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一六章 堂前宴客堂后刀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1 00:30:40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郎毋虚冷笑道:“这自然是安国公的心计。每次对账,胡不凡的账本都会交到安国公那边的手中,盖上手印的意思,是要确定账本确实是出自胡不凡之手,虽说那边声称会将账本核对之后焚烧销毁,但是……嘿嘿,我倒不觉得真的会销毁。这些按有胡不凡手印的账本握在安国公的手中,实际上就成了掐住胡不凡咽喉的利器,胡不凡没有其他路可走,只能任由安国公摆布。”顿了顿,道:“安国公用人,素来是恩威并用,不但会给他手下的官员大大的好处,也会抓住这些人的把柄,胡不凡肯定也知道账本未必真的被销毁,但是既然跟在安国公部下,就只能按照安国公的意思办事了。”

    “原来如此。”楚欢明白过来,想了一想,又问道:“你说的玄贞道宗,又是何人?”

    “那是司天台的道宗。”郎毋虚解释道:“玄贞道士是长生道的掌门,四年前入宫,治好了圣上的病……!”见楚欢皱起眉头,似乎不解,道:“你有所不知,四年前,圣上一次狩猎,突然从马上摔下来,竟是不能说话,而且昏迷了几日,当时的情况可是危险得很,太医院的御医们束手无策,徐从阳徐大学士便想出主意,让人张贴榜文寻找大夫,榜文不过贴出几日,这位玄贞道士就毛遂自荐入了宫,说来也怪,这道士几颗丹药让圣上服下,圣上的病症便全都好了。玄贞道士救了圣上,自然得到圣上的器重,留在宫里几日,听说那几日玄贞道士都是在向圣上谈及长生之道,没过半个月,圣上就下之设立了司天台,封玄贞为司天台道宗。”说到此处,才轻叹道:“从那之后,玄贞道宗就成了圣上最为依赖之人,自古至今,皇宫乃是禁地,但是圣上却破天荒将宫中紫玉殿设为司天台衙门,玄贞道宗领着一帮道士,便是在紫玉殿侍奉圣上,而圣上自那以后,也就开始潜心修道,寻求长生。”

    楚欢其实早就知道皇帝宠信道士,潜心修道,但是他却一直不明白,为何当初文治武功都十分出色的皇帝陛下,在帝国繁荣正盛的时候,却陡然弃国事于不顾,一心向道?

    今日听郎毋虚这般说,隐隐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皇帝修道,竟是缘起于一场意外事故。

    狩猎从马上摔落下来,而且一病不起,对于皇帝陛下来说,事后肯定让他重新思考起了生命的课题,他纵横沙场,一统天下,文治武功都是大有成就,扫视天下,他的人生已经达到了顶峰,权势无与伦比,金钱美女唾手可得,到了那种地步,他追求的东西已经很少。

    落马受伤,对皇帝的打击肯定很重,而玄贞道宗适时出现,利用道家炼制的药丸让皇帝迅速恢复,在与皇帝的交谈中,自然是涉及到了道家所追求的长生之道,而那一刻,皇帝的生命之重终于有了可以再一次激起他热情的终极追求长生!

    楚欢虽然不能十分肯定皇帝的心态,但是他相信皇帝修道的缘由,大抵便是如此了。

    见楚欢沉吟不语,郎毋虚也不知道楚欢在想什么,轻声唤了一声,楚欢回过神来,终于笑道:“侍郎大人,这一次一旦成功,扳倒胡不凡最大的功臣便是你,齐王自然会相信你的忠诚。”

    郎毋虚皱眉道:“楚大人,你不会是真的向要打红银册的主意吧?”

    楚欢笑道:“大好机会,为何不抓住?”

    郎毋虚眼角抽动,摆手道:“楚大人,我今日也是突然起意,但是仔细想了想,想要得到红银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原因,我就算不说你心里也清楚。”凑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要扳倒胡不凡,咱们还要继续等待机会!”

    “侍郎大人觉得此事不可能?”楚欢微笑道:“但是下官确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这次大好机会,下一次机会又要等待半年了!”

    郎毋虚见楚欢虽然在笑,但是神色很认真,吃惊道:“楚……楚贤弟,你不会……不会真的准备动手吧?”一把抓住楚欢的手,紧张道:“微乎其微,希望渺茫!”

    楚欢依然带笑,低声道:“事情看起来确实很难,但是有侍郎大人,事情就简单得多。”

    郎毋虚忙道:“楚贤弟,不是我不帮忙,我……我也就知道有这个事,其实我文不行,武也不行,其他地方很难帮上忙。”

    楚欢摇头道:“侍郎大人谦虚了,今次出手,没有侍郎大人的帮忙,万万不成。”和颜悦色道:“今次下官愿协助侍郎大人,做一件大事!”

    郎毋虚一个激灵,听楚欢这样说,这事儿带似乎是自己要为头。

    “侍郎大人与胡不凡素来亲近,所以有些事情是需要侍郎大人指点的。”楚欢压低声音道:“侍郎大人想必知道户部尚书府内的地形。”

    “这个……!”郎毋虚开始犹豫起来。

    “户部尚书府内,必有守卫,侍郎大人是否知道里面轮值的时间?对于胡不凡平日的一些习惯,是否清楚?”楚欢神情开始严峻起来:“户部尚书府外,街道上的巡逻状况如何?府内的守卫布点如何?另外还要请侍郎大人画一幅图,一副户部尚书府的地形图,必须详细,不能有丝毫疏漏!”

    郎毋虚眼神闪绰:“楚贤弟,你难道是想潜入尚书府偷窃红银册?”感觉自己话说得有些不妥,忙道:“你要三思而行?这……这太匆促了,就算你知道这些,不知道红银册所在又有何用?你不知道红银册收在何处,一切都是白费!”

    便在此时,门外忽地传来敲门声,传来白瞎子的声音:“大人,几位户部的老爷已经到了!”

    楚欢应了一声,道:“先请几位大人在客厅用茶!”压低声音向郎毋虚道:“侍郎大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番需要你鼎力相助了!”

    ……

    ……

    王甫等人为楚欢做事,那是相当的卖力,雅厅布置的十分的气派,四名户部判官此时就在雅厅内坐着,早有人送上茶来。

    他们头一次上府,只见到是几个魁梧的大男人在旁伺候,都是有些奇怪,毕竟楚欢是堂堂从四品户部主事,家里见不到丫鬟,那是很怪异的事情,在京里买个丫头,实际上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几个人喝着茶,还是有些拘束,一开始也都不怎么说话,后来才开始谈起这府邸的旧主,那位国子监严大人的一些旧事。

    并没有等太久,楚欢率先出来,率先拱手笑道:“诸位久候了,陪着郎大人品茶,耽搁了一些时间,诸位莫怪!”

    众人纷纷起身,连称不敢,都是拿起备好的礼物呈过来,楚欢连声道:“诸位太客气了,以后还要诸位多多关照,还要让诸位破费,真是不好意思!”却也没有拒绝,示意白瞎子收了礼,这才分宾主坐下道:“家中寒酸,让诸位见笑了。府里还没有厨子,也不能怠慢诸位,所以从外面酒楼订了酒菜,诸位不要嫌弃!”

    “主事大人哪里话。”一名判官陪笑道:“大人府上清贫的紧,实乃我辈之楷模啊!”

    众人连声附和。

    “侍郎大人还在自己煮茶。”楚欢笑道:“咱们先聊着,等着侍郎大人过来。今晚无歌无舞,但是有心要与诸位聚一聚,所以急切切地将诸位邀请过来,等到府里厨子备齐,到时候还要邀请诸位过来寒舍一聚。今日最要紧的事儿,便是放量一饮,咱们要一醉方休!”

    几位判官见楚欢和颜悦色,都是笑着点头,有人道:“还未曾见过大人的酒量,今日正要领教了!”

    雅厅内一时谈笑风生,相谈正欢之际,郎毋虚终于满头是汗进来,众人急忙行礼,郎毋虚有些紧张地看了楚欢一眼,很快掩饰自己的紧张,向众人回礼,今日他的官职最高,自然是在上位做了,酒楼那边也已经将酒菜送到,酒菜丰盛,更有瓜果点心,白瞎子带人将酒菜都摆了上来。

    今天送来的酒,在京城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好酒,价格昂贵,竟是送来好几大坛子,全都是十斤装的大坛子。

    跟随几名判官一起来的车夫和随从,则是被安排到另一处院子,由王甫带着两名武京卫过去陪同,酒菜也是一般无二,十分的丰盛。

    郎毋虚似乎有心事,但是他也是经过世面的人,倒是掩饰得很好,片刻之后,场中就开始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平日里众人和楚欢私交甚少,今日在酒桌上,才发现楚欢妙语连珠,说起来的许多事儿,竟是十分的新鲜,而且发起的酒令,也是异常的奇特。

    酒过三巡,几名判官说话时候眼睛开始发直,脸上红红的,楚欢似乎也是醉态显露,没过多久,几名判官竟然是一一醉倒在酒桌上,更有人趴在酒桌上打起呼噜来。

    郎毋虚有些惊讶,低声道:“孙判官的酒量似乎不差,怎地这么快也醉了?”

    楚欢本来一脸醉态,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但是四名判官一一醉倒之后,他眼中那种迷糊的神色竟然开始变的清澈起来,轻声一笑,道:“有时候想让别人醉倒,并不是难事!”向一直伺候在一旁的白瞎子问道:“什么时辰了?”

    “快过戍时了!”

    郎毋虚笑了笑,抓住郎毋虚的手臂,笑道:“郎大人,一起到后面喝杯茶,醒醒酒!”不由分说,拉着郎毋虚到了后面,郎毋虚还没反应过来,白瞎子却已经从背后抓住了郎毋虚的双臂,郎毋虚只觉得自己的双臂竟似乎被绳子绑起来,神情大变,挣扎道:“楚欢,楚……楚贤弟,你这是要做什么?”

    “侍郎大人,今夜之事,非同小可,楚某是要用性命一赌!”楚欢端起一杯茶,饮了一口,看这白瞎子将郎毋虚捆住,才过去拿起桌上那张卷起来的图,打开了看,问道:“侍郎大人,这便是尚书府的地形图?你可没有画错?”

    郎毋虚沉着脸,道:“楚贤弟,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何要将我绑起来?还不解开绳子。”

    “委屈侍郎大人了,绳子会解,但不是现在。”楚欢看着手上的地形图,目光如电:“今夜事成,侍郎大人日后前途无量,否则……嘿嘿,楚某若是失手,很可能性命不保,侍郎大人总不会看着兄弟我独自上路吧?”

    郎毋虚脸色苍白,惊道:“楚贤弟,你……你这是干什么,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你可不要做糊涂事!”白瞎子也不理会他,手脚麻利,三下两下就将郎毋虚双手绑住,有十分不客气地将他按在椅子上,取了一根更粗的绳子,又将他绑在椅子上。

    楚欢先也不答郎毋虚的话,只是用心地将地图记在心中,户部尚书府不小,也亏了郎毋虚与胡不凡交往甚密,对胡不凡知根知底,亦是无数次往户部尚书府去,图上对尚书府的地形标示的十分清楚,楚欢看了片刻,卷起地图,放进怀中,这才走到郎毋虚面前,问道:“侍郎大人,你是否确定这幅图准确无误?”

    郎毋虚根本想不到楚欢回来这么一出,脸色实在有些不好看,“嗯”了一声,显得十分不满。

    “那么大人刚才对下官所说的情况也定然没有差错?”楚欢轻声问道:“轮值的时间,还有那位胡尚书喜欢月下舞剑,都不会有差错吧?”

    郎毋虚苦笑道:“自然不会,楚贤弟,你这还是信不过我?我是真心想效忠齐王,你这样对我,让我实在有些寒心!”

    “大人不要见怪。”楚欢肃然道:“事关在下的性命,在下不得不小心谨慎。今夜一过,如果大人所言没有差错,那么从今以后,下官保证齐王会对大人信任无比,但是如果大人所说的有差池……!”他看了白瞎子一眼,白瞎子神情狰狞,已经摸出一把匕首来,架在了郎毋虚的脖子上,听得楚欢淡淡道:“那么楚欢回不来,大人也出不去了!”

    ps:新建vip群:105483652,组建沙漠的vip军团,是v的好朋友欢迎你的到来,入群验证,写上自己的vip号名,谢谢大家!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