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一七章 祠堂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0:30:43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首席御医官榜无尽武装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
    更新时间:2012-12-01

    户部尚书府。

    胡不凡没有练过武,他是文人出身,从前也一度瞧不上武人,正如古来有之的传统,武人眼中的文人是跌跌不休的穷酸书生,而文人眼中的武人则是粗俗不堪的莽夫。

    文武自古都是互相轻视,胡不凡骨子里对于武人自然也是不屑。

    如果不是因为随着年纪渐渐大了,身体的某些机能严重衰退,他或许永远都不可能拿起剑。

    他拿剑,还真不是为了防身。

    文人风流,这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甚至文人混迹风月场所,都被认为是风流雅事,而胡不凡年轻的时候,便是沉醉于花街柳巷,自诩风流,他在美色上面,从来不曾亏待自己,现如今除了正室妻子,更是有五房小妾,其中第五房小妾纳入门不过一年多,而且府中丫鬟如云,个个都是水灵灵的,任他亵玩。

    或许是自年轻时候开始便纵欲过度,胡不凡如今的身体很不好,特别是在房事之上,很为吃力,盯着那些水灵灵的美妾俏婢,却有心无力,这自然是莫大的悲哀,实在忍不住,便以春药强行催发身体的能力,以此来图一时之快,但是再好的房中药物,事后都会带来副作用,这也是一度让胡不凡苦恼之事。

    他也明白,如果一味地用药物支撑,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个上面,他如今才五十出头,自觉地还有许多时光要活,私下里少不得打听一些既能享受美色却又能保重身体的法门。

    司天台的道士会时常前往户部催要各项修道银子,胡不凡熟识了几名道士,自然少不得私下请教,有个道士出了主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让胡不凡每日里花半个时辰吐纳修气,如果可以,若有月光之时,便在夜深人静十分,于月下舞剑,一来可以强身健体,二来在夜深之时,月光的灵气最足,月下舞剑,对人体的修炼大有裨益。

    胡不凡将信将疑,如今已经坚持了近一年,倒还真是有些作用,至少现在隔三差五,不需要用药,也可以在女人雪白的身子上纵横挥戈一番。

    有此功效,胡不凡便一直坚持了下来,只要有月,必会舞剑。

    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郎毋虚一直是他亲信之人,对胡不凡这个习惯却是一清二楚。

    今夜有月。

    夜空之中,一弯新月似钩,胡不凡手握宝剑,一身轻便的白装,在月色有模有样的舞剑,动作轻缓,倒也是煞有其事。

    一名青衣仆从急匆匆来到院子里,远远瞧见胡不凡在舞剑,不敢接近,只是远远地站着,胡不凡几式过后,缓缓收剑,旁边一名伺候的丫鬟急忙送上热毛巾,胡不凡伸手接过,擦了擦额头,放下长剑,接过递过来的茶水,嗽了嗽口,那名青衣家仆这才靠近过来,躬着身子。

    “出了何事?”胡不凡将茶杯递过去,这青衣家仆是他的亲信,练功之时,一般人自然不能来打扰,但是如果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此人却可以过来通禀。

    青衣仆从上前两步,恭敬道:“老爷,有封信!”

    “哦?”胡不凡倒是气定神闲,他每日里都会接到许多信函,多是大秦各地地方官吏的信函,身在户部尚书的位置,总会诸事缠身,悠然走到旁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下,问道:“哪里来的信?”

    仆从禀道:“刚才有人将这份信送到府前,只说这封信十万火急,要立刻送给老爷,否则要出天大的事情!”

    “天大的事情?”胡不凡眉头一紧,接过信,问道:“那人什么样子?是谁派来的?”

    “倒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仆从道:“他送了信,也没说是什么来历,本要离开,小的存了一个心眼,只怕那人来历不明,所以让人先将他稳住,没有放走。”

    胡不凡点头道:“那做的很好。”看了那信封,上面写着“胡不凡亲启”五字,这五字十分方正,这样的字迹,大街上卖字的便能写的出来,平平无奇,从字迹上根本辨不出是何人所写。

    胡不凡微皱眉头,取出信,扫了两眼,神情大变,霍然起身,就像被蛇咬的兔子一样,眼中刹那间便显出惊恐之色。

    家仆见状,只觉有异,小心翼翼问道:“老爷,你怎么了?”

    “不好!”胡不凡脸色苍白,惊恐万分道:“将那送信的人抓住,不要让他逃了。”再不言语,紧握那封信,心急火燎地抬步便走。

    那家仆听胡不凡吩咐,知道事情严重,急忙往府门奔去,胡不凡则是神情惊恐,穿庭过院,心急火燎地在府中穿梭,他这尚书府面积极大,绿意盎然,庭院深深,曲桥回廊,流水假山,雕梁画栋,无一处不见精巧华丽,飞檐翘角,黛瓦白墙。

    胡不凡脚步甚快,神色惊慌,额头上早已经冒出汗来,走路时甚至有些打晃,却是不敢停步,那封信已经被他窝成一团,捏在手心中,手心里早也是汗水渗出,将那封信浸湿,所过之处,夜里依然在值守的丫鬟仆从都是有些惊讶,平日里老爷在府中可是泰然自若,很少见到他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

    沿途过处,几名仆从显然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情,都跟在了后面,胡不凡也顾不得身后跟着谁,一路疾行,东拐西弯,也幸亏他是这座府邸的主人,熟悉无比,换成生人,东拐西弯一定要被绕晕了头,也不知转了几处回廊,穿过几处院落,走过一条汉白玉小桥,到得一处寂静的院子外面,这院子边上是一池小水塘,水塘边上青柳依依,院子不大,红墙环绕,在庞大的尚书府内独居一角,显得十分的幽静。

    胡不凡走到院门前,这院门竟然上了大铜锁,锁的正紧,这才想起身上并没有带钥匙,一拍脑门子,或许真的是太过急切,一脚踹在大门上,只可惜这大门厚实的紧,他一脚踢在上面,这院门竟是纹丝不动。

    “来,把门打开!”胡不凡叫道。

    身后跟着七八名家仆,都是青衣青帽,月光之下,人影闪绰,早有两人冲上前去,一起踹向大门,虽然这两人有些气力,但也只是将那厚实的大门踹的动了动,根本无法踹开。

    胡不凡急的直跺脚,便在此时,却见一名青衣家仆跑到墙边,蹲下身子,胡不凡倒也明白了意思,此时大门被铜锁锁住,而且一时又踹不开门,急切之下,却只能翻.墙而入了。

    他此时也真是急在心头,好在这红墙还真不算高,几步过去,踏在那人背上攀上了墙头,那人将胡不凡送上墙头,随即自己敏捷的爬上墙,率先跃下了墙头进去,在内墙里又将胡不凡小心翼翼地接了下去,胡不凡落地之后,立马往院子的正堂过去,想到什么,回过头道:“你在这里候着,不用跟来!”

    那家仆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胡不凡这才快步走到院子的正屋,好在这里没有上锁,将门推开,进了门去,里面昏暗一片,胡不凡对这里却显然是十分的熟悉,很快就点起了香油灯,里面顿时便亮了起来。

    这屋里正中央却是供奉着不少牌位,却原来是胡不凡供奉祖宗牌位的小祠堂,里面冷清的紧,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

    从上到下摆了三排灵位,有十几尊牌位,看来胡不凡是将自己知道的祖先都奉了牌位,供奉于此,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有人敢轻易过来,更不会有人愿意过来。

    小祠堂内阴气森森,胡不凡四下里瞧了瞧,神情有些紧张,他缓步走到灵牌前,将其中一尊灵牌用一只手握住,然后向左旋转了一圈,然后又到得另一块灵牌边上,伸手往右旋转了一圈,刚刚旋转到头,便听得“咔嚓”一声响,其中有一块灵位猛地往下一沉,就似乎陷进去了一般。

    胡不凡神情凝重,脚如灌铅,紧张地走过去,只见灵牌陷下去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拳头般大小,胡不凡回过头,外面一片寂静,这才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极其紧张地将手伸入洞口,探了进去,很快,他脸上那紧张的表情慢慢地舒缓下来,猛地抽手,从里面取出一本虽然不厚却也不薄的账本来。

    胡不凡那这张本凑到香油灯边,翻看了几页,脸上最后一丝紧张惊恐之色也全部消去,冷笑一声,将账本放在桌上,展开手心中那张已经被汗水浸湿的纸团,轻声念道:“闻君有红银册一份,借走一观,五日后奉还!”冷笑道:“真是狗屁不通,红银册收在此处,隐秘至极,根本无人知晓,老子看看谁能盗走。借走一观……借走一观,事关老子的性命,你想借也借不去的,难不成老子还要将性命借给你?”此时确定信上所言都是一派胡言,红银册在这里好好地并未消失,不由松了口气。

    陡然间,胡不凡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时有些迷糊,皱起眉头,但是很快就想起来,这红银册是隐秘至极的事情,怎会有人写来这样一份信?是谁知道红银册的存在,开这样天大的玩笑?

    “不好!”胡不凡脑子还没有愚蠢到家,猛地意识到什么,神色再次大变。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医道官途万古神帝透视高手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权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