看到稀罕物,那便是非要弄到手不可,如果被她瞧见这两只稀罕的鹰鹞子,若不讨要一只过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两只鹰鹞子已经训练了有一阵子,瀛仁还将它们封为“左右双鹰卫”,若是少了一只,瀛仁心里可就不舒服的紧。

    只是小公主在宫里素来横冲直冲,禀报过来的时候,瀛仁已经听到小公主的叫唤声,知道大事不妙,鹰鹞子也来不及收好,只能让孙德胜带着鹰鹞子钻入旁边的小树林里,再三嘱咐,绝不可显露鹰鹞子的形迹。

    孙德胜刚刚钻进去,小公主就领着楚欢进来,瀛仁先看到小公主,就显出沮丧之色,随即瞧见楚欢,立马欢喜起来,叫道:“楚欢,你怎么来了?本王正想着这两日出宫去看你!”

    小公主笑嘻嘻地冲过来,张开便问道:“四哥哥,你在这院子里,又捣鼓什么好玩意呢?”

    瀛仁紧张起来,勉强笑道:“哪有什么好玩意?我如今一心读书做学问,可不再贪玩啦!”

    “哦?”小公主眼珠子转了转,满是不信:“你读书?书呢?”

    瀛仁左右看了看,立刻道:“除了读书,我还要练武,今日在这院子里练武呢。”看向楚欢,笑眯眯道:“楚欢,你这个公傅做得如何?皇妹的武功练得怎么样?”

    楚欢瞥了小公主一眼,道:“公主……!”见小公主盯着自己看,笑道:“公主练功还是比较勤快的,她天资聪颖,日后在武道之上应该有所成就!”

    小公主顿时欢喜道:“四哥哥,你听见了?不如你我现在打一场,看看谁厉害?”

    瀛仁立刻摇头道:“不成,我才不和你打。打赢了你,你便哭鼻子,打输了嘛,我心里也不痛快!”

    小公主一跺脚,急道:“谁哭鼻子了?你……你胡说!”见楚欢看着自己,脸上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小公主急忙道:“楚欢,你别听他胡说,我才没有哭鼻子,他……!”陡然间停住,慢慢凑近瀛仁,瀛仁见小公主眼睛发直,心中有些不安,往后退了两步,忍不住问道:“皇妹,你……你又想干什么?”看他样子,以前似乎被小公主经常捉弄,对小公主颇有戒心。

    小公主一把抓住瀛仁手臂,另一只手捻在瀛仁肩膀上,捻起一根羽毛来,蹙眉看了看,随即凶巴巴地盯着瀛仁,问道:“这是什么?”

    瀛仁瞧了一眼,心中一紧,这是鹰鹞子的羽毛,他训练鹰鹞子,有时候喜欢让两只鹰鹞子在他左右肩膀站住,显得十分威风,方才没注意,竟是忘记这肩头竟然留下了鹰鹞子的羽毛。

    “这个?”瀛仁抬头看了看天上,道:“唔,可能是刚才有雀儿飞过,羽毛落在我身上……!”

    “不对!”小公主察言观色,见瀛仁露出心虚模样,嘿嘿笑道:“四哥哥,你在撒谎,快说,这是什么羽毛?我怎么从没有见过?好哇,你有好东西,自己收起来,快老实交代,东西藏在哪里了?”

    瀛仁道:“没有,绝对没有。”

    小公主眼珠子转动,摇着瀛仁手臂撒娇道:“好哥哥,你就告诉人家嘛,到底是什么东西?人家就看一眼,绝不占为己有的!”

    瀛仁撇嘴道:“这话你自己相信?”

    小公主见软的不行,又露出凶狠之色,怒道:“你真不给?”

    “没有东西,拿什么给你?”瀛仁摇了摇头,见楚欢向自己使眼色,分明是让自己尽快支开小公主,只能道:“好妹妹,你先去吧,我和楚欢还有正事要谈,事关重大,你可不要耽搁了,等我有好东西,不用你自己来,我也亲自给你送过去!”

    “我不信。”小公主不依不饶:“今日你若拿不出来,我就不走了,你们想谈正事也谈不成。”瞥了楚欢一眼,撅着小嘴道:“而且你们两个,也不会有什么正事好谈。”

    瀛仁不悦道:“皇妹,你怎么这样说话?”

    小公主也不理他,只是高声叫道:“孙德胜,孙德胜,你给本公主滚出来,快滚出来!”

    瀛仁脸色微变。

    孙德胜躲在树林子里,听小公主叫唤,也不敢答应,他这一出去,鹰鹞子必然暴露,真要被小公主哪怕夺走一只,瀛仁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

    “孙德胜,你好大的胆子。”小公主怒道:“本公主唤你,你也敢不出来?是不是想要本公主砍了你的脑袋?”

    孙德胜进退两难,苦着脸,犹豫着,还是不敢出去。

    “哈哈,我瞧见你了,你躲在那里干什么?”小公主咯咯笑起来:“出来吧,我都瞧见你了,躲不了了!”

    孙德胜叹了口气,自己躲的这么严实,小公主都能看到,真是慧眼啊,无可奈何,从树后站起来,心惊胆战地从树林子里出来。

    孙德胜刚一出来,瀛仁就跺脚骂道:“你个蠢才,这么容易就被她骗出来,她的话你也能信?”

    小公主扭过头来,瞧见孙德胜冒出来,嘻嘻一笑,她哪里真的看见孙德胜,只是出言试探,谁知道竟果真将孙德胜试了出来。

    孙德胜愣了一下,马上醒悟过来,敢情自己是上当了,他手中拎着两只铁笼子,笼子里两只鹰鹞子,小公主瞧见,小兔子般跑过来,一脸新奇,问道:“四哥哥,这是什么?我怎地没有见过?”

    瀛仁无奈道:“这是鹰鹞子,我正训练着,准备练好之后,送你一只!”

    “呀!”小公主拍手欢喜道:“四哥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二话不说,从孙德胜手中抢过一只笼子,感觉有些沉重,放在地上,向孙德胜道:“孙德胜,你拎一只笼子,跟我一起回去。”

    瀛仁急忙过来,问道:“皇妹,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要送我一只吗?”小公主眨了眨眼睛:“四哥哥,你要谈正事,不用你亲自送过去,我自己带回去就好!”

    瀛仁哪里是真的要送她鹰鹞子,不过是暂时稳住,他知道自己这个皇妹记性差,今日先对付过去,过几日只怕就忘记这茬子,谁知这小家伙现在就要将鹰鹞子带走,急忙阻止:“皇妹,这可不成,还没训练好,怎能拿走?你别急,我说过的话一定算话,等我训练好了,一定送你一只。”

    小公主摇头道:“不成,我现在就要。我不用你训练,我自己知道怎么训练。”

    瀛仁没好气地道:“你连它吃什么都不知道,还知道怎么训练?好妹妹,别闹了,过阵子再送你。”

    小公主叉着腰,凶巴巴道:“四哥哥,你当真不给?”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皇妹,你太心急了。”瀛仁摇头叹气,语重心长道:“你这性子,要好好改一改的。”

    小公主俏脸一冷,道:“好啊,你真不给,那我今天就将这两只鹰鹞子杀死。你自己选吧,是要一只活鹞子,还是要两只死鹞子?”她身上竟然还真的带了那把金边匕首,拔出利刃,寒气袭人,拿在手中摇晃着,蹲下身子,用匕首在铁笼子边上瞧着,“叮叮叮”直响,瀛仁看的心惊肉跳,楚欢也是苦笑着摇头。

    瀛仁一跺脚,转过身去,没好气道:“孙德胜,你拎一只笼子跟她走,瞧她到时候能训练成什么样子,我只盼不要跟她两条就成了尸首!”

    小公主嘻嘻一笑,这才收起匕首,叫道:“走走走,孙德胜,跟我走!”生怕瀛仁反悔。

    孙德胜跟着小公主离去,瀛仁才摇头苦笑道:“我是拿她真没有法子,每次过来,我这里总要少些东西!”忽地想到什么,忙问道:“楚欢,莫姑娘可好?”

    凌霜还在休养,楚欢自然不好将此事告诉他,点头道:“殿下放心,莫姑娘很好。”

    “那就好。”瀛仁道:“我正准备这两日抽个空子出去呢。对了,你今日进宫,可是有什么急事?”

    楚欢也不罗嗦,取出了红银册,将红银册的始末告诉了瀛仁,瀛仁欣喜万分,道:“楚欢,你真是厉害。你上次说过,父皇派你进户部,就是要让你在里面捣鼓点事儿出来,这红银册可是非同小可,有了这东西,必能掀起大浪!”他收起红银册,兴奋道:“我这就去见父皇,将红银册交给他!”

    “不行!”楚欢立时阻止。

    瀛仁一愣,皱眉问道:“为何?这红银册不交给父皇,如何去整治胡不凡他们?”

    楚欢摇头道:“殿下,取得红银册,咱们就算是大功告成,后面的事情,咱们不必参与进去,而且这份红银册交给圣上,绝对不合适!”

    瀛仁不解道:“不交给父皇,又交给谁?咱们自己拿着红银册,可没有用处。”

    “圣上到底是什么心思,咱们猜不准。”楚欢道:“而且圣上潜心修道,这红银册交给圣上,反倒是给圣上添了乱子。既然红银册到手,咱们就要充分利用这红银册大做文章。”

    “不错。”瀛仁颔首道:“这份红银册一旦发挥作用,三哥那边一定会受到重创!”

    “能够将这份红银册发挥到最大用途的,最好的人选,就是太子。”楚欢轻声道:“这份红银册,交给太子,后面的事情,咱们就不必管,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好!”

    瀛仁想了一想,笑道:“楚欢,还是你想的周到。最恨三哥的人,不是父皇,是太子哥哥。这份红银册交给父皇,父皇还有可能手下留情,但是交到太子哥哥的手中,太子哥哥一定会想尽办法狠狠地刺三哥一刀!”

    楚欢道:“所以殿下尽快将这份账册交给太子殿下,越早越好!”

    “我明白了。”瀛仁点头,“他们两个斗起来,便会两败俱伤,对咱们有好处。”随即问道:“对了,那个郎毋虚真的要投靠咱们?”

    “他是做好准备而已。”楚欢淡淡笑道:“此人声称要潜伏在汉王党,不要将他的身份暴露出来,日后继续为殿下效命,其实说到底,就是在殿下这边留条后路而已。这种人,可用之,不可信!”

    瀛仁拍了拍楚欢手臂,笑道:“楚欢,你真是厉害,这可是大大的功劳。只可惜我现在没什么能赏你的。”一想到自己身边所用之人无几,实力孱弱,神色顿时黯然起来。

    楚欢明白他的心思,低声劝慰道:“殿下,你先前也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凡事咱们慢慢来,不要急于求成。”

    瀛仁勉强笑了笑,楚欢沉吟一阵,忽然问道:“殿下,神衣卫的事情你可了解?”

    “神衣卫?”瀛仁皱眉道:“为何提起他们?”

    “只是不知道神衣卫究竟是谁的人。”楚欢轻声道:“据说神衣卫高手如云,那可是极大的势力……!”

    瀛仁忙道:“神衣卫不是太子哥哥的人,也不是三哥的人,只是效忠于父皇而已。除了父皇,谁也无法调动的!”

    “哦?”楚欢不解道:“难道连殿下也无法过问神衣卫?”

    瀛仁摇头道:“不能。莫说过问,神衣卫白楼我也是进不去的。”

    “白楼?”

    “是啊!”瀛仁点头道:“白楼是神衣卫的衙署,除了神衣卫的人和父皇,谁也进不去。”

    楚欢道:“殿下的意思是说,白楼神衣卫只奉命于圣上,其他各衙门都无法插手,神衣卫所做的每一桩事情,都是圣上的旨意?”

    瀛仁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不过到底怎样,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神衣卫每杀死一个人,在白楼都会有档案,不过那些档案咱们也看不到的。”

    “殿下可知道神衣卫的卫督是谁?”

    瀛仁摇头道:“不知道。白楼神衣卫,确实都听命于神衣卫卫督,我也知道神衣卫有四大千户,十二大百户,四大千户,有人编了个歌谣,叫什么青龙如鬼,白虎长枪,玄武万象,朱雀留香……不过本王对他们素来不感兴趣,至若十二大百户,乃是按照十二生肖编制,上次在云山府,你也见过两位了……但是卫督是谁,本王还真不清楚,神衣卫卫督是从来不曾上朝的,除了父皇,恐怕没有人知道卫督是谁!”忽地显出疑惑之色,皱眉问道:“楚欢,你怎么对神衣卫如此感兴趣?”

    楚欢气定神闲,镇定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殿下身负重责,如果要成就大业,就必须清楚朝中每一处势力是敌是友,神衣卫是一股神秘的势力,不可小觑,咱们对他们知道的越多,对殿下也就越有好处!”

    瀛仁想了想,才轻声道:“楚欢,其实曾经有一次我也问过父皇关于神衣卫的事儿,那是听到有人说起青龙如鬼白虎长枪那歌谣,但是父皇当时脸色很不好,我还记得他当时说过,谁也不要询问神衣卫的事情,知道的越少,对我们越好,所以……!”很罕见地显出郑重之色:“以后咱们不要沾上神衣卫!”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医道官途万古神帝透视高手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权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