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一三章 东南存危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1 23:40:54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穿越者无尽丹田武极天下官榜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终极高手唯我独尊
    楚欢“哦”了一声,问道:“原来你还有哥哥,那你可知道他如今在哪里?”

    凌霜俏脸上显出一丝苦笑,声音很轻:“奴婢也不知道……奴婢甚至不知道他如今是死是活。那时候我不过六七岁年纪,记得那时候是他带着我四处流浪,可是有一天……!”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眸子里显出惊惧之色,很快闭上眼睛。

    楚欢知道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看来凌霜心中的郁结是从小就开始种下,柔声道:“不想说就不要说。你太累了,好好歇息,等药煎好,我再喂你喝药!”

    楚欢起身来,凌霜却陡然睁开眼睛,失声道:“老爷,你……你不要走!”

    楚欢一怔,随即坐下,摇头道:“我不走,我在这里陪着你。”

    凌霜见楚欢如此,心中更是温暖,见楚欢坐在旁边,一时间不说话,不由轻声问道:“老爷,你……你会不会有一天赶我离开?”

    楚欢一愣,奇道:“为何这样问?当然不会。”

    凌霜轻咬红唇,微一沉吟才道:“如果你有一天讨厌我,或是觉得我不够好,难道还会留我下来?”她说这话时,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楚欢凝视凌霜眼睛,见她楚楚可怜,眼眸子里充满恐惧,一时间却也忘记了瀛仁的存在,轻声道:“我怎会讨厌你?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或许照顾的不会很妥当,但是也会尽可能不让你受委屈。”

    凌霜显出喜悦表情,道:“老爷,你说话一定是算话的。我……我很开心,你可知道,在你身边,有一种……!”随即俏脸一红,没有继续说下去。

    楚欢问道:“有一种什么?”

    凌霜闭着眼睛,鼓足勇气道:“跟在老爷身边,有一种家的感觉!”

    “家的感觉?”楚欢一时不解。

    凌霜睁开眼睛,看着楚欢,认真道:“奴婢一直都觉得自己就是风中飘零的叶子,风儿一吹,自己无法掌握自己要飘向何方……没有根,一直飘,没有了生命……!”她的眼眸子开始变得朦胧起来,不知不觉中,梦呓般道:“我也不知道最后会飘到哪里,我以为这一生就像那片叶子,一直飘下去,一直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来到了老爷身边,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根,好像以后不用再像那片叶子飘零下去……我不想做叶子,所以我想让老爷知道我能做很多事情……这样我就不会离开这个家,就能跟在老爷身边,享受很多很多年没有感觉到的家的感觉……!”

    楚欢看她表情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显然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不知为何,心中竟似乎有根针突然扎上去,很疼。

    他不知道凌霜曾经到底经历过多少磨难,但是他知道那一定是一段凌霜不愿意回想起来的日子。

    凌霜的声音很轻,慢慢地,她或许是因为太过疲倦,不知不觉中竟然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笑,悄然沉睡过去。

    楚欢凝视着凌霜俏丽面庞,许久之后,才摇头叹了口气。

    ……

    ……

    接下来几日,楚欢每天都回来的很早,倒也不是做别的,就是陪着病榻上的凌霜说说话,一般都是楚欢在说,凌霜在听,而大部分的内容,都是楚欢说些故事或者笑话让凌霜开心,楚欢从不曾将凌霜当做奴婢,凭心而论,楚欢更多的是将她当做自己的一个妹妹来看待。

    徐大夫说凌霜心有郁结,楚欢便想用这些笑话让凌霜保持开心的心态,如此对她的病情自然有好处。

    其实金针施辽固然是能否治疗不少病症,但是金针动穴,那已经是关乎到人体的脉络,牵一发而动全身,徐大夫金针通了凌霜体内血气,但是却也让凌霜在几日之内无法恢复正常的气力,连下榻也成问题。

    好在白瞎子和孙子空来的凑巧,楚欢也不用耽误衙门的事儿,白瞎子暂时就在府里做个护院,至若前途,等楚欢找到时机自会给他安排,而孙子空这阵子却成了家庭主男,无论洗衣做饭还是打扫卫生,都让孙子空包了,这倒不是楚欢和白瞎子故意欺负他,而是为了给楚欢一个好印象,孙子空凡事都是抢着做。

    他其实也是出身穷苦人家,倒也能够吃苦耐劳,楚欢如今位居从四品户部主事,在孙子空的眼中,那就是天神一样的人物,能够留在主事府跟在楚欢身边,他一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夜里在床上想想自己一个街头下九流的人物如今竟然抱上了这么粗的大腿,做梦也搂着笑,平时干活就更是卖力,不过几日功夫,周边一代什么地方是杂货店,什么地方是菜市场,什么地方是药铺,什么地方是当铺,他都已经清楚的很,甚至比楚欢还要熟悉。

    府里多了两个人,也就多了生气,不过户部衙门可没有楚府那样祥和,楚欢得到最大的一个消息,便是中书省已经决定江淮道借条购粮的方法可以使用,门下省以纳言周廷为首的一般要员竟然也出人意料地同意了这一决策。

    中书、下二省通过这项决议,具体事务便交到了户部这边,从中书省传下来的话,据说皇帝知道这个方法之后,对提出此项议案的郎毋虚多有夸赞,户部尚书胡不凡自然也少不得被嘉奖一番。

    楚欢知道这个消息不算晚,因为江淮事态紧急,除了兵部、大理寺、工部等衙门忙着调兵规划,户部也是要迅速将借条购粮的议案落实下去。

    胡不凡对此事显然是十分的看重,亲自筹划此事,一时之间也顾不得楚欢这边,连派人往江淮过去,下令江淮各州户部曹协同户部司一同落实借条购粮的议案,必须尽快将江淮各州的粮食掌控在官府的手中,兵部那头也做出了迅速的反应,江淮除了禁卫军、州军以及乡绅阻止的家丁进行剿匪,江淮各州数万卫所军也开始频频调动,形成弧形军事部署,将天门道众势力最众的徽州围了起来。

    不过天门道的主力暂时在徽州,可是整个江淮五州都有天门道众的信徒,天门乱匪仅在江淮一道,就形成了好几股战力,根据楚欢最新得到的消息,先前天门道众从徽州城被赶出去之后,很快就占领了徽州城周边的数座县城,一开始那边只以为天门道众实力不济,占不了州城才占县城,但是如今那边的形势是,天门道占据几座县城之后,立刻开始修筑防御工事,加固县城的防御,环绕在徽州城四周的县城,瞬间变成了觊觎徽州城的数匹饿狼。

    江淮如今形成了一个极怪异的战略格局。

    以徽州为中心,徽州城处于最中心的位置,那里有先前将天门道众驱赶出州城的三千徽州军和三千江淮禁卫军,加上城中招募的壮丁,徽州城内如今的兵力大概在一万五千人以上,但是经过训练的便只有那总兵力为六千的徽州军和禁卫军。

    本来将上万天门道众驱赶出徽州城后,官府以为徽州城的险境已经解除,但是城中的将士们还没修整完毕,很快就得到周边数座县城的求援,越聚越多的天门道众没有继续对徽州城发难,却连续攻占了周边县城,那几座县城都是处在徽州城向外交通的要地,几座县城先后失守,本来危机刚刚解除的徽州城看似没有被攻打,可是却处在了几座失守县城的中央,四周的要道被天门道众封死,瞬息万变间,已经成了一座被夹在中间的孤城。

    向几座县城聚集的天门道众越来越多,几座县城形成一个包围圈,在更外围,却是其他各州州军、禁卫军以及卫所军组成的剿匪圈,等若是将占据几座县城的天门道众围了起来,当重兵集中于徽州的时候,江淮其他各州的天门道众却似乎正在蠢蠢欲动,已经有不少天门道众正往徽州外围聚拢起来,看起来倒似乎是想在更外围形成又一包围圈,给与官兵压力,减轻被围天门道众的军事压力,江淮如今就似乎成了套圈游戏一样,一层一层,官军几次主动出击,固然战果不小,杀敌甚众,但是天门道众兵力非但没有因此而削减,反倒是越来越多。

    官军几场仗打下来,看似战果不错,但是在战略上却根本没有取得丝毫的进展,天门道占据的几座县城,官军下了大力气攻打,但是天门道众却是发疯了一般,死伤无数,数座县城竟然生生被他们保住,一座未失,官军伤亡也是极其惨重,的供给都已经被切断,如此下去,很有可能会不攻自破。

    江淮发生的战况,京中知道的人实在不多,人们只是知道江淮那边起了乱子,朝廷正在调兵平乱,远在东南发生的战事,对于京城人们的生活似乎并无多大影响,依然是车水门龙繁华无比,而且京里的人们也都相信,所谓的天门道,一群乌合之众,朝廷既然出手,江淮之乱平息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楚身为户部主事,对于江淮的战局却是颇为清楚。

    当他弄清楚江淮的战局之后,做出的第一个判断就是天门道未必就是许多人心中所想的乌合之众,当初官军将天门道众赶出徽州城,在战报中的措辞是“天门乱匪望风而逃”,楚欢此时倒希望这措辞不是真的,如果当时的情况真的是“望风而逃”,楚欢隐隐感觉那未必真的是天门道不堪一击,很有可能是天门道故作姿态。

    从随后天门道众有图谋地连克徽州城周边县城,对徽州城形成围困之势,就可看出其中大有玄机,似乎有着极强的战略性考虑,并非是一群乌合之众。

    楚欢为此还在空闲之时在纸上描画了自己所知的江淮军情,从纸上他却敏锐地看出来,天门道占据几座县城围困徽州城,却是让朝廷必定调重兵围困天门道,救援徽州孤城,被夹在中间的天门道众固然承受着巨大的军事压力,但是却似乎将朝廷的重兵都移动到了徽州一带,而且占据县城的天门道众越是顽抗,从其他调来的官军兵力也就越多,徽州的图纸上,楚欢做出的描画,却发现官兵已经将那几座县城的两三万天门道众当成了乱匪的绝对主力,江淮至少超过六成的兵力都已经组成剿匪的包围圈囤积在徽州周边一线,这样导致的后果,便是江淮其他四州的兵力出现了巨大的空虚漏洞。

    楚欢心中却是十分的担心,如今已经有迹象显示,其他各州固然没有一下子出现徽州那样人数众多的暴动,但是从其他各州已经有天门道众零零散散地往徽州边沿一线聚拢,人数虽然还没有达到令人恐怖的程度,但是已经不少,而且人数源源不断地增加。

    楚欢担心这是天门道的声东击西之计,天门道在徽州大动干戈,闹得沸沸扬扬,很有可能便是故意以此来吸引朝廷的注意力,因此而将天门道的主力定位在徽州,但是其他地方空虚,当朝廷将目光集中在徽州,调重兵围剿之时,天门道真正的主力却在外围形成。

    如果情况真的如同自己这样所料,楚欢只感觉天门道众非但不是乌合之众,而且他们中间,必定存在着极其恐怖的军事人才,甚至说看似混乱形同乌合之众的天门道众,实际上已经拥有了严密的调动和指挥系统。

    借条购粮,必定是后患无穷,楚欢想不通为何朝廷那么多大臣偏偏看不明白这一点,难道是他们真的看不明白,还是另有心思?皇帝陛下南征北讨,武功赫赫,如此人物,当真已经老迈糊涂,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平定江淮之乱?

    楚欢更清楚,江淮之乱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无法结束,甚至可能越闹越凶,整个帝国东南在未来将不得安宁,他不知道如今的江淮之乱的星星之火,在未来会将大秦帝国带到何种样的境地,是最终在朝廷的强力镇压下灰飞烟灭,还是因为一隅之乱,将帝国慢慢拖入更险恶的危机之中?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超级古武权财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